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宝是六,赵紫阳是四

从某个层面来说,我不是64同情者,因为我从我看过的网友资料和记录片来看,六四事件中的学生的诉求虽然有群众基础,但他们的方法和方式并没有群众基础,他们对民主的认识还停留在把民主拆解为“人民当家作主”的阶段,他们是以同样愚笨的方式反对愚笨低效的体制,即便学生运动成功,也只是虎去狼来的结局。

不过,我同情这十九年来因六四事件而受影响受迫害的相关人,包括去年因《成都晚报》出现向64死难者母亲致敬的小广告而受牵联和迫的人们。

我也反对政府对六四的态度,政府始终对六四讳莫如深,不承认这段奇怪的历史,可是资讯如此发达的网络年代,政府这么做只能是欲盖弥彰,我相信很多人都曾用P2P软件下载看过《天安门》(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我们对六四的了解只限于这些来源,温家宝能不能敦促你的秘书们写一下你当时的见闻以正视听?

对于六四事件本身,我的态度是:“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革命

当年,温家宝陪同赵紫阳在天安门和学生对话,也许,温家宝是六,赵紫阳是四,所以各有不同的政治生涯。

愿温家宝能继续到全国各地哭,受苦受难的人民已经哭不出来了,我们已经麻木了,也许只有你还没有麻木,对我们老百姓的现况还能感到新鲜和悲痛,也许有一天你再也流不出新鲜的眼泪。温家宝,如果你的助手和同事们能看到我的BLOG,我希望你支持新闻自由,支持言论结社自由,请允许NGO承担一些社会责任,还有,请温家宝相信你们党的组织能力,不要夸大党和脆弱性,你们的党不会被外部攻破,只会从你们内部开始腐败。

在厦门,有一个曾做过意识形态工作的人曾把我和吾尔开希对比,我想不出我跟他有什么相同之处,我只代表我自己,吾尔开希却能代表N多人去和李鹏大刺刺地对话,他比我牛逼多了,我可不能跟他比。如果哪天我受政治迫害了,我倒可能会跟他一样浪迹天涯,这种情况下我和他才有相似之处。

40 thoughts on “温家宝是六,赵紫阳是四”

  1. 我同意你的看法。想想当年那些被煽动起来的学生们,与如今被煽动起来反对家乐福、CNN的爱国青年们,实质是差不多的,虽然朝向的方向不同。

  2. 胡说八道,某些人无论是改革派还是强硬派,本质上都是一丘之貉,都是独裁者,都是为鱼肉百姓服务的,所以不要相信独裁者的眼泪和话筒,不要相信6还是4。

    @liumiao 基本脑残,不予嘲笑。

  3. 以民为本。我认为胡温应该解秘当时的档案,然后以党的名义向死难者家属道歉,以国家的名义对他们进行补偿。不过偶对此不抱乐观态度。转一段明报今天的社论:这19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综合国力陡增,整个国家、社会和民族的精神面貌,都起着巨大而深刻的变化;所取得的成就,在国际也普遍获得肯定和赞赏。但是中国近年的积极变化,不应该视为六四镇压的必然结果,因为如果坚持这样的认知,那是正义与邪恶不分,文明与野蛮不分,甚至是人类与禽兽不分。

  4. 今天晚上的自由亚洲肯定特别活跃,还有俺爹是学经济的,不从事意识形态工作,个人觉得,当下意识形态只是有很微小的影响,一锤定音的是经济.

  5. 撇开对与错,好与坏,这些不谈。谁都没有权力去剥夺人的生命,生命本身该得到起码的尊重,而生命的消逝也永远都是让人心生悲悯的。

  6. 同意:“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革命”,现代社会,革命的代价太大,破坏力太强,人类应该能够通过自我革新和社会改良,促进人类的进步。

    私下以为:D公其实也是一个改良家。

  7. 今晚我独自一人,与四万八千人一起,坐在香港维园,以烛光丶口号与高歌来纪念这一日子,这是我第一次参与烛光晚会。

    在出发前我也看过zola的这篇博文,可能是人越大越觉得现实吧,对一些见解有些改变,但我还是坚信这两个简单的理由:「不想记忆,未敢忘记」与「公开透明度以寻找历史的真相」。启程时一直有听着香港的电台节目,有听众在挑一些事情来质疑主持的论点,但我想:只靠一部分消息与回忆录丶当时发生的事件来厘清事情的真相,是不可能的。至少邓丶杨与赵已作古,只有赵留下一些谈话内容(看杨继绳的书),或者零碎的回忆。但无论怎样,学生们罪不至死。

  8. antianmen- 可否不要形容此學生運動為”动乱”? 真的很難聽, 無論有沒有被人煽動, 他們對國家的熱情及對自由民主的追求都是直得尊敬的。如果他們當年成功爭取了一個卜民主中國, 我們所有人都是受益人呢…只是…

  9. 其实你不知道我们的特工这19年来干得好辛苦啊,为了防止FBI和CIA发现,躲在美国就是不行动。

    况且那几个在《blood road》中在大会堂和李大爷疯狂胡吹的家伙在美国过得不错,而且最近十多年连鸟这件事都不鸟。

    CCTV和新华社掌握的证据比美国人多,如果你买过唐师曾的《我说》,请翻到P308和P297,虽然大部分人都是冲着阿拉法特、卡扎菲、沙龙、小隆美尔去得。

  10. nicky君:
      我就在晚会翌日《苹果日报》头版鱼眼镜拍的大相片的那个区(距射灯钢架较近的位置),但找了几天还是找不到相片中自己的身影。

      上次发文后,对於自己说的「学生们罪不至死」的「罪」字「十分懊恼」,懊恼着自己是被现实改变了?还是该死的手误?这两天反覆的想着,因为自己是因为学生以绝食相迫但无甚效果的理由来引出这「罪」来,也不断在想周兄说的「愚笨的方式反对愚笨低效的体制」丶「没有群众基础」,是不是近年在台湾(倒扁运动)与香港(皇后码头)发生的相类似。

  11. 64的结局是一种整体思想、策略和行动上的错误,最终演变成了想通过一次独裁的风暴消灭另一个独裁者,其结局是可想而知的,ZUOLA的“驱虎来狼”评价不错。
    如果旧体制不能产生根本的改变,革命将是最终无奈的选择,而且一旦选择,再无退路,这是华夏王朝五千年不可改变的历史宿命,ZUOLA不妨读些历史,看看风暴前夕的历代王朝。或者简单些,看看所谓“康乾盛世”下的危机。
    如果非要理想主义一些来说,也许将来某天,我们能够看到真正的民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华盛顿总统”,这大概是最成功的改革和最好的结局。

  12. 謝謝這篇文章。我個人認爲對生命的珍惜與對人性的尊重是治國與治業之道。一個好的政黨或國傢是能夠讓國民的才能發揮到最高境界,而不是摧殘國民的才能與生命。

  13. 是根据此新闻而来,八O后有点搞笑,哈哈哈。提起前段时间的反法同盟我就忍俊不止,想笑。

    敏感词)这一天,《成都晚报》出了一次事故,情节很严重。
    后来看到是发在分类广告版上的广告,就那么一句话。

    后来又听说,这个版的责任编辑是个年轻的80后,
    这下就清楚了,80后都不知道(敏感词)事件。
    为什么不知道呢?是因为不让知道。
    所以就自摆乌龙。

    由于此三人太年轻,不知“六。。四”是什么,当他(她)们询问时,被告之是一次矿难。于是此三人将此理解为是一个名叫“向坚强”的矿主向遇难的六十四位矿工的母亲表达敬意。

  14. 6.4 没成功是中国的幸运,否则中国的今天就又回到解放前了.对6.4一直没好感,看看现在那些所谓学运领袖的样子就知道了.除非当年6.4的学生当上国家领导人,否则6.4所谓的平反,等着吧.

  15. 6.4 没成功是中国的幸运,否则中国的今天就又回到解放前了.对6.4一直没好感,看看现在那些所谓学运领袖的样子就知道了.除非当年6.4的学生当上国家领导人,否则6.4所谓的平反,等着吧
    —————–
    胡扯八道,俯卧撑是解放前还是解放后???

  16. 又何必对历史耿耿于怀呢,在后人看来历史大多是错误的,或者说可以多元的,时至今日,民主已被证明不能只沿用西方解释,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及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引用西方的民主后并没能给老百姓带来福音,有很多只是更加动乱,老百姓苦不堪言,带来的只是被其它更强大甚或较强大的国家羞辱而矣,我觉得,在这里发牢骚的人应该考虑一下自己在做什么,对周围人,对集体,对国家做了什么有益的事,人生有没有虚度。

  17. 支持新聞自由,支持言論結社自由
    只要这两点真正成立,哪怕让GCD当家下去,社会也会比现在好起来很多.
    不让人说话—没有比这更让人反感的事情了.

  18. 六四在中国一直都有市场,但是在中国上网的绝大多数是无知的学生,他们这一代被洗脑得很彻底,所以网上很多反六四的言论,其实是那些学生所为,并不代表绝大多数中国人。

  19. 六四在中国一直都有市场,但是在中国上网的绝大多数是无知的学生,他们这一代被洗脑得很彻底,所以网上很多反六四的言论,其实是那些学生所为,并不代表绝大多数中国人。
    很自以为是的说法。
    六四没有市场。大多数的中国人根本不想讨论这个无聊的问题。

  20. 其實那些吹噓的人都是受僱傭的(有共黨的也有老美的,咱們大陸的人都稱之為5毛黨(意思是沒發一個貼可以的5毛錢).GCD的封鎖太垃圾了隨便就翻出來了

liumiao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