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ocus演义—V0.001


  原文乃群体创作,逻辑上不够严谨,仅博一笑,望读者见谅。由于不可抗因素,无法续写,故为0.001版,可能无后续版本。暂且记录之,又待十年后回头再细细品味。黑字体是ZOLA所写。
  作者:foolboy、Zola、cading、saoz
  原地址: 《xfocus演义》

  引子:一本奇书,内含奇技淫巧和各种机关暗器制作方法及各种暗器应对方法,令江湖中人暗暗垂涎不已。一场醒风血雨悄然展开……
  5月的一个深夜,某路人(路人甲)夜里出来打食,路过一家“高级客栈”,灯红酒绿,被老板(LAOBAO)邀请进屋。看到此排场,路人甲也是此道中人,所以直接单刀直入,提出“传统名菜”—-冰火两重天。

  老板(LAOBAO)见是道中人,不敢怠慢,连忙喊出本店的花魁——tombkeeper。

  路人驼(luotuo)一听有这道好菜,也跟着要了一份, 享受完"冰火两重天"之后觉得自己成了蠢仔(foolboy),大呼上当:"这是谁服务谁啊?"最后不肯买单.

  老板(LAOBAO)叫来店小二(x_Blue)和店小三(iceloki),将路人甲\路人驼(luotuo)全都拖出去往死里打.

  这时传说中的大侠佐罗(zola)出现了,没人认出他,只知道他是蒙面人(majia),

  路人甲和路人驼得以捡回条小命,蒙面人(majia)木无表情的对这两个家伙说:你们这两个cad,做了(zuola)就做了(zuola),给钱!

  “高级客栈”,真的是吗?saoz一边走着,一边思索着。经过一翻详查后,saoz拿出了出门前父亲留给他的那枚指南针开始仔细地debug起来了,一番折腾后,他终于确定了这里就是江湖上人称为人不知光棍谷,便称光棍也枉然的“光棍谷”.据说这里的老大是一个光棍(tombkeeper),传说,进入这里的人根本就不能干净的走出来,无论男的,女的,不男不女的,老的,少的,学生,老师,都可以感受到这里的bt气氛,因此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练就一身bt本领–超强的yy.个个文武双全,键盘生花,唾沫横飞.这里不只男的光棍,女的也光棍,传说这里有一个苦练狮子吼,千里传音的大师,不知道现在到哪里去了,终成正果了(结婚了.恋爱了)还是一边呆去了.还有一个帅哥,江湖传说他老婆叫做任盈再盈,不过很多人只是听说,并没见真面,因为见过她一面的很少能活着回来……….

  “高级客栈”的里小纠纷终于平静了,夜也恢复了平静,只能听到隔壁几家青楼传来的欢声笑语和更远处的狗叫声。这些年江湖颇为平静,即使偶有帮派组织一些针对其它部落的暗杀行动也无法让人们骚动起来,偶尔骚动一下,人们又马上平静下来,江湖人都在大大小小的客栈聊天,聊些不着边际的话题,人们不敢谈论江湖事,人们知道,到处是大内密探,聊天也要担心隔墙有耳,所以人们更愿意谈女人,谈最有名的那个艺妓武腾兰,或是直接找武腾兰的同事去喝花酒,或是拿着酒袋在街头欣赏过路的美女,每天喝到太阳下山后又等待太阳升起.这样日复一日,没有人穿上夜行衣干黑暗里的活,即使有,那也是高手干的,人们并不知道,就当不存在。每一个人都知道,大内秘探正在密切关注着每一个人的行踪.没人知道大内密探的真面,不过很多人只是听说,并没见真面,因为被大内密探请去喝荼聊天的人很少能活着回来……….

  因为无聊,所以他要考虑去杀人…好象喝酒一样,咕隆咕隆,血从脖子里冒出来的色彩鲜红鲜红的,人们一般喜爱红色的东西,酒也不例外。但是喝得起这种酒的人少之又少.saoz就是其中一个.喝酒,灌水,杀人其实都是一回事.是一种品位.就好象有些人喜欢绘画,有些人喜欢音乐.喝酒也需要感情,酒是没有感情的,人需要.saoz也需要.杀人和灌水一样,都是能带来快感的东西,yy需要选对对象,杀人也需要.yy选错对象就会变成被qj,杀人选错对象则会变成被杀.这是很多杀手不愿意看到的.qj的时候不需要感情,杀人的时候也不需要.投入感情是一件危险的事.

  现在是仲夏了,外面皎洁的月光洒在屋檐上,巷子里此刻已是静悄悄的一片了,惟独耳边掠过的那一丝风声,屋里没有酒,没有那种红色的酒.有一盏昏红的灯,不是很明亮,不能够看清屋里,杀手杀人的时候不需要看,有感觉就够了.手起刀落,感觉很好,好象小时侯砸人家的玻璃,石块飞出去了,哐当一声,玻璃就碎了,没有拖泥带水的事.门开了,一阵凉爽的风闯了进来,有点冷。特别是没有酒的日子,saoz走了出去,门合上了..她要去杀人,没有酒时,杀人和灌水都是一件不错的选择,杀人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有钱赚,赚了钱就可以买到酒,那种红色的酒.不过他杀人的时候就变成它,因此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没人知道怎么找他报仇.

  夜依然静悄悄的,偶尔传来几声母猫的叫春声。让人听了心烦气燥,这沉闷的夜~

  忽然,名动四街的怡红院门前一阵嘈杂声,只见几名杂役正在围打一个年轻人,为首的一人指点着那个年轻人的鼻子说:Y的,玩了本院的姑娘还敢不给钱?你小子早该作了(zola)。

  周围的杂役听到,顿时哈哈大笑,说道:俺们家主管killer发话,你小子算幸运了,哈哈哈哈~

  说着,几个人动手就脱下了那个年轻人的裤子,拿出明晃晃的刀子,冲着他的下身就切去!年轻人大急,嘶声喊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们家老板xundi的朋友。我叫tombkeeper。

  “哦。。。”几个杂役听了,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看着他们的老大killer。

  killer皱皱眉,骂道:“MD,说认识我们老大的人多了,我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在本院不给钱就是少砍!!小的们,继续!”

  一帮人等重新抓起tombkeeper,就要行刑。正在这时,忽然传来一声脆脆的女声:住手!!
  话声如黄莺鸣谷,乳燕初啼一般。众人一看,只见一个妙龄女子缓缓从门内走出,举手投足间显出无限丰韵。人未到,声先至。

  killer一听,大惊。虽然没见到来人,但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他知道自己惹不起这个人,在江湖上也没几个人能够惹的起。很多人只知道她的名字而已。

  她,叫wollf!
  tombkeeper心中大喜,大喊「救命」,声音变的凄厉之极,又是大叫,这一番「救命」叫得,真是声情并茂,将tombkeeper数年来练就的噪音发挥的淋漓尽致,凄厉之处决不下于情人生离死别,母子阴阳相隔的种种悲苦,确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tombkeeper数十声叫过,自己仿佛真有了泪水。

  wollf轻移莲步,缓缓走到tombkeeper面前,盯着tombkeeper被人胖揍后丰满的脸庞,笑问道:“你就是tombkeeper?”

  tombkeeper连连点头:“恩,我就是tombkeeper,我就是tombkeeper。”

  “噢~~我听我家相公冰哥哥说过你的名字,据说你厨艺不错,有寡人之疾。嘻嘻,是不是?”wollf问道。

  “那里那里,都是朋友们胡乱说的。”被人说到痒处,脸憨皮厚的tombkeeper也禁不住脸红起来。

  wollf不管tombkeeper的窘态,问:“所谓食色性也好知味,妙厨圣手小tombkeeper。说的就是你喽~~”

  此时的tombkeeper真是脸红如猪肝一般,嘴里只是不住的说着:“那里那里。”

  各位看官可不知道,原来这tombkeeper为人手巧心灵,最喜欢奇技淫巧。贪吃而好色。每每吃完,还把自己所做得意之处画出,供别人赞赏,自己也自鸣得意。有寡人之疾,无事时常去寻幽探妙,家中珍藏无数美女写真图籍,也算是个人体艺术爱好者了。对医学也略同一二,所谓一二,既是专对女性妇科一类有兴趣,故又有妇科圣手之称。“食色性也好知味,妙厨圣手小tombkeeper”就是江湖上对此子的戏称,那知道今日被wollf当众说了出来。

  wollf笑嘻嘻的看着发窘的tombkeeper,不禁大感好玩,盯着tombkeeper看个不停。最后说道:“好了,跟我来吧。有人要见你。”

  说着,转身而去。
  tombkeeper如获重释,爬起来拍拍尘土,紧紧跟在wollf身后。

  wollf边走边笑道:“san说你是个妙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妙人,妙人,哈哈~~”

  一路上,tombkeeper向wollf吹嘘着自己的这双妙手怎么怎么的了得,而wollf呢!她正摆弄着手中这把名不见经传的“飞刀”(飞是小李飞刀的飞,刀是小李飞刀的刀),它之所以名不见经传是因为从未有人见到过它离开wollf的手,或者是见到过这飞刀的人根本就不在这世上了。据说当年wollf在华山论剑上,曾经用一片树叶代替过“它”(飞是小李飞刀的飞,刀是小李飞刀的刀),而他的对手则是名震江湖多年的glacier,一出手glacier就掷出了10环的最好成绩,我随手一甩飞刀,飞刀扎在了离靶两米远的地方,wollf说道。此时场上沸腾了,不久人都便散去了。后来听说助手在取下掷出的刀(飞是小李飞刀的飞,刀是小李飞刀的刀)的时候,发现刀的旁边有只蚊子,wollf在旁不慌不忙递过了放大镜,原来飞刀(飞是小李飞刀的飞,刀是小李飞刀的刀)正中了那只蚊子,那只蚊子的xxx。随后,wollf在旁补充道“它现在已经做不成爸爸”。

  两人正在往前走,忽然之间黑暗中一棒锣响,闪出一员大将来,只见此人面白如玉,银盔素袈,身长八尺有余,跨下马掌中一条亮银枪,正是killer。只见killer把掌中枪抖三抖,摇三摇,大吼一声“汰,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尔往哪里走!”拍马摇枪,只奔wollf和tombkeeper。

  wollf大吃一惊,倒吸了一口凉气。定神一看,却原来是killer,说道:"大胆,你丫新来的吧?叫你大哥出来说话!"

  "你认识我大哥?你是?"

  "老娘都不认识,来人,把这厮拖出去住死里打!"

  killer一听"拖出去住死里打"这句话就傻了,难道大水冲倒龙王庙,眼前这恶煞就是帮中坐第二把交椅的glacier军师的野蛮老婆?传说中军师的野蛮老婆的口头禅就是"拖出去住死里打",江湖中人无不望而生畏.killer眼睛一转,马上将银枪向地上一插,拱手道:"原来是黄夫人,军师正让我来接您回去呢!夜里看你们两个行色勿勿,我还想顺道劫点财和色呢,误会误会.夫人,请上马,我的马在树林里."

  killer呼哨一声,两匹马从树林里跑到killer身边.killer看了看tombkeeper,向wollf问道:"夫人,此人是谁?怎么一身血污?"

  "他就是食色性也好知味,妙厨圣手小tombkeeper,我家相公最近公务繁忙,操劳过度,我救下此人曾想带回去帮我家相公料理膳食,也不算埋没了他的好手艺.现在看来不必了"

  "原来如此,久仰了!"

  "幸会,幸会!"

  "这里只有两匹马,怎么办呢?"killer道

  "tombkeeper,这是五十两银子,去买匹好马,我们到十二月十五的绿林好汉联盟大会(绿盟年会)上见,我和killer先走一步了.对了,这银子不要拿到高级客栈去花,当心他们连本带利找你要钱.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tombkeeper一听此言,大吃一惊,哭拜于地:“仙子,killer大侠,某有下情回禀,quack这两天领兵两千,正在到处追杀于我,如两位弃我而去,我命休矣!我命没了没有关系,可是这样glacier就不能吃我的红烧肥蛆了,想我tombkeeper妙厨圣手,这道红烧肥蛆端是不凡,具有养颜增寿,壮阳补肾,起死回生之奇效,glacier现在正翘首以盼呢,如果我不去,想仙子您能得好吗?仙子冰雪聪明,自然不比killer不解奥妙,其中道理,自然明白,望仙子明断”。

  只见wollf秀美微皱,道:“也罢,带你也不妨,可是三人两马,如之奈何?难道你能骑killer不成?”

  tombkeeper仰面大笑,说道:“作为一个优秀得妇科圣手,我也是有备而来的!”接着打开随身携带的药箱,拿出一些古怪的物事,三组两套,居然是一辆折叠自行车!

  言罢,三人两马一车,继续前行,走不多时,只听后面炮号连天,人喊马嘶,一队人马绝尘而来,为首一员大将,正是quack,只见quack身长九尺挂零,金盔金甲,跨下麒麟驹,掌中定x刀,飞马来到近前,横刀立马,在马上高声喊喝:“前面可是小淫手tombkeeper?,找你不着,拿你不在,某从咸阳追到洛阳,从洛阳追到北平,今日终于被我追上,还不留下人头?”

  tombkeeper,正要答话,只见wollf大吼一声:“呔,quack休得猖狂,姑奶奶在此!”这一声吼,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只听得quack耳朵嗡的一声,差点没从马上摔下来,心中暗想“难道这就是武林中失传已久的狮子吼?想世外高人lilo久不在武林出现,难道。。。。”

  quack见wollf如此威猛,不由心生胆怯,但是还是硬了头皮,高举大刀,催马来战wollf,wollf正要上前,只见旁边killler道:“仙子,杀鸡焉用牛刀,仙子暂且退却一旁,让我来料理了这厮!”killer从鹿皮套中摘出打将鞭,迎了上去,两马盘桓,杀到一处,不到五个回合,quack一不留神,叫killer一鞭打到肩膀,幸亏quack躲得快且有金甲护身,要不然那就得当场吐血,quack一看不妙,拨马就跑,killer紧追不舍,wollf一看,心想穷寇莫追,生怕killer有失,命令tombkeeper鸣金,tombkeeper用自行车打了三个响铃,killer这才回归。

  三人星夜兼程,来见glacier,到了辕门,wollf命tombkeeper,killer在外等候,自己先进了大帐。却说glacier最近因wollf不在,心中烦闷,此刻正在大帐之中手拿拂尘,念念有词:“蚊子啊蚊子,我有好生之得,你们快快出来受死啊,我手起刀落,总能让你们落个痛快,如果不然,等wollf来,一刀下去,你们就要痛苦一辈子了!”一转身,忽然看到wollf秀美倒竖,杏目圆睁,这下把glacier吓的,差点没扑通坐下,忙满脸赔笑:“好老婆,您回来了?这次去那xcon结果如何”,wollf把脸一沉,道:“哼,我在前方功敌掠阵,你却在家里说我坏话!,说我坏话也就罢了,你居然还去泡吧!家法伺候!”,glacier忙道:“老婆冤枉啊,我可没有去泡吧!”wollf道“哼,不见棺材不落泪,不给你看点证据你还不说实话,killer,tombkeeper你们进来!”转身对glacier说:“你既然没有去泡吧,为何要tombkeeper给你做大补的红烧肥蛆来吃?”,那也就是glacier主意多,一看不妙,眼珠一转,计上心来,道:“好老婆,你真是冤枉我了,想我glacier跟随你闯荡江湖,神仙眷属,没有十年也有八年了,何曾有过三心二意乎?”我叫tombkeeper来做红闷肥蛆,是来对付root的!”,wollf说:“你待怎讲?”

  话说glacier正在家中思念wollf,独自yy之时,被wollf破门而入,当时吓的目瞪口呆,被wollf逼问为何请tk来做红闷肥蛆,gacier继续道:“当今武林中门派众多,有绿林帮,好汉会,后来合并成绿林好汉盟(绿盟),又有明教,其中有启明,星辰两个护法,其他的如天融信等。各大门派互相不睦,多年来明争暗斗。最后江湖中派出各排高手,共同组成联盟:焦点会。彼此挟制对方。无奈root自恃权高,在会中时常给他人脸色,压制别人。对此我早已暗中隐忍多时。而tombkeeper素来与root不和,也正好借此机会下手。一来解新头之气,二来也是打击root的气焰。root原来也是好吃之徒,平常食物怎能看的下去。如今只有做出新鲜东西才能够吸引他到来。”

  wollf听glacer如此解释,心中不仅想起平时root的重重劣迹,心中又恨又愤。咬牙道:好。既然相公如此安排,妾身自然鼎立帮助。

  于是夫妇二人连忙请tombkeeper下厨一展手艺。tombkeeper也不推辞,从随身所带的箱子中拿出自己下厨的衣服—-一套油腻的皮衣,擦擦手,腆着肚子,美孜孜的去了。

  wollf见tombkeeper如此,想到江湖上人称的名厨如此龌龊,不仅一震恶心。连连摇头不已。
  不多时,tombkeeper已把饭菜做好。因天色已晚,不能请root过来,于是glscier夫妇与tombkeeper,killer共进晚餐。

  这tombkeeper也真是妙人,随手做了几个平常小菜,却也别有滋味。让众人吃的津津有味。

  席间,众人对tombkeeper多有笑闹,tombkeeper也不回声,只嘿嘿干笑,为酒席凭添了几分热闹。

  正在酒酣耳热之时,glacer忽然对wollf道:“娟,我感到有点不对劲”

  “恩?相公?那里不对?”

  “我觉得胸口怎么有点发闷?”

  “啊??我。。。我也有点这样。”

  glacier夫妇感觉不对,同时怒视tombkeeper,只见灯光下的tombkeeper依然那么委琐,只是多了几分诡异的笑容:
  “胸闷,当然对了。饭菜这么好,我当然下些好调料了,嘿嘿嘿嘿”

  “你这恶贼!!拖出去望死里打!!!”wollf正要发功狮吼,无奈一点力气也用不起来,重重摔在glacier的怀中,在晕倒的瞬间,尤在轻哼着:“相公。。。”
  “嘿嘿”tombkeeper在旁不住笑着,那样子好象一个小孩子吃到一枚糖果般,可此时的glacier却笑不出来,他感到内力正一点点的从身体里卸去。

  “黄大侠,小弟的“红尘醉”还不错吧?”

  “我和你没什么冤仇,为什么你要这样做?”glacier冷冷的说道,那语气真象冰河一样冷,一样的酷。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黄大侠功力深厚,少年时就已经名动江湖,咱们这些晚辈那个不想超越呢?只要黄大侠倒了,我们的好日子也就到了。嘿嘿嘿嘿”

  “何况黄大侠手里还有江湖上人人垂涎的冰河代码,只要能够得到这个,武林中难有敌手啊”旁边的killer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tombkeeper的身边,并肩站在一起,笑的那么开心,不知道的人真难以想象就在半个时辰前,killer还把tombkeeper打的连他妈妈都认不出来。

  “好了好了,wollf倒了。黄大侠的内力也差不多都没了,我们也该办正事了。来,看看冰河代码在那里?”tombkeeper说着,笑眯眯的走向glacier,伸手,搜身,取包。
  “好冷!不对,不是冷,那是比冷更高的境界–寒!!”tombkeeper的手伸进glacier的衣服里,忽然有这样的感觉。

  人类和野兽的区别就是人类能够会用工具,善于思考,但动物也有动物的本能。常在刀口上混日子的江湖人也有这样的本能。高手更是如此。tombkeeper是高手,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虽然为人看起来猥亵,不齿,但没人敢怀疑tk的功力,可现在tombkeeper却有一种危机感。不对,是危机,更是杀机。

  “杀机从那里来?killer是自己人,和自己演出这个苦肉计就是为了对付glacier夫妇,wollf已经道下,glacier已经伤重,不可能用功。”

  “伤重?恩?伤重不等于死亡!受伤的老虎更危险。难道是。。。”

  念及于此,tombkeeper感到不妙,急退。

  可已经晚了,已经有一双手搭在了他的脉门上,一双冰玉一样的手,那样的冷,那样的白,那样的俏,一种连女人见了也要艳羡的手。

  那双手是glacier的。

  tombkeeper不愧是tombkeeper,处惊不变,屈指,发劲,两鼓凌厉的指风射向glacier面门,双腿急踢glacier下身。glacier放手,挥掌化解了tombkeeper的招数。

  tombkeeper大喜,只要glacier放手,自己就有活路,跑到killer身边,一起对付glacier。tombkeeper想着,凌空欲跃。

  “恩?”tombkeeper忽然感到身后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冰墙阻碍自己的行动。

  “该死的glacier。”不知道什么时候,看似glacier随手挥出的掌风,竟然已经结成了冰。
  tombkeeper怒,急跃。tombkeeper对自己的轻功很有信心,
  “想当年的盗帅留香也不过如此吧。”

  拳头?
  天上怎么有拳头?
  天上当然不会有拳头,拳是glacier的。在tombkeeper跃起的时候,glacier也跃起,如白鹤冲天,超越在tombkeeper前面,同时出拳。tombkeeper好象自己正冲着那拳头冲上去一样。

  “哧~~”千钧一发之际,tombkeeper连忙懈气,身子急坠。
  “砰!”tombkeeper落地,正在庆幸之时,一个拳头又出现在面前。还没等反映过来,已经重重的击在身上。

  “雪。。。”这是tombkeeper在晕道前看到的最后的景象,那是漫天的大雪,tombkeeper从来没见过的大雪。

  glacier出招,一掌排向killer;
  killer出刀,迎面剁向glacier!

  电光火石之间,二人已交手数着。转眼间又分开,不同的是:
  glacier的白衣有了点滴的血迹,脸色也变的青紫起来;
  killer手里提着短刀,浑身战栗不停,努力让自己站的笔直些,脸色更是煞白。

  “滴答。。滴答”只有水滴的声音不断传进耳朵,时空仿佛都在这时停止。
  二人面对站立良久,glacier狠狠盯着眼前的killer,说道:“你不是killer!”

  killer身子一震,撕笑着,恨声道:
  “你怎么看出来的?”

  glacier道:“killer虽然名字是killer,但刀法凌厉,而不象你这样刁钻。你,究竟,是谁???”

  glacier继续道:"killer的刀法大巧不工,内功扎实,不似你这般刀走偏锋,你的肋下刀显然是东赢刀法的招式,你是日本倭人?"

  glacier为人忠厚老实,当"killer"的背向他时,本可一掌砍碎他的的后颈骨,犹豫间就中了他的肋下刀,幸亏他的刀是短刀,未深入骨,只伤皮肉,所以glacier还有力气说话.

  "killer"不置可否,道:“我所学极杂,除了我师父,没人能能看出我的武功家数。你把代码交出来吧,我还可以饶你夫妇一命。”
  
  glacier冷冷地看着"killer",那眼神就像是在告诉"killer":“有本事就来拿吧!”

  glacier的代码是他这几十年苦心研究的心血,这册子中包含各种机关暗器制作方法和各种暗器应对方法,得此奇书即可建立一座固若金汤地城池,他最近新开的“大成天下”镖局就是凭借此奇书专门为其它庄园提供安全服务。武林中人对此宝书窥探已久,但摄于glacier多年建立起来的淫威,无人胆敢轻举妄动。

  "killer"不也敢轻举妄动。

  他们两个就这样对视,谁也不知道对方伤有多重,谁也不也先出手。大家都在趁机努力恢复元气。

  时间一僵持中一点一点过去,wollf中迷药后快要醒了,迷迷糊糊中嘟囔了一句:“讨厌…蚊子咬我…”。

  glacier心中一动,不禁意乱情迷,眼睛朝爱妻看过去,"killer"趁机掷出他的短刀…..

  短刀极速飞向glacier的咽喉…

  “砰!” “当!”刀子在空中撞到不明物体,打了左舵15度之后扎进了glacier身后的木土墙壁上.

  是谁救了glacier?

8 thoughts on “xfocus演义—V0.001”

  1. 果然好东西,从盘古开天辟地写起到公元2005年,内含IT,武侠、言情…无所不包,哈哈,有参与续写的冲动,说不定添加点科幻等进去,干脆写成小说典范

  2. 四个人一起瞎扯的,如果有点臭的话,麻烦您忍忍吧。 [lol]
    唉,要不是版本发飚把这个潜力贴转到回收站,我想还可以再长一点。

  3. 可以长一点儿,要知道裹脚布长一些缠出的三寸金莲会很标致,但千万不要臭,每天要打开晾一晾,否则要发霉,会长脚气! [rolley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