7月3号在瓮安的经历

广告:我的网站昨天访问量过大,被服务商临时关掉,并且我身在瓮安无法上网,现在恢复了。但是,请朋友们尽可能的使用RSS订阅FEED来减轻我的网站压力,订阅帮助文档在这 :https://www.zuola.com/help.htm 如果对我的BLOG里的留言感兴趣,你可以订阅我的网站所有的留言的rss feed来关注网友们的评论和线索报料。欢迎赞助我,我需要给网站服务器加一个每月15到200美元的private servers服务,增加可用内存和CPU资源应付较大访问量。我看到有很多人想了解我的资金来源,我的资金来源就指望别人赞助我,现在的机票是贵州的朋友捐赠的,并没有任何反动组织资助我。如果你不希望我被某个单独的商业利益集团资助而产生偏向,请尽可能捐助我,不要一次大额捐助,小额循环资助更能让我更少地因为筹集资金而焦虑,更专心於新闻挖掘。我现在最强烈的需要一个黑莓手机,我过两天去香港,谁赞助我一笔钱好让我在香港能买到黑莓手机就好了。

———————广告结束————————

2008年7月2日晚上被一帮不明身份的人跟踪,我们换两次车走进一个死胡同都被他们跟上,我们反而跟在他们身后嘲笑他们。由于我把他们的电话公开了放到Twitter上,有网友说发短信警告了他们,我很想知道是如何警告的:)

到在凌晨回到酒店,我发了《7月2号在贵阳的经历》,预定了一篇文章在八点多,三点左右才睡,七点起来包了一辆车再次前往瓮安县城。

10点多到达瓮安,停了车。停车的时候看到一大堆废铁,估计就是烧掉的警用车。

然后我们去西门河边,我和南华早报的蔡志郁分开了,他去村子里单独采访围观救人的旁观者,我在河边拍自拍照和风景照,记录下这个做俯卧撑的风水宝地。

再然后被“628事件”应急指挥部的人拦住,要我出示采访证,我说我不是记者,但我是蹭别人的车过来的,他是记者,他有采访证,于是他们要求我带他们去找蔡志郁,我于是说要打电话给蔡志郁。但我拨的不是蔡的电话,我故意打到华盛顿邮报的刘流那里去了,我跟刘流说一些莫明其妙话,我说蔡先生,我们遇到了县宣传办的工作人员,我们要来找你,你在哪?好,我过五分钟再打给你,没错,是的,好。电话那头刘流问我是不是打错电话了,我就说“没错”。估计刘流也听得有点明白了。我于是带路朝村子里去找蔡可能出现的地方,五分钟后,我正准备打电话给蔡,蔡就打电话过来了,他说让我去县委大院等他,这个时候,我的感觉其实和刘流差不多,我也没心理准备,结果没配合上蔡的话语,把蔡给急坏了,晚上回到贵阳后被严厉的指出经验不足,我的做法没有保护到他,一旦他被找到,照片资料被删除的话,他就白来了,那就损失巨大了。我根本没有想到蔡也会可能会被要求删除资料。再后来,蔡关机了,我们进村随便找了一圈没找着,村里的人也不清楚他到底去了哪个方向。

然后被他们邀请去吃中饭,然后到新闻中心等蔡志郁,我发短信给蔡告诉我的状况,我还以为蔡可以起到保护伞的作用,可以来接走我。我让他办完事到19点以后再来接我。

可是,开始有老一点的不明身份的人开始带我去一个小房间盘问我了,在不知道身份的情况下,我试图说我只是一个从成都过来的游客,认识蔡只是因为我们都去了四川地震灾区。后来发现他们就是跟踪过我们的人,对我的行踪相当了解,我就知道他是国安了,说话的口气也像,总是先预设一个可能,要冤我,等我辩解的时候就说“你说”,这样子就无法让我有效组织语言和逻辑,因为我一旦说,就会有更多可挑起话题的细节。以后我也要学他们“新闻发布会”那样,别人不提,就不介绍; 别人要问,就说不知道。

后来,他们要像我在沈阳调查蚁力神的糟遇那样查看我的电脑里的东西,我拒绝打开电脑被他们查,可是他们威胁我要交给公安机关处理,我吓惨了,他们的公安机关太恐怖了,我要得罪他们公安那我肯定死定了。于是给他们看我的电脑,他们不肯当着我的面看,在电脑里插移动U盘,不知道搞什么鬼。

我又被带到另一个房间,我就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的经历也确实没什么犯法的地方,反正我电话也打了,twitter消息也放出去了,也不可能对我怎么样。

他们让我写了一些联系过的境外媒体的电话,写了在瓮安的经历,然后还给了我一百元坐车回贵阳市。因为蔡和司机先回去了,没有来接我,导致我坐不到顺风车了。我觉得,限制我六个小时的人身自由不说,删除我电脑里的照片不说,送我回去是应当的。

于是我堂而皇之接受这一百元“车马费”,18点左右,坐上大巴,然后用twttter感谢华盛顿邮报的刘流、刘颂杰和成都的宋石男,我不清楚还有哪些人在暗中帮助我,导致和我谈话的人对我很客气,他还不断的接到电话说又是一个领导对我很关心。晚上十点左右回到贵阳市,搞笑的是,我上大巴居然没人收我钱,我下车的时候打电话向朋友报平安也忘了问要把车票钱给谁。嗯,白白赚了一百元车马费。

下图是证明瓮安政府在试图控制媒体采访,导致记者接触不到王娇、陈光全、 刘言超、李秀华、李秀忠、刘开龙、李树勇等案件相关人,完全不公开信息。违反了胡锦涛的批示。我估计,其他记者那里也许还有猛料出现。

我的很多照片被删除了,但我还有另一张SD卡没被他们知道,SD卡和电脑里被删除的照片我会去深圳找朋友帮我恢复,据我所知,来检查我电脑一的男一女对电脑的熟悉程度还不如我,居然不知道Vista有一个安全删除的右键选择。如果恢复了数据,还有更多视频猛料供大家欣赏,我这几天没时间编辑视频,所以没上传过。

下面是我写的“供词”,字写得超级丑,对不住各位网友了。如果谁有兴趣OCR成文本文件,请留言到本贴,谢谢啊。


65 thoughts on “7月3号在瓮安的经历”

  1. 我是个贵州人,我一直在关注你的博客,看了这么久我只想说我觉得你是个哗众取宠的人
    ,打着寻求真相的名义来到瓮安,实际上是利用他人的好奇心来制造噱头。

    在你的博客里我没看到任何真相,你所有的图片都反应不了真相,倒是看出了到此一游的味道,你微笑着站在别人棺材前的那张自拍让我感到非常的恶心,那是对死者的不敬,你连做人的最基本的素质都不具备,还好意思大言不惭的把自己弄得象个敢于揭露真相的人,甚至还让别人资助你。

    真正能揭露出真相的人不会把镜头对着自己的,现在最爱玩自拍的是那些非主流小孩,站在别人棺材前笑得很灿烂玩自拍的是周曙光。

    不要低估大家的智慧,你是个何等面目的人,相信等大家对事件的好奇心平息后便会逐渐知道,

    最后再说一句,我非常鄙视你。

  2. 我爱自己的国家,爱自己的人民,但是明明白白的又一只华南虎,我不知道政府是如何作为的,把老百姓当成什么了,永远记着,你如何对你的百姓,百姓就如何对你,刚才进来这个网页还需要安全检查,我希望安检的这个人,多去查查几个贪官的电话记录啥的,别盯着老百姓!!!老百姓养着你们,记着,是老百姓!!!

  3. 我真的不好讲你的。
    真的是一个垃圾。
    什么都表达不清楚。
    搞那么多事情出来
    还不是就为了个钱。。
    你真让人恶心!

  4. 我爱自己的国家,爱自己的人民,但是明明白白的又一只华南虎,我不知道政府是如何作为的,把老百姓当成什么了,永远记着,你如何对你的百姓,百姓就如何对你,刚才进来这个网页还需要安全检查,我希望安检的这个人,多去查查几个贪官的电话记录啥的,别盯着老百姓!!!老百姓养着你们,记着,是老百姓!!!
    ===========================

    很明显你搞错一件事,这里你所谓的安全检查是你误会了,这个网站采用SSL加密了中间链路,你从这个网站看到的所有信息都是经过加密后传到你的浏览器上的,如果不这样就凭这里许多敏感的关键词这张网页在传输到一半的时候就会被GFW禁掉。。。
    顺便说一句,GFW真是软件工程中的奇迹,直到现在我还是对其工作原理不得要领,其算法以及架构体系堪为精妙之极致。。。

  5. 中央比任何人都清楚此事,他们只是装聋作瞎。他们会分清敌我,不会自相残杀,环环相扣,官官相护。

    我认为中央对事实真相是不清楚的,为什么当地政府拼命封锁消息?他们怕老百姓吗?不是,他们怕的是真相暴露后中央知道了肯定会查处他们,罢他们的官。胡温有那么多时间上网看消息吗?能看到真实的消息吗,那么多真实的消息都被封锁。我决不相信胡温在着力创建和谐社会中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的同时会容忍这样的残害百姓的为非作歹!
    当地政府之所以把事件起因归咎于“黑恶势力”,也就是用这种说法向中央交代。
    况且省市各级官员关系盘根错结层层庇护都在对上隐瞒对下封锁,中央真的很难知道真相的。为什么胡锦涛说“这么点小事怎么会引发这样大的事件?”看来中国的事情太难解决了。

  6. 首先有两个疑问:
    一是,为什么避而不谈死者的处女膜情况?而只言死者生前没有发生性行为?
    没有发生性行为的依据是什么?没有发现精斑就是没有发生性行为?死者的遗体在水流(见官方现场照片)较大的河中泡了数个小时,没有精斑就能证明没有发生性行为?(我不是生理专家,但我的确很怀疑这一点)。死者是处女,是死者没有发生性行为(至少没有性行为没有完成实施)的最有力证据.而如果相反,死者已不是处女,那么或者说明死者在现场与人发生过性关系,或者在之前与人发生过性关系。发生的时间可以根据处女膜破裂的新旧程度来识别。而且,这一证据比其它证据都更容易检验,而且也自然地应优先被检验到,并在医检报告中明确指出。(言及死者的女性特征也让我很无奈,为了还原死亡真相,让死者暝目,我想不出现在还有避讳这一证据的理由)。
    提取了阴道分泌物却避而不谈死者的处女膜,令人费解.
    在新浪一则新闻上有第二次尸检时对处女膜的描述:在检查死者外阴时,“处女膜基本完整”(http://news.sina.com.cn/c/2008-07-09/035715896352.shtml)。这一描述只见诸于此处,而未见于其它资料中,为什么是基本完整,而不是完整?
    二是,一个人为什么会突然自杀?我没有听说过,人在其它与其死因无关的人面前自杀的先例。我所理解的自杀有二种情况,一是在无人处自杀;二是在令其产生自杀动机的人面前自杀(有过在闹市处自杀的情况,这可以归入第二种自杀)对于第二种情况,自杀是死者的对相关人(或人群或社会)的最后抗议或告白。
    我不能完全排除官方的解释存在的可能性,即:死者是自杀,而且其自杀原因与三名嫌疑人无关。客观地分析,以下的死亡原因都有可能存在:
    1。死者在现场被奸污,进而被杀死后再遗尸河中。
    2。死者在现场被奸污,然后被推入河中致死。
    3。死者在现场被奸污,而后产生轻生念头,自己跳入河中。
    4。死者在来到河边现场前即与嫌疑人之中的人(或嫌疑人之外但很可能有关的人如一块喝酒的秦明等等)发生过性关系,但这种性关系及随后发生的纠纷导致死者被杀死再被弃尸河中。
    5。死者在来到河边现场前即与嫌疑人之中的人(或嫌疑人之外但很可能有关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但这种性关系及随后发生的纠纷导致死者被推入河中致死。
    6。死者在来到河边现场前即与嫌疑人之中的人(或嫌疑人之外但很可能有关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但这种性关系及随后发生的纠纷或情绪失控导致死者产生轻生念头,投河自杀而死。
    7,8,9:死者是处女,未与人发生性关系,但因其它纠纷而被杀弃尸,或被推入河入致死,或投河自杀而死。
    10。死者因其它原因,例如,如官方媒体所说,因家庭中对父母及兄长的怨气而投河自杀。
    11。死者因其它原因,如酒醉(据媒体报道死者当晚喝过一杯(一次性塑料杯)糯米酒http://www.chinanews.com.cn/gn/news/2008/07-04/1302222.shtml)产生的幻想与幻觉或其它异常而自杀。
    12。死者因其它原因导致的精神上的某种异常而自杀。
    13。其它上面尚未列出的死亡原因。
    10.11.12三种情况理论上存在,但都非常可疑。这里,列出第10种情况如下令人费解的原因:
    1。农村中的重男轻女是很普遍,但这难以令人相信会导致一个女孩去自杀。
    2。有某些媒体说死者生前常被父母和兄长责骂,认为这或许是死者自杀的原因。然而,无论在中国农村还是城市,几乎没有人不被家长责骂甚至挨过打吧(某些独生子女可能除外),仅仅被责骂就自杀,太难理解。
    3。从自杀者的心理上看,未见在与死无关的人面前自杀的先例。要么是独自一人时自杀,要么就是在令其产生自杀动机的人或人群社会单位面前自杀。这一点在前面已经提及,但我认为有必要再次强调。我认为,在无关的人,特别是在朋友面前自杀,是对他人的侮辱与亵渎,也是压给别人的一辈子的恐惧记忆和心理和道德负担,所以在无关的人前自杀是违背自杀者的心理常规的。后一种自杀情况,通常则是死者对对方的最后告白或抗议。
    4。目前所有关于死者的所有描述,都没有反映死者神经或精神上的不正常状态,那么一个正常的人,是什么原因让她不珍惜自己花一样的青春和生命,而去选择自杀,一种离奇的自杀?
    然而,就是如此不合理,反常的第10种死因,却成了官方相信的死因。
    对于一个疑点这么大的死亡事件,官方不能慎重立案,细致调查,而是轻率抛出如此难以经得起推敲的死因解释,不仅会给人以草菅人命的印象,而且,其动机也非常令人怀疑。
    请查访更多的有关证人,包括死者的兄长(这也是一个让我迷惑的地方,死者的兄长作为重要证人,事件发生至今却一直禁声了),包括死者的父母,包括死者的同学,除嫌疑人之外可能的目击证人,死者的遗物,包括日记;向与当事人及嫌疑人相识的其它人,包括租住房房主,邻居,调查取证;如果可能,调查当事人及嫌疑人的电话记录。。。
    如此的轻率的死亡解释,将开启一个可怕的先例:死亡事件的死因,会被很容易地被归于类似的自杀。

    一个女孩子在她的豆蔻年华奇妙地死去了。

  7. zuola,支持你!我建议你使用linux操作系统,哪些笨公安,估计100个人里面也找不出2个会使用linux的,你把电脑交给他们查,他们也查不出什么名堂来。

  8. 中华民族的悲哀,中国人几千年以来的悲哀!什么时候吃我们纳税人钱的人,不在愚弄欺骗我们。民族悲哀!!

  9. 楼主,我劝你以后要小心点,说不定那天新闻报到你,说你得了精神病,跳河自杀了。在我们中华民族的现阶段,完全是可能得。我们中华民族何时才能走上真正的民主!我们中华民族何时才能笑傲全球,对全球人说,我们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民主公平的国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