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ola的行为方式、动机、经费来源的解释

很少有人怀疑我报道新闻的动机,有人不理解我的行为方式,有很多人想了解我的经费来源,我在这里解释一下

  • 报道新闻的动机:

    我认为,宪政是全世界的趋势,一党专政不是世界的趋势。但是,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就无法实现监督,也无法实现司法独立,不实现司法独立,高莺莺的梦魇,戴海静的梦魇,廖梦君的梦魇,李树芬的梦魇,总会不断重演。我的网站能够让国内和国外的人自由访问,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所以我能够尽我所能去报道那些被封锁的新闻,从而找到一个新闻传播的突破口。我的网站和人,没有来自于共产党内政治靠山或上层社会背景,我的网站之所以不被要求删贴,是因为我的网站在国外,并且我的技术背景让我有能力对抗网络封锁。我几个月前就写了一个《公民新闻网站策划》,两个星期前我说《我要去报道奥运,敬请各位网友期待》,我就是要把我这个网站弄成一个网友口中的“言论特区”那样的“新闻特区”,我希望有了更大知名度后可以获得国外大学的全额奖学金,我想带艺求师去国外学新闻与传播,期望能把英文学好,我以后就可以做更多的有意义的事了。

  • 行为方式:

    我坚持娱乐政治化,为了最大的传播效果,我有意制造话题和争议,降低道德要求,反对神化自己。这里有一个网友在文章《无耻的周曙光》里批评我不够严肃,哗众取宠。我承认我就是哗众取宠,我甚至希望这样的网友越多越好,我就可以更好的炒作自己。事实上,并非我像芙蓉姐姐那样自我认知出现问题,我知道这样的照片放到网上是自毁形象,会导致粉丝流失,但我仍然公开这些照片。一方面可以炒作,另一方面可以让人们阻止网友把我幻想成“高大全”的英雄形象。
    对于这张照片,我仍然向3cm解释一下当时的环境,3cm是瓮安人,应该深知瓮安的环境,那里的人普遍没有安全感,我到达现场后,被人们围观,我要声明我不是记者,我只有娱乐化自己,丑化自己,这样才能保护自己。如果我一脸肃穆一脸正气,我想我不能安全离开瓮安。

  • 我的经费来源:

    我的钱都是自筹的,我借了上海两个网友各一万元,还借了深圳一个女同学5000元,在家里开店,还开了一个网上商店http://mai.zuo.la ,店勉强开起来了,我拿剩下的钱去了四川救灾。去四川救灾是珠海的陈先生赞助了路费,后来有网友赞助1000元,有网友赞助了4000元,六月一号离开四川。六月24号又去四川绵阳时身上只有约3500元,把我能拿到的钱我全部拿出来了。到瓮安之前,成都的一个朋友赞助了1300元,我用于机票后,把剩余的500元以她的名义捐给李树芬的父亲李秀华了。贵阳的朋友赞助了一张760元飞机票离开贵阳飞到深圳。我现在手头的余钱不到2000元。

    现在余下的钱全在这里了,信用卡里还欠一张机票的钱:

我不得不厚脸皮去募捐,如果我不能突破这层心里障碍,恐怕我无法实现我去国外念书学英文的梦想。
我写完这篇日志就去香港了,我去参观一下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和香港浸会大学,看这些大学如何招收内地学生。我期望能在报道奥运得到香港大学的入学机会。

如果各位网友想培养我成为一个独立的记者,如果期望我的网站成为一个独特的新闻平台,请慎重考虑后适当的捐助我,我不是一个人!我需要你们的关注和帮助。赞助方式在这里 https://www.zuola.com/donate.htm如果有人有兴趣,可以购买我的网站上的广告位,这是一种更好的帮助我的方式。

53 thoughts on “关于Zola的行为方式、动机、经费来源的解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