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被非法监控和跟踪盯梢之中

2008年8月14日,我回老家看母亲过鬼节,结果被长沙矿业集团的人跟踪过来并挟持我回到煤炭坝。当然,长沙矿业集团和枫木桥乡政府的人不会承认这个事实存在,会反过来说我有“迫害幻想症”什么的,庆幸的事,我三姐帮我取证了,有录像和照片为证。

今天,在北京工作的陈焊同学出差到湖南,办完工作后周末无事就来煤炭坝找我玩。结果惊动这些跟踪盯梢的不明身份的人士了,前些天老是来探望我的两个堂客们又跟踪我,我和陈焊同学在街头聊天散步,聊牛博网,聊宋石男,聊赵牧,聊连岳,聊圣人本尊,聊哈维尔,聊离岸金融中心和百度这个离岸公司,结果我在过了一个街角的时候,我反过街角的建筑物去包抄她们,结果他们也在试图走近道,结果迎头碰上了,他们调头就往回走,我于是黑莓8320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并大声质问他们是谁派来的,有什么事要跟踪我,她们就说要我去哪里跟她们说一声,我说,你让保卫处处长刘四毛给我发工资,我以后去哪里就跟你们请假。她们还故作轻松说有女人跟着我不好吗,我说,你们太老了,我不要。

下面是我追上去的视频,我警告他们别盯了,有事直接跟我说,

对了,前天我在fanfou上说的,有两个神秘湖南本地号码经常会问我的行踪,不肯透露名字, 15873117924 和 13973144290 ,估计这两个电话号码就是她们俩的。

下面是照片:

晚上九点左右,派出所的民警还来我店里查我朋友的身份证了,说什么住三天就要去派出所登记。

晚上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那跟踪我的妇女之一估计被我吓惨了:我和陈同学买了一个西瓜,打了两局台球后就拿着一把小刀去门外的水龙头洗一下,准备切瓜,结果开后后,门外黑乎乎的车旁有人惊慌地跑,我于是提刀追赶,追上去一看,是白天跟踪我的妇女,估计他在我门我偷听,我大声问她干什么干什么,她说没干什么,我说你躲在我这里干什么,以后不要来搞搞搞了,看到没,我手里是刀,她吓惨了,说别杀我,然后她就走了。

就是下午拍到的这个女的

我回屋切了瓜,然后拿着瓜和刀再去巷口找那妇女,果然,那妇女还和四个男男女女在路边聊天,我又去骂了他们一通,我说,要打要杀,别偷偷摸摸的搞得像国民党反动派特务,有什么事直接来找我,以后躲在我门口别不小心被我当成小偷杀了。

我操,调戏这帮傻逼真爽。

拜托宁乡县国保大队曾宁汉同学,你选择一下:

  1. 换几个专业点的小组成员来跟踪监视我,不然我真要离开煤炭坝,你们也防不住;
  2. 或是再来跟我好好谈判一下,告诉我你什么地方需要我协作,能给什么样的报酬,是否可以公开合作提升警方形象,如果你觉得权限不够,你可以请示一下上级领导;
  3. 要不早点找个罪名把我弄进去,免得你们继续浪费纳税人的钱来跟踪监控我。

总之,尽快结束跟踪盯梢,对你我都有利,也对中国国际形象有利,也有利于节约你们的办案经费,更有利于社会稳定。

17 thoughts on “我正在被非法监控和跟踪盯梢之中”

  1. 在中国这样的傻逼老娘们儿到处都有,从居委会到火车站无所不在,有的表现的伟光正,有的表现的龌龊庸俗,但瓤子里都他妈一个德行。
    这个反动体制正在变得越来越敏感越来越虚弱,曙光同学加油,大家一起加油!

  2. 我一直非常非常的奇怪,为什么有这么一帮脑袋让驴踢了的人呢?在中国。。。。他们分不出来好坏人。。。服了。。忠奸不辩。。黑白不分。

  3. 咦, 人见人爱正直无私热爱国家说你诬陷的国保曾宁汉小朋友怎么不来辩解辩解啊? 真相是啥, 大家都知道.

    另外, 这个名字很不好的噢, 宁汉合流, 乌烟瘴气 (这句话是太祖爷爷毛委员说的)

  4. 奥运期间说是可以合法游行,还专门登报宣传(北京晚报)。
    77个组织去申请了,结果却一个游行的都没看见。2个申请的被抓,剩下的问题得到了很好的处理和解决,申请者主动撤回申请了。社会真的好稳定啊。

  5. 很多人都像那两个盯梢的妇女一样,
    因为一点被施舍的钱,一点有望被组织提升的可能,
    放弃了他们的尊严,以及对于良知的判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