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戏侃马克思主义及其谬误》有感

最近,先读了《共产党宣言》,然后找到了樊弓写的《戏侃马克思主义及其谬误》,对比起来,《宣言》晦涩难懂,《戏侃》通俗风趣,不知道《宣言》是不是没有翻译好的缘故。

引用自
第一节: 天堂梦
  人类有两个生生不息的庸俗梦想,一是永生,二是天堂。马克思逃掉了永生一俗而免不了第二俗。而且马克思比李洪志的雄心要大得多。宗教是骗你死后或来世进天堂。老马则不然,忽发奇想要建一个人间天堂,名叫"共产主义"。
  胡平先生有句话,大意是永生和天堂都是极其无聊的东西。你信不信?刚到美国时一位希腊籍某教虔诚信徒执意要拯救樊某。(为避免得罪该教,隐去教名。望各教信徒不要对号入座。)用天堂地狱晓以利害。可谓苦口婆心。于是有下列对话:

  教徒:跟随我主者死后可进天堂。

  樊弓:天堂好玩儿吗?

  教徒:天堂尽善尽美。

  樊弓:进天堂后可有篮球打?

  教徒:(停顿,岂有此理?) 天堂好处多多,还打什么篮球?

  樊弓:不好意思,就爱打篮球。

  教徒:既然你喜欢篮球,尽善尽美处应该是有的。

  樊弓:那我在天堂打球可有赢球之乐?

  教徒:天堂满足你的一切要求。要赢则赢。

  樊弓:那我赢谁?

  教徒:(语塞)

  樊弓:如果我没有输球之虞,那我赢球的乐趣何在?原来你家圣主是要尽找些下三烂到天堂陪樊某打球,免了,免了。

  你看这宇宙之中能有天堂吗?你评评理,这天堂是不是无聊?

  幸福是相对甚于绝对。我们觉得幸福是因为我们看见别人之幸稍逊于我,或是看见自己今天之幸胜于昨天。消灭不幸的同时也就消灭了幸福本身。

  天堂的诱惑是"尽善尽美"。然而"尽善"也正是天堂梦想的致命伤。因为一旦"尽善",则无"更善"。人类偏偏是追求"更善"的动物。当人被置于断绝"更善"希望之地,要么屈服,要么反叛。人类就是这么贱。

  结论:在上帝面前人的罪孽太深重。人类不配有天堂!不配进天堂!

  天堂梦想只适合做白日梦消遣,只属于教堂。绝对不能认真。一认真就漏洞百出。更重要的原则是,你的天堂仅属于你,未必适合我。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天堂可不得了,自己做梦不算,非要强加给全人类,而且要用暴力革命来实现。
太可怕了。

  你说这是不是邪教?

  我们经常见到广告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也在《从裸体葵花子到A片》指出:人是靠不断满足欲望而活着的,人生是一个追求完善的过程。众所周知,没有“尽善”,只有“更善”,当一切欲望被满足之后,也就是失去生活希望的那天,只有在死去之后人们才真正不再有欲望。所以说,天堂般的共产主义是不可能存在的,正如共产主义唯物主义者所说的,宗教里的天堂也是不存在的。不过,我们可以完善我们现在的环境,努力让这个现实社会显得更公平一点,更民主一点,努力让人们更加尊重生命,更加尊重劳动。

16 thoughts on “读《戏侃马克思主义及其谬误》有感”

  1. 樊弓这个诡辩太容易驳掉,答:你到了天堂就不那么想了,你现在这样想就因为你不在天堂,至于你到了天堂会怎么想,那要等到了天堂才知道。
    樊弓的前提是人性到了天堂也不会变,但是,谁知道呢?也许你到了天堂就不会追求"更善"了呢?
    “天堂”作为一个假设,在逻辑上并无任何问题。有的东西是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的。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天堂并没有要强加给全人类,也不想要用暴力革命来实现。有的东西不是马克思能够控制的,要知道:马克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2. jfly既没有证实,也没有证伪,你也没有驳倒樊弓。
    樊弓所强调的是:幸福是相对甚于绝对。即使人们得到一个天堂也不一定快乐;正如jfly所想的,得到一个天堂也不一定不快乐。
    同理,没有一种能让所有的人都幸福的天堂,正如上帝能制造出任意大小的石头,但他制造不出一块连他自己都搬不动的石头。

  3. 只要说明了“不一定”,就驳倒了“一定不”。
    实际上,存不存在一种能让所有的人都幸福的天堂这个问题根本就无关紧要,因为这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在这个世界,重要的是谁都有不进那个天堂的权利,天堂还是地狱,完全取决于各人的选择。
    如果选择的权利被剥夺,“这个世界”也就成了地狱。
    自由意志是“这个世界”的事情,未必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4. jfly用了一个虚构的前提“说明”了“不一定”,而不是用一个实例来“证明”“不一定”,我认为你不算驳倒了“一定不”。这样一想,我们争论天堂是好不坏都成了无意义的事了。正如我们争论“鬼”长得漂亮还是长得丑一样没有意义。

  5. 引用自
    不过,我们可以完善我们现在的环境,努力让这个现实社会显得更公平一点,更民主一点,努力让人们更加尊重生命,更加尊重劳动。

    还是这句话可操作性较强,楼上其他争辩我觉得离题远了一些吧,有玩弄文字游戏之嫌。

  6. 我觉得人的欲望是马克思同志所没有考虑的,也许他考虑了。但是马克思的理论本身好像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按需分配,也许很多很多很多年以后能实现,那时候马克思就成先知了~~~但至少现在不可能。
    列宁的局部革命也是篡改的马克思,不过看起来好像并不成功。

  7. 钱兄光临寒舍,有失远迎。 [smile]
    不是我谦虚,我哪里算得上好学,我这是瞎胡闹呢。钱兄指点一下革命的道路如何?

  8. "天堂般的共产主义是不可能存在的,正如共产主义唯物主义者所说的,宗教里的天堂也是不存在的" 世人皆知的事情,不知本帖新意何在 [confused]

    老马写东西时,心理学还没发展起来,如果先看了弗洛伊德或者荣格的书,老马早回家抱娃了

    樊弓写此文,与其劝人,更像说服自己,抹平在国内为了各种考试所必须经历的政治烙印

    因为能出去的学者或求学者,多是杰出人士--即政治上比较可靠的,想自由化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呵呵

  9. 马克思确实是一个杰出的共产主义创造者
    但是他从来没说过绝对二字。也没说过自己的理论就是一成不变的,是不需改正的!要实现共产主义就必须一党专政。而专政的后面便是独裁!中国受封建统治几千年。要转变思想谈何容易!我最敬佩的人就是华盛顿。权力是一定要限制的!

  10. 我是这块地盘的主人,这里是我个人搞怪出风头的地盘,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学术讨论地盘,仍然欢迎大家交流思想。在这里,我会捍卫自己说话的权力,我也没有资格剥夺别人说话的权利。 [smile]
    大家尽管大胆的表达吧,只要与主题相关。与主题无关的内容,我会清理的。 [lol]

zola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