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爱国愤青辩论里需要注意的问题

跟愤青辩论是很伤脑筋很浪费时间的事,之所以说浪费时间,是因为他们会记不住自己的话,并且会犯逻辑错误而不自知,常见的逻辑错误如转换逻辑自相矛盾,偷换论题,模棱两可,因果倒置等。五毛党(网络评论员)也常常故意制作逻辑错误制造一种混乱,通过似是而非的文章进行干涉,跟贴作非理性的故意曲解、制造误会和争辩,转移网民注意力[1] [2]。下面是互联网上流传的爱国愤青常见的句式,搜索《这鸡蛋真难吃》就可以搜索到很多,下面是我整理的,去掉一些相近或重复的句式了。

A:这鸡蛋真难吃。
B:隔壁的鸡给了你多少钱?

A:这鸡蛋真难吃。
B:有本事你下个好吃的蛋来。

A:这鸡蛋真难吃。
B:下蛋的是一只勤劳勇敢善良正直的鸡。

A:这鸡蛋真难吃。
B:再难吃也是自己家的鸡下的蛋,凭这个就不能说难吃。

A:这鸡蛋真难吃。
B:比前年的蛋已经进步很多了。

A:这鸡蛋真难吃。
B:你就是吃这鸡蛋长大的,你有什么权力说这蛋不好吃?

A:这鸡蛋真难吃。
B:你这么说是什么居心什么目的?

A:这鸡蛋真难吃。
B:自己家鸡下的蛋都说不好吃,你还是不是中国人

A:这鸡蛋真难吃。
B:隔壁家那鸭蛋更难吃,你咋不说呢?

A:这鸡蛋真难吃。
B:嫌难吃就别吃,滚去吃隔壁的鸭蛋吧。

A:这鸡蛋真难吃。
B:鸭蛋是好吃 ,可是不符合我们家的具体情况

A:这鸡蛋真难吃。
B:胡说!我们家的鸡蛋比邻居家的鸭蛋好吃五倍!

A:这鸡蛋真难吃。
B:凡事都有个过程 现在还不是吃鸭蛋的时候….

A:这鸡蛋真难吃。
B:光抱怨有什么用,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努力去赚钱

A:这鸡蛋真难吃。
B:幼右心理阴暗,连鸡蛋不好吃也要发牢骚

A:这鸡蛋真难吃。
B: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蛋,美国鸡蛋好吃,你去吧

A:这鸡蛋真难吃。
B:不是老毛,你现在臭鸡蛋都吃不上,还有劲在这里唧唧歪歪

A:这鸡蛋真难吃。
B:大家小心A,此人IP在国外

A:这鸡蛋真难吃。
B:台湾网特,滚,这里不欢迎你

A:这鸡蛋真难吃。
B:tmd,我怀疑你是轮子

我前在奥运会开幕式当天,写了一篇《网友普遍批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结果今天中午一起床就被一个人在SKYPE上加为好友(我通常是早上八点左右睡觉),然后有了下面的对话。对话显示对方是一个有善意的愤青,不过他记不住自己的话,会犯自相矛盾的错误,甚至还偷换概念。我用黑体标准的是对方犯有错误错误的地方,括号里的斜体是我的占评)

[13:43:50] Card 说: 看了你一两年的日志了,
[13:44:01] Card 说: 最近两篇看的我上火
[13:44:18] Zola 说: 是的,现在快到民族主义的敏感点了
[13:44:36] Zola 说: 可是,我还是不能成为一个民族主义者,我不想盲目。
[13:44:51] Card 说: 我个人认为我有点愤青。但是我和你比差太远。
[13:44:52] Zola 说: 我对政府的要求比你高
[13:45:42] Card 说: 我本人在深圳,没去过外国,我不懂你们老家那里的政治如何民主,更不了解你们那里的政府的执行能力如何,
[13:46:12] Card 说: 可是我了解到的是深圳这边的政府的亲民惠民政策和开放程度要比内地好。
[13:46:29] Zola 说: 我在深圳呆了五年
[13:46:44] Zola 说: 深圳的城市管理走在中国的前面了
[13:47:01] Card 说: 我很赞赏你的所有文章, 我能记起来的文章包裹 蚁力神、钉子户 汶川 等等
[13:47:13] Zola 说: 深圳的义工联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民间组织
[13:47:39] Card 说: 个人认为大家的出发点都是一样的,为了社会更人性,更和谐(不是政府指的和谐)
[13:48:11] Card 说: 不过你这两篇的奥运来了网友普遍…. 看着我很窝火
[13:48:23] Zola 说: 怀疑政府监督政府在国外是常识,在国内却会被否定为不爱国。
[13:48:47] Zola 说: 你看到CCTV的“影响不大”和“普遍认为”你窝不窝火为?
[13:49:07] Card 说: 没在意。
[13:49:11] Zola 说: 我那个句式你看不出来是恶搞CCTV和新华社吗?
[13:49:21] Card 说: 解说有解说的水平,
[13:49:29] Card 说: CCTV有CCTV的水平
[13:49:39] Card 说: 让湖南卫视来做 奥运解说么?
[13:49:40] Zola 说: 很多人知道责备CNN,却不责备作恶多端的CCTV
[13:50:00] Zola 说: CCTV才是假新闻中的老大,很黄很暴力
[13:50:01] Card 说: 请CNN来解说奥运么?
[13:50:19] Card 说: 毕竟,大家的心态都是积极向上的,
[13:51:03] Zola 说: 你看BBC和NBC的转播,一片叫好声,CCTV的为何有很多人说镜头切换得莫名其妙,那是因为设置了8分钟延迟用于审查。
[13:51:12] Card 说: 而且我个人也不是那种独裁的人,我本人允许不同的声音。
[13:51:32] Card 说: 我没看BBC,我没条件看NBC
[13:51:43] Zola 说: 现在不是“好心就是办好事”的时代了
[13:51:57] Card 说: 我作为国人,我支持CCTV,我鄙视他的假新闻和临时工
[13:52:08] Zola 说: :)
[13:52:19] Card 说: 我刚才在你blog上留言了 第一次留言
[13:52:23] Zola 说: 我爱国不爱党
[13:52:27] Card 说: 我就是有个问题要问问
[13:52:33] Zola 说: 我绝对不支持中宣部和CCTV
[13:52:39] Card 说: 我爱国,我不爱党
[13:52:51] Zola 说: 你支持CCTV就是支持党嘛
[13:53:03] Zola 说: CCTV是党的喉舌
[13:53:12] Zola 说: 万恶之源
[13:53:29] Card 说: 但是我活在党支撑(你理解的统治)的社会中的,没办法和他划分明确的界限。
[13:53:42] Card 说: 你支持CCTV就是支持党嘛—-太狭隘
[13:53:54] Card 说: CCTV是党的喉舌—没错 我也是这么认为。
[13:54:03] Zola 说: 是的,我就是想和他们分清界限的超级大愤青。
[13:54:07] Card 说: 你应该去国外嫌难吃就别吃,滚去吃隔壁的鸭蛋吧。
[13:54:18] Zola 说: 我为何要去国外?
[13:54:24] Zola 说: 因为鸡蛋不好吃
[13:54:39] Card 说: 你现在用的网络、软件、IT设备 生活的环境和党离开不了关系的。
[13:55:03] Zola 说: 你要感谢党?
[13:55:07] Card 说: 你吃人家的 喝人家的 回头骂人家,我个人认为不太好
[13:55:21] Card 说: 我从来不感谢党,你不要臆测我。(自相矛盾 )
[13:55:46] Card 说: 我是个纳税人,我享受我应该享受的待遇 我愤社会的黑暗面
[13:55:46] Zola 说: 你要我感谢党?
[13:56:01] Card 说: 你不要臆测我( 同语反复)
[13:56:16] Zola 说: 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是不是五毛党,想来搞混这水?
[13:56:18] Card 说: 这样,我加你skype 有两个事
[13:56:31] Zola 说: “现在用的网络、软件、IT设备 生活的环境和 党离开不了关系的”,这是不是你说的?
[13:56:45] Card 说: 第一 把我的评论审核下。看看能不能在你blog上发表。
[13:57:02] Zola 说: 我刚才起床,已经审核了
[13:57:26] Card 说: 第二,我给你一个意见,编辑下你的网友普遍批评…这个日志。
[13:58:00] Card 说: 里头应该写的更客观点。毕竟,写blog就是给人看的。
[13:58:17] Zola 说: 那确实是我的网友,我的网友确实普遍认为。我认为我不必要改。 如果你要把“网友”偷换成“人民”那样的的概念,我建议你反思一下。
[13:58:40] Card 说: 如果所有看你blog的人都感觉不爽,你认为你写的这边日志的意义何在?
[13:58:44] Card 说: 你不要臆测我
[13:58:57] Card 说: 在你的标题里头写上“我的网友…..”
[13:59:06] Card 说: 不要说网友
[13:59:16] Card 说: 因为我也是你的网友
[13:59:28] Card 说: 我看你的blog1 2 年了,也算你的粉丝
[13:59:37] Zola 说: 我的统计来源确实是我的网友,这个网友不是“人民”的代名词。
[13:59:54] Card 说: 但是你这样说 网友普遍 里头很可能覆盖到了我。(我才没有强行代表你呢)
[13:59:57] Card 说: 你不要臆测我
[14:00:07] Card 说: 我没说网友是人民
[14:00:10] Zola 说: 你还是不要做我的粉丝,如果能理解,就是朋友,不能理解,就是过客,求同存异即可。
[14:00:30] Card 说: 你还是不要做我的粉丝,如果能理解,就是朋友,不能理解,就是过客,求同存异即可。—很客观,谢谢
[14:00:45] Zola 说: 没有覆盖到你,因为你在fanfou和5gme上说的话没有被我看到。也没有被我统计进去。
[14:01:06] Card 说: 我不用fanfou 更不用那个什么5gme
[14:01:33] Card 说: 但是你说的网友普遍 这个词很不好,涵盖的面积太大,可能涉及到我。(偷换概念,我指的网友是指被我统计到的网友)
[14:01:40] Card 说: 我只是来给你建议
[14:01:47] Zola 说: 所以,网友普遍认为里,不包括你。
[14:01:55] Card 说: 不要对任何人都有敌意。
[14:02:14] Zola 说: 你可以写篇相反的文章嘛
[14:02:14] Card 说: 你不删 不改 我认同,并尊重你的权利。
[14:02:27] Card 说: 我写不写也是我的权利。
[14:02:51] Card 说: 但是我作为一个看你blog 那么长时间的人,还是要给你一个由衷的建议。
[14:03:03] Zola 说: 我按我的想法写,你用你的智力读,这样就好了。反正那篇文章指的网友是被我引用过言论的网友,不包括你。
[14:03:11] Card 说: 改改好一点。
[14:03:19] Card 说: 不改也没关系。
[14:03:30] Zola 说: 不改,就当是恶搞好了。
[14:03:38] Card 说: 还有,我留言里头的那个问题可以回答我么。
[14:03:49] Zola 说: 哪个名字?
[14:04:11] Card 说: Card
[14:04:24] Zola 说: 找到了,我马上回应。
[14:04:30] Card 说: 好的 谢谢。
[14:11:42] Zola 说: @card 你不要臆测我的“坏朋友”里有多少是纳税人,我也不想去臆测我的“坏朋友”里有多少是正直善良的理想主义者。
对于人民代表大会,我没有参与感,何况是这场运动员?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选票,这场奥运真的是我百年的梦想么?这百年的梦想真的是拿纳税人的一去完成的么?如果是纳税人的钱,我们为何只有“欣赏”的份而没有批评的份?
我想说的是,奥运会劳民伤财,开幕式好看,那全是为了在洋人面前的面子,里子还是老样子。我要是有机会投票决定是否支持奥运的话,我一定不投赞成票。
[14:11:52] Zola 说: 这是回复。
[14:12:52] Card 说: 呵呵,没有臆测,我是问。
[14:13:09] Card 说: 你不方便回答可以不回答。至少我知道你不是个纳税人。
[14:15:53] Zola 说: 我工作了六七年了,我为什么不是纳税人?
[14:16:10] Card 说: 你现在不是啊。
[14:16:31] Zola 说: 我现在为什么不是啊?我护照都是中国护照啊
[14:17:05] Card 说: 你工作了六七年也生活了六七年啊,至少我了解你的这两年你没有为税收做贡献。
[14:17:19] Card 说: 我现在为什么不是啊?我护照都是中国护照啊—证明你是中国人.
[14:17:45] Zola 说: 好吧,你定义的纳税人很奇怪
[14:18:22] Zola 说: 我去消费都有税收转嫁了,居然说没有领工资就不是纳税人
[14:18:45] Zola 说: 我租房付房租给工厂,工厂纳税,我反而不是纳税人了?
[14:18:48] Card 说: 消费的税是商家给的 又不是你给的。
[14:19:38] Zola 说: 照你的逻辑,纳税人纳的税被贪污了,是不是应该表述成纳税人在支持贪官?
[14:20:32] Card 说: 纳税人纳的税被贪污了,是不是应该表述成纳税人在支持贪官?—-这个是你说的。
[14:20:52] Zola 说: 我创造了价值,不管这表现形式是什么,我对社会都是有益的吧?
[14:20:55] Card 说: 纳税人的钱是按照制度上缴的,但是,贪官不是按照制度贪钱的。
[14:21:29] Zola 说: 我老板帮我纳税,代扣了,是不是也要说我没纳税没创造社会价值呢?
[14:21:44] Card 说: 我们在支持国家的税收,没有支持贪污。贪污是贪官的个人行为。不是国家行为。
[14:22:05] Card 说: 你老板是你工作时候的老板 工作时候你交个人所得税
[14:22:24] Zola 说: 回到问题上来,我没有纳税,我是不是社会的寄生虫?
[14:22:46] Card 说: 代扣 是 代缴的一个操作手段
[14:22:50] Card 说: 你自己想。
[14:23:11] Zola 说: 你自己想吧。纳税人在中国是最没地位的。
[14:23:22] Card 说: 回到问题上来,我没有纳税,我是不是社会的寄生虫?—我不是执法机关 也不是什么有权利评价其他人的人,我是一个和你一样平等的公民。(这观点与后面黑体字的观点相反)
[14:23:41] Card 说: 你听听我的逻辑。
[14:24:00] Zola 说: 你显然更平等,我没你平等。因为你在指责我不是纳税人,从而否定我所说的话。
[14:24:15] Zola 说: 甚至指责我的朋友不是纳税人
[14:24:58] Card 说: 我是纳税人,我应该享受纳税人的各种待遇,如果收到危害或者不平等待遇,我会申诉 会抵制 会找相关部门来解决。
[14:25:20] Card 说: 你显然更平等,我没你平等。因为你在指责我不是纳税人,从而否定我所说的话。
[14:24:01] Zola 说: 甚至指责我的朋友不是纳税人————不要臆测我说的话。自己给自己扣帽子的时候不要带上我。
[14:25:41] Zola 说: 我抵制奥运是纳税人的权利吧?
[14:26:06] Card 说: 你是中国人,中国公民,有抵制奥运的权利。
[14:26:37] Card 说: 但是“我想说的是,奥运会劳民伤财,开幕式好看,那全是为了在洋人面前的面子,里子还是老样子。我要是有机会投票决定是否支持奥运的话,我一定不投赞成票。‘
[14:26:43] Card 说: 这句你没权利说。
[14:26:43] Zola 说: 没纳税的人是中国人,是有资格抵制奥运的吧。
[14:27:07] Zola 说: 你说的中国公民有抵制奥运的权利呀
[14:27:13] Card 说: “没纳税的人是中国人,是有资格抵制奥运的吧”—-不要臆测。你的思维逻辑很奇怪。(又出尔反尔了,之前他说中国公民有抵制奥运的权利的嘛)
[14:27:17] Zola 说: 为啥又说我没权利了?
[14:27:25] Zola 说: [14:26:06] Card 说: 你是中国人,中国公民,有抵制奥运的权利。
[14:27:29] Zola 说: 这是你说的呀
[14:27:43] Card 说: 但是你没权利说 劳民伤财。(转移话题了
[14:27:54] Zola 说: 我便要说
[14:27:56] Zola 说: 怎么着?
[14:28:06] Card 说: 劳民没你,伤财也没没伤到你。(承认劳民伤财,但认为我没资格,认为我不是纳税人)
[14:28:06] Zola 说: 难道不是劳民伤财吗?
[14:28:11] Card 说: :)
[14:28:40] Zola 说: 我看出来了,你总是在偷换概念,为反对而反驳。
[14:28:59] Card 说: :)
[14:29:06] Zola 说: 劳民没纳税人,伤财也没没伤到纳税人。
[14:29:49] Card 说: :)
[14:29:58] Zola 说: 我看出来了,你总是在偷换概念,为反对而反驳。
[14:28:59] Card 说: :)
[14:29:06] Zola 说: 劳民没纳税人,伤财也没没伤到纳税人。(把他之前的句式换一下宾语)
[14:30:20] Zola 说: 你得出结论的前提是周曙光不是纳税人,所以我不能说“劳民伤财”
[14:30:31] Card 说: 对。
[14:31:09] Zola 说: 只有纳税人有资格说劳民伤财,是这样吗?
[14:31:14] Card 说: [14:29:06] Zola 说: 劳民没纳税人,伤财也没没伤到纳税人。—-伤的财是纳税人的财 ,谢谢
[14:31:58] Card 说: 只有纳税人有资格说劳民伤财,是这样吗?–我不敢肯定。我不是从事法律事业的,和你这样的人对话,我不会用太多肯定的语句。(已经肯定我不是纳税人了,还肯定我因为不是纳税人所以没资格说劳民伤财了,这时候又“不敢肯定”只有纳税人有资格说劳民伤财,他又自相矛盾了
[14:32:07] Zola 说: 不跟你聊了,没意思,弄到最后要向你证明我是纳税人。
[14:32:44] Card 说: 其实我真想说,我看了你的奥运的这个文章,我彻底的对你失望,
[14:32:55] Zola 说: 我跟你说吧,我这两年去任何地方消费,我都保留了发票。那些发票就是我纳税的证明。
[14:33:01] Card 说: 认为你是个社会的寄生虫。(这个观点与前面的表述相反,现在改口认为我是寄生虫了)
[14:33:21] Zola 说: 好吧,我是寄生虫,你还有什么评论吗?
[14:33:49] Zola 说: 我将你的话贴上BLOG,要去掉名字吗?
[14:33:51] Card 说: 很可悲,然后打算退订的的blog
[14:34:00] Card 说: 不行,请尊重个人隐私。
[14:34:43] Zola 说: 对不起,你主张隐私的时候就会承认那是你说的。我改掉名字后发表,你就没有机会主张隐私。

我觉得,如果有时间跟愤青辩论的时候,一定要保持不用叹号,要慢慢地剖析对方观点,甚至帮助对方陈述观点。很多情况下,对方甚至不知道如何准确表述自己的观点,也许他们只是情感上接受不了却找不出反对理由。所以说,这个时候保持不用叹号不去激怒对方的情绪是最重要的。

很多时候,愤青若克服了情绪而开始理性思考后,就会变成非典型愤青,我见到过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学老师介绍自己就是这么转变过来的。也有许多不愿意反思和认错的人继续在网上表达愤怒的情绪,去批斗他们认为不爱国的人,跟这类愤青,对骂是没有任何效果的,他们的输出功能非常旺盛,输入功能几近完全关闭,若跟他们说话,则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是他在说。跟这类人是不可能双向交流的,惹不起,躲得起。

30 thoughts on “跟爱国愤青辩论里需要注意的问题”

  1. 愤青也可以变成非典型愤青嘛,花点时间帮人家整理思路没什么不好啊,不算浪费时间呢,可以给朋友对付愤青提供一些思路。

  2. 我身边这样的愤愤比比皆是,让我不得不佩服国家的宣传和教育真是没白费.虽然这是一件痛苦的事但我往往无能为力,实在是没时间给他们聊.

  3. 一次一个人在BLOG转载了一篇很红很CCTV的文章,我说这文章很有文革风范嘛,又是打倒又是镇压的,人家用高高在上,嘲笑的口吻回答,这是凤凰论坛香港人写的!

    A这个鸡蛋很难吃
    B你懂什么,香港人都吃啦你还讥歪?

  4. 个人觉得周曙光同学的“普遍批评”不太准确,但还是支持你的批判精神,希望你的网站越办越公正客观又有个性,越来越好!

  5. 对不起,你主张隐私的时候就会承认那是你说的。我改掉名字后发表,你就没有机会主张隐私。
    这个说法倒是第一次看见,有点意思 呵呵

  6. 以前也遇到一类似的人
    一开始也是随便扯
    中间争议很多
    自然也出现了鸡蛋中的部分现象
    我是随便扯也就顺着他的话题扯
    最后扯到一些话题上
    他也有和我一样的看法
    最后就有了基本的共识
    对于有争议的话题不会随便给谁代表了

  7. 在国内20多年不知道中国普通消费税多少。。
    出来几天就知道了。

    由此恶意揣度,俺棉的小票上不写税收多少,是努力扼杀“我是纳税人”这一意识。。。
    好吧,我心理阴暗。。但是很明显,这年头还有认为不工作就不纳税的人啊。。

    你看我在国外就很心安理得地享受福利,因为我有纳消费税,5.5%或19.6%(仅限该国)

  8. 只要在中国消费就算是给这国家纳税了。
    国外有消费税,虽然中国没有,但是中国企业有增值税,消费者购买的商品都包含了增值税成本,只要你是一名消费者,那你就是一名“光荣”的纳税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