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不和谐的香港,回到GFW的温暖怀抱

那是热血滋生一切的年代
青年的心常为一句口号
一个主张而开花
在那个年代
青年们的手用作
办报 掷炸弹 投绝命书……
           ——《革命的衣钵》

在香港,我见到了很多热血青年,有Baopao、Cat、Grace、Ivy、阿业、林森、梁宝、小西、领男、陈剑青、林蔼云、叶荫聪、周思中、朱凯迪、陈允中,他们有的在为独立媒体做一些志愿者工作,有的为“本地行动”“本土行动”做一些志愿者工作,有的是“八楼”的成员,他们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社会活动和公益活动,如为保留天星码头而奔走呼吁,为保留皇后码头而奔走呼吁,他们真的在办报,发行刊物,募捐,发传单,在街头用喇叭喊口号,甚至办音乐会,香港的开放的言论环境不至于让他们“掷炸弹和投绝命书”,但他们在用自己的青春和热情为改良社会而努力。我很荣幸在香港见到这么多热血的青年。是他们发出一些噪音让香港显得很不和谐,不过我喜欢不和谐的香港,我喜欢这帮看上去像当年的共产党的青年。细节等我回到安静的地方再说。我现在已经离开可自由上网的香港回到大陆回到GFW的怀抱了。

10 thoughts on “离开不和谐的香港,回到GFW的温暖怀抱”

  1. 你遇上的那些人,是很热血,却没有组织,也没有策略。他们离开香港的主流很远,也没有想过如何有系统地改变主流,只是很偶然很偶然才可以动摇天地(虽然也只能撑上一两天)。

    要说热血,红卫兵更热血吧。

  2. 我认为,香港最终要被大陆同化的,这个时间对于人的一生将会非常长。但是会实现的,是到达了一个和谐的程度
    开放,民主。或许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