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真正的信手涂鸦了

开始真正的信手涂鸦了,我以后的文章会没有主题,只有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如果让读者苦闷而不知所措,请退订吧。那些看我不顺眼的人更应该退订,省得有人以为我有影响力而巴结我让我替他们办事,也省得哪天我利用你们来传播我的惑众妖言,我也省得哪天被你们歪曲而不得不花时间写文章来解释。

这两天,西宁的孙德彪让我把电脑送到西宁去,我让他把我的电脑送到湖南来,这台电脑也不会还给他,违约的人不是我,我也没有骗过他们,谁要代替他们起诉我也请自便。如果你们认为他们的钱好骗的话,请拨打电话与他们联系,09713930444 09713524664 13897211026 。至于我收了什么钱做了些什么事,请点击查看。伍岭的文章很精彩,骂得很过瘾,虽然他早就声称与没什么文化也不懂道理的我绝交了,我一直订阅他的文章,后来发现文章写得越来越没劲,直到最近骂我的这篇文章,他又重新关注公共话题了。可是,我从这篇文章觉得他比我更没文化更不讲道理,他坚持认为去GOOGLE上访对不起GOOGLE,认为我缺德,我觉得他应该就骂我”缺德”这事向我道歉。当然,我会在网志年会期间就GOOGLE发垃圾邮件等事情让GOOGLE公开道歉,也会正式通知伍岭向我道歉。

这两天,我被迫在DOUBAN的周方周末小组灌水,那里文人太多,思维不清晰的人也多,谈主义的多,跟他们PK太伤脑筋,遇到一分为二的人更是恼火,我又没想着进入报刊媒体行业,朋友不需要解释,敌人不相信解释和证据,跟陌生人讲话又确实浪费时间,以后不去了。

这两天,发现硬盘终于出问题了。电脑安装了冰点还原软件,好处是不怕病毒了,坏处是开机时没有磁盘检查了,断电和CPU温度过高多次导致非法关机,又没有开机磁盘检查来修复这些小问题,现在才发现造成的伤害积累下来越来越多,以至于无法识别磁盘了。PQ和FDISK都进入不了,用DISKMAN能进去却无从下手。

卫星接收器的管理密码终于查到了,能重新盲扫到凤凰卫视和凤凰资讯,看得到闾丘露薇了。可是中央最近换了卫星信号到鑫诺3号、中星6B和亚太6号,我的天线又是用水泥卡在楼顶上的,我懒得换星,能看到凤凰台就行,其它国内台对我没有吸引力。

晚上在MSN上头一次跟中国新闻周刊的秦轩聊天,他不了解我的稀奇古怪的生活经历,他以他的生活经验来认为我”受什么伤害不想去面对了“才回到老家做小生意,认为我自己骗自己,认为” 回来卖菜叫撒娇“,不明白我的想法也应该明白京城米贵白居不易啊,在城里要为一个小小的房子奉献终身,要享受快节奏的生活和被污染的空气,这种城市生活有什么值得我羡慕的?他不相信我25出头就自称了解媒体行业、了解IT业、了解城市然后对这些失去兴趣。我相信除了去我家吃过土鸡的许亮和Joseph,没有几个人了解我除了有一个比我大四十岁的老爸,还有两个没考上大学需要长期服用氯氮平的姐姐。就算没人相信我的坚持卖菜的信念,也应该从我善于”胡闹”的经验中相信我的知识面和悟性可以赚到钱吧。在小镇赚钱创业没有想像中那么难吧。《阿甘正传》里的阿甘在经历过许多后还念念不忘他的养虾的梦想,而我的卖菜也许只是一个梦想而已,也许真的如你所愿只是我在做秀而已,但愿你能猜到作秀有什么好处。作为订阅者的你,还是退订吧,别看我作秀了。我这样的没文化没教养的人不值得你关注。

回想起中国青年报的林天宏曾在《未经过滤的新闻》中这么说:

然而周曙光似乎并不在意这些非议,他甚至很卖力地帮助本报记者在网上寻找一些批评他的文章。这些文章中不乏”做秀”、”炒作”、”想出名想疯了”之类的尖锐批评之词。可他满不在乎,起码表面上看是这样。

我为什么这么做?我就是希望他能了解到别人是怎么批评我的,我希望他用自己的常识去作出自己的判断。如果我要成立一个党派的话,我绝对不会搞成一个宗教,然后像所有的宗教一样去获得更多盲从的粉丝来扩大自己的影响。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傻逼粉丝党,有很多并不相信共产主义的傻逼粉丝在滥竽充数,人家李敖成立的 中国智慧党就不收盲从的傻瓜。我不相信伍岭真的信仰共产主义,我在他的BLOG人从来没有发现他表现出对共产主义的信念。

我的BLOG,同样不收傻逼粉丝,如果你认为我在骗你或利用你,如果你认为我把你当傻瓜而不把你当朋友,像伍岭一样退订吧,不要帮你心目中的骗子扩大影响力了。

alouz.com,是我在国内的镜像,我不愿意使用被过滤的词汇表,我先把FEED.zuola.com 的FEED来源改为zuola.com的文章了。alouz.com 随时可能完蛋,任人宰割好了。在未被和谐前,欢迎前往http://www.alouz.com/weblog 发表评论。

今天十七大,不知道开明派有没有获得更多的力量,据说党意识到神经传递已经出现了问题,准备修改党章来保证党员的越级投诉得到回应。

关于尊严、巴结、高调这个话题,我承认我很做事很高调,做人的调子就不如人们想像的那么高了。我把我自己的心态放得很低,正如伍老师所说的,我什么都输得起,我可以吃盒饭,坐硬座,睡火车地板,我会尊重每一个把我当朋友的人,我能任人家骂两个星期不还口,我会帮助那些我帮得到的人,我会接每一个电话回复每一封不是SPAM广告的邮件,我不认为我是名人。我公开了我的联系方式包括手机和EMAIL,我的GTALK上有很多联系人,但我极少主动找人说话,找我说话或给我电话的人全是有话要我说的,不存在我巴结别人或别人巴结我的现象。我也未曾巴结别人,我有知名媒体的记者和知名人士的电话,如著名网民 和菜头、知名作家连岳、法学专家贺卫方、著名网站的站长罗永浩、大黑客黄鑫、黑客圈名人吴鲁加、外籍友人冯三七、大名人KESO、技术高手冯大辉、BLOG前辈车东、DONEWS前技术总监霍炬、超级大胖子郝培强、沉默Hiker SiC、著名愤青伍岭、著名维权英雄吴苹和其它IT公司老大的电话,可我从来不巴结他们,跟他们打交道是不卑不亢的,有话就说,有忙就帮,没事我也不打扰他们,也不跟他们攀交情,我也没打算沾他们的光去得点什么利益。我拉他们出来并不是要给自己贴金,而是我认为,everybody is somebody,如果你真的跟他们有话要说,你们可以去搜索他们的网站,找到他们的EMAIL,让他知道你是谁,他们不会不理睬你。

许三多说,跟陌生人讲话是浪费时间。我说,去巴结别人也是浪费时间,而写BLOG可以让别人知道你是谁,所以说,写BLOG不算是浪费时间,写写BLOG对于将来某一天被人家陷害时有帮助,至少还有个地方可以发自己的广告,不是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