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上访谷歌视频的回顾和回应

关于上访谷歌视频的回顾和回应
一个星期前的6月8号,我去谷歌公司上访了。
6月3号,我从厦门回到湖南老家,接到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路透社和NBC的电话,冰点周刊说要来湖南采访我,我便说把我送到北京给你采访,我便在6号坐上T2次火车,7号(星期四)中午到达北京,冰点周刊的林天宏在北京西站的站台上接到我,然后陪同我去友谊宾馆接受路透社的采访。采访完后我们一起去人民大学附近的饭店吃饭,然后我计划星期五上午去Goolge找他们询问Google Adsense的事情,然后下午去NBC接受采访。计划好之后,我便去Google总部踩了点,然后和几个欢迎我来到北京的网友约好星期五上午九点半在Google中国的楼前见面。

第二天上午,大家都很准时的到达Google附近,我们在Google的招牌前各自留影后开始”闯”Google。众所周知,北京缺水,我看到Google楼前的喷泉后说了一句不严肃的话”MD,Google浪费水啊。”,结果这句话成为众多网友抨击的理由。我进Google大楼前我还不知道Google到底在哪里,也没有看到保安,我们走近Google大楼后,有一个保安走了出来,我们站在台阶下,他站在台阶上,我问他到Google怎么走,我把相机端在手里,所以镜头正好拍到他的下半身,并非我故意要着重显示他的下半身。这一点也被网友批评。后来保安让我去前台问问,我就推开门进去了。说了”你好”之后,我便介绍我的来意,我说我是Google Adsense的用户,我来找Google Adsense的客服,我还没有介绍完,Google的前台文员便拿起便签纸写下一个Email地址,她耐心地等待我说完后,马上递给我一张写好[email protected]的便签纸,告诉我发邮件给这个邮件地址。我告诉她,我在2004年的11就开始使用Google Adsense服务,到2007年的3月,将近两年半的时间总共才产生70美元左右的广告费,从来没有拿到过广告费,但在2007年的3月23号,我的广告代码被一个叫”和菜头”的网友放到她的BLOG中,标题为《 据说是点不爆的广告条》,他号召网友点击那个广告条,用来证明没有点不爆的广告条的观点。我于是到Google Adsense的支持论坛发贴,发了一个《我的Adsence受到别人恶意点击怎么办?》的贴子,向Google的客服寻求帮助,有一个叫Cloudream 的网友告诉我:

把报告报告到 adsense-zhs @ google.com (去掉空格)就可以了,GG会扣去恶意点击的收入的。

我于是向[email protected]发信求助,他们表示”不过请放心,我们已记录下您的情况,并会继续对此进行监控。“但在2007年5月1号,我收到了通知我帐号被关闭的邮件。邮件中告诉我:

如果您认为此决定有误,并且确信该无效活动不是由您或您的员工及家人等的行为或疏忽所引起的,您可以就关闭帐户事宜提起申诉。要提起申诉,请务必只通过以下表单与我们联系:
http://www.google.com/support/adsense/bin/request.py?contact=invalid_clicks_appeal&hl=zh_CN

我按照他们提供的正常渠道提出申诉了,但还是没有效果。我不知道Google是否已经排除了和菜头的恶意点击带来的无效点击,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我因报道重庆最牛钉子户然后又被GFW屏蔽访问导致流量异常被他们判断为恶意点击。但我曾提出申请被恶意点击后的协助请求了,我之前的两年多时间产生的小小70美元是我的合法所得,不应该被Google没收。

虽然我仔细描述了我的遭遇,但GOOGLE前台文员表示无能为力,她说她曾经接待过未预约用户的来访问,但被Adsense的同事批评,并被告诉只需要向来访者提供Email地址。我便告诉她,转不转告是你的事,接不接待是你的Adsense同事的事,并告诉她你和同事之间的不和谐与我无关,提醒她不要使用”他们”来导致公司内部的部门之间形成对立,她还评论”他们(客服)确实有问题”,她最终还是拿起电话拨给Google Adsense的同事,然后把电话话筒交给我,我便和Adsense的客服约好等到11点面谈。

11点08分到13点,我们在Google的会议室和三位Google的员工进行了沟通,我进行了录音。Google的一位中国员工叫”zhi zhun”负责翻译,帮助另一个外籍Google员工了解情况,还有一个瘦小的女员工在旁听,除了”zhi zhun”,我没有问另两位Google员工的名字。了解情况后,外籍Google员工表示愿意再审核一次,但了解到我们已经录音后,表示需要知会Google的公关部和法律部,他们出去十分钟后回来告诉我,如果我坚持公开处理过程,将不会提供更多信息。我表示我不在乎70美元,我在乎的是这件事是否能公开处理并给其它网友提供有用的资讯,我希望的是Google Adsense能够给我一个基于透明制度的信任,而不是基于对Google优质服务的情感上的信任。于是我们结束了对话,带走了录音。这三位Google员工并没有提出要删除录音。但之前在前台的时候,前台文员曾允许我拍摄,说过:

Zola说:对,我已经录下来了,我会告诉任何一个想了解此事的人。
前台说:行,这样太好了。不然,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工作有多么难。

但在最后却一反常态恼怒地要求我停止拍摄并删除录像,我同意停止拍摄,但拒绝删除。实际上,前台上方的摄像头也同样记录了整个过程。

从Google出来之后, 我们四人到人大的水穿石酒吧和冰点周刊的记者林天宏聊天。下午四点半到达外交公寓接受NBC的电视采访,采访内容与”公民记者”的话题有关,与Google无关。甚至我们在到达之前都不知道是电视采访,我还以为是和路透社一样的简单的面对面访问。

视频发布到网上后,得到众多网友的评论,大多是对此行的批评,他们认为我”想出名想疯了”:

  1. 有伍岭认为我《真缺德》,认为我非常缺德地攻击并刁难了一个与Google Adsense完全没有关系的无辜员工,表示”冤有头债有主,对那些刁难你们、骚扰你们、强求你们、厚颜无耻的”逼”你做不可能完成之任务、大言不惭的”教育”你如何成为称职员工的bloggers,我为之感觉羞愧,为你们感觉不平。“;
  2. 有陌生网友写的《请问周曙光为何方鸟人?–DoNews.com–IT社区&写作平台》对我进行毫无营养的人身攻击;
  3. ChinaBBS的王翌是曾被我K过的宿敌,他的文章《谁来保障谷歌前台MM的权益?》认为”谷歌前台MM的人身权益被愤青博客们侵犯“;
  4. 有我以前K过的PostShow的老板JoyChan在《 blogger该如何对待企业?》批评我”固执得有些无赖“,认为我” 挑衅那位前台mm“;
  5. 有网友认为《佐拉只是个普通人》认为我”无理纠缠”;
  6. sumnny的文章《现在的zuola已经不是采访钉子户的时候的zuola了》认为我”只是玩了一个可耻的文字游戏罢了“,还误以我曾承诺把录像删除掉;
  7. 另一个网友在《 对”谷歌前台事件”的看法》中认为我” 没事找抽“;
  8. 闯Google那一刻,zola不是公民记者》的作者认为我导演了新闻,还认为我拍摄和上传都是非法的;
  9. 《周曙光闯google大楼!》的作者认为我”为难一个前台MM“,并认为”而且这种用DV录像并上传到网络的行为,这个MM完全可以起诉你侵犯肖像权!
  10. 与此事不能脱离关系的和菜头也发表了 对此事的看法
  11. 网友阿泰在文章《周曙光,做个正义的人,而不只是有名气的人》表达了对我可能为名气失去自我的忧虑;
  12. 网友Virushuo在《转贴不说话》里不得不被众多批评我的声音中说话了,回贴中很多人认为我公开视频是很恶劣的影响别人声誉的行为;
  13. 有网友在《作秀请专业点》认为我作秀不够专业,还表示[开头那句”要去闯Google”了就像一只苍蝇飞进了我的喉咙”]
  14. 网上其它论坛(蓝色理想灌水王朝CNBETAtamiaode落伍者V2EX)也在评论此事,大多是对我的批评;
  15. 最后,我找到一个除Virushuo之外的唯一支持我的做法的网友的评析文章《Zola 闯 Google》,他表示”我理解Zola,我也同情前台的那个美眉。“,重点推荐这篇文章,不仅是因为这是支持我的内容,还因为这是一篇包含理性的思考的长文章。这文章比前面那些漫骂和人身攻击文章耐读多了,希望看到此文的人不要因为看到前面的还有尖锐批评的文章而失去愉快的阅读体验。

由于有众多的误解和批评,我便花了两天的空余时间制作了视频的文字版(国内镜像版本)和字幕版(国内镜像版本),以便访问都能更清楚了解事情的经过,甚至有朋友帮我翻译成英文版(国内镜像版本)。

我认为这些网友的批评的焦点在:

  1. 认为我我侮辱了并刁难了Google的前台文员,拍摄并公布录像侵犯她的肖像权和隐私权
    我没有侮辱Google的员工,有视频和文字为证;
    沟通过程更不是刁难,我的言语完全是合情合理的,我和她的沟通是有效的,她最终转接了电话给Adsense同事就是证明;
    拍摄是有监控摄像头监视的公开场所进行的,不存在隐私权;
    视频没有用于营利活动,不构成侵犯肖像权。

  2. 认为我为了名利,不要尊严
    我为解决问题而去,顺便满足任何一个想了解此事的人的知情权。就算是炒作,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任何人:我这一生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名和利,如果做事不为名和利,我才是真的疯了。

  3. 认为我批评Google员工在客户面前称呼同事为”他们”是文字游戏
    利用同事之间的不和谐来告知客户”我也没办法”,这样推卸责任是不代表公司的作法。在客户面前,第一个员工和她的同事是利益共同体,应该称”我们”。

  4. 认为我是任何时候都是以公民记者的身份出现,包括在Google公司上访,所以认为我沾污了”公民记者”这词
    我在去重庆钉子户的时候我是一个公民记者,我在厦门报道反PX游行是公民记者身份,但不意味着我在和女朋友做爱的时候还必须以公民记者的身份提供现场直播(我又不是妓者),不意味着我处理我的个人私事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公民记者来给你们提供新闻服务。事实上,每一个人在记录自己身边的公共事件并传播时候,他就是公民记者,即便他的新闻写作水平不够专业。

显然,这次视频得到许多骂,炒作效果非常良好,不枉我花大量时间制作相关文字、图片和视频。特别感谢各位骂我的网友。感谢中国计算机报华东编辑部牛立雄对此事的关注,估计星期四能看到计算机报的相关报道。

BTW:我想对所有关注我的人说,我已经破釜沉舟的以堂吉诃德的姿态向中宣部挑站新闻管制,我去做沉重的社会新闻,显然会面临不可预知的危险,目前我的BLOG的IP都被GFW屏蔽了,换一个IP又被屏蔽,已经被相关部门盯上了。我做这些与政治相关的敏感新闻很难有任何经济上的回报,我只想得到更大的名气和理解而已,放轻松一下,娱乐一下又何妨?你既然不敢亲自面对这些危险,那你就赞助一些名气让我的新闻能被更多人看到吧,方式可以是写一篇你所认识和理解的周曙光。谢谢。

如果你希望我不会身心疲惫,如果还想看到更多不同视角的未被过滤的新闻,请你试试图理解我。

相关视频:http://www.youku.com/v_show/id_XNTA1MDM0MA==.html 点击访问

22 thoughts on “关于上访谷歌视频的回顾和回应”

  1. zola我坚决支持你,你到google去讨回自己应得的利益,本来是天经地义的,居然受到这么多责难,而对于在此事件中应该负完全责任的google公司,我却没有听到任何批评的话语,可见当今社会是非观念混乱到了什么地步。恕我眼拙,我实在没有看出zola那里刁难了那位前台工作人员,相反,该工作人员表现出了极差的专业素质,敷衍了事,态度极不耐烦,在这种情况下难道zola据理力争也有错?难道就只能以头捣地,谢主隆恩吗?退一万步讲,就算zola刁难了那位前台,这又有什么不对?google前台难道不代表google吗?面对一个侵犯了自己利益的公司,连刁难一下都不行?就算你们非要用这样高的道德标准来要求zola,麻烦你们也用同样的道德标准来要求google,好不好???

  2. ZUOLA一直看你的博客(其实也没多久),非常支持你,但觉得你有些做法(说法)欠妥还是想说一说。

    你到google去讨回自己应得的利益是完全合理的,但不因该在对方MM最终不同意的情况下放上和她对话的视频.你可以放上文字版或提取出录音放在网上.不然你可能真真正正的伤害到那她。

    另外不同意你本文的一些说法。

    有监控摄像头监视的公开场所,真就不存在隐私了吗?

    为了名利,算不算营利?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呵呵

    满足任何一个想了解此事的人的知情权,就可以偷拍盗录?也说不过去吧

  3. 当一个社会制度变成奴隶社会
    当人们都习惯了被强大势力所控制

    我们的大多数国人都已经习惯了被奴役,所以他们看到反抗的时候,就会觉得真TM不习惯。

    ——————————————————————

    zola放视频上来,我觉得没有任何错误,因为视频是zola去找google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的过程。然而可惜的是google并没有如zola所愿把他的问题予以解决。所以我认为zola公开视频并没有任何问题。

    我们再换过来想想,若google的前台小姐可以很好的接待zola他们,并且以比较好的态度应对zola的话,我想完全会是另外一番结果。所以问题的关键不在zola,而在google员工与他们公司的内部关系上。

    所以,google当下最好的做法就是查明问题,并解决问题。拖延逃避转移责任并不是大家心目中的google的一贯形象。尽管google来到了中国,他也要本地化,但我实在不愿意看到所谓的本地化被解释成“被本地的恶习同化”。

    后祝,zola好运!同祝google好运!

  4. 明明知道被拍摄,她为什么不表现得专业一点呢?只要ZOLA没有作假,就没有什么责任要负.上面有人说用文字记录就行了,估计他不了解这个世界为什么发明了录像技术.

  5. 如果你做了一件好事,正好被别人拍下放到了youtube。你沾沾自喜,乐不可支的把URL发给IM上的每一个人

    如果你做了一件龌龊事,正巧被别人拍到放到了youtube,你就歇斯底里的怒吼:“他侵犯了我的肖像权!!!!!!!!!!”

    你正大光明拍摄的“非隐私的真实的”画面放给大家看之前你都要征求画面中出现的每一个人的同意?

    我还觉得GOOGLE MM因此出名了呢。她仅仅有一些不妥,没有什么大错。

    另外我想问问某些人,假如有一天你或你的家人、朋友受到不平等对待,你去某公司讨说法,或上访的时候。在你悲情陈述完事情经过以后,接待你的人面无表情的递上一张写着“
    请Email: [email protected]某公司.com”

    请回家Email: [email protected]

    时,你会笑着说谢谢,然后捧着纸条回家上网吗?

  6. 支持左拉。那帮指责你的人其实是一帮假惺惺的家伙,中国假惺惺的人太多了,都是一帮假惺惺的“道德卫士”而已

  7. Pingback: 周曙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