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曙光到达青海省西宁市

昨天在黄花机场等飞机的时候,我拿着龚建国的Benq Joybook A52E找Wi Fi,结果没找到,倒是为头等舱的人设立的等候室的股务员让我在他们房间上了一下网,看了一下邮件,结果收到时代周刊的邮件,说下周会编辑关于我的稿子,所以来问一下我的行踪。看来,时代周刊没有忘记我啊,我之前以我表现得太土包子了,所以无法出现在《时代》这样牛逼的杂志上。

16:20,飞机准时起飞,穿越云层,就在支层上方飞,太阳可以直射在身上,火辣辣的。

18:45,到达兰州中川机场,见到孙先生。寒暄几句,上了一辆现代的SUV,有两个道士一起坐顺风车,直奔西宁。聊天,聊共产党是不是宗教,很意外的是他们也认同共产党是宗教,后来才发现两位道士来头不小,可能是从党校学习回来,可能是西宁道教的头儿,也有可能是政协委员,见识非比寻常。佩服。有一位道士叫谈家良,留此一笔,说不定他哪天搜索自己的名字时会看到这个网页。

21:10,到达西宁市,见到孙先生的七十岁的父亲孙周武夫妇,受到盛情接待,坐飞机,住标准间,上包间吃湖南菜,是我历史以来受到的最好的待遇。我当然声明我不是记者,不要这样破费,节省点钱用来打官司就行。我声明我帮助他们是需要报酬,他们完全接受我的作法。

23:00 到孙先生家里参观被拆,我上卫生间时把相机掉坑里了,沾上了我刚才排泄的东西,我相当冷静,取下电池,拿起来到水龙头下冲了一下,然后甩干水,擦拭了表面上的水,没找着够小的螺丝刀,也不拆开用电吹风吹一下。今天早上放入电池,再开机,按快门。嘿,好了,照样可以用了。

23:50 回到酒店,上网,发现网关192.168.1.1的web管理端口是开着的,我使用admin作为用户名和密码登录进去了,是一个达盟的ADSL共享宽带路由器,看来这酒店确实是新开张的。

凌晨3:45 我和孙先生聊天,他们很信任我的方案,我决定帮助他们,他们也愿意帮助我。有网友来信问我是否仍然接受捐款,我当然愿意。不过,我希望捐助者不要告诉我名字后又”提醒”我不要公开他的名字。为了表示感谢,我一定会公开人家的名字。否则,请不要给我捐款,或者捐款的时候就采取匿名措施不让我知道名字。我觉得告诉我名字又不让我公开,我会觉得多了一个为别人”保守秘密”的义务,这跟告诉我一个秘密又让我不要说出去一样,无端端的就多了一个为别人保密的责任。再说,我坚持认为做正确的善意的事是应该不怕别人知道,反而应该通过榜样和案例来鼓励更多人作善意的事.我是反对"做好事不留名"的”中国式”作法.

我是如何帮助他们的呢,请看本个人新闻台的后续报道。

BTW:我的网站的新IP被屏蔽了,但可能北方部分网通用户访问 https://www.zuola.com 是正常的。对了 http://www.alouz.com 的内容与 https://www.zuola.com 是同步更新的,欢迎网友前往alouz.com参观。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社会新闻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89 人气值

周曙光到达青海省西宁市》有 2 条评论

  1. aigou 说:

    “沾上了我刚才排泄的东西”
    我看这句的时候正在嚼牛肉 =。=!!

  2. kaku 说:

    现在zola的站点如果既能够像一五一十部落那样委曲求全把主机放在国内,可以得到更多的访问,也算是好事。

    可惜,和谐墙估计是不会网开一面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