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公民”记者们躲避审查和批判

外电编译:《中国的”公民”记者们躲避审查和批判》译者:Doubleaf(感谢Doubleaf晚上辛苦的编译)

英文原文来自路透社:《China’s “citizen” reporters dodge censors and critics

联合早报网的编译:《报道”钉子户”公民记者 收取酬劳被嘲讽》,对比之下,发现联合早报网不怎么的,编译后跟原文有了很大的差异,难道是因为他们在大陆有广告业务就必须受中国政府的意识形态指导?在他们网站底下发现了”早报网广告:新加坡 (65)-63191922 中国 (86)-10-85893988 手机:(86)-13501169722 文字链招商:(86)-13391671806 ” 。下面的根据路透社的英文进行翻译的中文版本,跟《联合早报网》的内容的差别怎么那么大呢?看来以后看哪个网站的新闻都得凭自己的常识进行判断了。没有什么可以绝对相信的新闻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北京(路透社)中国受到钳制的媒体和蓬勃发展的互联网给了公民记者一个被倾听的机会以及机遇–尽管是短暂的–在政府审查员可以控制之前,更迅速地传播新闻。

但是,blogger们避开审查、通过报道北京不愿报道的新闻事件,为中国穷人以及弱势群体提供发言权的能力,也给了一些blogger通过传播中国一种罕见商品来获益的机会–未经审查的新闻。

周曙光是一名公民记者,他用zola这个名字写blog。他发现,他最初由于维护受压迫者(权益)从网民那里得到的钦佩,迅速因收取他们钱财转化成了蔑视。

周是一名来自中国腹地湖南省一个小镇的卖菜的。他由于在blog上报道了重庆钉子户事件之后出名。

“开始,我去重庆心里还想着卖菜。我认为,如果我出名了,生意就会好做了”,周说。他在本国媒体的报道中,被称作中国第一个公民记者,如果不那么准确的话。

对这位瘦弱的、带着眼镜的前IT学生来说,这个头衔已经足够让中国广阔领土上其他与拆迁令战斗的人恳求他了。在那里,缺钱的当地政府经常与开发商串通,雇用暴徒夺取无能为力的住户的土地。

周获取了资助他重庆之行的7000元(940美元)捐赠,也接受了其它居民的钱。他坚持认为,这是为了支付旅行费用和报道他们的财产纠纷。

“这是旅游,是娱乐,不是工作”,周在北京友谊宾馆接受采访时说。对于那些面临被从自己家里驱逐出来、又无法吸引中国受控制的媒体关注自身困境的绝望居民来说,花这笔钱还是值得的。”政府从来不与居民沟通,业主没有办法发出自己的声音”,周说。

压制言论自由的命令

中国地方宣传机构经常禁止报纸和电视台报道敏感问题,例如引人注目的腐败案件和灾难。
但是,当局很少能绝对控制了解网络的公民录下令人尴尬的事件并把它们放到网上。经常,在审查员删除这样的帖子时,它们已经被成千上万人看过了。

今年6月,政府下令媒体不得报道在东南部港口城市厦门发生的涉及上万居民的一起罕见的示威游行。在这起事件中,blogger作为第一手的消息来源代替了电视台,即时报道反对当地政府计划建立化工厂计划的示威。

关于戴着防毒面具的抗议者的录像和照片迅速在网上出现,并在blog和聊天室中迅速传播,中国无处不在的因特网监督机器来不及拦截。

同一个月,在一家本土受欢迎的网站上张贴了一封由400名父亲所写的信,呼吁帮助找到他们遭绑架的孩子。这点燃了一起全国性丑闻,最后导致在北部山西省黑砖窑里做奴隶的数千名成人和儿童获救。

Blogger们还张贴了一起媒体未报道的学生骚乱(Zola注:可能是郑州)的照片和录像,这起事件由学生对毕业证措词的愤怒引发。

“人们利用互联网,是因为他们无法通过传统媒体得到想要的信息”,记者无国界组织亚洲地区负责人Vincent Brossard说。在这家总部位于巴黎的组织上个月发布的关于新闻自由的调查中,中国在169个国家中排第163位。

Brossard估计,中国大约有上百公民记者,如果没有上千的话。尽管中国是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之一,现在还有50名网络异议人士在押。
还有一些人接受了外国人权团体和NGO关于多媒体报道技能的训练。很多人有本国技术狂热者的支持,把他们的报道内容发布在网上,即便有审查员忙着删除。

“有的人这么干是因为他们有一种社会承诺,甚至是政治承诺。有的人则是为了钱,因为他们能从村民或市民那里得到报酬,这些人对将他们的问题发上网感兴趣。” Brossard说。

社会责任?

在本国媒体不报道政府腐败的情况下,这可能会给公民记者创造一个可开发的市场,也给投机主义者创造了更多的阴险的途径。

涉及记者以及假装成记者要求封口费的人的骗局在中国很普遍,因特网也被用作揭发丑闻和假新闻的平台。

今年10月,当局拘捕了4名勒索当地一名官员的男子,他们威胁说将撰写关于政府在土地使用上滥用权利的报告。

1月,为北京一家报纸工作的当地记者在山西调查无证煤矿时被雇用的暴徒殴打致死(Zola注:指的是兰成长)。官员说,他缺乏证明,并暗示他可能寻求收取封口费,以换取不报道这家煤矿的问题。

周坦率承认收取了报酬,帮助居民购买域名,建立网站,并在网上公开他们的困境,这引来了网民的嘲笑,其中很多人一开始为他的勇气鼓掌。

但是,他不认为有错,并用大段的blog文章对批评者进行回击。他说从来没有任何目的,只是为了自己出名,并希望促进他在湖南的卖菜生意。

“我不希望人们认为我是什么偶像或英雄”,他说,”我没有那个责任,那是政府的责任。”

6 thoughts on “中国的“公民”记者们躲避审查和批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