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乱写日志凑数

最近这两个星期,在想办法找本地的投资合伙人一起经营店面,阅读的量下降了,喝的酒量却上升了。没怎么读RSS了。也没怎么写BLOG了,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有哪些变化也不清楚了,写日志也不知道写什么了。随便放点内容吧,免得别人以为我死了。

上个月23号22点36分收到一条国家安全局发来的短信,说什么要广大人民维护社会稳定。 内容是

from 106582311863
维护国家安全是全党全国人民的共同任务。公民必须高度警惕和坚决防范各种渗透、分裂和破坏活动。 国家安全局

估计又是缺啥喊啥,国家安全局也开始紧张了,难怪下雪的那阵子政治局常委倾巢而出到全国各地安抚民心,股灾加雪灾,再加上娱乐界的艳照灾,还有东北的蚁灾,政治局和安全屁股上全是火,烧死这帮免崽子就好。也许2008会变得更坏,也许变得更好。 才接到这条短信的第一天我还以为我又被监控了,以为国安和国保们发短信给我敲山震虎呢,以为他们知道新支持法轮功的新唐人电视台打电话采访过我对”郭泉”被GOOGLE屏蔽搜索的事呢,后来当地的朋友也说收到这条短信,我才安心了一点。 据说,为了迎接奥运,允许外国记者采访,外国记者身上都有温总理的批示,即允许在2007年1月1日到2008年10月17日间,外国记者采访中国人,只需要征得当事人或被采访单位同意。

大前天晚上,来了三个想开”百家乐”的人想和我合作租我的场地,我先不表示反对,然后告诉他们,我是和国安打过交道的人,你自己多考虑一下。前天晚上九点多,我在和苗族朋友喝酒聊天,来了两个片警,询问我”杀人游戏”是什么,我仗着酒劲,告诉他们,杀人游戏只是一个纸牌游戏,我还告诉他们,你们如果不让我安居乐业,我也会给你们添麻烦,别逼老子上梁山。

我现在是有点醉了,刚才送了一个醉了妹子回去睡觉,我又回到店打开电脑,看邮件。邮件里的信息含量蛮高的,有朋友提醒我很久没更新内容了,我就转这内容凑数吧。我对不起订阅我的BLOG的朋友了。

来自: 豆瓣系统邮件
时间: 2008-03-06 20:49
话题: 删除内容通知
  Zola 支持楚国独立:
  
   很抱歉,你发布的内容已被豆瓣团队删除。
  
   原因:含有影响网站安全的言论或敏感内容。
  
   —– 删除内容备份 —–
  
   标题或出处:南都案无辜的受害者喻华峰今天终获自由.
  
   删除文本:
   http://twitter.com/xmarden/statuses/690100692
  听一个平常非常严谨认真的人用带叹号的句子说,喻华峰今天出狱了。我于是查了一下喻华峰事件来龙。
  
  以前北风说我粗线条的作法会”分分钟”可能被人整死,我还不以为然,原来真有人被整啊。不过,从这事来看看,社会在变,无论是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坏,都是好事–保持无聊的现状才让人绝望。
  
  喻华峰事件相关介绍:
  ╔═════════引用开始═════════╗
  ║
  1990年7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
  1995年3月,就职于南方周末。
  1997年12月,就职于南方都市报。
  2003年-2004年卷入南都案中。
  
   2003年7月22日取保候审,12月18日监视居住,2004年1月9日刑事拘留,1月14日以涉嫌贪污行贿被逮捕,广州市东山区人民法院2004年3 月19日一审宣判,以贪污罪判处原南方都市报总经理喻华峰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没收财产5万元;以行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两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 年,没收财产5万元。
  
  据法院判决书指出,2001年6月,被告人喻华峰与南方都市报其他8名编委,利用管理该笔奖金的职务便利,商议决定,以补发年终奖为名将剩余的58万元进行私分,其中,被告人喻华峰分得10万元,其行为已构成《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规定的贪污罪
  
  更加引起争议的是,中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明确指出:个人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喻华峰案涉十万元,却被判了十二年。
  
  有人质疑,周正毅案涉及七亿元,喻华峰案只涉十万元,两人的判刑,却刚好和案情的严重性相反。这种意见指出,中国当局似乎是可以随意钻中国法律的漏洞,以不同罪名起诉,以达到其”政治目的”。
  
  有不少中国新闻工作者认为,关于”周正毅判太轻”,”喻华峰判太重”的争议仍在中国引起关注。据指出,有关事件对上海和广东政府的开放形象,已经造成一定的冲击。
                         ║
  ╚═════════引用结束═════════╝
  
  令我注意的一句话:
  ╔═════════引用开始═════════╗
  ║
  喻: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这个团队离开谁都可以。
                         ║
  ╚═════════引用结束═════════╝
  这句话来自《未公开见报的喻华峰的访谈》
  http://www.xici.net/b244699/d41597828.htm
  
  南方都市报对喻华峰的评介
  该报的喻华峰个人表现证明材料表示:
  ╔═════════引用开始═════════╗
  ║
   “喻华峰在《南方都市报》工作期间,事业心强,做事从不遮遮掩掩,批评下属也从不吞吞吐吐,爲人耿直,大方得体,能屈能伸,权威感与亲和力兼备。喻华峰精通经营管理,全力打造中国最好的报纸广告团队,其经营理念和管理思想对中国报业来说弥足珍贵。他擅长开疆拓土,擅长沟通协调,擅长人才培训,擅长运筹谋略,在中国报业享有极高的声誉。”
                         ║
  ╚═════════引用结束═════════╝

想起今天早上被一个电话吵醒,是一个维权者打来电话,说什么温家宝在搞什么”我有问题问总理“,我真他妈想问温家宝:宪法说的公民有集会和言论自由,你他妈的为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作了哪些努力?

我想起了自杀免,我也想自杀了,谁揭杆的话,我也许就冲出去了。操你妈,这世道,如此恶心和另人失望,除了指望我们自己,还能指望别人给我们希望吗?

不过,我虽然是一个愤青,但我知道,青山不在,怕没柴烧。 我还是找一个知寒知暧的女子一起共度余生算了,不知道何时才能觅得能读懂我的人。即使没得某些自由也得挣钱活下去,还没到需要上梁山的时候呢。

睡觉去了。不写了。地球仍然在转。

9 thoughts on “胡乱写日志凑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