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民对蚁力神事件的看法

请些天,我接了一个蚁民的电话,我发现说任何安慰的话都是错,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什么。我这几天我想通了,我不应该通过表示同情来区分自己与蚁民来体现优越感,我并不比他们幸福。以后,我对蚁民不会有祝福,正如我不再自己对自己进行自欺欺人的祝福。我跟蚁民一样,我们都是畜生,生活在同一个环境里,不见得谁比谁高级。给蚁民祝福也像是与蚁民划清界限的行为,但我能置身事外吗?这种情况难道会避免出现在我的家人和朋友身上吗?难道我正享受着另一种社会制度吗?

在我的网站上每一篇与蚁力神相关的文章()后面有许多蚁民的留言,今天有一个蚁民,留下下面的文章,说出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值得给更多的人看。也许在中国,他们没有办法传递出自己的声音,但这些声音,不应该被掩盖,所以我转载在这里,展现出我们所不了解的另一个视角。其他蚁民有自己的看法的话,请留言跟贴汇总。如果方便,请像文章主人一样留下电子邮件之类的联系,请不要留任何国内的电子邮箱,顺便请阅读《中国网络监控报告》,学会从技术角度保护自己的通信自由。

转眼春天到了,新的一年新的希望。春天本来就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季节。然而,这个春天有点”冷”,灰色的东西似乎更多一些!去年夏天、秋天,先后经历了”咖啡机”和”蚁力神”事件,最后的结果都是另人伤心和气愤的。买咖啡机本来就是受害者,没想到我们这些受害人花钱打官司,最后法院竟然说我们起诉理由不充分,不予立案,而是以偷税漏税的理由进行罚款,罚金全部上缴国库,我们没得到任何赔偿。即使这样一个结果,要不是我们这里有位阿姨每天奔波于公安、律师和法院之间,恐怕那些不法分子还在逍遥法外。受害者当中,至今还有未见到自己的咖啡机。他们的郁闷又向谁说!?而社会上总有些人认为我们这些人是为了占小便宜,上当是活该的。说这些话的人你想过没有,我们接触这些项目的服务平台都是在政府举办的小额投资项目洽谈会和房交会上,有政府的信誉做保证,我们怎么相信政府还有错吗?合法赚钱也是错吗?反过来出现问题了,政府推的一干二净,我们又能向谁诉苦,真是有苦也难言啊!我们虽然也找了律师和记者,他们也只能表示同情,但也是无可奈何的。要不是他们尽力地帮我们,恐怕连这个判决结果我们都看不到的。这又能向谁说?我还算幸运的,拿回了自己的咖啡机。现在我也想开了,全当抓大头,穷人买个奢侈品,自己用吧!但蚁力神的苦果似乎是致命的!

“在家养蚂蚁,等于给自己找份好工作”,多经典的广告语,多具诱惑力的语言。有多少蚁民是冲着这位明星的号召力才浩浩荡荡加入蚁力神的队伍之中的。而且蚁力神背后那么多的光环,从地方到中央,哪一个不是闪耀的荣誉。最具影响力的还是直销执照的下发,这使得老蚁民加大了投资力度,新蚁民坚定了投资的信心。试问,这些闪耀的光环,哪一个不是政府给的,哪一个不是政府鼓励的。正是因为看到了中央级的媒体宣传,中央级的媒体访谈,正是中央所给予的鼓励政策,加之百姓最受喜欢的从农村走出来的喜剧明星的大力宣传,才使得广大蚁民吃了政策和宣传上的定心丸。这也说明蚁力神集团的运作是合法的、合理的,不但受到国家保护,而且还获得国家扶持和支持的。也正是因为这些强有力的保障,广大群众才会浩浩荡荡的加入到蚁力神的队伍中。

然而,所有这些合法、合理的正常运作,在 2007年的11月20号被打破。由于未按时返款,上万蚁民到省政府上访,出现了蚁民与警察、武警对峙的局面,而且有了肢体接触,有的蚁民甚至被抓。而现在,蚁民的人身自由仍然被限制,如同坐监,这就是所谓的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的国度!由于人数众多,政府也迫于压力,最后组成个清算组,对天玺集团进行评估清算,并按一定比例进行偿还,清算了三个月,竟然推出了一个能得负数的公式,也就是说蚁民还得倒搭政府钱,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大家想过没有,公式为什么会出错?是偶然还是失误?我认为都不是。而是人为的。

  1. 蚁民虽然人数众多,但多数是以农村群众为主,社会背景和文化层次相对较弱(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没有”背景”),思考问题也相对简单,再加上公安的恐吓,街道的游说,不少蚁民一看到公式中的62。5%,以为真赔偿那些,感到知足了,就糊里糊涂的认同了,签字了,而没有看清它的真正含义。当琢磨过来之后,晚了,政府不允许更改,(因为当初你自愿的,是你没看明白)现在政府是哄骗签字,将来要是强制性的,那又找谁说理?

  2. 正因为政府看清了蚁民这个弱点,所以他们用这个公式试一下,探探蚁民的态度与反应。如果大部分蚁民签字,那它的计划就得逞,超过半数就形成法律生效的文件了,那就定了,无法更改赔偿结果,是蚁民自愿签字的,是蚁民自己认同的,政府还占理。我们就变的被动了。如果蚁民大多数不同意,他们会拿出另一套公式,这个公式可能回避了负数的问题,但可能会赔偿的更少。对我们还是不利。蚁民如果还是不满意,那对不起了,不满意也这么定了,第一次政府已经尊重蚁民的意见了,第二次又制定了一个赔偿公式,这次该你们蚁民尊重政府的制定了,很有可能就强制执行赔偿公式了。而蚁民不满意再上访,政府抓我们的理由可就更充足了,完全可以定性为”寻衅滋事”,说我们是社会不稳定因素,我们不但自己被动,在社会舆论方面也陷入被动,最后的结果是输钱又输人,那时我们输的会更窝囊,政府却赢的光彩,又可以重新树立良好的公众形象,那时我们所有蚁民,将会成为这个社会新型的”弱视群体”!

正是因为出现了负数,我想应该引起我们的思考。国家不会请一些文盲来做清算吧!既然都是专家级的人物,竟然制定了一个出现负数的公式,出现失误的可能性极小,想必是另有原因吧!好,现在矛盾出现了,我们一点一点地分析,看矛盾的背后究竟有没有解决的可能性。

  1. 先说蚁民。
    之所以投资蚁力神,是因为它能给我们带来丰厚的回报。早期投资蚁力神的蚁民已经获得了不错的收益,从而也带动了身边的亲朋好友加入投资大军之中。而后期加入的蚁民也看到了有致富的,再加上天玺集团以往所获得的荣誉和国家的政策支持(尤其是直销执照的下发,对新蚁民具有绝对导向的作用),正是因为新蚁民和老蚁民不断的加入和投入,才使得蚁民达到上百万之多。然而,在这么强有力的保障之下,蚁力神还是倒下了。在这之中,老百姓最相信的是谁?只有政府,因为荣誉是政府给的,执照是政府发的,蚁民还有什么顾虑呢?所以很放心的投入进去。蚁民何罪之有?出现问题蚁民合法上访,却遭到镇压,连说话的权利都被剥夺了,现在连行动的自由也被剥夺了,那这些可怜的蚁民还剩下什么,他们会怎么想,只能是对政府的失望与不信任。这是个很可怕的信号,政府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的。船能载舟也能覆舟,不正说明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关系吗?政府在百姓中的公信度下降,甚至为零,那和谐社会从何谈起,还有和谐的因素吗?

  2. 再说政府。
    出现矛盾之后,你们不是积极地去解决,而是光想着澄清责任,强力镇压,最后迫于蚁民数量的庞大,舆论压力巨大之下,不得以组成个清算小组,进行舆论平息。算来算去出现负数,表面看是个失误,实际这背后隐藏着什么东西,恐怕你们比谁都清楚!

蚁力神问题为什么这么难解决,虽然波及面超过百万人之多,数额也达上亿之巨大,但影响力并不大,社会似乎并不关注,蚁民想过为什么吗?

  1. 消息被封锁。
    所有媒体,包括电视、电台、报纸、网络,一律封锁。不允许报道,不允许评论,凡是涉及到蚁力神问题的,全都被屏蔽。现在被封锁的面积也在扩大,还涉及到法律界,任何律师都不准接这个案子,而且已经有条文下发到各个律师事物所。这就是政府所能做的。政府为什么要封锁消息呢?为什么会这么敏感,道理很简单,政府在这件事情上是不占理的。如果让社会广泛关注,广泛议论,政府的威信度将受到严重威胁。最重要的是此事涉及到中央的两位从辽宁上调的高官,如果这件事情扩大化,必将影响两位高官的政治命运。在其位,谋其政,媒体封锁,那是必然的,道理显而易见。

  2. 没有得到社会的同情。
    社会中有许多人都在看热闹,都认为我们这些蚁民是自找的,活该。是我们在贪小便宜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这些人在社会中占有很大一部分。而这类人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小人。试问,我们与一个合法的企业合作,增加一些收入,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条件,有什么不对的,怎么就占小便宜了。我们错在哪了。我们的收入完全是合法的,怎么就得不到你们的认同,难道对国家的信任也有罪吗?这部分人群就是落井下石的小人。

  3. 高压下的”大棒政策”。
    中国今年举办奥运会,从中央到地方各部门,哪一个神经不都是紧绷的。因为这是关系到国家脸面问题。所有干扰奥运会的行为,都将从重、从严处理。但拉萨、新疆问题为什么会及时暴光,因为它涉及到祖国的完整性,是一个极其严肃和重大的国家问题。国家也正好利用此机会表明中国政府的亲民政策,体现民族精神。对外可以获得国际社会支持,对内可以增强民族团结,两全其美的事,何不大肆宣扬?蚁力神问题则不同。这完全是国内自己的事。而且对政府不利。绝对不允许在社会中广泛议论,所以必须先从各个媒体入手,全部封锁。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上访超过5人,直接定性为违法。第一次可以警告,第二次就拘留,第三次就直接劳教或判刑。法律是他们定的,怎么说都有理。想定罪还不容易吗?现在属于奥运非常时期,国家就怕蚁民上访闹事,采取种种办法限制蚁民的自由。不知道看到此帖的蚁民,你们的自由是不是也被限制了。尤其到沈阳和北京,那是极其敏感的地方,北京已经进入半戒严状态,外来务工人员不满一年的已经不再给发暂住证了,直接就告诉你北京现在不需要你们,回去吧!所以我想奉劝那些还想上访的蚁民,现在这个时期,还是不动为好。请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自己的家人。我也是一个蚁民,我现在的窘境可以用倾家荡产来形容。我也曾经去过沈阳,那是切身地感受到那些警察的所作所为。我们得不到同情,他们对我们反而是一中怨恨。他们把我们看作是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了他们的工作压力。所以对我们是相当粗暴。所谓上访就是与政府对话,找政府说理。可问题是政府现在已无法顾及我们的事了,所有的事必须为奥运让路。所以说是无理可谈。而现在上访是极其危险的,那是有去无归,不是危言耸听,这是现实。我们生活在一个群体社会,不能只为自己活着,还有我们的亲人,我们的家庭,现在真要去沈阳、北京,无疑于鸡蛋碰石头,必碎!!!

还是冷静一下,即使感到委屈,有怨恨,就当我们不小心被偷了吧!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还能劳动,就不至于饿死,从头再来吧!现在应该多想想以后赚钱的路子,我们背后还有对家人、对家庭的责任。但这事绝不会不了了之的,社会会给说法,历史会给定义的,但现在不要轻举妄动,政府不让我们出去,我们暂时不出去,静观其变。目前比较有效的办法就是有能力的蚁民联系境外媒体,一定要引起国外的关注,只有他们才能给政府施加压力,蚁民千万不要放弃这个途径。这是我们现在重要的任务。其次是找律师,看看在现有的法律条件下,能不能找突破口,看看能不能找到对我们有利的法规和政策。再次是找那些有良知的记者,即使他们现在不能报道,但一定要关注此事,追踪此事。目前全程追踪报道此事的只有一个民间记者,他叫周曙光。在百度上打他的名字可一查到,大家到他的博客中看看,有我们的最新报道。大额蚁民的电话,电脑全部都被监控,你们说话一定要谨慎,我们家的已经被监控,我已经发现了。我们的事只有得到媒体关注,才有可能得到相对公平的赔偿。我再次呼吁广大蚁民,一定要发挥自己的智慧和关系网,集中精力找媒体关注,现在不要把精力放在上访上,现阶段是徒劳的。请珍惜自己的自由,集思广益,提出自己的想法,我们共同商量,争取有个相对满意的结果。

我的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来信必回,如果是两周内未答复,说明我已经”进去”了,也请广大蚁民为我申冤!

最后说一句,天地自有公道,人不报,天报!

6 thoughts on “蚁民对蚁力神事件的看法”

  1. 据说明天是 蚁力神的还款日
    你不来沈阳看看现场? 了解更多的东西,我消息面太窄,都不怎么明白这件事情,不过还是很希望了解的,
    我是在沈阳读书的 你宁乡老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