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太阳花学生运动当事人的采访提纲

我有幸以来自大陆的BLOGGER的身份进入了被学生占领的台湾立法院议事厅,我带上了睡袋,会在议事厅呆到明天上午,我计划采访太阳花学生运动当事人,下面是我的采访提纲:

  1. 学生为什么要占领国会?
  2. 此次社会运动的最初诉求是什么?现在的诉求是否有变化?如果有变化,现在的诉求是什么?
  3. 此次社会运动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如何应对?
  4. 为什么称这次学生运动为太阳花学运?
  5. 这次的政治议题中,为什么学生会成为主角?
  6. 学生运动中有哪些公民团体的联合和参与?如果有,是否有公民团体主导此次社会运动?是哪个公民团体主导?
  7. 学生们是以大学学系为单位,以学生组织为单位,还是三五成群的朋友为单位参与抗议的?主要的招募方式是怎么样的?(夕岸的问题)
  8. 公民团体如何实现联合来展现公民力量?通过什么方式?基于何种共识?
  9. 这样的抗议行动有没有底线?界线在何处?
  10. 公民团体在制定策略时是否有过争端?争端如何解决?
  11. 占领国会是否有预先策划?如果有,提前多久制定了此计划?
  12. 你是否支持占领行政院?
  13. 攻占行政院受阻之后,学生们下一步想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来深化运动?怎样看待在野党在运动中的作用?
  14. 你如何看待占领行政院的性质和后果?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社会新闻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采访黑色岛国青年阵线成员黄郁芬

黄郁芬,24岁,台湾清华大学社会研究所一年级学生,黑色岛国青年阵线成员,占领立法院发言人之一。我在李士杰的引荐下采访到了她。我从新浪微博  和Twitter  上汇集了18个来自中国大陆网友的问题和质疑,以下是黄郁芬的回答。

1、是否考虑让审程序进行修改,避免重演。

黄:是。 占领立法院的学生的诉求第二条就是是“通过两岸协议监督条例”。

2、真正的目的(非诉求)是退回重审还是抵制服贸协定?

黄:抵制现有内容的服贸协定,要求退回。佐拉注:“退回”换成中国说法是,要求取消(cancel),黄郁芬认为“退回”和“重审”是两个不同的操作,重审是认为服贸协议签署有效,退回是不再承认服贸协议有效。不存在“退回重审”这个操作。

3、政治人物抽水怎么破?

黄:既有的内容无法评估利益输送情况。

4、大陆像黑洞般吸引资金与人力,这结果不是人主观意愿能阻挡的,这样的抗议想改变什么?

黄:现在的条约不是程序正义,我们想要改变为程序正义的,要重新订阅“两岸协议监督条例”。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社会新闻 | 一条评论

台湾学生为什么要占领立法院?

台湾学生为什么要占领立法院?我想很多朋友都可能会问这个问题,我就把我看到的资料消化一下,用我现有的资讯来介绍一下台湾学生为什么要占领立法院吧。

先介绍一下背景。

  • 在1988年之前,中华民国年均经济增长率达到8%,之后的平均经济增长率约在4%-6%。数据来源是维基百科
  • 2007 年东亚各国的经济成长率:中国大陆(9.5%)、越南(7.6%)、寮国(6.5%)、柬埔寨(6.4%)、印尼(6.0%)、新加坡(5.3%)、菲律宾(5.3%)、马来西亚(5.3%)、香港(5.2%)、南韩(4.6%)、泰国(4.5%)、台湾(4.0%),台湾已经是倒数第二名。数据来源是 张弘远 的这篇文章;
  • 2013年全年经济成长率为1.72%,较2012年之1.48%,仅成长0.24个百分点。数据来源是中华经济研究院

而中国近几年的GDP增长率(台湾叫全年经济成长率)都在百分之八左右,金砖四国是指巴西、俄罗斯、印度及中国四个经济成长较快的国家,这四个国家的首字母BRIC(Brazil、Russia、 India、China),其发音类似英文的“砖块”(BRICK)一词。台湾学者就寻找两岸签署自由贸易协议的可能性,期望获得大陆市场拉动台湾经济。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社会新闻 | 标签为 , | 8 条评论

为安全漏洞监测平台乌云和酒店数据传播者辩护几句

最近一个安全事件蛮热闹的:

国内安全漏洞监测平台乌云(WooYun.org)近日发布报告,称如家、汉庭等大批酒店的开房记录被第三方存储,并且因为漏洞而泄露。
该漏洞早在8月份就已经被发现并确认,随后按照标准流程通知厂商,并逐步向专家和技术人员公开,而如今已将漏洞细节公之于众,也交给了CNCERT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进行处理。
漏洞发现者称,如家、汉庭、咸阳国贸大酒店、杭州维景国际大酒店、驿家365快捷酒店、东莞虎门东方索菲特酒店全部或者部分使用了浙江慧达驿站网络有限公司开发的酒店Wi-Fi管理、认证管理系统,而慧达驿站在其服务器上实时存储了这些酒店客户的记录,包括客户名(两个人的话都会显示)、身份证号、开房日期、房间号等大量敏感、隐私信息。
结果因为某种原因,这些信息是可以被黑客拿到的。
漏洞的根源在于慧达驿站公司管理机制的不完善,因为他们的系统要求酒店在提交开放记录的时候进行网页认证,但不是在酒店服务器上,而要通过慧达驿站自己的服务器,理所当然地就存下了客户的信息。
另外,客户信息的数据同步是通过http协议实现的,需要认证,但是认证用户名、密码竟然是明文传输的,各个途径都可能被轻松嗅探到,用这个认证信息就可以从他们数据服务器上获得所有酒店上传的客户开房信息。
大部分酒店目前尚未公开回应,不过据称汉庭方面正在努力公关、推卸责任。

篇新闻稿件中却在抹黑乌云: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社会新闻 | 标签为 , | 2 条评论

恭贺香港莫乃光议员的《捍卫资料、新闻及网络自由》议案获得通过

中国是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出于政治上的自私搞个GFW来控制言论压制反对声音还可以理解,被奉为民主典范的美国和台湾为什么也差点弄了一个GFW来呢?我来告诉你吧,这不是政党之间的事,是产业之间的事,但都与网络自由有关。

在2011年,美国有议员在电影工业、音乐行业的推动下搞了一个《禁止网络盗版法案》(Stop Online Piracy Act),即SOPA,要赋予执法者关闭盗版网站的权力和审查网络的权力。反对者认为SOPA这种审查行为影响网络自由后和言论自由,被许多美国民众和知名网络公司联合抵制。这种法案若实施,对用户产生内容的社交网站来说压力巨大,会增加网站运营者的审查成本,还要担心随时被关闭整个网站,现在中国的所谓SNS社交网站正是如此,饭否被关闭过,新浪微博则请来大量“新浪小秘书”来实现审查。以前的法律原则是避风港原则,只要删除被投诉的内容就可以让网站运营方或ISP免费责任,而在SOPA法案下,网站运营方和ISP就要承担许多风险和责任了,要负责审查,还要负责删除,最终则造成言论自由的侵犯。

2013年,台湾也要搞GFW了。好像也是音乐产业的人向台湾的智慧财产局——也就是知识产权局——投诉,要求台湾修改著作法法来封锁境外专门从事网络侵权行为的网络平台,还会封锁P2P网络服务。这样一台,就会赋予台湾的执法者审查网络的权力了,台湾的人就会莫名其妙上不了很多网站了。也许只有一个网络用户侵犯知识产权,导致所有其他用户享用不到功能,这是遏制创新遏制网络自由的举措。

继续阅读

发表在 信手涂鸦 | 标签为 , , , | 3 条评论

2010年9月采访叶海燕(流氓燕)视频第一段

2010年9月22日,在美国导演Steve Miang的支持下,我从北京飞到武汉,在武汉市雄楚大道413号附1栋1101室的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采访了叶海燕(流氓燕),以下是第一段10分钟视频和文字稿:

时间:2010年9月22日上午
地点:武汉市雄楚大道413号附1栋1101室的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
“立足民间,关爱女人”的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就是叶海燕的工作机构

周曙光:流氓燕你好,我是周曙光,我想做一个十分钟的视频采访放到youtube上面,你能不能介绍一下你自己?

叶海燕:我叫流氓燕,35岁,单身,有一个小孩,简单的说,我认为我是一个民间的社会工作者,我有自己创建一个NGO(民间组织),叫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

周曙光:你的教育经历和工作经历能介绍一下吗?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社会新闻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