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个人新闻台的碎语

随便写几句:

  1. 关键词:删视频
    我前几天上传了一段录像到土豆,是我采访成都市新都区回龙村村民包到冲的录像,过了一天,被删除了。幸好我早有准备上传到了Youtube,优酷也不能让我上传此类视频了,据说现在抓得紧。我现在把这段花了我三四天时间弄好的视频放到自己的服务器上让大家下载(点这下载),有70M,17分钟,Xvid压缩编码的AVI,如果压缩成WMV也差不多这么大
  2. 关键词:东庄
    提供另一个视频下载,是关于北京的上访村东庄(点这下载啊,快点)的(52M),这个村庄就在北京市区,却很少有人知道。
    引用:
    东庄这个地名,甚至不为大多数北京人所知,实际上它却在二环与三环之间,属于市中心范围。这里,聚居着从全国各地来北京上访的万余名上访者,年龄最小的9岁,最大的已是98高龄,他们大都已在北京上访五年以上,一位老太太则已有30多年的”访龄”。30多年来,她为了不牵连子女,断绝了和子女的一切关系,她说,以前刚来的时候,就会哭,不会说话,说不出话来,现在,眼泪早已干了,”年头多了,也无所谓了”。

    我不知道这个视频的作者,估计是怕给自己惹麻烦,也不想借这事给自己添名气,所以视频里没有署名。不过仍然感谢这个作者。我也到过上访村看他们的生存状态,被便衣抓了。他们过的是不绝望的生活,因为他们仍然相信政府相信党,党和政府是他们解决冤屈的唯一希望。 我的观点是,上访村里才是真正的和谐社会,里面绝对 不会住着麻烦制造者==维权钉子户。

  3. 关键词:去青海
    我今天下午坐飞机去兰州,然后转车去青海省的西宁。户主孙先生三番五次催我去帮助他,并且说房子就要拆了,所以要我坐飞机过去。我这几个月连火车卧铺都只坐过一次,还是那次从上海到广州采访廖祖笙的时候,为了白天有精神采访,晚上在株洲换了卧铺票好好睡了一觉。从来没有奢侈的坐过飞机去拆迁户那里。
    青海省的风景肯定与湖南不一样,又是请我坐飞机去,不去白不去。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惨。
  4. 关键词:功夫网
    我肯定要复仇,GFW得罪我了,不是我得罪GFW,我一定要起诉GFW,找出GFW的真身,直接和GFW对话,也许我会狂妄的叫嚣着要当全国人大代表,也许我会做一些别的惊人之举,GFW要么给个说法,要么给我定个罪把我关进牢房。倒是,我一直巴望着能进一趟监狱,因为,只要我出狱,我的BLOG就有更加新奇刺激的内容了,我就有了政治资本和更大的影响力了。
  5. 关键词:方式和目的
    很多人说我狂,看我不顺眼。我再说一次,我在做事,我有道德和法律底线,但我不会跟不守规则的讲规则,我不会以”正常的渠道”挑战不正常的制度。表面上我是一个胡闹的小混混,也许我做的是大事。在我张扬的娱乐行为下有着严肃的政治诉求,我为自己的言论自由和通信自由而战,也算是为新闻自由而战。
  6. 关键词:交易
    赚拆迁户的钱。拆迁户需要帮助,但我给他们的帮助不是免费的,是他们能够承受的。我帮助他们,他们帮助我弄钱来养家或起诉GFW,各取所需,win win 的交易,无可指责,无可厚非。
  7. 关键词:车马费
    如果,我是纽约时报的大记者我还需要收取车马费,那说明两件事:纽约时报太穷了,雇员都养不活,还需要被采访者帮助他们养活雇员;作为雇员,太没骨气了,拿东家的招牌来骗吃骗喝,公器私用不说,吃人家的,嘴还变软了。但是,我作为自己的网站的老板兼员工,我的一切行为都代表我的”个人新闻台”,不存在公器私用的问题。人家不给车马费,我就呆在家里做小生意。这无可厚非,我不对任何人有义务和责任。所以,在此,我欢迎任何人邀请我来你们的家乡调查社会新闻,但你们必须提供最底标准的车马费,不能让我亏本,我自己还要生存和发展呢,我不能无私地把自己的时间和生命奉献给别人。
  8. 关键词:伍岭
    仍然要求他向我道歉或证明我”缺德”。

3 thoughts on “关于个人新闻台的碎语”

  1. zola,为什么我用google reader订阅你的blog,结果一点击就出错,太神奇了。抓瞎还能不瞎,呵呵。
    另外注意安全

    祝好,陈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