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生日这天的闲言碎语

唉,伍岭够正直但不够聪明。伍岭还在认为我曾去GOOGLE上访是”侮辱对方员工”,认为我听了不同意见就想用叫人家道歉的办法来让人住嘴。人家阮一峰和孙德彪说的不是事实,我当然有权利让人家道歉啊。我不认为我去GOOGLE上访是缺德的事,我不认为跟GOOGLE的前台文员交涉是侮辱对方,伍岭认为我缺德并侵权隐私权和肖像权就是不符合事实的,我当然有权要求伍岭道歉啊。你伍岭道不道歉是你的事。再说,伍岭用《道你妈的歉,死骗子》这样的语言,我同样可以要求你道歉。

记得有句名人名言,大意是说,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是有几个既聪明又正直的朋友。我相信伍岭是出于正直的品性才如此大动肝火,但我认为他不够聪明,伍岭对是非的判断跟我不一样,我还是会要求他道歉。伍岭用更多更粗糙的言语也不能阻止我当面提出让他道歉。

冯大辉认为我应该把电脑还给西宁人。我的态度是决不还。我跟西宁人的合作有录音和录像证明,我一开始跟他们谈的是分期付款,而不是事成付款。我绝不会傻到承担在帮别人维权后再替自己维权拿报酬的风险。西宁人买来的电脑是先付的报酬。

目前合作中止是因为他们的话题广告费用不能到位。从前几天我提供的 录音中可以清楚听到孙周武让其它几户人分担话题广告费用是一种试探性行为,也承诺在确定好话题广告费用后开始正式推广他们的网站。这是2007年9月17日前认可以炒作计划。至于伍岭分析的 http://chai.la 的内容为何这么少,PR值为何为零,我的回答是,炒作就是要吊人家的胃口天天来看有什么新内容,让人们有时间和情绪来写相关评论,而不是一蹴而就,把所有内容都展现在人们面前,至于PR为0,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才一个月的站,又没有正式推广,没有流量和反向链接,

从他们发过来的邮件中提到的事实和数据看,有明显的夸大和无中生有,把我贴上反共的政治标签,说我嫖妓,说我贼喊捉贼,还说“要不你将所有制造文字图片贴在你的国内外网页上,让追随你的三千影丝先作出评判,我方根据事态的发展再作是否打广告费用的决断,索赔暂缓。” 这已经表明是故意在玩我。有匿名网友自认为很聪明的认为我故意贴出来是先主动免得被动,在他们的想法里,我贴和不贴都是错了,贴了是故意,不贴是心虚。我之所以贴出来,是因为我看文章的口气不是写给我的,并且附有另一段《编者按》,《编者按》里没有提到我的名字,整篇介绍他们的案情的内容,由此可见,他们想通过在其它地方发表《义士不义 卷走他人钱财 贼喊捉贼的周曙光先生》然后带出他们的案情。不过,说实话,他们这招挺有效的,但绝不是我配合他们玩这种炒作手段。我只会在他们道歉后和我签合同再继续协助他们,不过,也许会有人在我和西宁人恢复合作后非常愤慨地说我利用了伍岭和阮一峰这些善良正直的BLOGGER。我要解释的话,我只能这么说:很抱歉,伍岭和阮一峰你们应该用常识来作判断并为你们自己的判断承担责任。

现在是关系紧张时期,我不评别人的人品,我只评事。

再说点别的事,写了三年多BLOG,前前后后,我已经遇到好几个对我有从”一见如故”然后到”不屑一顾”的态度大转变的人了。

  • 初中时就有一个同学以为我很够哥们,后来他发现我很卑鄙无耻,不是他想像中的那种人;
  • 才写BLOG的时候有人以为我三十多岁了,后来发现我心理年龄与实际年龄不符合,不再来发表评论了;
  • 有一个icesco以前跟我交换链接,结果后来认为我的BLOG含有大量的政治内容,不想网警从你那连到他的BLOG上,从而影响他正常的生活,后来还跟我吵架;
  • 有一个叫fisker的Blogger,开始也以为我跟他是同类型的人,免费说我的好话,结果终于有一天他认为政见不同,水火不容,他也像伍岭一样宣布”再不认识这个人”;
  • 有一个叫xiangge的Blogger在苏丹工作,也在开始以为我跟他相似,对我褒奖有加,结果后来发现我品行极差,他对我的看法跟伍岭类似;
  • 有一个米随随的一起玩LBS长大的blogger,开始也以为我是牛人,后来发现我不是,对我很失望,后来因流虻虹的事跟我闹翻了,我也不曾再订阅他的BLOG,不知道他对我还有没有意见;
  • 还有对我曾赞赏有加的hongxiaowan.com、胡聊、阮一峰等人,最后都发现我只不过是一个在网上胡闹的小混混而已,并不他们想像的豪气干云义薄云天至仁至义的好男儿。

可见”一见如故”和”一见钟情”同样是有风险的,通常会发现最初的判断那是一厢情愿的错觉。所以我不希望别人以自己的生活经验来猜度别人的价值观,读别人的BLOG,读到的是别人的生活环境。

用BLOG找朋友嘛,就要找那些小宇宙跟我相似的人,如廖星云蔡望勤刘淼明广磊黎明张涛李麻子,年龄相仿,或经历相似,跟他们有一些交集,有一些共同的关注点,政见类似,能聊得来,玩得开心,有空一起聊聊天,下下棋,这就够了。我不关心他们在哪里受到教育、他学了什么或者他同谁一起学习,不关心他们在哪里生活或者拥有多少金钱,更不会要求他们赞同我的所有观点。

这里有一首诗,外文翻译的,作者是 Danah Zohar和Ian Marshall 夫妇,送给愿意与我做朋友的人。

引用自《你为生存做些什么,我不关心》: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为了真实地对待自己而不怕别人失望,
你是否能承受背叛的指责而不出卖自己的灵魂。
············
我想知道,在一个悲伤、绝望、厌烦、受到严重伤害的夜晚之后,
你能否重新站起,为孩子们做一些需要的事情。
我并不关心你是谁,你是如何来到这里,
我想知道,你是否会同我一起站在火焰的中心,毫不退缩。
我并不关心你在哪里受到教育、你学了什么或者你同谁一起学习,
我想知道,当一切都背弃了你时,是什么在内心支撑着你。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孤独地面对你自己,
在空寂的时候,你是否真正喜欢你结交的朋友。

君子之交谈如水,要是甘若澧的话,难免有一天伤别离。

7 thoughts on “26岁生日这天的闲言碎语”

  1. 恩。乘解封来留给言。 朋友,是那个他的某部分能让你接受、认同;但同时某部分不能让你理解支持的人。所以,多看到能接受的那部分并支持是好的选择.

  2. 虽然你有点过分,但是你给我的印象不错,应该实事求是,有点过分也不为过分,应该有自己的性格。
    所以,我也实事求是的评价了你:
    点击
    Zola是个疯狂的博客,主机商的克星,不过,他在谷歌的疯狂改变了谷歌Adsense。
    另外,谢谢你介绍了OpenID。

  3. 从学校里出来后我就很少逛朋友们的blog了,真是愧疚不已。

    先祝你生日快乐,呵呵

    只要胸怀坦荡,没有私心,做什么事都应该底气十足,豪情万丈。在网络上认识应该有两年左右时间了吧,虽然并是经常联系,也没有深交,但我是极佩服zola的勇气与激情的,继续向你学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