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星期去浙江玩

IMG_2449 还记得我说过在年会的时候有人踢了我的屁股吗?就是这个家伙。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知道他在江湖中有个名字叫老高,还有个名字叫忍痒,也有人叫他老流氓。两年前在上海的第一届中文网志年会就见到他了,我从来不知道他的师承来历和武功路数,甚至不知道他是何门何派的人。看他的手掌微泛红,不知道他是摸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是在展示他新练成的朱砂掌。此人见识过人,据说是酒鬼,功力高深莫测但低调,传言他与江湖中非常高调的写作牛人和菜头私交甚密,跟昔日红心杀手也关系非比寻常。此高人应该是媒体从业者,但不知他和IT牛人张一宁是如何相识的,他们的关系也非一般。由于此人深藏不露,锋芒内敛,江湖中很少有人提起他的名字。我印象中他做得比较出格的事就两件:一是过年的时候打电话给我祝我新的一年BLOG写得更好有更大的收获,结果被他说中了;另一件是踢我的屁股,结果也被他踢中了。

踢我屁股这件事我还有有疑惑的:

  1. 为什么踢我屁股?
  2. 他有没有踢别人屁股的习惯?踢过张一宁的屁股吗?
  3. 他怕不怕踢错屁股?踢过MM的屁股吗?

忍痒是高人前辈,从他起名字来看就知道他和咳嗽(KESO)一样是有学问的人,痒不是一般人能忍的,有些人忍不了就要咳嗽或喊出来。像我这样的粗人,有了快感我就会喊出来,痒我是决计忍不下来的,至少三十岁前我还是忍不了痒,等我老一点,变得沧桑一点,世故一点,也许我会学会忍痒了。忍痒这种高人我是想巴结的,所以我认为他踢我屁股也是一种独特的问候方式。一般人的屁股他还不踢呢。估计他是看我在会场外面穿来穿去居然没看到他,又知道我是一个心态很低没什么身份和架子脾气的晚辈,于是踢我屁股提醒我他也存在呢。我一直都很想和他聊天,或听他们这些资深江湖人吹牛聊天。上次和北风这个老江湖聊天就获益菲浅。我现在是相信听老江湖一席话,真他妈胜读十年书了。

明天应柴金妹的邀请去慈溪,也许会回程的时候经过杭州,不知道星期六星期天能不能找忍痒、张理力、冯大辉、Susan、Balneo、月小刀、小戴、叶子夫妇、桔子夫妇、魔派、菲芜这些人玩杀人游戏,仔细想来,杭州的BLogger其实蛮多的。如果在杭州过夜,我当然又会选经济实惠的青年旅舍,西湖边上似乎就有。

对了,柴金妹让我去慈溪市当然是她提供路费。我向来都是这么干的。倒是上次去她家没让她报销路费,去厦门也没有人帮我报销路费。那些专业媒体从业者批评我收钱真是坐着说话腰不疼,他们有报销和报酬,我也得有报销和报酬啊,不找当事人报销还能找政府报销么?

BTW,至于为何柴金妹的网站没有内容,一方面是因为ColorJd购买的空间和域名因为支付方式出了问题,导致在DREAMHOST的帐号被删除了,chaijinmei.com的域名也丢了,只好另注册一个chaijinmei.org;另一方面是我跟进不力,没有后续的跟进并协助他们更新网络日志。这次去慈溪是帮柴金妹整理材料放到网站里,并尽量屏蔽Baidu的网络爬虫就也许可以没那么快被屏蔽,我猜GFW是借用了百度的API来进行屏蔽的。

5 thoughts on “这个星期去浙江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