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第二日:七一游行

早上和来自台湾的张维修都睡到九点多才起来,一起去吃早餐,找了一个茶餐厅,点了一个牛扒双蛋,花掉25元。早上阳光明媚。吃完东西就到十点了,回到独立媒体的办公室,独立媒体的志愿者们陆续来了,他们开始整理下午游行需要用到的东西,如发传单的小推车,募捐用的小钱箱,还有 其它道具

后来聪头提醒我,空中有跳伞的军人,我于是拍了几张解放军跳伞的照片。他们跳到对面一个运动场,到十一点半左右就集结完毕,支持政府的各社会团体的游行(巡游)就开始了,我在楼上拍了几张就下楼了。在楼上也在拍照的明报记者秦伟看到游行队伍时,一个劲地说”不知所谓”,我认为他在批评参与游行的港人”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我在楼下拍到了一些挂着汽球的从没见过的小巧的汽车,还看到参与游行的摩托车队,每个路口都有警察维持秩序,每隔几分钟让游行的队伍停下来,然后拉开警戒线让想穿过马路的市民穿过马路。在马路两边挤满了观看游行的市民,我怀疑 有些观众是来游客。游行队伍中,有的是来自小动物保护组织的,有的是政府机构,有的是来自香港disney乐园, 还有龙灯。

另我惊奇的是,马路边上围观的人中居然有发有关钓鱼岛的传单,说今年8.15会再赴钓鱼岛。

看着这些整齐划一的队伍,我都麻木了。热闹是热闹,可是我觉得参与游行人没有什么热情,我们的社会好,我们的政府好,这我早就知道了。马路两边人并没有与游行的人互动,大家可能只是看一个算是热闹的场面罢了。如果是一个凯旋归来的巡游,如果是明星出场的巡游,我估计围观的人热情很多。

我没有看完游行就上楼拍了几张照片了事。而张维修则跟着游行队伍走到了终点。他回来后我和他一起去吃中饭。在茶餐厅点了一个黑椒牛扒饭,30元。吃饭的时候聊天聊到了陈文茜,张维修告诉他还给陈文茜做过半年助理,呵,这世界真小。我很喜欢陈文茜在凤凰卫视做的一个节目《解码陈文茜》的片头语:”每个人眼中的我,都是不同的我,把所有的’我’加起来,再接近真实的我”。吃完饭,已经到了两点半了,我们赶紧去维多利亚公园 和聪头会合,看到了游行队伍的起点站,那里对我而言,已经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了。可他们告诉我,现在参与游行的人越来越少了,想当年,2003年游行反对”23条”的时候,那时的游行的人才多呢。今年的游行主题可能是”争取普选”。但游行队伍中有市民和各个团体的人,沿途还有各个团体的人发传单传递政治诉求和募捐。

我拍照比别人有一个方便之处,我带了一个简单的1.2米的三脚架,我可以把相机装在上面,然后设置为延时10秒自拍,然后高高起举起相机就可以拍到”人山人海”的照片:

不仅有警察维持秩序,还有救援机构时刻提供救援服务:

我没有走游行队伍的尽头,到中环我就不走了,转到皇后码头去了,有许多游行的人也走到皇后码头准备声援保护皇码头并可以看晚上的在维多利亚港湾的烟花。本来有警察准备清场不允许这帮愤青守住皇后码头,但他们用大话筒向公众讲话,认为皇后码头是公共空间,说服更多人来皇后码头,并和警察谈判,最终警察走开只是远远地看着我们。晚上八点开始,烟花开始了,我起坐在”本地行动”组织者们带来的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今天太累了,脚已很痛了。本地行动的人拿着打击乐器在敲打,他们在狂舞,后来我也忍不住加入了他们,和他们一起狂舞乱跳,后来帮他们敲鼓。到八点半,烟花结束,”本地行动”的组织者们又鼓励大家坚守皇后码头这个公共空间,鼓励市民多来皇后码头。

晚上和聪头他们一起吃饭,陆续来了十多个人,最后居然有三桌的人了。他们边吃边聊边唱,相互考验对方来唱一些很古老的歌,闹得很开心。他们还给我介绍旺角的黑社会,告诉我可以去那里和古惑仔们一起玩,了解古惑仔的生活,古惑仔们会保护我,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但是我冻得要命,我的衣服是汗湿了的,并且我的皮下脂肪又少,空调又冷,上次在谷歌的会议室冻得感冒了到现在还没好,经常遭遇一些忽冷忽热的情行,所以感冒一直没好。我于是先走了。回到独立媒体办公室才几分钟,他们也回来了,大家开始用电脑,我倒无法用电脑了,因为适合大陆的电源插头只有两个,但都被占用了,我就只好等他们弄完,我上传照片到picasa,还没写日志,弄完这些已经是晚上三点了。

今天早上十点才醒来,继续写日志。现在写完了。

5 thoughts on “香港第二日:七一游行”

  1. Pingback: 石頭記
  2. 你好,看你的網誌這麼久才第一次留言。

    昨天的片剪輯好放了在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uXLzl76RUz0
    大家分享分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