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三日游的见闻之一

5月27日,我又跟车,送一大卡车物资到了秀水镇,然后去北川县,路上在一个叉路口等后面的车的时候下车自拍了一张

到了北川县的擂鼓镇的麻柳湾村的北川水泥厂的武警成都指挥学院的驻地,军和民交谈很愉快,偶然的机会下,武警成都指挥学院的李俊国院长愿意让我留下来,同去的中科院建筑专家邓先生还非常羡慕我能留下来。这里离北川县城只有几公里了。

当晚就睡在他们的帐篷里,第二天醒来才发现背后是条小溪,还有震坏的大山

李俊国院长很和气,没什么官架子,28日早上,来自唐家山堰塞湖附近的漩坪乡的乡长来求援,向武警成都学院要电池和发电机汽油,直升机不能运油,也许只能靠民工背着爬山背过去,李院长和乡长沟通

我前一天晚上以为部队会很严格,不准乱拍照片,结果李院长说被南方周末、CCTV等媒体采访过,说死都不怕,更不会怕被拍照。

我没事干就上街逛逛,看到当地人正在恢复生产,在收割麦子和修检房屋,田里有穿迷彩服的人在帮助当地人做农活我于是也跟他们一起拨麦杆。跟他一起拨麦杆的时候了解到,他们是解放军,不是武警,他们是三个人的小分队,见到什么就做什么,大部队过段时间就给他们发给养。

下图是武警在帮当地人收麦子,吃饭,帮当地人搭帐篷

当地人介绍,13号早晨有军车因为下雨路滑,这路段的湾也急,所以摔倒了

看到有山东来的车在分发物资给当地人

受安猪的多背一公斤的影响,我随便找了一个当地女孩问当时的小学,然后去麻柳小学看了一下,发现这楼非常结实,没有受地震影响,倒是有教师的办公室倒了一间。

在麻柳小学的楼梯间见到一个妇女,她向我介绍地震情行,她是茶坊村的,我去她家看了一下,发现房子成了一堆瓦砾,我于是把钱包里剩下的五百元现金全给她老公了,希望他们早日重建家园。我让他们打了收条,捐赠人是涂志强,可是被写成图志强了,我也不管了,我也不知道涂志强是什么人,不知道能否看到这些照片。我认为这户人家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回到营地,发现武警在美化营区,还有武警”火线入党”了。吃完晚饭后,武警们坐在篮球场上看卫星电视。电是发电机发的电,晚上武警们就在赶紧给手机充电,这种充电器展示场面在灾区是常见的场景。

29日,我又上街乱拍,去采访了帐篷里的灾民,他们告诉我,每天会有人发矿泉水和方便面。

下面这个画面很有意思,不知道这个妇女在想什么,我估计不会CCTV这些传统媒体渲染的那样是在思念远方的亲人,只是偶尔在发呆罢了。

我很幸运,比我更幸运的人是雷晴,她就是昨天带我去麻柳小学的那女孩,她居然是从胡锦涛去视察过的北川中学的那堆废墟里救出来没什么大碍的幸存者。她愿意鼓励更多人坚强起来面对生活,于是陪我去擂鼓镇的安置点去看看,顺便以那里为背景做一个视频节目。

有两个酒窝和虎牙的雷晴遇到了不同在北川中学念书的小学同学,和朋友述旧的时候说当时的细节的时候没有情绪波动,倒是在录像时说到细节的时候哭了,我似乎残忍了点。令我意外的是,她不仅靠幸运而活下来,她还有拥有冷静和智慧,并且她还是同学和朋友心中的老大。我在想,是不是有可能被媒体渲染一下,17岁的她就会成为名人而拥有更多的帮助他人的能力且承担起更多的责任。如果网络推动她成为一个公益活动人物也许比推出一个”天仙MM”更有意义吧?不知道网络推手浪兄是否对此雷睛有兴趣。

据说下图是那个能载大推土机的米格直升机的降落点

公路被巨石砸出了很多洞,有车被砸坏扔到河里,据最选开进北川的武警说有老人在那烂摩托附近被砸死,不过尸体被清理走了

这些随便布在公路边上的光缆线就是维系灾区通信的线,下图是两根光缆的接口

我和雷晴去武警的指挥所去充电的时候,有人迎上来把雷晴介绍给李科长,然后这些人开始采访雷睛,两个文字纪录,一个摄影,一个摄像,可惜的是,雷晴是12日下午19点左右被家长和老师从废墟里救出来的第三个,不是武警在13号救出来的人之一。

9 thoughts on “北川三日游的见闻之一”

  1. 继续关注ZOLA的BLOG!!
    在外电上曾经听说这么一个说法,是地震之后中宣部曾有意限制省市级电视台的记者深入采访,一切都要听CCTV的。但是当时根本没人听。过一段时间以后(应该就是现在这个时候了)就要开始对新闻,宣传进行收紧控制了。

  2. 谢谢,辛苦了!

    中层军官也是军队得以运行的中坚力量啊。。这次你接触的官家人看来不少

    希望以后能看到你更多的感受文字

  3. 刚刚再看到这一篇报道与一篇博客文章,是我对这方面的事情太敏感了?
    ─────
    公安阻家长控诉扣日本记者

    【今天明报即时新闻】一批四川大地震罹难学生家长到都江堰市的法院备控诉学校工程偷工减料,警方阻止,并拘捕两名日本记者。

    都江堰聚源中学280名学生在地震中罹难,150多名家长上午聚集在都江堰的地方法院前,手上拿着死亡子女的照片准备控诉校方偷工减料造成孩子的丧生,结果被50名以上的中国公安阻挡,提诉计画未能得逞。

    报道指出,两名在现场采访的日本「共同社」记者遭到穿制服的中国公安人员包围,采访行动受阻且被带进法院内,约一个小时後才被释放。

    这些家长对媒体指出,他们原先委托控诉校方的律师,在地方政府的施压之下未露面,造成只有家长出面并遭警方阻挡,警方指出,法院不接受这项控诉,要求家长前往陈情部门申请,法院门口由於警民冲突而一度呈现紧张局面。

    http://www.mpinews.com/htm/INews/20080603/aa21411k.htm
    ───────
    另一篇是文革新闻兵李振盛先生写的《地震中垮塌的怎么总是学校?》一文

    lizhensheng.blshe.com/post/38/20077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