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编往来:中国是否有默默改良社会的低调的”人”或”神”?

我昨天写了一篇文章,一位曾和我们一起在北京聚会的叫Plasmid的网友发来邮件:

里面提到了上次在北京的聚会,我要补充
1 一点信息:
王亚的身份是平民学校与志平联合培养的一个实习生:他们在做一个实验,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基础的勤奋的农村学生,完全依靠”做中学”(在工作中学习)的方式和社会关系网的支持,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程序员—和一个健全的人。志平做人很厚道 ,只要王亚学习的同时为公司做事,他就会给王亚支付相应的报酬(不像某些光鲜的大学教授所经常做的那样),但你把王亚称作一个雇员是不合适的。
2 一点个人看法:
的确,志平有时候喜欢抢话,但是,这与”专家”身份无关,”用专家的身份来要求我一定信服他的观点“也是你自己强加的看法。上次我们俩都在试图向你传达一种观点:专家不过是社会机器上的一 颗螺丝钉,将专家视为回答你所提出的”大”问题的人,是大众对”专家”含义的误读。但似乎你没有留意我们试图表达的这层意思,而是沉迷于对你心目中塑造的那个”高高在上的专家 “假想敌的批判之中。然而这个假想敌实在是与志平没有什么关系。
关于你们俩的PK,我不了解你们争论的背景,不多评论。只是友情提醒一下,伍岭是党员,而且看来还是真心在做党员,那么你对共产党做大而化之的评论本身就是对伍岭的不尊重。想想,如果你直接讲”伍匪”,或者你要”尽我的可能孤立”伍岭, “希望有更少的傻逼亲近”伍岭,人家听了会是什么感受。
每一种文字都会有多重的含义–就像Eco说的,”任何阅读都是误读”。你有权利选择自己对某些文字的理解方式(如你心目的”共产党”),但也请尊重别人的理解方式 (如伍岭心中的”共产党”)。
最后友情提醒:
我发现有良知的人根本不可能在”共匪”的体制内得到重用和升迁“,是因为那些有良知、有行动力、同时有善于使用游戏规则实现自己理想的党员,早就升迁到你接触不到的圈子里去了。这个圈子里除了S B之外也有很多优秀的人,而且如果不是因为十八年前一些典型愤青的胡作非为,导致保护他们的那些开明派也受到伤害,现在这个圈子里的优秀人物本应该更多。
最最后补充:我不是党员。

我的回复:

Plasmid你好,我的回应如下:

  1. 付酬就是雇员吧,我本来想写成员工,后为我想想改为”欧阳志平的雇员”,这样可以让人明白欧阳志平和王亚等共事的人的雇佣关系,雇佣关系导致他们不得不信服欧阳志平的每个观点而不敢有任何质疑,或者有疑问也不敢说自己没弄懂。
  2. 我重点不是批评人,我是批评这个事,所以”高高在上的专家”不是我表达的要点,” 观点的重要证明过程被封装“,”受众又盲目接受观点“,这才是我要说的。
    真正的专家,是能以通俗易懂的话来解释专业的话题,如果这都做不到,那专家就不够专业,关键的证明不能因为”我是干这行N年的,我肯定不会骗你“而被忽略。
  3. “希望有更少的傻逼亲近”伍岭 ——这是你的误读,是犯了偷梁换柱的逻辑错误。我真正表达的是,”希望有更少的傻逼亲近共产党”,因为我觉得,真正相信共产主义的人不太可能有,不相信却要盲从的人不少。
  4. “因为那些有良知、有行动力、同时有善于使用游戏规则实现自己理想的党员,早就升迁到你接触不到的圈子里去了。”——你这话说得太神秘了,把做一个真正的正直的中国人的神化了。真正的为人民服务的人是应该挺身而出,而不是躲藏在人们接触不到的地方,他们不是贵族,也不是神族。

如果你不介意,我把你的来信转载到我的BLOG上,并且你可选择匿名或不匿名。想了解你的看法。
这些内容值得公开讨论。

Plasmid的回复:

ok
特别谢谢你的第二封邮件:)

关于这句话:”真正的为人民服务的人是应该挺身而出,而不是躲藏在人们接触不到的地方”
推荐一本书,或者说一部电影:《达芬奇密码》

Plasmid这种认为有良知、有行动力、同时关于使用现有游戏规则实现理想的党员已经升迁到我接触不到的圈子里了,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不在少数,我以前遇到过,这个人叫做流氓虹,我特地引用了那个超过70个回复的贴子中找出他的类似言论。

以下内容来自ideas factory china的邮件列表,Aether的一个贴子《各位,现在,网络需要大家的声音,存亡的深吟》 得到71个回复,供读者参考,

发件人:cwhung…@gmail.com

另外跟楼顶的 Aether 废话一句,想要挑战政府政策的话,该去北京跟达官们当面直说,在这里深更半夜叫破嗓子也是YY而已。GFW 的政策性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才知道要站起来?迟了好几年了,如果你除了在这种封闭性论坛中呼吁和怂恿其他人当出头鸟去公开挑衅GCD之外没有别的方案可以解决目前这种状况,就闭上你的嘴,开你的浏览器去看你想看的东西。
更多选项 2006年8月16日, 上午1时01分

发件人:”Zola” <zuola…[email protected]>

昨天晚上下载了Fenng推荐的《V字仇杀队》,里面有一个据说是2万2千块骨牌倒下的震撼场面。
在大家的心底普及了某种意识后,出头鸟所做的也许只是轻轻的推倒了一张骨牌而已。
显然,呼吁和怂恿的道路任重道远,但这种努力无论如何是值得肯定的。

我想,推荐一部有影响力的电影也是普及某种反抗意识的道路之一:
http://lib.verycd.com/2006/06/15/0000106934.html

发件人:cwhung…@gmail.com

别忘了,GCD不是多米诺,有很多事情,不是普通百姓可以看到的。另外,我对政治不感兴趣,我只对赚钱有兴趣,所以客观的提醒一句,即便是所谓有益的”努力”也 可能参杂着”别有用心”,好自为之。

发件人:”Isaac Mao” <isaac…[email protected]>

还有一个桌面体验分享下:
Tor对浏览器来说还是慢的,如果你用桌面RSS
Reader(例如Sharpreader),可以把Tor设置为Proxy,这样订阅很多网站的Feed会比较舒服,至少RSS Reader会笃定地帮你抓取这些内容送到桌面。尤其对那些研究Technorati 内容的人,订阅搜索结果非常好玩。(不时有人每天在Technorati中搜索10000个关键字来变成商业情报吗?)
(keso, Torbutton 很好,谢谢分享,不过有时候把浏览记录都保存在一个浏览器中还是有点危险哦)
另外,cwhung,多看看一些被GFWed的站点也许可以帮你赚更多钱,也许你还可以赚GFW的钱?:D

发件人:Zola <zuola…[email protected]>

对政治不感兴趣?参杂着”别有用心”?自认为”客观”?我们是”穷凶极恶”的歹徒?我不知道如何用短短几百个字来让cwhung来更清楚的认知这个世界。
我想提醒cwhung:
1.《政治经济学》把把政治和经济放在一起研究的,这说明只研究经济不谈政治的今人跟用一叶障目就自以为隐身的古人一样可笑;
2、你是客观的,我也说我是客观的,但我的看法与你完全不同,为什么”客观的答案”会不相同?显然,一个人的客观看法实际上就是主观看法,100个人的客观看法相对于1000个人来说还是主观了一点,所以, 少跟我提所谓的客观;
3、多米诺骨牌就是你,也许连锁反应到了你那个地方没能延续下去,但也许在别的地方在不断地传递,我们都是多米诺骨牌;
4、普通百姓确实如你所说,他们看不到听不到,甚至无法表达自己的想法,但这不是他们的错,而是那些不普通的老百姓占据了电台电视报纸来美化自己的”不普通”,普通老百姓的公共厕所都被不普通的老百姓占据了,然后开始向普通老百姓收费,这是为什么?普通老百姓看不到这件事情?你不要说普通老百姓不必谈政治不必关心这些事情;
5、少跟我用新闻联播的措辞,如”别有用心”之类的官腔。

发件人:”Yuk Hui” <hui…@gmail.com>

恕我無禮地講幾句,cwhung君令我想起紅衛兵,其言行莫不是中國大多數人的心聲吧,這或是文革加上改革開放的雙層效應,錢,永遠是最優先的,對於社區、國家沒有一點承擔,這是中國的悲哀嗎?在美國,企業家社會責任的討論已是老調,今天我們還只剛起步。國家進步,需要人民素質的提高,而資訊開放就是最重要的,但是, 自由不是等別人施捨的。

发件人:Zhang Yining <zhang.yin…@gmail.com>

On Wed, 2006-08-16 at 02:56 +0000, cwhung…@gmail.com wrote:
> 别忘了,GCD不是多米诺,有很多事情,不是普通百姓可以看到的。
“不是普通百姓可以看到的”这句话啥意思?是
A)普通百姓就是看了也看不到;
B)千万别让普通百姓看到了;
C)普通的百姓看不到,但是不普通的百姓是可以看到的;
> 另外,我对政治不感兴趣,我只对赚钱有兴趣,
恩哼,noted.
> 所以客观的提醒一句,即便是所谓有益的”努力”也可能参杂着”别有用心”,
恩哼,您的客观提醒也是有益的”努力”。
> 好自为之。
恩哼,You take care, too.

发件人:cwhung…@gmail.com

我工作以后大部分时间不在国内,我仅知道有GFW的现象,但是我并不知道哪些是被政府屏蔽的信息。如果能通过这部分信息赚钱的话,那海外华人们个个都可以都可以致富了,不必每天朝七晚八的辛苦工作了,也不必为了中国人的尊严而努力了。赚钱是基本的生存,活还是生活看人的态度,如果一个人连赚钱的能力都没有,那还算是一个合格的成年人么?对于你的嘲讽,我却之不恭了。
Isaac Mao 写道:
另外,cwhung,多看看一些被GFWed的站点也许可以帮你赚更多钱,也许你还可以赚GFW的钱?:D
============================================================
1.
政治和经济有一定联系,但并不是经济的关键,如果你真的念过政治经济学或者你真的可以算是”赚过钱”你就不会这么可笑的说这句话了。
2.
GFW并不影响我,我只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甚至是局外人的角度上来看,就你们声嘶力竭的在这里呼吁的立场上,我说客观有什么不对?起码我是冷静的,先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比如在社会里立足,让自己生活能达到适度的水平,能真的帮助身边的人,那是一个真正的人首先可以做到并以此为继续扩展责任的基础,我很想问一句,你在 这里振振有词的时候,有没有给你母亲做过一顿饭?有没有关心过你父亲平时喜欢聊些什么?有没有去义务献过血?有没有了解过你居住的小区里有多少绿化?
3.
多米诺效应不是用在理论上的,拜托你好好理解一下一损易俱损的本质,而不是用于传播上的含义。关于普通百姓,你最好离开网络去看看你生活里的周围,他们真的需要什么,日常在想什么,别老盯着网络这么一小块,共产主义也不过是一个理想化状态。你只看见国外好的一面,言论自由、人权尊重,作为基础,你觉得我们自己的素养达 到这么一个层次么?SLi 组显卡,如果没有相应的其它硬件相搭配,完全发挥不出作用,社会、人文也一样,触发的起点不同,效果也会不同。
4.
老百姓关心的东西你真的知道么?我看你才像政府里工作的人,高高在上,不见草木。
5.
而且很不好意思,我从来不看新闻联播,不会用什么官方措辞,我所说的话仅针对楼顶那个慷慨激昂的人,就像
zhu xuan
问的,提出问题固然好,但是智慧更重要的用途是用来解决问题的,你是不是以为光靠blogging 就可以”救国”了?

最后一点,我没有说你们是”穷凶极恶”的歹徒,有这份心是好的,但是要用对地方。单凭我浅薄的经历,我选的是商业的路,或许以后你们其中有一些能成为中国富强的英雄,但是到目前为止,你们还是一点能力都没有,不是么?做好自己可以做到的事,可以一起来讨论经验以及从实际出发去做未来的规划,而不是空摆着理想主义来纸上 谈兵。如果不理解我所说的话,那就请你有时间的话,回答我一些很简单的问题,你目前工作是什么?替别人做过些什么有益的事情?对于互联网目前的状况,你有过些什么努力?对于你不满意的社会现状,你尽过些什么责任?

我不关心政治,并不代表我不闻不问,只是我知道以我个人能力和活动的范围,并不能去改变什么,所以我能做的,仅仅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在国际的商业往来中努力给中国人塑造尊严,给国内不少怀才不遇的人才创造更好的事业环境,用赚来的钱投入国内的慈善事业。我选的是这条路,你呢?朋友。

Zola 写道:
对政治不感兴趣?参杂着”别有用心”?自认为”客观”?我们是”穷凶极恶”的歹徒?我不知道如何用短短几百个字来让cwhung来更清楚的认知这个世界。
……

5、少跟我用新闻联播的措辞,如”别有用心”之类的官腔。
============================================================
红卫兵?请问您贵庚?你可以说我炫耀,我到目前为止已经全额资助了上海地区的四家儿童福利院,他们也同样是祖国的希望,有资格获得更好的环境。同样的,我还资助了200多个孤儿获得了大学念书以及出国深造的机会,我每年还回国献血,有遇到和我一样特殊血型的病人,我还会放下工作和休假赶回国去献血,请问你尽了什么社会 的责任?责任不是挂在嘴边的口头禅,而是需要日常所为的,赚钱并不可耻,那是一种可以实现帮助别人的基础之一,试问,你都要靠父母的收入生活的时候,你能给社会尽什么责任?

Yuk Hui 写道:
恕我無禮地講幾句,cwhung君令我想起紅衛兵,其言行莫不是中國大多數人的心聲吧,這或是文革加上改革開放的雙層效應,錢,永遠是最優先的,對於社區、國家沒有一點承擔,這是中國的悲哀嗎?在美國,企業家社會責任的討論已是老調,今天我們還只剛起步。國家進步,需要人民素質的提高,而資訊開放就是最重要的,但是, 自由不是等別人施捨的。
============================================================
最后请搞清楚,我对于这个国家的政府实在没兴趣多评判,并不是因为我是他们的出声筒,而是觉得多说无益,就像你在一个论坛被无故封号了,你去跟管理员交涉的结果往往是徒劳无功。百姓要的是很实在的安居乐业,如何去尽责任,不是在一两件事情上的口诛笔伐,自古文无第一,如果参与这个帖子讨论的人,有谁以后可以从政的话, 应该可以更好的去把自己的理想发挥于政坛。如果想靠舆论来让政府低头,那真是白日做梦了,我看的事情一点都不比你们少,可以说我是在政治上灰心了,所以才选了别的路。但是你们又能看见多少真实的东西?冷静思考一下,任何事情,仅靠热情是理想,中国需要的是更多的务实者,不是口号。

发件人:YupooServ…@gmail.com

摘了一下Hung的回答:
1. 你只看见国外好的一面,言论自由、人权尊重,作为基础,你觉得我们自己的素养达到这么一个层次么?

2. 先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比如在社会里立足,让自己生活能达到适度的水平,能真的帮助身边的人

3. 智慧更重要的用途是用来解决问题的

4. 做好自己可以做到的事,可以一起来讨论经验以及从实际出发去做未来的规划,而不是空摆着理想主义来纸上谈兵。

5. 任何事情,仅靠热情是理想,中国需要的是更多的务实者,不是口号

我个人一直同意以下两句话:
1. 齐家治国平天下
2.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发件人:Zola <zuola…[email protected]>

对,我们要:维护公民权益,履行公民义务,普及公民意识。
所以,我还是认为,像cwhung一样不谈政治是不可能的,我们的生活就是受政治影响的生活,cwhung没有生活在国内,显然还没能体会我们的感受。

发件人:”shunz” <shu…@gmail.com>

在国内,像hung那样一味的埋头苦干是行不通的,忍让只会是温水煮青蛙,我觉得应该是在现行法律的框架内尽量争取我们应该拥有的权利,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未 来的自由也是要我们一点一点的争取到的。

发件人:”Bruce Wang” <numb…@gmail.com>

On 8/18/06, shunz <shu…@gmail.com> wrote:
> 在国内,像hung那样一味的埋头苦干是行不通的,忍让只会是温水煮青蛙,我觉得应该是在现行法律的框架内尽量争取我们应该拥有的权利,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未来的自由也是要我们一点一点的争取到的。
同意!

很多国人自以为是的只看大层面(往往还是以偏概全),却一味忽视身边的小事。殊不知国家这个概念是由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社区、每个城市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莫以善小而不为,进了自己的本分之余才有能力作更多的事情,发挥更多的力量。

发件人:cwhung…@gmail.com

Aether 写道:
我想,至少,cwhung有他发表想法的自由,至少,在这个YY的场所里,他的言论不会被粗暴地淹没,还可以继续賺大笔的钱。

==============================================================
不是不会被粗暴地淹没,而是你没有权限删除我的回复而已,只是靠引经据典、纸上谈兵的搬点理论还不足以”淹没”我的话,仅此而已。而且,老冒努力向我推荐这里, 不是为了来高谈阔论的,而是想让我来帮助国内新兴团队的创业和合作的。如果这里只是个喊口号的地方,不是一个务实的圈子的,明确告诉我,我会知趣离开的。另外很好奇:赚钱有错么?呵呵,或者还是没能力赚钱的人搬出阿Q精神的理由?

Zola 写道:
对,我们要:维护公民权益,履行公民义务,普及公民意识。
所以,我还是认为,像cwhung一样不谈政治是不可能的,我们的生活就是受政治影响的生活,cwhung没有生活在国内,显然还没能体会我们的感受。
==============================================================
我不是从小在国外长大的,真正在国外也就十年时间,走过不少地方,所以才会有感触和比较。而且我成长的环境和一般家庭环境不同,可以说比你们这些独生子女更能体会这个社会。但是我所说的所做的不是一种妥协,更不是一种媚外,也没有所谓海外华人的优越感。只能在国外发展是我一直遗憾和羞愧的事情,所以这近一年时间一直频 繁的回去,希望尽自己一点绵力在各方面能帮助国内,而不仅仅是慈善事业。

其实国内的问题仅仅是互联网么?石油整年被政府一手卖出,另一手买进,肥了谁的腰包?苦的又是谁?房产只是传言中某些温州人或者外商在炒作么?不看大的,看小的,社区街道的大妈阿姨们又在干什么?是为了社区居民服务么?在上海,社区绿化被挪为商用、街道为了一己之私出租小区道路作为停车之用致使消防队不能及时扑灭民宅 火灾等等之类的社区问题不上报电视台和报纸根本不会有人管。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不是只让你总是抱怨国家有什么不对,而是确实从自己出发做为了整个国家有益的事情。公民权益除了言论自由之外,还有很多,你又尽了多少义务?跳过实际的琐碎,你以为直接喊个口号就能治国平天下了?

shunz 写道:
在国内,像hung那样一味的埋头苦干是行不通的,忍让只会是温水煮青蛙,我觉得应该是在现行法律的框架内尽量争取我们应该拥有的权利,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未来的自由也是要我们一点一点的争取到的。
==============================================================
我忍让?信产部例会你参加过没有?你知道我在那里和官员都说了些什么?你知道这些年要是没有一群务实的有志人士在暗中努力,互联网这一块会变成什么样?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为了中国的人权问题努力?光凭封闭论坛里的骂骂咧咧,blog上所谓的”曝曝光”就算是努力了?人寿保险可以从人身的风险投资实质变成国内理解的另类储 蓄,犯罪率很高的纽约地铁还可以保证先下后上、而上海北京的地铁要下个车得花多少力气才能冲破上车的人群?一个硕士生(居然)穿红灯过马路被警察路管拦下还要袭警,国内网业的startup质量什么样有目共睹,以及同市场中的竞争者恶意内斗远比互相鼓励学习更多,谁能告诉我为什么?都是国家的错么?

很有趣的一点,我最近接触了不少startup,其中不乏在自己blog中大骂国情政策的,可是看见我们这些投资商的时候,就像条”主人的忠犬”一样低头哈腰的 伏贴,难道是投资商比国家更可爱?呵呵,自己心知肚明吧。

昨天我在blog里也提到过通过过抓虾来看看国内的人关注的blog和信息,用以对比国外的人关注的blog和信息,其中比较的结果包含一些什么信息,智者见智了。曾有人说过,中国可以五十年建立别人几百年努力才可以做成的硬件环境(当然只是只部分大城市),但是文化沉淀的东西,没有相应的时间是无法完成的。并且,网 络人格所扭曲的自以为是的一面,更是其中最不利的一面。

Bruce Wang 写道:
“没有想像,人会衰竭,没有勇气和激励,自由与和平的梦想会枯死。”
– *罗莎.帕克斯*
==============================================================

不要跟我拽文抠字,我念的书不比你少,罗莎·帕克斯当时的环境在于种族歧视,国人同胞怎么就是改不掉唱高调的坏习惯?

这是虹在这里最后一个就盲目的FQ言论做回复,到这里已经有些日子了,本来并不愿浪费时间来讨论这些空乏的东西,更想看见的是务实者,而且虹说话向来直来直去,肯定得罪不少人,但是虹并不介意得罪人,如果能触发这里的一些会员停下来思考一下,也值了。要是继续在这里看不到务实者,虹会主动离开的,不想打搅各位YY的雅 兴,更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用的口诛笔伐上。还是那句话,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我喜欢动”武”甚过拽”文”。愿意听虹一句劝的,好好想一下,听不进的,权当虹 在放屁。

发件人:庞小伟 <pan…@linkshop.com.cn>

1.我本不想在这里继续口水,因为我早就退出了这个论坛.但是……
2.关于”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更倾向”在其位谋其政”.我个人理解人最好同时只做一件事情.大家回家躺在床上,好好想一想,未来的1-2年,我要做什么?真 的想政治就去政治,想创业赚钱就去创业赚钱,想写诗歌就去写诗歌,想读万卷行千里就赶紧风雨兼程去,,,,,想停博自个赶紧启动呀,然后一家一家拜访一个一个电话动员呀.全力以赴呀,弟兄们!幸福是具体的,些小的.我是回家洗过屁股洗过脸,躺在床上好好想过了.
3.这个地方是讨论创业的.不是讨论政治的.有很多地方可以讨论政治.我建议热衷的朋友可以另外建一个群,建议的群名叫[email protected],这个名字好.自己感觉讨论政治和讨论女人胸脯,讨论收藏邮票,讨论超女,讨论UI设计,,,,,其实都是一样的,大家平等着呢!在这里,反对 讨论政治,就象我反对在这里讨论女人胸脯,收藏邮票,超女等是一样的.要不,老大,咱改改招牌, [email protected]? 要不索性将factory,改为fuctory?
4.我一直希望不要让我的邮箱持续收到这类的邮件,我试着操作取消,但是不成功.后来我索性退出了这个论坛,但是邮件还是进来.有哪位告诉我怎么办,我的帐号是pangxiao…@gmail.com. 靠,GOOGLE,你这是什么民主?真的要是没有民主,要么还是再让俺这个贱人厚着脸皮进去?
5.这段时间,感觉言之无物,我的博客已经停了1个月了.最后还想说说停博,感觉号召停博就象号召停止吃鲍鱼一样.我今天下班的时候一定串联一下,跟我们门口的保安说一声,这段时间能不能停吃鲍鱼?然后用手机告诉我在农村老家开小店每天赚10块钱的瘸腿老爸,这段时间最好不要吃鲍鱼.要是哪位心里有疙瘩,执意想吃,大 伙合计合计揍一顿?
6.那位兄弟错了,你越是海外,越是读过很多书,越是信产部,越是养老院,越是有钱,越是越是越是….,结果越是令一些人不爽.

发件人:Zola <zuola…[email protected]>

cwhung应该就是他自称的虹吧,首先向虹的认真回复表示欢迎。
1、从和虹的交流中可以看出,虽然虹表面上不谈政治,实际上他仍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他热心慈善,关注社会底层生活,这令人钦佩,但我奇怪的是,他自己的言行为什么不一致?

2、我们大多数的人批评和反对的是虹所说的”我对政治不感兴趣,我只对赚钱有兴趣”这句话。

3、另一句”有很多事情,不是普通百姓可以看到的”,再加上他说的”这些年要是没有一群务实的有志人士在暗中努力,互联网这一块会变成什么样?”,这些话给我的判断是,虹参与了政治和经济里的博斗,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和浅薄的愤青只是不知道而已

4、我还有一个可能是错误的判断:虹把这个论坛当成了他所常见的愤青组成的论坛,他以这里的愤青是娇生惯养的没有社会公德的只喊口号的独生子女,你不能这样看扁 我们或一开始就把我们置于比你低的位置,让我感觉不到你是在平等地和我们交流。其实,这个237个会员的论坛里,更多的是务实的IT创业者,平常讨论的是技术和应用,其中不乏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海归,港澳台胞,甚至还有我这种不在互联网创业的闲杂人员,但我确实不是你所想像的那种愤青。

5、虹提到了”网络人格所扭曲”我不赞同,我现实中看到更多的人格扭曲,他们在酒桌上骂政府无能表现自己的正直,另一方面又积极参与政府招标,积极与政府配合; 一方面说党不好,却要努力入党。

6、回到我们一开始的话题来,其实,这个论坛里的人除了现实身份之外,大多数人还有一个网络身份,大多数人是Blogger,Blog是媒体,有自己的影响力, 也能产生舆论监督作用,用来纠正政府的错误决策且表达民意亦未尝不可,并非我们是反动派。

6、虹,上面每一个话题都够我们聊上一个星期了,我只反对你说过的”我对政治不感兴趣,我只对赚钱有兴趣”,你我其实都是非典型愤青,若你真的觉得”只能在国外发展是我一直遗憾和羞愧的事情”,不如像Isaac Mao(毛向辉)一样从国外回来带领一支团队做你认为有意义的事吧。如果你能尝试平等地交流,你不必再说要考虑主动离开,我相信其实任何一个人都欢迎你参与讨论 。

PS:从这次第一次和流氓虹交锋,我就觉得这人在装逼,说自己”为人民服务”,自称在微软、西门铁克等公司工作过,自称和政府高官交往密切,自称关心慈善事业。我怀疑就是一个爱吹牛逼的卖保险的家伙,只有那些卖保险的人才爱吹嘘自己生活品味高,交际广泛,社会背景复杂。我至今没有精力和时间去查这个到底是何来历,倒有一个上海女孩用一个叫sindy的SKYPE帐号找上我,问我是否知道此人底细,她怀疑流氓虹用另一个ID欺骗了她的朋友。欢迎更多人提供关于流氓虹的公开信息,如果你认为有隐私保护上的担忧,你就不用提供相关情报。

6 thoughts on “读编往来:中国是否有默默改良社会的低调的”人”或”神”?”

  1.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我鄙视所有念过这段誓词的人。

  2. 且不论这个hung是否装逼,仅仅看他说的很多话还是有道理的。

    对一个极其普通的人来说,改良这个社会,力所能及的事是有一些,但是需要时间和机会。而有权或者有钱的人,更有机会对国家做出比较大的贡献,比如我很欣赏的凤凰卫视的刘长乐。舆论让政府低头,并不是白日做梦,比如揭露SARS的蒋医生,当然争取是会有代价的,而且即使你付出代价也不见得会有想要的结果。

    务实与理想两种方式,都是在为这个国家好。

  3. 从hung的言行不一致来看,hung要么是一个说了假话的骗子,要么是一个多种人格(多重价值观,按需取用)的精神分裂者。
    他一方面说自己参与了政治和经济里的博亦,另一方面说自己不关心政治.他一会儿用事不关已毫无立场的一分为二的方式替对立的双方分别分析一下,让思维不够清晰的人得出结论认为”他说的很多话还是有道理的”,以前Calon也有这样的看法,也认为”他说的很多话还是有道理的”.

  4. 因为那些有良知、有行动力、同时有善于使用游戏规则实现自己理想的党员,早就升迁到你接触不到的圈子里去了。

    完全是诡辩。
    这些人我们看不到,听不到,接触不到。那他们对我们究竟有什么影响?
    你看到了?听到了?接触到了?那请你拿出证据。如果没有证据,就没有理由相信有这样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