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近况

从香港回到煤炭坝,在自己的店里自拍一张就开摩托车枫木桥村的老家,所以我戴上了风镜

出发之前,独立制片人Steve还在街上取景

再自拍一张,有人说看我自拍就想打我,那就打吧:)

双抢季节了,人们在收割了

摄影机和照相机一起拍乡下的风景

到枫木桥村的老家了,我老家还是土房子

人们正在烧稻草,烧完就犁田再插秧

乡村的风景就这样啦,还有半池塘的荷花

找到一个南瓜了

7月16号到北京了,被奥地利电视台采访,问了一些公民记者的想法和体验

7月17号到了地安门的钉子户那里,和户主余长旺左手盲拍合影一张,我是看到这个”谁敢推翻“党中央””新闻后才决定去的。这上新闻太娱乐了,他们家不肯拆,结果铲车都到门口了,他们在房子上贴满了毛泽东、邓小平、胡锦涛、温家宝的标准照,给人的寓义却是想看“谁敢推翻“党中央””,太恶搞了,结果真的引来不少新闻媒体的关注。

余长旺告诉我,拆迁方根据的是四份过期失效的政策和法规来执行的。

我看到的是,长长的红墙后面是原生态的北京胡同,但长长和红墙却因为余长旺没有连贯起来,离奥运只有二十来天了,红墙的面子工程还没玩,政府应该蛮急的。

看完红墙,我还去了忆通律师事务所找刘晓原律师,我去瓮安的时候就想听听他的法律意见,他是一个非常勤奋的BLOGGER,法律专业者写BLOG的人太少了,强烈推荐我的朋友们订阅他的BLOG,他在BLOG上写时事相关的法律评论很有可读性,所做的是普法的工作,这样的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

10 thoughts on “我的近况”

  1. 哎,真是难为你了,为自已将来可能的不测都做好准备了.
    无论如何,现在已经不流行牺牲自己(如林昭)了,全身而退,远走高飞是最好的结局,希望你在达到自己的目标之后能做到.

  2. 北朝鲜有脱北者,我们也有脱中者呀,如果有能力,我想大部分国人都愿意做脱中者吧.

    因为看那个律师博客里他说你给他一个什么什么,以防将来不测,我看了觉得有点伤心,所以才这么说的.

  3. 说实话你的长相很讨厌,尤其是自拍”有人说看我自拍就想打我,那就打吧:)”,
    呵呵,其实你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所以外表是很有欺骗性的,看起来恶的人不一定是恶的,比如那个香港的大傻.

  4. 可惜拍不到掀起那黑色布帘时的房子模样,法新记者拍到了,他们的照片给RFA用上。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emolishing_beijing-07172008105955.html

    RFA前天的这篇报道说:“由于近日发现有不明身份人士在门外观察,在不知来者动机的情况下,从周三起暂时把肖像遮盖起来。”觉得你来早一天的话就能拍到了。

    PS:想看看奶猪正面的模样…不行的话,侧面也可以吧。(笑)

    PS2:8320到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