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奇之旅行 三 英雄之夜

早上7点醒来,由于昨晚太累就没写完日志再睡,所以赶紧补写日志记录去阿姆斯特丹的行程。这次睡了6个小时,眼睛仍然没有恢复,仍然是红的。写完日志都8点半了,于是又用酒店电话叫醒Steve和威丽,约好9点下楼去自助餐厅吃早餐。

吃早餐的时候又遇到Wael先生,我们昨天晚上看了关于叙利亚的记录片,看到叙利亚的人们都卖掉房子买武器拉上亲戚朋友就号称是Free Syria Army,现在叙利亚仍然处于内部战争之中。我没看完就昏过去了——我太累了,醒来时就看见Wael先生在回答现场观众问题。我和Steve在进电影院看之前,还说,如果看了就可以和Wael聊更多了。所以我问了Wael先生,在海外组织新的政府结构时会不会有来自政府的威胁,他说当然有,他们也会在叙利亚和英国的时候,有保镖保护,但不会像电影黑帮老大出场那样,应该是有人暗暗地保护他们。

吃完早餐,接受“that matter”的采访,记者叫Rose,说采访会在第二天印刷在电影节自己的报纸上。采访中我提到我写BLOG最酷的事情就是摧毁了一个产业:外发加工,几乎所有的外发加工都是骗局,但是高价提供原材料也承诺回收成本,但真正返回成品时却说成品不合格拒绝回购,小投资者却没有足够精力去打官司,这个骗局一直存在,直到我写的《外发加工骗局》一直占领搜索引擎的前面的结果,使许多人免于上当受骗。

中午是一个圆桌会议,有荷兰外交部的人权官员Lionel和前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主席Zonka主持,他们先介绍了人权为什么重要,为什么现在其他国家可以批评其他国家的人权,中国政府在被批评人权问题时,中国政府说发展经济让更多的人吃上饭这就是最大的人权,但荷兰的政府认为,我们并不是要在发展经济和保护人权中选一个,而是两个都要照顾。大概有来自8个不同国家的“人权捍卫者”轮流发言,可以说希望欧盟、荷兰、联合国怎么做,有来自柬埔寨的房屋捍卫者Vanny批评中国公司SUKAKU.Inc在柬埔寨抢土地,批评欧盟不给力,没帮助声援他们;有朝鲜脱北者申东革,还有印度的“人权捍卫者”也怪中国不好,搞得轮到我最后发言时,我得先向他们道歉,说这得怪我没拿到选票没有监督我们的政府。然后我用英文介绍我自己,我的请求是,现在有中国学者和公共知识分子律师在联署签名要求中国的国会authrize《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样就可以把人权公约中的基本人权要求写入到宪法和各级子法了,我说中国政府在1998年就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都15年了,还没落实人权公约。圆桌会议结束后,我就去问Lionel和Zonka有没有什么渠道可以向中国政府捎个信,让他们记得赶紧把基本人权要求写入到宪法中,因为我在中国可没什么机会跟外交部这级别的官员聊天或吃饭。有趣的事情是,Zonka说荷兰做Lobby很容易,你得Lobby(游说),我听得懂,我说我正在Lobbing,大家哈哈笑。


圆桌会议结束后又去看《high tech low life》,回答观众提问,我又游说观众投票支持《high tech low life》来着:)

就是一个晚餐会,我找申东革聊天,他出生在劳改农场,他说逃出来要塞很多钱,塞钱给边防军队,塞钱给收留他干活的中国农村。他说他会说中文是干活时听会的,不是东北口音,他说朝鲜人学中国话都是这口音。他在中国农村干了一年活,现在在韩国,做NGO,要帮助脱北者发出声音。吃饭时,我坐在一个叫Michael的前面,黑人,像个篮球运动员,一问结果是评委,我于是又Lobby了,告诉他去看《high tech low life》,我希望得到奖:)不试不知道,能不能得奖就听天由命啦。

晚餐全就是《A matter of ACT 2013》的电影之夜了,这是Amnesty International举办的,也就是传说中的“国际大赦”,表彰全球的“人权捍卫者英雄”,擦,在这个星期之前,没人叫我“人权捍卫者”,我就这么突然成了”human right defender”还成了“hero”,太神奇了。我和其他国家的许多活跃分子都拿到一块牌子和一束花,但没其他奖品,我又是最后一个上台的人,看来就我不够努力啊。然后们开始看电影《fobidden voices》,是Babara Miller拍的三个不同国家的女Blogger,有古巴的Yoanl Sanchez和伊朗的 Farnaz Seifi,还有中国的曾金燕,四大邪恶国家里的朝鲜就没Blogger出场了。记录片中曾金燕的部分,就是引用了《自由城的囚徒》的画面,好像Babara没能亲自拍摄到什么内容。

看完电影后就是一个电影节狂欢晚会,有黑人音乐,我也跟着威丽在跳舞来着,跳舞不用讲究,跟着节奏动就好了,我开始还以为是disco那样的舞呢。

这篇BLOG也是睡醒后补写的,这次又睡了6个小时。眼睛还是不清澈。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信手涂鸦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40 人气值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
——《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