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伍岭的文章说开去

我虽然对伍岭有意见,并不等于我介意他的党员身份,并不等于我不相信他的人品,我只是怀疑他的智商和情商。所以我一直没有退订他的BLOG的feed。

昨天天晚上,用Google Reader读到伍岭老师的一篇文章,读过之后,觉得此文必被他自己删除。我打开原文链接一看,果然不见任何内容了。哈,找到时机了,我一直没办法逼伍岭向我道歉,我当然要趁这个机会逼他道歉。如果不就他以前的文章《真缺德》和《道你妈的歉,死骗子》中的人身攻击向我道歉,我只有继续等他道歉了。写文章要负责,怕负责就不要写,更不要骂人。欢迎伍岭继续开骂,希望你骂得有理有据有水平。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以下是他昨天晚上七点多写的文章,不过他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又删除了,文章版权属于伍岭。我应该可以在遵守伍岭的CC协议的情况继续引用和转载。 完整引用不算是派生作品吧。从下文可以看出伍岭老师的风格。

怒了
Posted:Tue, 18 Dec 2007 19:15:30 +0800

今天在教研会议上我对学校的前任副校长大人动了肝火。后来有同事安慰我,说你在学校这么久了又不是不了解戴雄飞的为人;我说我了解,但我实在没想到他有这么讨厌!

起因还是我出的月考试卷,由于个人风格的问题,这张卷子对他女儿来说也许真的太难了一些,于是她只考了57分。两个月前,段老师出卷,戴雄飞的女儿只考了49分,他就大发雷霆过一次,说段老师试卷出的不好,闹得学部、学校领导人尽皆知。这次他又说我卷子出得不好,今天在会上他还说他忍不住就要骂人了。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理由说这样的话,难道说他一个中途过来教高二的比全体高三老师还要了解高三学生的情况吗?我尤其看不惯他那种趾高气扬的气焰。于是等他讲完后,我便跟数学教研组长说既然戴雄飞如此不满意,那么就请他本周代替我出张试卷出来给我学习学习,我也好专心准备下周的公开课。

结果,这个暴躁分子就叫我住嘴。我质问他有什么资格叫我住嘴我什么地方讲得不对,他便猛拍我面前的桌子冲我咆哮,说他是老资格我是小字辈怎么怎么的。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老货,你有本事凭本事折服我,靠比我早出生几十年算个屁狠劲啊!再说,你我都是平级的普通教师,你又有什么理由不准这个讲话攻击那个没水平呢?

话说回来,戴雄飞你女儿考不好,那也怪不上制卷老师。一方面,试卷是全年级400多学生共用,并非只对阁下千金一人而言困难;高三面向全体学生教学,并非阁下女儿一人之家教。你希望你女儿数学成绩优秀,其心可怜,然而总不能寄希望于制卷老师出题容易吧。你戴雄飞今天在会上质问我要制卷就必须有把握把平均分控制在80多分左右,我想这样的话是不是应该去跟湖南省高考数学制卷组讲,不知道人家会不会在乎你的女儿考得低于是降低难度。

你戴雄飞也是数学教师,还是高级教师,你教了几十年书的确资历比我老。但既然是老资历,你这几十年教的好几百学生里面有没有数学的学困生?如果这些数学学不好的家伙的爸爸们到处说是因为你水平低劣所以导致学生学不好,你又做何感想!你女儿数学不好,并非我制卷所导致的现象,上次她的数学老师制卷那卷子总够简单,她同样只有84分没有及格。如果你真为女儿着想,你就应该多花点时间在她数学这科的补习上,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制卷老师的麻烦。如果这个年级的所有数学老师凡制卷都变得畏首畏尾,绝对不会是你女儿的幸运。

这个学校之所以吸引我,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王忠和董事长曾经在学校教职工大会上公开宣讲过,同升湖实验学校不讲资历只讲能力;事实上,我们学校的工资待遇就反映了这条–这里恐怕是湖南省唯一一家不按照中教职称发工资的学校。我想,这种制度也培养了这里的老师不图虚名、普遍务实的态度。像戴雄飞这样,张口就是教了几届高三、动辄就是当过几年校长、看谁都不顺眼、公开课讲台上吐口水的人,只怕不容易引起别人的尊重吧。找我发火,你脑袋进了水!

这篇文章我是支持伍岭的立场,只是他的语言风格会让他得罪学校同事,他的不理性言语迟早会让他吃点苦头。我之所以转载他的BLOG内容就是要在他的规则的允许下传播此文,是故意跟他过不去。要让他说话负点责任,让他长点记性。以后做错事了要道歉,要勇于承担责任。有些事情,不是你假装不存在那些事情的后果就真的不存在。不过,肯定有不少伍岭的粉丝会责备我可能会让伍岭丢掉工作,我倒觉得不会,伍岭所做的是批评同事,批评得理直气壮嘛,至于某些”脑子进了水”的词语,道个歉就没事了嘛。如果坚持不道歉,那就不关我的事了。欢迎伍岭来公开信来律师函请求我删除此文。

在伍岭的《道你妈的歉,死骗子》文章后面,有这样一个留言,我在好几个Blog上看到了,在阮一峰的文章《令人失望的周曙光》也出现了,反Zola的人士在搞战线统一,真有意思:

我在一年前把Zuola在Gtalk的帐号联系封掉了。

我本来想把对话记录列出来,但是考虑到Gtalk的对话都是有记录的,他可以搜出来,所以我就不列出来了。只是重点交代一下。

我对他的印象为什么那么坏?因为有好几次跟他聊的时候,有些问题我搞不懂的,就请教他,他很喜欢用这种口气跟你说话:我没有义务教你/我没有义务帮你。

老是强调没有义务,意思就是说,有报酬的话我才帮,没报酬的话免谈。因为帮人不是一种义务,而是一种有条件的交换。

所以当我一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毫不怀疑地说:这就是周曙光!没错,就是他,他就是这个样子的!

一年前强调没有义务帮人,一年后看到新闻说他帮人之前拿了许多条件,我觉得是不谋而合的。

用Geek的方式来讲,
“没有义务帮你”
“有好处才帮你”
就是周曙光的【数字指纹】,MD5验证通过,就是他了没错!

我倒希望这个匿名留言的能够提供截图,也好帮我回想一下这人到底存不存在。按他这说的这种情行,应该是我先Block对方才对,可是我除了偶尔block过啰嗦的hongxiaowansagcn.com之外,我的Gtalk再也没有其它让我烦的人了。这个留言者还说”数字指纹”,MD5验证通过,这是什么意思啊。伍岭的智商可能不高,分辩不出人家所言真伪,更弄不清什么叫”数字指纹”和MD5。如果伍岭和那个匿名留言者认为我说了假话还侮辱了伍岭的智商和人格的话,可以提供匿名留言者的GTALK/GMAIL地址让我搜索一下聊天记录。如果不敢提供GTALK/GMAIL地址,那就截图给我看好了。看看谁在”正龙拍虎”。

如果伍岭不提供那个恶意中伤本公子清誉的人的邮件地址和聊天记录的截图,那就不要联系我讨论相关话题。hongxiaowansagcn.com这两位被我Block过的人都不曾骂我,足以证明我对Gtalk上的朋友是很客气的。那个留言者是JoyChan和aiwa99或hung那帮人,我印象中只得罪过这两拨人。虽然也拒绝过麦田的删除文章的要求,但相信麦田不至于使用这种手段来对付我。

我会继续要求伍岭向我道歉,伍岭有权继续保持沉默,有权不道歉,我目前没有办法向国家暴力机关申请强制实施,请继续忽略我的存在。

至于阮一峰,我觉得这人也没脑子,我完全不能反驳阮一峰分析过程和”他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诈骗罪,根据《刑法》第266条,他完全够格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的结论,因为他的判断的前提是”孙周武说的全是真的”。但2007年12月2日在香港各大电视台转播的记录片节目《 铿锵集》的《火墙内的声音》记录了我跟孙周武打交道的过程,这个电视节目就可以反驳孙周武的指责。时间证明孙周武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本来我可以帮到他们,但他们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侮辱我的名誉,得罪我了,除非向我道歉我才会继续帮他们购买话题广告。我会邮寄一张光碟给他们,好让他们后悔错过时机。

至于阮一峰,我仍然要求他向我道歉并登报发表道歉声明,我不会故意为难他,估计他花几十块钱买一个《成都晚报》的广告位的钱还是有的,只要去《成都晚报》的分类广告栏里弄一个”向坚强的非典型愤青周曙光致歉”小广告,并寄一张当天的报纸给我就可以了。

我曾对阮一峰说:”请查证后再评论. 你没有删改以前文章的习惯,但你应该另文道歉或更正”,阮一峰却辩称:

只要你帮那些拆迁户把事情办成了,我一定专文道歉,说到做到。

这种文化人,别以为我拿他没办法,我办没办成西宁市拆迁户的话题广告是一件事,阮一峰有没有做错事说错话是另一回事。真正的逻辑关系是这样的:

  1. 阮一峰因如果因为没有查证而妄下结论,并无确切证据就给他人定罪名导致他人名誉受损,阮一峰必须道歉;
  2. 阮一峰作为非关系人,是否办成西宁市拆迁户的话题广告与阮一峰没有关系;

阮一峰的逻辑关系是这样的:

  1. 办成西宁市拆迁户的话题广告才能证明孙周武说的是假的,才能证明周曙光无罪,才能证明阮一峰不必向周曙光道歉;
  2. 没办成话题广告就证明周曙光有错,就能证明阮一峰的说法和作法是正确的,不用道歉的。

阮一峰玩偷梁换柱的游戏,把”是否查证”替换成”办成事”作为道歉的必要因素。还好我读过《普通逻辑》这本书哇。现在不仅有我提供的视频录音证明孙周武在用”大字报风格的文章”诽谤我攻击我,也有独立的香港电台的电视节目证明我没有欺骗西宁的孙周武

我也没有向孙周武承诺过有何效果,不构成诈骗。我也没有违反我跟他们的约定,是他们不花钱买话题广告才没有进行计划中的新闻炒作计划。他们买给我的电脑也不是承诺有效果才买来的,冯大辉(Fenng)认为我应该还给他们,但我不这样认为。如果是承诺达到某种效果才获得报酬,我才应该把电脑还给人家。我和他们的约定是买了电脑才开始干活,也不是合作一终止就要完全不计较自己的损失,我总不可能给他们白干了活还要背黑锅吧。 我自认为清清白白没有任何过错。

过会打个电话给孙周武和孙德彪,要到他们的收件地址,把香港电台的电视节目刻录成VCD寄给他们。当然,跟他们打电话我会录音。得留下证据。

下面是我曾留给阮一峰的话,现在仍然有效,欢迎任何想指责我的人打下面的电话进行确认,希望有已经取得律师执业资格的年青律师和我一起来起诉阮一峰,可以利用这个炒作机会哦,没准一举成名了:

阮一峰不回我的电子邮件,也不打我的电话核实,不跟我沟通,也许是我人品差,你不屑与我沟通。
但你应该和西宁当事人沟通,获得确切的证据才能下结论,你可以打电话给西宁的孙周武,他们的电话是:
09713930444孙得彪
13897211026孙得彪
09713524664孙周武
你可以自己去做了调查再下结论.
建议你问他们几个问题:
1、什么时候发现周曙光是骗子;
2、什么情况下发现周曙光是骗子;
3、合作为何中止;
4、是否有准备投放话题广告。
希望你能在作完调查后再来纠正这篇文章的错误。你要记住,你的”奉劝”是基于一个假设上的,这个假设就是”孙周武所说的都是真的”,这个分析的前提需要你自己去证明是可靠的事实。
我贴他的信出来是认为我的读者都会有常识,他们会拿常识来判断。可是你没有常识,一面之词你也完全采信。
如果我跟你认真,我也可以跟你走法律程序。希望你认真面对。我跟你一样,也爱惜自己的羽毛。

以前有一个律师在我的网站上留言联系我,

小周你好,我是深圳的刘子龙律师,是一个关注民生关注社会也一直在关注你的人,欣赏你洒脱率直敢作敢为义薄云天铁肩担道义的个性和人生追求,前几次与你联系手机关机,留下我的电话,有事情与你探讨,有时间联系我。0755 25132493 13632816198

阮一峰你就看着办吧,我也不知道我自己能耐有多大,也不知道这事能玩多大,只能说,一切皆有可能。我也很想像黑社会老大一样很牛逼的把你踩在脚下指着你头说:”小子,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可惜我不收马仔不拉帮结派不能当面收拾你。但愿你以后写文章时像我一样虽然有观点但会负文责,别忘了言论自由的同时应该担负你的文责。但愿这篇文章能把所有江湖恩怨都了结就好。

这世道,傻逼恁多。

18 thoughts on “读伍岭的文章说开去”

  1. 如我之前也说过的,zola在自己幻想中绕了一圈又一圈,自大和自负,却从不知道反省。要么搬出一堆唬人的名字瞎咋呼。好像要把人吓住似的。

    话题广告只是你自己的yy而已,西宁一事要为其负责只是你个人而已。旁观者也好,鼓动者也好,批评者也好,在你骗得电脑之后只能用一句恶心来回应你。(看到这里想必zola要用一万字来回应说,你说骗是在诽谤我,你必须道歉)简单的说,zola就是这样一个人,我的意思是括号里面的这段,只是从任何健全的人来看,就是在骗嘛,只是孙周武的确不那么健全。

    好吧,看你继续咋呼吧。伍岭再没有智商和情商,被你抓到所谓的小辫子,至少是坦荡和正直的。而你,【省略两千字】,西宁一事已经把你的心思暴露无疑。

  2. @伍岭 我至少比你好,我不会恼羞成怒,我不会删除与主题有关无人身攻击的留言。你要么就证明你做得对,要么就装作不屑一顾的清高样子飘过,你在我这里留言装什么样啊,说什么“又岂是你可以揣摩的”。
    @水自流 伍岭知道人身攻击对不起戴雄飞,那他为何要骂?为何要删除?他对我的人身攻击就不用道歉认错?你这是双重标准嘛。

  3. @benny 如果你被吓住,那不是我的错,是你太幼稚的缘故吧。
    有这么多视频和照片明证孙周武的檄文是愚蠢的檄文,你仍然如此评论,只能证明你“回贴不看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有什么评论的资格?你的结论有何依据?
    请不要再到我的BLOG留言,除非你能证明你的智商比伍岭高一点。

  4. 一来说,被你吓住就是太幼稚了
    二来说,不要在你的blog留言

    这就是你的逻辑,高,实在是高。我是留好,还是不留好?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看过,听过你那些所谓的证据?至今你都没有解释清楚电脑一事,包括听你所谓录音,这就是我怀疑你的根本原因。

    我不需要证明我的智商,你凭什么说我智商不够呢?如果说资格,那就是我是一个会说话会思考的人。而不是你上面那个混蛋逻辑。

  5. 本不想搭理你,再说几段吧

    首先,那件事没有人认为我做错了,所以没有人批评我,都是在批评他。但我认为我说了不理智的话,同时虽是讲事实但或多或少对小姑娘不好,所以我一方面撤掉了blog,另一方面展开深刻的自我批评。只是自我批评这种行为是曙光你从没有做过的,你基本上没这个概念,你不认同我我也能够理解。

    至于删留言之类,完全属于本人独立自主范围,我的地盘我爱删就删你管得着嘛。还是那句话,我的想法岂是你这种人可以揣摩的?

    至于“恼羞成怒”一词,曙光你自用便是。大家看留言,估计除你之外没有人会认为我是恼羞成怒状态的。

    另外你要跟我咬文嚼字我也跟你咬文嚼字。我的原话可是“既然这样,我就满足一下周曙光的虚荣心,郑重的道一个歉也没什么的——道你妈的歉,死骗子!”首先我的确是讲你要道歉,但我并没有说是给你道歉,你不也不承认我道了谦嘛,所以”死骗子”和”你妈的”是不是讲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其次,我是骂“死骗子”,如果你是骗子,那我没有骂错,总不能说我出于公愤骂骗子有什么错;如果你不是骗子,那骂的就不是你嘛,你这么着急认领这个词干什么呢?

    OK,为了平息你的愤怒,我就专门对你道一次吧,注意啊这是专门给你道的,注意我措辞的主宾结构啊:

    对不起,周曙光同志,如果我曾经说的什么话在你看来有失事实并对你造成了精神上的伤害,我表示深深的歉意,虽然我不希望获得你的原谅,但我希望你不再计较。

    满意了嘛,我这次可是很郑重的说了你爱听的话,你要再说我没有道歉,那我这里的王曙光同志和赵钱曙光同志可要四处留言说你诽谤啦哦,哈哈哈。顺便告诉你,你在我那的留言又被我spam了。

    奈斯吐蜜油。

  6. 北京高院判决方舟子胜诉的判决书中间就有这么一段话,我还特意写了blog把这句话提出来,那就是:

    通过网络检索资料已经成为当前公众获取信息之重要来源,公民据此信息发表评论,并无向相关网站及被评论人核实之义务。如认为公民在发表评论前负此义务,未履行该义务而对他人做出负面评论即构成名誉侵权,则势必将置公民于或歌功颂德,或噤若寒蝉之境地,评论自由几无可能,况要求公民在发表评论前履行此义务实无实现之可能。

  7. 虽然我不认同周的做法

    但伍岭也有失风度了,我觉得周只是意气用事,太过直接。

    伍岭就是太咬文嚼字了。。大家看不到批评伍岭的评论是因为给他删除了。

    最明显的,明明是骂周是死骗子,来这里还咬文嚼字否认是骂他。真的很不应该

  8. Zola是Block过我,不过,说句公道话,与人消灾,拿点钱财,是正常的。他就是存在银行了,也是他的自由,如此高风险的工作,这个报酬不算多。再说,这些钱财,又被Zola用到下一次的维权活动中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