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着草泥马到成都了

很长时间没了写日志的热情了,不想写评论,因为觉得写评论太容易了。就算是我写,我的朋友们都容易理解我的观点,所以觉得没什么必要写。如果要写,那得找个左派大佬去PK,搞得轰轰烈烈就很有意思。

好久不登录自己的BLOG的后台,结果发现有一个叫“措嘉增丹”人在<关于西藏的一些链接>里留言:

对于Zola····开始看你觉得,你特正派,现在觉得有点不一样,怎么说呢,只要是政府做的你都觉得是错的,你的判断标准就是你对政府的不满,或许是我太偏激,或许是你太偏激。

我觉得这个“措嘉增丹”就很清醒,不像那个令人失望的阮一峰一样见风就是雨。他下结论下得很慢,认人还算是认得清的。我确实不是一个正派的人,至少不是他想像中的正派风格,我也不自命为正派,免得被别人用“正派”两个字要挟我按他们的标准行事。 我其实背地里做了很多坏事,不过,我就是不说那些事到底有些什么坏处什么好处,我只是为了自己就行了。我也许有时候很偏激,但我觉得我清醒的时候更多,不然我也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活到现在啦。

政府的好话我基本上不说,因为说了也是白说,用不着浪费笔墨去夸奖。

如果飞机场安全降落一架飞机就需要大肆表扬的话,那这个机场也太恐怖了吧?如果十架飞机里有一架次降落成功就是新闻,那另外九架飞机都摔坏了,所以飞机摔坏是旧闻?

因此,一个允许报道负面消息为新闻的国度,是一个健康的国度;一个只报道正面消息为新闻的国度,是一个恐怖的国度,在这样的国度里,坏消息是常态,好消息多于坏消息多才让好消息成为”新闻” 。

这次来成都观察灾后重建的情况,又有人以为我要偏激地去报道负面新闻了。我很聪明,我先承认我“偏激”,我就不会被“偏激”两个字所要挟。只要我说的事实,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现在是明白“正确的做事”和“做正确的事”的区别了。正确的做事是以自己的标准为标准,正确的做事是以旁人的眼光和标准去行事。 我觉得,只要自己觉得对,就去做嘛,牛人总是要服从自己的内心的,所以他们成为了传奇; 傻逼总是在乎别人的看法,所以他们成为了唯唯喏喏的炮灰。所以,我要致力于成为牛人,成为一个老了的时候能够靠写回忆录赚退休金的人 :-)

写了半天,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中心思想。连标题都不知道要怎么写。我反正是没什么写日志的热情了,今年很少写了,也许是GFW让我失去了不少回贴者,也许是twitter这类MINI BLOG让我失去了写长文章的乐趣。

以前有想过去调戏那些装逼的死要面子的家伙,如调戏(挑衅)那个腿毛飘飘的死胖子 :) 现在都没想法了,我来成都,想见见宋石男和冉云飞,想趁机推销一些网络软件和服务,好让他们更方便地输出他们的价值观。现在想来,去做些培训或经验分享的工作更好玩,我觉得赛先生真的能推动德先生发展。

明天去灾区,路线是先到彭州的白鹿教堂,然后去汶川,再去北川,再去德阳,然后去重庆坐飞机去广州。妈的,刚才订机票时注意在ctrip搜索过重庆的窗口,结果在重庆的飞机里订了一张最便宜的机票。我真不靠谱。

今天有些好玩的事情,那个经常因为名字里有AV而常受歧视的 scavin 来青年旅舍来看我,我们一起打台球,后来看到熊猫了就开始玩恶俗的:

下图还算正经:

大熊猫骑上了草泥马,欺压草泥马

大熊猫自持身份高贵,骑在性情温顺的草泥马上耀武扬威

草泥马翻身做主人,把国宝踩起脚下

草它!

狂草它

某女生围观AV场景

某女生对草泥马非常喜欢,佩服草泥马顽强生存奋起反抗的精神

某男生展示刚才的AV片段的两位主角的真实身份,此男生为AV导演兼摄影师

某位名字里有AV的猛男站在禁止BJ行为的地方留影,以表示反对此类禁令

某猛男在4号工厂青年旅舍展示草泥马

某猛男在研究性情温顺的草泥马的性能力为如此强

全剧终,AV主角和摄影师在拍摄现场合影。

好了,一通乱写,乱贴照片,凑一篇日志。大家不要对我的日志期望过高了,不然你也会忍不住写篇<令人失望的周曙光>出来,哈哈。

刚才我还去 @buchimifan 的那篇<丑化中国>留言了,现在就有一个在新加坡念高中的成都小伙子向我抗议,抗议我丑化大熊猫了。在中国,什么都容易被丑化啊,我随便玩玩都能上纲上线,唉,那个什么好敏感好脆弱啊。

4 thoughts on “我带着草泥马到成都了”

  1. Pingback: Shih-Chieh Ilya L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