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la教你玩:寻找网上的痕迹

线索发掘示例:

  1. 朋友给我一个链接,说是一个媒体的记者写的网志,http://wuhanpin.blogcn.com/diary,17398755.shtml 结果打开时发现被删除了,嗯,中国特色说话应该是“被和谐”了。
  2. 于是我用google.cn搜索整个链接地址,发现被索引了,然后网页快照找到原文,实现了第一步,这里有一个技巧,用google.com也可以,不过可能会打不开,还是用google.cn保险。当然,可以两者都试试。
  3. 然后再找到这个BLOG的RSS订阅地址,http://wuhanpin.blogcn.com/rss.xml,然后到各类RSS阅读器里加入这个FEED,如抓虾或google reader,搜索到后,订阅,然后可以发现这个RSS之前还有很多文章,那些文章都很有料

以下是料,内容全部来自 曾经的  http://wuhanpin.blogcn.com/rss.xml,如果作者有意见,我就删除

潇湘晨报采访车在贵州瓮安被暂扣

被管理员删了两条关于瓮安的日志!沉默!
昨天下午黔南州委书记就此事向贵州省黔南州各族人民致歉。说他老母亲死的时候自己都没流泪,这次流泪了,我智商比较低,弄不清楚他为什么流泪,是县政府被冲击了惋惜财产?还是一件平凡之事动用那么多警力于心不忍?

早上,到新闻中心写稿子,突然听说潇湘晨报的车被本地交警扣了,原因是前来采访的四个人中,没有一个人持有驾驶执照。好几天前就看到潇湘晨报已经抵达,到今天才被扣车。在角落整理图片时,不经意间听说了扣押的真正原因。

潇湘晨报来的这几天都没与瓮安县宣传部联系,采访过程我行我素,不听招呼,于是,交警“严格”执法,把车暂扣。

媒体越来越多,日本每日电视台今早才到,马不停蹄奔赴采访一线。

我一直想采访做俯卧撑的那男孩,来了那么多天,一直联系不上,除了他,还有另外几个当事人,当地警方说没有扣押。我想直接到那小孩家去,却一直拿不到他家的具体地址,问了瓮安县宣传部,他们说:他家在那地方他们都找不到,乡下!

昨天有一些记者去到死者家所在地——瓮安县玉华乡采访,采访过程很不顺利。那里有便衣组成的“维护秩序”的队伍,有人墙,其中有记者被架着出来,有的被提着衣服。

新华社记者也遇到一个非警服者问要记者证看看,新华社记者说,你想看我的我首先要看你的,你什么来头啊。对方很是生气,最后拿出证件之后,新华社记者才出示证件。

但是采访依然不顺畅,一群“不明来历”(说他们不名来历是没有佩带任何标志)的人说他们在维持秩序,新华社记者说他是正常采访,互不干涉,我听说死者的母亲在屋里,经过若干阻拦进去之后,却没见着人。出来的时候有人愤愤的说:肯定被转移了。

刚才打车,一女司机说,她是一个普通的司机,只想说一句话,就是瓮安真的很乱!

随后又介绍说,瓮安街上,大白天抢人是经常的事,晚上都不敢出来玩,这事情一闹之后,现在她可以营运到11点,平时一般晚上都不敢跑,都是他老公在跑。

换了个车,我一问这事,司机说,瓮安县副县长肖松6也30号曾经召集所有的出租车司机开会,叫他们不要乱说。但是这位司机就是不怕,他说他当时也去事发地点看了,地上有血,自杀跳河的人哪来的血?地上的血后来不知道被谁用灰掩盖,毁灭了现场。我问他看到伤痕没有?他说当时放在冰馆里面,他只看到脸上有两个口子。还说尸检当天他也看了,解剖的时候小姑娘肚子里根本没有水,跳河自杀为什么没呛着水呢?

这位司机说,2004年瓮安县一辆出租车被偷,后来车主把那盗窃者抓进派出所两次都放了出来,他对这里的警察彻底失望。

多少少年亡,不到白头死。 女孩生如微尘,死如风雨。有那么多人关注他的死因,关注事情的真相,正义!

前几天,瓮安三中校长在向贵州省省委石宗源报告时说,李淑芬在学校的表现属于中上等,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差。可这几天,瓮安县有人言,那女生在学校表现不好,要是表现好的话怎么会那么早谈恋爱?那是属于早恋,肯定不是什么好学生。

死人也是人,是人就有人格。为什么?

人有善愿,天必佑之。

IMG_0453

IMG_0442

暴力冲击后的瓮安县城

晚上吃饭的时候才发现这次前来报道的记者整整坐了12桌,算下来就是120人。

贵州省委宣传部一个副部长前来敬酒,说感谢所有媒体的支持,他代表贵州省委和这次事件的指挥组谢谢媒体。之后又说,希望报道都有利于贵州的发展。

事情我大概了解差不多了。好事传三人,有头没有身,坏事传三人,有叶又有根。政府方面的确有做的不够的地方,当地的确存在拉帮结派的现象(哪个地方没有?)。采访的很多群众之言都和官方发布的消息相左。

第三次尸检结果出来了,依然是溺水死亡。尸体即将下葬,事态或许会慢慢平息。黔南州也从今天起重拳打击黑恶势力,警匪勾结的风头或许会暂时刹住。但是我仍然静观其变,现在下定论,为时过早!

饭 后出去拍了一些图片,每个路口依然有官兵把手。武警官兵笔挺站立,民警掉二郎当,形成鲜明的对比。武警的防暴车辆主要停放在政府大院,不少群众前去观看县 政府和县公安局“遗址”。县委大楼在政府大楼之后,要穿过政府大楼低层,政府门前有民警值班,一般人不允许进入,得挂上相关牌子。我要进去拍照时也得挂上 “瓮安县6·28突发事件专用采访证”的牌子。

县委大楼已经是危楼了,门前拉有请勿靠近的横幅。整个院落有一股浓浓的烟火味道。旁边是安顺调里的武警指挥部,县城内还有黔东南、铜仁、贵阳、黔南的武警指挥部。一共3000多武警都有自己的任务,都是共同的目标。

街上有向武警官兵致敬,向新闻记者致敬的横幅飘扬在马路之上,马路旁边的电线杆上,墙壁上,倾斜贴着“武警官兵与人民心连心”“维护稳定人人有责”的或红或绿或黄的条幅。也有的墙壁上张贴着劝“犯罪嫌疑人”主动投案自首的公告。

除了平面媒体,在瓮安县城,广播和电视也显示出优势,好几个广播车载着高音喇叭来回在不大的县城内游动,播出事件的“真相”,电视也滚动播出相关领导的重要指示和“真相。”

谎话说一千遍也会变成真理。上图。

DSC_0499

DSC_0495

DSC_0500

DSC_0497

DSC_0466

DSC_0472

DSC_0443
瓮安县公安局大楼开始修缮

DSC_0433

DSC_0413
瓮安县委大楼已经成危楼

DSC_0411

DSC_0454
县政府大楼前“游人”络绎不绝

DSC_0448
瓮安县公安大楼开始有人上班,两警察站岗

DSC_0464

DSC_0438
刚刚抵达瓮安县城的武警

7岁小孩也加入打砸事件

早上走了几个地方,一个是医院,在医院里面看了个7岁的小男孩。左腿受伤。医生说没伤到骨头,主要是肌肉受伤严重,被划了长长的条口子。

小男孩今年7岁,6月28当天居然也参加了事件。有记者问他为什么要参加,他说死人了警察都不管事,感到气愤。有个家伙问他谁叫他说这些话,他说这些都是他看到的,他还跑到河边看过停放的女孩冰棺,没有人去管。

我问他当天干了些什么,他说力气小,没能干别的,就只会放车胎的气,我问他放了几个,他用幼稚的声音回答:两个。

被打小孩
腿怎么受伤的?他说是警察冲出来的时候受伤的,用什么打伤的也不知道,说当时人太多。

他老爸也很郁闷,带这小家伙去看热闹,本来是抱着的,小家伙说看不到,偏要下来,一下来就没了踪影。后来见到儿子的时候就是在医院里了。

小孩,不知道说什么,这件事跟我很多感叹。

还是早上,贵州省省委副书记王富玉和副省长黄康生来到瓮安6·28事件处理指挥中心,听取瓮安县7名报告团成员的工作准备情况汇报。

这7名报告人分别是前一日我提到的瓮安三中初二年级学生吴青、瓮安个体户赵承国、82岁的离休干部,党员陈文清、瓮安县玉华乡纪委书记黄国兴、瓮安县公安局消防大队黄卫、瓮安县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黄成和瓮安县副县长肖松。

这7人的发言稿都经过宣传部门反复修改,反复斟酌。我估计当地宣传部门事先“采访”过这些人,然后根据这些人所说,加以整理,该添的添,该删的删。我手上刚刚拿到这些人的讲话稿,有的内容真的很高深,一般人不能悟懂。

早上,贵州省的领导就先听了一遍,并给予“ 高度评价”。明天,这几个人将到贵阳再次作报告。

除了报告之外,录象也会在明天的报告会中播放,为此,瓮安县这边作了大量的剪辑工作,具体的内容不言而寓。

昨天晚上在县里面临时的新闻中心很是不爽,为啥呢?

新闻中心全员上岗,主要任务就是发贴,跟贴。将政府发布的“真相”COPY到各网站上。我觉得这个很没有必要,完全混淆视听。

今天早上就一些问题采访了瓮安县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黄成。

一个小女孩溺水死亡这么小的事情为什么会引发这么大的骚乱?他说这是深层次问题,不能明确回答。

听说黑社会作怪,为什么前起不铲除黑恶势力?

他回答:你提出的这个问题很尖锐,对我来说,我考虑不了那么大的问题。

就你作为一个瓮安人,到底听说过或者了解过是否存在黑恶势力?

他回答;请你去找瓮安专门的打黑办,他们有具体的数据。

IMG_0446

IMG_0413

瓮安警察的确打人了

昨天在瓮安遇见了N家媒体记者,有新华社、美联社、潇湘晨报等等,当然,贵州本地媒体自然是齐全了。

媒体众多,让当地的宣传部很是头大,防不甚防。言论越来越自由,何况这些媒体都不受制于当地。

贵州省方面的新闻发布会昨天晚上在贵阳召开,遭来骂声一片。政府方面坚持是黑恶势力插手,可网民认为是政府方面存在问题,分歧导致冲突。其实,中国人民并非都是暴民,没有达到极限,谁敢和官斗?如果没有旷世其冤,谁能连生命都不在乎?

那小女孩到底怎么死的,当地县政府如今还战战兢兢,连说话都不能挺直腰杆。

瓮安县方面称,冲突当天,包括警察、干部在内的所有值勤人员都没有打人,始终保持高度克制。

他们连贵州省省委书记都蒙骗了。贵州省省委书记6月30号在瓮安开会,会上播出了冲突当时的视频录象,录象上的确有身着橙色衣服的消防战士被群众猛击。没有公安打人的画面。石宗源书记表示赞赏。

而就我拍的照片和目击者陈述,冲击当天警察开枪射击,只不过用的是塑胶弹头,被击中者有皮肉之伤。另外在看守所,被抓获关押的几个小家伙也分明有被打的额伤痕。

IMG_0412

昨天晚上打车,的士司机知道我是来采访的记者后,说他们现在连说话都要谨慎,因为县里面打过招呼的,但是他不怕死,为了正义,他希望把真像说出来,希望我能为他们向外界发布真实的事件。

时间充忙,下车时他给一张名片,说只要是采访,只要我用车,打个电话他立马过来免费接送。

我顿时对事情有了新的看法,为什么一个与自己毫无亲戚关系的人会如此为这小姑娘感到愤慨?为什么?事情我估计不是政府单方面所说。

许多新闻媒体采访报道了当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个个都在谴责这一暴力行为。

在我工作的过程中,我喜欢发现细微的东西。当天贵州省委书记会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之前,黔南州州委书记、瓮安县县委书记提前与这100名代表和委员打招呼,号召他们要有正义感,要在石宗源面前怎么怎么。其实吧,人人都有各自的看法,为什么要打招呼呢?石宗源也是有头脑之人,开会的时候他都把网络评论当众念起来,里面当然有一些很猛的料,在坐的各位听得很认真,某些人越听越汗颜。

总之,此事扑朔迷离!要弄清楚,尚需时日。
DSC_0074
贵州省省委书记石宗源在会上念网友的评论

IMG_0459
被打砸后 文件撒落一地
IMG_0474

IMG_0449

接触瓮安6·28事件

6月28号,我编辑。

早上上街听人说贵州瓮安有上万人冲击县政府和公安大楼,放火烧了着两栋大楼和30多辆警车和公务车辆。

次日,早上9:46,睡梦中,电话响。叫我速到瓮安县。

我准备弃工作7号到上海,十分不愿意前往这个是非之地。我说我不想去,你叫其他人去吧。领导停顿了一会,说,其他人?其他没了哦。

要走了,也不能欺负人,站好最后一班岗吧。我说我等会看。

即将到达瓮安的时候被交警拦下,称要登记名字、住址和身份证号。我把单位名字写上,他看了看,放行。

一路上有两个关卡。指挥部在武装部,还没进县城就先到这里。门口四个武警战士,问我找谁我说我采访的。

的确有个会议,听说从早上11点开到现在,现在已经是下午3点了。

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公安厅厅长崔亚东、常委张群山,还有省法院院长和两个少将坐在进门的对面一排,地方政府领导坐对面,相关领导在报告此事件。

会议一直开到下午6点,把县公安局局长K了。

晚上又开到12点。
贵州瓮安事件
今天早上,服务员叫早,我说我不吃早餐了,有事情我再出去。睡了一会,又有服务员上来叫,说下面有县领导等我去吃早餐。慢慢起床。吃了早餐之后去临时新闻中心开会。说是开会还不如说是通气。

大意是请记者朋友们暂时不要把图片发出去,所有发出去的文字最好给当地宣传部看一下。我一听到这我就没兴趣了,其他乱七八糟的都没听进去。

整理了一下轰轰烈烈的图片,那些被烧坏的大楼,被烧毁的汽车,还有参加打砸的人群,我觉得事实应该让民众知道,这些照片不发出去很“浪费”。

于是不顾一切的打包,传回编辑部。

不到一个小时,网站上出来了。所有网络中的第一手清晰的图片资料。一个小时后,香港凤凰网转载了我的图片,而且加深了颜色,看起来更加清晰。放在凤凰网图片的首页顶部。

有人问我怕不怕,我说不不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我公开的信息完全符合该条例规定内予以公开的内容。

如果再追究,我大不了丢掉工作,再严重点就是进去住十天。其实这工作也只准备做到7月1号。临走之时,还不如再放一次光。
贵州瓮安6·28事件.jpg

晚上,有个人叫我帮忙改一篇东西,说这东西7月3号在贵州省委大会堂由一个小女生念出来。我一看,一点兴趣的没有,开始时我还相信政府所说,看到这个内容后,我觉得明天一定要走到人民群众中去看一看。今天还发生了一些事情,明天说,先贴要改的内容。

关于6·28事件的反思

各位叔叔阿姨:

我是瓮安三中学生吴青。

6月28号,在我们瓮安县发生了一起恶性打砸烧事件。其缘由是因为我校八年级学生李树芬不幸溺水身亡,作为她的同窗校友,我们深表同情。但由此引发的6·28事件是我们中小学生不愿意看到的,也是不应该发生的。

事发当天,我看到了一幕幕触目惊心的画面——汽车、房屋在熊熊大火中燃烧,房顶冒着浓浓的黑烟。黑烟无节制般吞噬着整片天空。这让我们感到恐惧,感到无助,感到失望,更感到痛心。一条生命的逝去是令人怜惜的,但利用这一事件作为导火线的不法分子们是可耻的,是可恨的,甚至是可悲的。就如很多人想的那样,政府是咱们人民群众的第二个家。看看这昔日温暖的家,现在却已经满目疮痍,这让我感到心疼。

自从这两件事发生以来,各种各样的说法遍布全城。有的说:

瓮安县三中一名八年级学生李树芬,因考试没给同班的一个女生抄写而被杀害!报案后法医前去检验尸体时,居然伪造是吃药自杀!但药却还在吼管里根本没下去!又说被淹死,但身体里根本没泥土,死者脖子多处伤痕!显然被掐死的。凶手被抓后,不到24小时就被放了出来!原因是:元凶是县委书记的亲侄女,另外两个男生因和派出所所长有亲戚关系!当天死者家属为讨个说法和亲戚来到瓮安派出所!谁知道他们不仅不说理还把死者家属打成重伤!叔叔,爷爷,奶奶被打住院抢救!妈妈说话含糊,已失去理智,婶婶被剪去头发关押在派出所!死者死后被放10天,没有人来处 理!还强行抢走尸体!死者周围站满了观众!那些不仅是观众更是她的亲人!当官的个个官官相互。断了我们这的网络就是因为想封锁一切有关瓮安的消息!当人们 捐钱让他们告上中央时,公安人员前来阻止,谁捐就抓谁!当瓮安人民团结起来为女孩伸冤的时候!警察出手打学生,还丢了催泪弹威胁群众等等不属实的传言。

当 一些不知情的群众,听过之后,不假思索的相信了这种说法,这其中也包括我。但在政府及时的组织下,校长、老师立即组织学生听取了有关于这件事的真相,同时 我们也通过电视、网络等渠道了解了事情的真相。或许我们还小,没有资格来评判这件事的对与错,真或假。但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人民政府会给群众一个真相, 给我们一个安全的家。

关于对瓮安领导们的说法也各式各样,俗话说:“耳闻不如目见。” 我就亲眼看到过这样一幅温馨的场景——

雪一直在下,冰封黔岭大地,高原雪凝复加,天地间仿佛彼此相接。这难得一见的北国风光,迅速演变成了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从2008 年1月12日开始,一场罕见风雪、冻雨肆虐在瓮安这片土地上。城乡交通受阻、电路中断、饮水困难、燃气短缺、树木折断……持续的降雪、低温、冰冻,使肩负 着瓮安城区市容环境卫生、保障市政公用设施的有效安全供给的县公用事业局100余名干部职工,经受着一场严峻的考验。

在县领导的组织下,在所有人的的共同努力下,抗凝冻灾害工作井然有序的进行着。救灾资源也在最快的时间内分配到了群众手中。各个分配点都能看到领导们忙碌的身影——三中也是其中的一个。那段期间,我们正在放寒假。爸爸说,三中的雪景非常漂亮,要带我们去那儿照几张像。 一到三中,就被一种温暖的气氛包围着。群众在领导的组织下,高兴的领着分配各自己的东西。门口还竖着一块标语:“凝冻无情,党有情。”在往里看,竟然是县 委书记王勤穿着棉袄再亲手为灾民们分配物资。我分明看到人们嘴边流露出一丝笑意。于是我举起摄像机把这令人感动的一刻记录下来。虽然只录到一个忙碌的身 影,但那代表着我们领导与群众团结一心。

作为一个未成年人,面对这样的恶性事件,我们可能束手无策;但作为一名中学生,我们能做的就是从小学习法律知识,树立法律意识,增强法制意识。我们学校经常给我们开展法制宣传教育,但仍有一部分同学法律意识淡薄,受社会不良风气影响严重。德育教育不仅是学校教育,更应是社会、家庭教育,望有关部门在这方面加强力度。让未成年人都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

贵州瓮安事件2

14 thoughts on “zola教你玩:寻找网上的痕迹”

  1. 努力挖掘太重要了。其实很多能有资格采访的媒体人得到的资料是相当多与相当客观的,就是有些人自己夹着尾巴做人。
    象这位媒体人,
    一个字:好!
    两个字:很好!
    三个字:非常好!
    四个字:有良心好!

  2. 我一直在寻找这个博主的文章,终于找到了,看了很感慨,还是有好人啊!!!我准备把其中图片贴到我的baidu空间,纯图片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3. 修改cctv在19年前的解說

    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假如我們的武警官兵再利害一步,這些打砸搶燒的歹徒難道還能逃跑的了嗎?這些圖片,只能說明我們的軍隊已經報紙了最大的克制!

  4. 消息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一位在贵州瓮安采访的不知名中国记者把所拍照片和采访日志发表在了他的个人博客上。该博客现已被封,这名记者也下落不明。另一位在瓮安采访过的公民记者告诉本台说,瓮安政府对记者和当地百姓实行严密控制,不可以随便采访和说话。

    这名记者的博客地址中有汉语拼音wuhanpin,我们权且如此称呼他。他在博客中说,他被工作所在的媒体单位派到瓮安采访,并把采访日志发表在博客上。其中透露说,瓮安警察在骚乱发生时确实有打人,与政府的说法相反;同时还披露湖南《潇湘晨报》记者因为在瓮安我行我素,没有和当地宣传部门联系,结果所租汽车被公安扣留;并透露当地一位出租车司机说曾亲眼目睹李树芬出事的现场,地上有血,人脸上有伤口,但是肚子里没有水,很难令人相信是投河自尽…… wuhanpin 在博客中说,”我说的都是事实,都是所见所闻,有事情我承担!一个人要是想说两句反映现实的话都不敢,那还叫什么人生?”

    wuhanpin的博客先是有两篇博文被删,其后整个博客被封。

    其实wuhanpin的博客被封,只是中国政府严密封锁有关瓮安新闻的一个方面。现在中国的官方媒体都只能使用新华社的报道,网民有关瓮安的跟贴也大多被网管删除。公民记者周曙光曾于6月30号到7月3号之间到瓮安采访。他告诉本台说,到瓮安采访的记者虽然很多,但是都不能自由采访:

    周曙光:”记者不少,但是能够自由采访的很少。”

    本台记者:”您是指官方新华社的记者才能自由采访?”

    周曙光:”都不能采访,都会被接待,然后要求你按他们的口径发布消息。”

    周曙光还披露,当地政府对记者和当地老百姓管得很严,不能随便说话:

    “有很多国安或者是宣传人员陪同,然后把你隔离开来。老百姓在这种情况下都不敢说话,都怕秋后算账,都不敢在镜头里露面。”

    本台记者:”去采访的记者都有政府部门的人员陪同?”

    周曙光:”对。”

    本台记者:”老百姓在没有官方人员的情况下敢说话吗?”

    周曙光:”也不太敢。他不敢确定你是什么身份,也怕被记者出卖,导致他们无法在当地生存。他们街上有‘感情用事,悔恨终身,擦亮眼睛,划清界限’这样的横幅标语(听夏批注:我靠!赤裸裸的公然威胁啊!),不知道这会对人有什么样的影响。”

    wuhanpin 在博客中也说,当地领导还曾召集当地出租汽车司机开会,要求他们不得随便乱说;wuhanpin还说,有一些记者去到死者家所在地——瓮安县玉华乡采访,采访过程很不顺利。那里有便衣组成的”维护秩序”的队伍,有人墙,其中有记者被架着出来,有的被提着衣服。

    周曙光表示,他在7月3号还被瓮安县宣传部门和外办软禁:

    “昨天,他们软禁我6个小时,他们问我要记者证,但我没有记者证。他让我打开电脑输入密码,不输入的话就要公安局去处理。我就让他打开,他们看到我的东西后认为我够坦率,了解的东西也不多,就让我走了。”

    周曙光说他一个人在瓮安感到很不安全,现已离开贵州。wuhanpin在博客被封后也下落不明,有些网友很担心他的安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