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拉第一次用說唱方式發表演講批判共產黨

2020年的7月18日,星期六,我應新唐人電視台的廖偉辰先生的邀請,來到花蓮縣的花蓮市的七星潭廣場,面向法輪功學員做一個演講。

我考虑到演讲时间有限,演讲可能会枯燥无味,我于是先写演讲内容,然后改写为押韵的说唱歌词。希望这种演讲方式能让人印象深刻一点。

佐拉第一次用說唱方式發表演講批判共產黨

我写的演讲内容是:

1999年以前,我不知道中国有几家媒体,我不知道南斯拉夫在哪里,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只知道CCTV的新闻联播和图书馆的报纸。学校的老师会每天在晚自习之前让我们观看新闻联播,我们以为新闻联播里就是真实的世界,当然,也从新闻联播里知道了法轮功,但我们当时不知道那就是镇压;1999年,我开始上网学习制作网页,很快发现BBS有许多汉字不让使用,包括革命、法轮功还有一些是中共领导人名字等字都不让使用,革命还能用拼音GM,法轮功则是拼音都不能使用,是网上讳莫如深的话题,我最早使用的网页空间也最后因为无法应对网络审查倒闭了。接下来,我接触到了“无界”和“自由门”这样的软件,会联接到国外主机后,会先自动打“动态网”,然后就可以在没有防火墙的情况下访问国外的内容了。

由于我们长期被中共的新闻联播的宣传影响,我们很长时间内都对法轮功持负面态度,会把公司传真机收到的九评共产党扔掉,会厌倦法轮功不断地发送电子邮件到电子信箱中,甚至以为香港街头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移动看板是无证据的指控,直到我们看到财经杂志报道“2005年11月28日 – 中国政府卫生部首次承认大部分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2015年,中国政府又声称“全面停止死囚器官移植”,我这才相信法轮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不是无中生有。

我十二年前在中国做公民报道的时候,专找敏感的中国政府不让报道的新闻来报道,我当然知道法轮功学员的境遇会有多惨,也知道610办公室,我们当地的610办公室的人会在2008奥运会期间找我去野外钓鱼,其实是软禁和看守我。很多人也怀疑我是法轮功支持的公民记者,怕我扯上法轮功的关系,担心我得到法轮功学员的待遇。我相信中共的国安警察和国保警察早就对我查得清清楚楚,所以他们没有像对等法轮功学员那样对待我。尽管如此,当法轮功派系的大纪元记者和新唐人记者打电话采访我,我照样实事求是地回答我所知道的,并没有差别化对待。当然,对待警察和记者的提问,我也是无差别的对待,这是我的生存之道,保持透明才不会被怀疑和针对。在胡锦涛时代,这个生存之道有效; 在习近平时代,我不敢保证了。还好,我在习近平上台前离开了中国,来到了台湾。

以上是白话文原稿

我改写为说唱歌词为66行,基本上每行都用了韵脚:

我為什麼來到這裡

一九九九年的夏天里

我不知道什麼是媒體

不知道法輪功是蝦米

只知道武俠小說里

才有神功能護體

我們住在學校里,

天天要上晚自習,

晚自習前看到新聞聯播里,

天天批判法輪功害人害已,

我們以為新聞聯播是真理,

中南海抗議被新聞聯播貶低,

我們以為法輪功害人害已。

若干年後才知道這是propaganda而已

一九九九年的秋天里,

我上網吧學習做網頁,

也去BBS里灌水

發現BBS有些漢字居然被屏棄

江澤⺠和法輪功不讓提

提到文化大革命只能用拼音代替

很多人名像伏地魔一樣不能提起

許多網站无力應對網絡審查最終關門大吉

我接觸到了「無界」和「自由門」這樣的軟體

會先聯接到國外主機

自動打開「動態網」看稀奇

從此知道了翻牆梯

中共的宣傳其􏰂有成績

曾經霸佔了我的青春期

我們真的以為那是真理

鈔票有法輪功的墨跡

法輪功的光碟也很熟悉

九評共產黨會發送到傳真機

電子信箱中也會有法輪功的東⻄

但我仍然不明就里

在香港街頭能看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板子很刺激

畫面太血腥令人窒息

以為這些指控是誇張的說法而已

直到2005年年底

中國官媒官員首次承認大部分移植器官來自死刑犯的身體

我才相信活摘器官不是無中生有的假消息

2015年中國政府又聲稱「全面停止死囚器官移植」

媽的,驚不驚喜!驚不驚喜!

我曾活躍在胡錦濤的「不折騰」時代里

雖然我的個人網站被屏蔽

但我仍是最夯的自媒體

獨來獨往放達不羈聲名鵲起

自從習近平登基

社會氛圍變得更加令人窒息

無數網絡大V 被狙擊

被上電視表達懺悔

一時風雨如晦

雞鳴不已

我在習近平上台前完成遷徙

來到台灣可以自由呼吸

雖然在中國可以過得非常刺激

但我覺得自由世界的生活還是要珍惜

新疆已面目全非

香港也不再熟悉

台灣也危在旦夕

整個世界也滿目瘡痍

雖然自由世界的人覺得共產黨很滑稽

但共產黨從未放棄對自由世界的侵襲

不要再對共產黨卑躬屈膝安坐待斃死不足惜

大家要團結起來同心協力同氣連枝歷精圖治

我的看法很清晰:

無庸置疑

共產黨是壞東⻄,

共產黨是垃圾,

共產黨真卑鄙,

天打雷劈

操你媽逼

注:我是毫无经验的说唱初学者,只知道要押韵,未考虑节奏,现场出没有配RAP音乐,剪辑版本有加上背景音乐,但节拍不完全符合,期望以后的作品可以改善。最后一句“操你媽逼”虽然也押韵,但过于粗俗,经与廖偉辰先生讨论后未在现场使用这一句。
花蓮市的七星潭廣場,佐拉面向法輪功學員做演講
花蓮市的七星潭廣場,佐拉面向法輪功學員做演講
花蓮市的七星潭廣場,法輪功學員悼念法轮功受害者
花蓮市的七星潭廣場,法輪功學員悼念法轮功受害者
花蓮市的七星潭廣場,佐拉与新唐人电视台的话筒自拍合影
花蓮市的七星潭廣場,佐拉与新唐人电视台的话筒自拍合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