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组织“世界互联网大会”诞生,中国共产党与互联网气质不符

世界互联网大会国际组织于2022年7月12日在北京成立,据说在中国注册,总部位于北京。据说这个组织的成立,旨在搭建全球互联网平台,推动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趋势,共迎安全挑战,共谋发展福祉,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佐拉评论认为,中共与互联网气质不符,并不是自由与开放的践行者。 Continue Reading …

佐拉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谈AI(人工智能)与暴政

AI的训练需要用到数据集(dataset),需要标记很多特征,让机器在进行AI分类的时候有参照的数据可以使用。并且AI会有弄错的时候,通常我们面对这种AI判断错误的时候就会很无助。我就遇到过Youtube的AI判断弄得投诉无门,非常无助。我经常跟人家分享,我认为AI不应该有执法权和审判权,AI只能做辅助举报。 Continue Reading …

佐拉在普林斯顿大学思启社的演讲稿

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组织思啟社邀请我去作为嘉宾就中国网络审查分享,我虽然是网络工程师背景,但我不想讨论审查和反审查的技术细节,在天网摄像头、社会信用系统和移动支付的社会里,无所不在的数字化监控让民间没有团结起来形成组织的空间。 Continue Reading …

台美防疫松: 客服工單系統可以提高社會治理效率

我在台美防疫松選擇了「危機溝通」這個議題,我提出了一個抗疫創新方法,不需要擴大政府權力,不需要侵犯公民權利,也不需要舉全國之力去防疫,既可以應對疫情產生的各類問題,又能在疫情過後提高公共治理和社會治理的效率,對政府而言能提高「快速應變」的能力,又能加強社會溝通,能提高輿情感知(而不是」輿情風險控管「)和政策決策能力,也能提高公民政治參與的資訊應用方案。 Continue Reading …

台灣現有法律下的新住民人權保障與國際人權公約相衝突的例子

我認為出生地不應該成為判斷忠誠的理由,出生地也不應該成為對自由民主憲政體制認識有區別的理由,所以我認為國籍法第10條和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 21 條都違背了國際人權公約中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第二條,也違背了中華民國憲法第七條 第 7 條。 Continue Reading …

关于管理网上公开群组的思考

建立群组的管理规则,规避和预先应对可能的破坏,维持友善理性的讨论气氛,维持有开放性的公共讨论空间,是创始人和管理员的工作。可能的破坏有哪些呢?作为创始人和管理员如何预防破坏?如何透过引导维持良好讨论气氛?这是我这些年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

2020年,我搞了个大新闻

我完成入籍流程后,我的中国护照就用不上了,我决定在某个时机,烧掉,以行为艺术来传递想法。所以,在2020年1月8日,我搞了个大新闻:烧中国护照,鼓励台湾年轻人站出来投票,号召台湾人不要向往共产主义,不要向往专制国家。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