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奇之旅

2月20号中午11点,我从淡水出发,到士林和下班的老婆一起吃意大利面,老婆还笑话我别人都穿得像夏天,而我穿着冬天的衣服。1点半,老婆不去机场送我,怕哭,前一天晚饭后老婆默默的坐到我腿上哭,哭的原因就是想到有半个月抱不到我了,如果去机场,真的难保她不会哭。我又不是去龙潭虎穴,是去荷兰看关于自己的纪录片《high tech low lif》,回答一些电影中没有回答的问题,我是开心死了,不用自己买机票,还能住酒店,还能免费去传说中的欧洲旅行,这是好事啊。

2点半到达桃源机场,中国南航的联程票,但登机前服务员告诉我这飞机不提供行李转运,到上海得自己提出行李,然后入中国境,再办理登机手续,又要出境一次,幸好我带了台湾通行证,不然没法入境。5点起飞,延误到6点才飞到上海,8点半到出上海海关,然后坐摆渡车到1号航站楼,出境时我糊涂了,我没用新护照,我用曾挂失的旧护照给海关检查,结果我被请走了,他们肯定是发现护照被注销了,我说我的新护照在这,她们就把两本都拿走了,说要验证。过了20分钟,她们还给我两本护照了,旧护照上有申根签注,没剪坏我的,只把旧护照的封面剪了一个角,这个护照就再也不能在国外使用了。我去年就拿这个被中国注册的护照去了一趟美国来着,这证明护照在国外是不会和中国联网校验的。我为什么会有两本在有效机内的护照呢?我前年想出国到台湾和老婆团聚,但被告知护照和港澳通行证都被国保警察注销,老婆通过海基会海协会陈情,半年后重新办理护照,我不希望旧护照被收走,就挂失办新的。旧护照有其他国家的签注,申请签证容易过,国外又不和中国联网验证护照是否注销,我就有俩中国护照了。

这次弄出岔子是因为中国南航在上海卖联程票却不提供行李转运服务,要求入境再出境,这才导致我犯下错误。挂失的旧护照永远不要再国内使用,国外畅行无阻。经过20分钟的折磨,我终于又出中国境了,但上海的机场很讨厌,免费WIFI要手机验证,我的台湾手机却忘了申请国际漫游,所以我到上海没及时跟老婆联系,老婆急死了,还打电话给我哥,让我哥确认航班没出意外,我在机场帮助一个女保安买了十条双喜烟,免税加上优惠券,10条是495元,我就找女保安要了机场WIFI密码,用SIP电话打回台湾找老婆,结果没打通,匆忙上网说一下护照的故事,还骂了中国南航是傻逼。

经过10小飞行后,到了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下了飞机打电话才知道老婆一夜没睡好在担心我,都结婚两年多了,老婆还是这样担心我,可见我是多么不靠谱 :) 在飞机上,我为了假装我经常坐飞机来欧洲的样子,空乘送饮料时我跟他要wine,他就给了一小瓶红酒给我,我还拍照了。邻座的哥们不会说英文,座位前屏幕上的电影和游戏都不玩,还是我帮他找电影看,他第一次要饮料只要了一杯水,第二次他居然是西班牙语叫了牛奶!原来他8年前旅游到秘鲁就申请居留了,在那边工作,甚至和当地女人生了小孩,会说西班牙语但不会阅读也不会写,他还在中国有老婆孩子,太神奇了,甚至他家人都不介意他在秘鲁有二奶,他从上海坐到阿姆斯特丹,还要转机坐12小时到秘鲁,共花2300美元,太神奇了。

到达阿姆斯特丹还有故事呢,入境时那帅哥很客气,一点都不严肃,我给他两本护照,他就说:“啊,two passport!”,但没有把我当坏蛋看,用英语问我为什么来,邀请书在哪,酒店确认单在哪,这些英文很简单,我回答了,然后说拜拜了。帅哥背后就是行李转盘。我等行李时拿iPod touch上网,回老婆的邮件,打电话给老婆,等我弄完,我是最后一个了,我去问穿制服的家伙从哪个出口走,他们就问我箱子里有没有违禁品,我说没有,结果他们就要我打开看,他戴上手套开始检查我的行李,我带了一些食物,如咸蛋,辣椒油,方便面,茶叶,他们说咸蛋不能带但这次就算了,还带我看他们的规定,说动物会带来疾病,告诉我下次别带了,但咸蛋让我带走了,很和气。

出机场后看到有人推销3G卡,1G流量,一个月有效期,真的很适合旅行者,但我没买,因为有人告诉我会给我一张3G卡用。然后去红白相间的会合点找来接我的人,原来是旅行社的人接待我,安排一辆奔驰车,送我到Mercure酒店,一路上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没有传说中39公里每小时的风,甚至风车都不动。

到了酒店,说房间还没空出来,要到10点才有,8点半的时候,电影节的接待者出现了,告诉我可以上楼去吃自助早餐,于是我大吃特吃,边吃边玩手机上网炫耀美食

吃完早餐下楼遇到纪录片导演Steve Maing,一年没见,当然来个拥抱。然后我拿到房间钥匙了和嘉宾证,上楼洗个澡,然后邀请Steve也去我房间先洗个澡,我们聊天,他说会快弄一个中文字幕的版本让我在中国传播,但不要影响到英文世界就不会让DVD发行商的利益受损,也许3个月内吧。我说前不久《high tech low life》在格瓦纳的人权电影节上播放,中国有刘晓原、刘艳萍和流氓燕(叶海燕)去了这个人权电影节,但我没看到他们评论这个纪录片,甚至边负面评论都没有,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看过这个纪录片,他们是中国人,如果有反馈就好了。目前就只在新浪微博上看到洛杉矶有一个华人观众不太喜欢这电影,说这是外国人的角度,还说比较喜欢老虎庙,因为他看起有沉淀一点。

下午小睡了半小时,三天来我就睡了不到6小时吧,包括在飞机上的4小时。下午4点和举办上的VIM聊我的这一个星期的行程安排,还真的安排了一个美女私人助理给我,是一个博士在读的研究员,还说如果得到国际评委的投票,也许可以获得最受欢迎奖,有5000欧元的奖金,这钱都够我一年的生活开销了,我得争取,不试不知道。然后接受了两个记者的专访,聊了一个小时,我基本上用英文直接回答,介绍了我这几年的经历和想法。还拍了一张照片。我没睡好,眼睛都是红的,照片上憔悴得很,不管了。我意识到严肃性了,我回房间换衬衣和厚夹克,带上领带,争取以更好的形象见人,不能对不起观众。

晚餐时和美女助理威丽还有一个叙利亚人权活动Wael(读:挖耳)者吃饭,我点了一个13欧的意大利面,好像叫Pasita,蛮好吃的。电影节的director还来打招呼,好像叫taco,听起来像“大哥”。

吃完饭又接受托马斯的专访,又来一位专业翻译协助翻译,托马斯很专业,功课做得很足,但我基本上能用英文直接回答,不过我发现我实在是累了,甚至不能集中精神,我要了一杯咖啡后,又要了一杯红牛,但这导致我9点看《high tech low life》时得找厕所 :)

《high tech low life》约有50人看,反响似乎不错,问答环节由托马斯主持,观众问了四个问题,有一个观众问:“政府是不是蠢的,GFW没把人防住啊”,我说GFW有效果的,因为会翻墙的是少数,还真的有很多人长期接受被审查的新闻却从来没意识到,GFW就是“保护”他们的。回答另一个观众提问时我说,反审查的方式之一就是“存档”,不要让故事从没发生过。有观众问我是否会回中国,我说我可以回去“领导”革命,可以争取入狱,可以像摇滚明星一样成为明星,但我不是有英雄情怀的人,但我老婆很爱我,我可以继续做一些不依赖地点的技术支持工作。

问答环节后,有五六个华裔来找我说话,他们都是来自莱顿大学的学生,过几天我还有一个在莱顿大学演讲的行程安排来着。我欢迎他们来台湾的时候来找我,我可以做“中国菜”给他们吃,欢迎跟我双向交流,成为我的朋友:)

然后去酒吧又喝了一杯啤酒,还跟专业翻译jia xiao jing聊我和老婆的罗漫史,这真是令人兴奋的一天。神奇之旅的一天。

哦,对了,神奇的事情还有一件:有一位多年来跟我有联络甚至圣诞节发电子贺卡给我的法国老头邀请我去他家玩,会陪我去诺曼地看看,他说他还有一座面朝大海的房子,太令人期待了。

好了,我实在太累了,链接回头再添加,睡觉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