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拉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谈AI(人工智能)与暴政

前几天接受了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问我对对下面这个新闻内容的看法:

“利用人工智能技术(AI)抽取面部视觉表观特征、脑电特征、皮电特征并进行协同与融合,实现对党员接受思政教育时专注度、认可度、掌握度判断,从而了解思政教育的效果……(且)通过判断学习效果,引导科研人员进一步坚定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

我的看法是,很多人会以为AI是一种超能力,其实AI没那么神秘,AI的训练需要用到数据集(dataset),需要标记很多特征,让机器在进行AI分类的时候有参照的数据可以使用。并且AI会有弄错的时候,通常我们面对这种AI判断错误的时候就会很无助。我就遇到过Youtube的AI判断弄得投诉无门,非常无助。我经常跟人家分享,我认为AI不应该有执法权和审判权,AI只能做辅助举报。

另外,中国是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无论是否有AI协助,中国仍然施行暴政。他们的社会治理的手段一直都是懒惰的。也就是说,不仅懒政、而且暴政,所以他们有时候在遇到问题的情况下,采取粗暴的方式去对社会进行治理,所以,我觉得,暴政加上这种数字化工具的话,可以增加他们的社会控制能力。(美籍犹太商人)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曾在公开场合批判中国,因为中国的话,它会利用机器学习或人工智能,然后对这个国家进行更全面的控制。所以,我们对这一点是非常担忧的。

警察国家
警察国家

我认为,中国人民应该大多反对利用AI来进行社会治理,但在中国言论审查的环境下,反对声浪只会零星出现,无法有组织地出现,当然也无法形成改变中共AI暴政的力量。要改变局面,就要推行宪政,政府应该保护言论自由、结社自由。

我认为,AI的功效应不至于大到可判断中共党员的忠诚度,中共党员最善于做表面功夫。我觉得AI话题火热,中国有不少投资案夸大AI的应用场景,不过是想骗取科研经费。

附:

《中共开发人工智能监控党员忠诚度 专家: AI独裁入眼入脑入心》
https://www.voachinese.com/a/ai-tocracy-is-taking-shape-in-china-20220707/6649482.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