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半回家探望母亲 煤炭坝保安押送回家

这些天,我天天呆在家里上网,每天写一篇短文给Marianne2.fr,然后他们翻译一下再发表在他们的网站上,所以我不能同时发表到我的BLOG上,我还得声明这文章转载自《Zola, blogueur assigné à résidence 》,下面是中文版,记录的是我前天的遭遇:

2008年8月14日是中国农历七月十四,是鬼节,在中国人的习俗里,人们在这天晚上吃饭前先拜祭自己的祖先外,还可能到路口去祭祀鬼神。我于是回到离煤炭坝镇四十公里的枫木桥村,和父母一起过鬼节。上午十点左右,我坐公共汽车回到了老家枫木桥。

我到家没多久,来了两个年轻人到我家问路,说是听说谁违反了计划生育,问我们知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我们都说没听过这个人的名字,建议他去别的地方问问。他们走了十多分钟后又回来了,这次说是要找管计划生育的妇女主任,说是要考察妇女主作任的工作做得怎么样。然后我让他们去同村的小组长那里去打听。然后我骑摩托车去集市上去买了些饮料和啤酒,回到家后,发现有一男一女在我家喝茶聊天,母亲在和他们聊天吹牛,在添油加醋地介绍我的事迹,包括重庆钉子户和我小时候的故事。母亲说那女的是表妹的什么远房亲戚,路过这里就来看看。等他们走了母亲才告诉我不认识那男的,说那两个人都是政府的人。我于是用手机在我的Twitter上写道

我今天不上网,回枫木桥看母亲,结果先后来了四个政府的人,一对是找被举报违反计划生育的人,一对是以远房亲戚的理由小憩喝茶聊天。

中午祭神后吃饭,吃完饭睡午觉。睡到三点左右的时候,我被吵醒了,原来是来了四个人,包括上午借口抓计划生育问题的两个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说自己是煤炭坝镇的长沙矿业集团的保卫处的,要接我回煤炭坝,我在Twitter上写道

煤炭坝长沙矿业集团的保卫处刘处长带了三个人来接我回煤炭坝镇。吓坏我父母了。

我要求他们签字证明我被他们带走,他们不肯签字,我于是让父母记下他们的车牌号码“湘A94360”,确认今天这个事实存在,我于是坐他们的车回到了煤炭坝。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用手机在twitter.com上记录我的行踪,有很多朋友关心我,我告诉他们,政府的人监控了我,发现我离开煤炭坝就跟踪我,然后公安局国保大队就督促枫木桥乡政府和长沙矿业集团的人把我带回煤炭坝。我不是长沙矿业集团的员工,我爸爸是长沙矿业集团的前身的员工,但他已经退休十三年了。保卫处刘处长说,要不是户口在他们管辖范围内,他才不愿意干这差事。

宁乡县国保大队和长沙矿业集团保卫处在奥运前就来告诉我奥运期间不能去北京,在九月底之前都不能去。

现在,除了我被强行要求我坐他们的车回煤炭坝之外,我现在的人身是自由的。不过,我希望有记者来长沙陪我去北京,那样会让他们不知所措,估计会是一件很生动的故事。

我昨天接受了美联社、时代周刊、法国世界报还有记不清的十来家媒体的电话采访,似乎前天我回趟老家看一下母亲被人跟踪并押送回煤炭坝的事闹大了,好像一下子又推到了媒体面前了。全球之声关注到我的twitter,全世界的媒体都信任全球之声,结果引来大量媒体关注了。我还没去北京就闹出大动静来了,我早说过中国警方不要粗暴对待我嘛,那会影响国际形象的。我一心想为中国警方做正面形象广告,可是警察不懂得如何利用我啊。如果不小心让国外的人批评成“软禁”或非法拘留,那又变成人权问题了。最好是找个理由把我关到九月底再放我出来好了,总不可能不给理由就把我划地为牢禁锢在煤炭坝吧。如果我半夜出去消失不见,你们还不面临领导的处分?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社会新闻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403 人气值

七月半回家探望母亲 煤炭坝保安押送回家》有 19 条评论

  1. wjs 说:

    I服了U…你需要更多的人知道,这样你会更安全.

  2. 听夏 说:

    听说弄个密封盖的小铁盒子把手机装进去就不会被跟踪到了,不然关机拆电池都没用……

  3. 花桥荣记 说:

    左拉的法文很好啊!偶都不懂 。。。
    他们的前言也很慷慨: Zhou Shuguang, alias Zola, est l’un des plus célèbres blogueurs de Chine. Alors qu’il était venu passer quelques jours chez ses parents, il a été arrêté et ramené dans son village. Bref, Zola est assigné à résidence. Voici son récit.

  4. Zola 说:

    我不懂法文呢,我只写中文,他们翻译。

  5. 夏日葵 说:

    小子够机灵的了。天朝害怕的人会不会越来越多呢。
    想看你给 Marianne2.fr 写的文章,你这里一定不能作中文的镜像么? 其实对于 Marianne2.fr 还是一种宣传呢,在中文群体里。跟他们商量商量呗。。。

  6. 天外来客 说:

    天朝需要更多的zuola。

  7. 小石头 说:

    这些人真够蠢的,你回父母家怎么了? 他们有什么权利要求你离开呢?

  8. 河之蟹 说:

    要抱着感恩的心去对待我们的伟光正组织
    你就会有另外的态度和感觉的。

  9. 周曙明 说:

    看上去你的博客又被gfw了?我是tor过来的。

  10. MRain 说:

    BTW….建议BLOG改固定IP…
    而且告诉我们…要不然挂加密代理发送DNS请求不是一件很爽的事.

  11. [email protected] 说:

    支持你!如果中国能多一点像你这样的英雄,人们会过的好很多。

  12. 小石头 说:

    这几天还好吧?

  13. whocare 说:

    最近访问你的blog很困难…
    坚持…

  14. 小杰 说:

    re whocare君:
      我也来报告一下:我是轮流用http与https来左拉的blog,现在上https也不一定成功。所以要看左拉的最新信息我反而先到Twitter。

  15. 天外来客 说:

    最近天朝的GFW管得很严。貌似zuola几天没消息了。

  16. fire 说:

    你已被软禁!

  17. 陳嘉樂 说:

    我支持你的做法,但我不敢多说。

  18. 喜欢农民 说:

    人民的税金都被用来养活封人民嘴的畜生们了。

  19. cs 说:

    一直支持你!也会永远支持你下去!
    当然我们要学会有策略的持续我们的公民报道事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