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第三日:逛拆迁街道、看菲律宾人聚会、游太平山、逛尖沙咀

2007年7月2日,睛,有云。
上午写完《香港第二日:七一游行》后,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我和张维修找了昨晚吃饭的地方,吃了一个烧腊饭,20元,要了一听可乐,三元,我发现香港的可口可乐的易拉罐与我以前见到的不一样。

吃完饭,我们就去找湾仔的利东街,我们从一本书上了解到有这么一条街的。对了,我有必要介绍一下张维修,他是台湾的大学生,名片上写的是“博士候选人”,学的是“城市规划”,所以他也对香港的建筑规划和城市拆迁有兴趣。他和邀请我来香港跨境采访的叶荫聪(聪头)是大学同学。我们在利东街拍了一些照片。利东街上的每个铺面都已经属于市重建局了,完成动员拆迁了,市重建局把所有的房子前放一块牌子:

我们也看到了香港政府对被拆迁市民的处理的文件:

张维修找到一件“文物” ,是利东街的门牌号码:

我其实也弄到一件文物,是车站告示市民因游行而取消某些车站的路线图。
后来,我们去看菜市场,结果又看到市民抗议的标语了:

这种图片对某些有懒汉思想的追求和谐社会的官员来说,这简直是太不和谐了,这些刁民太难侍候了。我觉得各方意见充分表达,各方利益都要顾及的政策才是实现和谐的根本。
我们在菜市场发现一个特色:
香港人把楼梯的边角弄成圆角了,扫地时就方便很多了。这证明香港的这个菜市场的建设决策者考虑到了扫地的人的意见。一个城市中的扫地的人的意见都能传递上去并得到解决,这样的城市怎么能不繁荣?
我还看到菜市场的蔬菜的价格了,大约在3到8元每500克,450克巴西猪扒不到十元,凤爪也是不到十元一磅(450克),看来也不是很贵嘛。
后来我们转电车到金钟站,

看到中银大厦和汇丰银行的大楼了,看到楼下的繁荣景像,我真的十分感动。楼下的大堂不是封闭的,许多菲律宾人席地而坐,打牌,睡觉,聊天,吃东西,张维修告诉我,这就是他们在这个城市的公共空间,菲律宾人在香港算是少数民族,从昨天的游行中看,他们在香港找工作似乎是受岐视的,他们通常是当佣人,做家政服务,社会地位比较低,他们在周六周日就聚集在后皇后码头和汇丰银行这一块,和老乡聚会,交流信息。如果说他们有社会交往活动的话,在这里聚集就是他们的社会往活动了。

后来我们上太平山了,我们坐缆车上去的,单程22元,等车的时候看到李嘉诚的腊像了,山顶的腊像馆要130元的门票,我们没去。我们到山顶拍了一些鸟瞰香港的照片,我们的运气相当好,天气晴朗。不过我们走路下山走到半山扶梯后就开始下雨了。下山的路很陡,经常看到斜坡被编号了:

张维修告诉我香港的城市管理是最有效率的,还告诉我一个昨天游行的细节,他说游行队伍最后面是法轮功的队伍,你知道法轮功队伍后面跟着什么吗?是清洁工的队伍,他们跟在后面马上就把地面的垃圾清理干净了。

后来我们到一个清真教堂里坐了一会儿,听他们念古怪的听不懂的经,出了教堂就下起了大雨,我们躲了一会雨,然后找了一个公交车站坐车到皇后码头附近,我去大会堂里找卫生间,出来后再拍了一些展览的画,我拍了不少,觉得这张我最喜欢:

在皇后码头,我坐在两个菲律宾人旁边看他们下国际像棋,试图弄明白他们的走棋的规则,结果张维修和叶荫聪找了我十多分钟,甚至路过我旁边都没有找到我,说我伪装得太好了。:-)
我们后来坐上轮渡到了尖沙咀,逛了一圈,然后我们就回独立媒体的办公室了。这三天我和张维修都是睡在独立媒体的办公室里。

写完这些,已经是7月3号的中午12:30了,今天天气不错,我准备去海洋公园看熊猫,晚上去旺角玩去。

2 thoughts on “香港第三日:逛拆迁街道、看菲律宾人聚会、游太平山、逛尖沙咀”

  1. 在香港現在民主派的聲音越來越小了。
    今年七一游行只有兩萬人吧

    不過在香港還是和大陸不一樣,閭丘露薇也已經意識到了。
    她的my1510.com已經被和諧了,不過她及時的補了一個.c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