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拉答美国之音主持人叶凡问

2019年12月21日,我应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的主持人叶凡邀请,作为独立时事评论人参加了节目,下面是主持人叶凡提前发来的问题提纲,我在上节目前简单回答了一下,表达我的观点。

叶凡:   台湾“两岸政策协会”这个星期公布民意调查结果,蔡英文一组总统副总统候选人支持度为56%,韩国瑜一组正副总统候选人的支持度为18%,两组支持率相差38个百分点。造成民进党领先,国民党大大落后的原因?悬殊的民意传递了什么信息?

佐拉:

  • 1、我对“两岸政策协会”不熟悉,先假设这个民意调查是采样率覆盖足够多元化,蔡英文赖清德(蔡赖配)组合支持度越过 韩国瑜张善政(韩张配)组合,则反应了蔡英文提出的“团结 中華民國派、台灣派、中華民國台灣派来捍卫得来不易的民主”的说法得到了台湾民众的支持; 也反应出国民党舞动的的“九二共识”旗帜无法像以前那样继续感召“大中华主义者”。由发生在中国北京、中国新疆、中国香港的种种大规模人权侵犯案例来看,让更多台湾人认识到,与一个一党专政治的专制国家亲近,会让台湾的民主、人权价值受到侵蚀; 
  • 2、假设这个民意调查的采样覆盖不够广泛,是限定于小范围内,比如集中在城市人口或青年人群中,会出现这样悬殊的民意,如果调查的采样集中在农村人口和老龄人群,特别是集中在中天电视的忠实观众,我相信国民党的民意调查结果不会如此悬殊,应该远超民进党才对。

叶凡:  民调显示一半以上的台湾人“只认同自己是台湾人”,而认同自己“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只有3成。“亲中或亲台”的辩论是不是这次大选的决战议题?

佐拉通过SKYPE和VOA电视台连连线

佐拉:“亲中或亲台”一直以来是台湾大选的主要议题。国民党每次都强调自己与一党专政的中国共产党拥有良好互动关系,中国共产党也一直以来在政策上协助国民党实现其政绩,用来打压另一个主张台湾意识台湾的大党民进党,也就是说,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都在“反对台独”这方面达成共识,所谡“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识”其实是“反对台独”的共识,这是大中华主义者之间的共识。但中国共产党历年来的糟糕的人权记录却帮助了民进党,也帮助了不少国民党党员认识到中国并不吸引人,于是由大中华主义者的中華民國台灣派转变为“华独”的中華民國派,甚至转变为支持台独的台湾派。随着国际局势的急剧变化,全球化的没落,中国的经济表现不再好看,我相信中国共产党也无法进一步帮助国民党吸引台湾民众成为国民党的支持者。我更愿意把“亲中或亲台”的辩论议题解读为“专制与民主”的辩论议题,也就是哪种社会制度更能持久带来更好的人权保护、经济发展的议题。

叶凡:     有观察人士说,如果要和平统一的话,中共要和民进党维持好关系。因为如果民进党愿意跟中共谈这个的话,台湾民意是不会反对的,而国民党只要跟中共关系好一点,大家都说它卖台。是什么原因?

佐拉:我认为这是个有陷阱的说法。这个说法的前提是,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值得“维持好关系”的理性的支持民主的政党,“和平统一”是一个值得推进众人皆受益的议题。事实上,中国共产党不是一个理性的有被约束的党,和平统一也不是一个众人受益的选项。 我觉得可以把这个话题变成“和平统一”和“卖台”之间有什么关系,中共会不会支持民主和人权保护,民进党会不会坚持民主和人权保护,和平统一后的社会制度是什么,和平统一会不会给中国带来民主,会不会给台湾带来社会制度的破坏,会不会侵害台湾人的人权,我们从这个角度去讨论,就能马上能判断哪种接触是卖台,哪种接触是大众喜闻乐见。前总统马英九也说大陆若有民主两岸统一没问题。

叶凡:    《纽约时报》和《外交政策》杂志等媒体揭露,中共通过“锐实力”,从2018年起就干预台湾选举。造成什么影响?

佐拉:虽然“锐实力”这个名词是《外交政策》2017年发明出来的说法,但中共干预台湾选举不是2017年才开始的。

虽然台湾没有孔子学院,但有两岸之间有许多“民间交流”,“锐实力”有许多表现形式。據苹果日报调查,港交所公布的旺旺中國近11年的財報顯示,從2007年起,旺旺中國就開始領取中國政府補助,總計近11年,旺旺中國領取中國政府補助金額高達152.6億元。金融時報指出中國時報與中天電視的記者告訴金融時報,他們的言論主管直接接受國台辦的指示,接受中國國台辦指令作新聞;國台辦是中國政府負責處理台灣事務的機構。所以,旺中媒體不仅在去年的选举中帮助韩国瑜当选为高雄市长,來自媒體的支持也帮助韩国瑜拿到总统候选人提名。如果韩国瑜更进一步当选为台湾总统,则意味着中共的干预能力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叶凡:     美国特朗普政府和国会越来越“亲台”的政策,对执政的民进党政府也更为有利?

佐拉:虽然美国不是台湾的邦交国家,但也是台湾重要的盟友和支持者。执政的民进党政府和美国政治关系良好,意味着台湾能得到更多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支持,当然民进党政府也能得到台湾民众的支持。

叶凡:   台湾是否有中间力量可以改变蓝绿双方的力量对比?

佐拉:否。蔡英文曾当过民进党四任主席,自2008年以来把民进党从低潮中带出来,并且把民进党运营成一个有开放性的党,逐渐网罗了诸多知名度高的社会运动人士和其他政党的明星人物,甚至网罗了昔日协助柯文哲的年青人,这种开放性和包容性让“中间力量”的生存空间缩小,势如破竹,明显表现为攻势。而国民党仅有来自中国共产党的支持,老人帮派,缺乏人才也缺乏开放性,只能暂取守势。其他政党如時代力量、親民黨、民眾黨、綠黨、新黨、喜樂島都没有突出表现,无法成为改变蓝绿双方的力量对比的力量。

叶凡:   从专制到民主,台湾经历了很多转变。哪些内在因素和外来压力启动了台湾民主化的过程?

佐拉:戒严时期,台湾仍然有地方选举,选举的传统还在,公民参与的动力仍然存在,党外运动仍然在持续;  国际形势的变化包括全球化的开始,台湾经济起飞,仰赖党国庇护的减少,党国威权体制朝向自由民主转型的过程缓慢而平和。

叶凡:    台湾的民主道路给极权下的大陆人民提供了什么经验?

美国享廷顿(Huntington)的历史经验主义并没有什么卵用,人均GDP上升并没有给中国带来民主化。卡尔波普尔批判了历史经验主义,认为有新知识的出现,未来也变得无法用历史经验主义预测。台湾的民主道路并没有资讯科技的帮助,但专制的中国却有资讯科技的帮助,加大对中国人民的监控。乔治·索罗斯今年1月在达沃斯论坛上警告全世界:“在专制国家和的信息技术垄断公司之间形成的联盟使企业监控系统与国家资助的监控系统结合起来,将形成一个甚至连乔治·奥威尔都无法想象的极权主义的监控网络。” 

专制政权与信息技术垄断的结合,会赋予专制政权具有相对开放社会的优势。控制手段是专制政权手中的有效工具,但它们对开放社会构成致命威胁。

以下是播出的节目内容:

我要补充一下我对统独议题的观点,我认为中华民国台湾没有主张“统”,所谓的“台独”也只是不希望民主自由被另一个政权侵蚀,不是为了得到领土,是守; 而北京政府的“统”则是攻,是为了得到一块事实上独立的领土,而那些被苏联侵占的北方领土却绝口不提。另外,大中华主义者强调的“中国”和“中华”,则是清朝末年的社会运动者和革命者为了“驱除鞑虏”创造出来的“统一战线”的名词,历史并不悠久。项羽是楚人,刘备是汉人,李世民是唐人,孙中山是中国人,也是清人。台湾曾是清人和日本人的领土,现在是中华民国的领土。中共政权未曾参与过台湾的治理。而国民党倒是源自中国,参与过中国的治理,但也有70年未参与中国的治理了,倒是国民党和中华民国在某种程度上有“统一中国”和“光复领土”的道理。

弱小的台湾面对中共的文攻武吓的时候,说成捍卫人权、民主、自由的议题,国际社会能帮忙发声,但是说成是“统独”议题,则国际社觉得是内政,不方便为台湾发声了。这就是中共总是污蔑示威者和人权捍卫者为港独、台独、疆独、蒙独、藏独的原因,中共的意思是,这是家事,不关你事,国际社会你给我闭嘴。

你有不同意见?或想补充?欢迎基于基本的礼貌表达你的观点,不骂人不跑题我不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