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需要可靠的资讯来源以及如何获得可靠的资讯来源

在几十年前,当手写的稿件寄给杂志或报纸等媒体上,变成铅字的时候,作者们都会很兴奋,不仅能赚到钱,还能赚到名气。当然,难度也非常大,能出名成为“作家”更是了不起的大事。一旦得到了作家这个“人物设定”,人们也会给予他们超越常人的社会地位,因为人们认为这些人是可靠的人,提供了可靠的资讯。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人们在网络上写文章,发到BBS,发到BLOG,发到real time social media上,人人皆可自称“媒体”,人人皆可提供资讯。这是好事,人人都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也是坏事,未必人人都能提供可靠(reliable)的资讯。

我今天就想讨论一下reliable的问题。

几十年前的媒体,在民主国家的媒体,有新闻自由,有编辑,有事实核查制度; 在共产主义国家的官办媒体,也有编辑,还有”审读员”和审查制度,通常把最有新闻价值的部分删除掉。总的说来,这些媒体还是以机构的方式运行,为了自己机构的声誉,有人把关,努力提供可靠的资讯。

现在网络上流行“造谣两片嘴 辟谣跑断腿”的顺口溜,网络时代前也有类似的顺口溜,我记不清了,大意是只要花几分钱邮票寄去匿名举报信,就能折腾人家大半年,用“钱”和“年”来圧韵。这些顺口溜只是描述了言论自由带来的一个社会问题,这个问题应该将来可以讨论一下,看如何在不影响言论自由的情况下避免这个社会问题,也就是如何在庞杂的资讯当中,找到reliable的资讯。

当然,实名举报和实名发贴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人们有愿意相信的前提,坏处是被举报对象有更多的社会资源的时候,他会迫害和报复实名举报者,比如让举报人上电视承认自己才是偷了法院的案卷的大盗。
 

在人人皆可发声的网络时代,假设人人都能提供可靠(reliable)的资讯,这是最理想的状态,但事实并非如此。还有各种因素造成人们不能提供可靠的资讯,发表前没有人“把关”,成为“谣言”和“假新闻”的来源。按动机来区分制造“假新闻”的源头的话,有两种,一种是无意的,一种是故意的。

先说无意的“假新闻”。

这种情况通常是事件源头的当事人获得了不完整的资讯,或是专业能力不够,或是情绪不稳定忽略了其他因素,最终产生了误判,得出了不严谨的结论,然后被同样鉴别能力不够的大众加以传播,这就形成了无意中制造的“假新闻”源头。比如有媒体发现肉灵芝,加以报导,结果网友发现是成人用品,这就是隔行如隔山造成的假新闻。而恐慌造成的假新闻传播则不计其数,恐慌情绪下,人们更愿意相信夸张离奇的故事细节,然后转述出去。上个世纪80年代刚发现艾滋病的时候,中国到处都在传播艾滋病的各种传说,这恐慌到现在仍然存在。

再说蓄意制造的“假新闻”。

这种情况是信息的源头当事人为了自己的特定目的,刻意编造了事实。商家为了营销,政客为了维护形象或获得曝光度,政党为了动员群众,段子手和自媒体经营为了知名度,投机者为了欺骗受害者,他们都为故意只提供不完整的资讯,提供耸动的标题,甚至提供完全虚假的资讯。

“假新闻”为什么“有用”?

因为fake news works。真的能达到蓄意制造“假新闻”的始作俑者的目的:只要带着坚定、欢乐的语气传递资讯,加上不断重复,人类和其他动物都能欢乐而坚定的接受; 只要带着迟疑、低沉的语气传递资讯,加上不断从各种渠道重复,人类和其他动物都能感受到你的焦虑和恐慌。也就是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能成为真理不是开玩笑的说法,利用资讯操控人类是可重现的。 广告业就是这么干的,一党专政的国家也是这么干的。

轻松愉快的认知过程让你感觉很舒服,让你感觉毫不费力而且熟悉,让你感觉直觉很有效,但这也容易上当,让假的事情看似是真的,让你觉得你学到什么,其实却一无所知。相反的,时常怀疑与分析需要消耗脑力,不但让人很困惑,感觉也不好,但只有如此才能分辨真假是非。当分享重复的资讯比以往更容易,我们都需要保持警觉,才能分辨出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常常听到的谣言——越常听到的一件事,听起来越像真的——比如说上帝爱你,好人一生平安,社会主义好,人民地位高,等等。

但是,作为略有尊严的人,作为思想自由的人,作为人格独立的人,一定是不甘于被人操控的人。这就是我为什么需要可靠的资讯来源的原因。

如何获得可靠的资讯来源呢? 

我这些年来是这样做的,一方面,尽量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尝试理解各种名词,尝试理解各种事物运作的原理,尝试理解现有的论证过程,不懂就搁置,期待将来获得更多的证据和更多的解读后能懂。这样我在分享资讯的时候能成为别人眼中的可靠资讯来源。

另一方面,尽量从可靠的机构和可靠的人那里获得资讯,如资深网友的分享和收藏。

一旦发现信息源有提供虚假成分,若是蓄意欺诈和撒谎,则永不接触或永远不立即采信,不浪费时间; 比如这个叫李方的推特用户蓄意制造了习近平巴黎讲话的带有拼音的演讲稿,获得947个转推和2067个赞,不少人信以为真,还自认为是轻松幽默的玩笑,实际上包含我在内的人都会对这个人敬而远之:


另一个例子是,一位叫李家宝的推特用户,开始自称为“北京高校反习联合会”,号称要去清华大学校园进行公开演讲,主题是反对习近平。结果是去台湾的清华大学。营销效果是有了,但我觉得许多人有注意力被欺骗的感受了,这个人不是可靠的资讯来源,从他这里传播过来的资讯,很大几率会无法通过我的核查,谣言止于智者嘛。

若是发现信息源并非故意地提供不准确的数字或事实,则会尝试理解背后的原因后给予第二次机会。比如纽约时报把8.5公吨重的“天宫一号”报道成9.4吨,他们是把”8.5公吨“换算成美制的“9.4短吨”写成英文报道后再翻译为中文,就弄出0.9吨的差异出来了。这不算故意制造假资讯,只能算一个知识面缺乏的翻译无意中弄出来的错误。所以我仍然相信纽约时报是一个可靠的资讯来源。

撒谎给别人制造的困扰就是浪费时间,采信和反驳都会浪费时间。所以,跟诚实可靠的人相处,跟撒谎的人比相处相比,我们可以节约更多的时间用于学习和工作。所以我会在twitter上关注2100多个网友,他们提供的可靠的多元的资讯,任何话唠刷我的屏都会被我取消关注,我不容许有人劫持我的timeline,我也不劫持别人的timeline。我知道我不热衷聊天,不插科打浑,让人觉得高傲和严肃,我只是不想浪费别人的时间而已,希望我提供的尽可能准确的资讯应该能在不知不觉当中帮你节约到时间。

这篇文章也是我对于假新闻这个议题的看法。相信你也知道如何应对假新闻了:辟谣是被动的作法,更主动的作法是让可靠的人和可靠的机构成为资讯来源的主流。

References

[1] 审读员: https://nanzhouxianci.blogspot.com/2013/04/zengli.html
[2] 李家宝的推特用户: https://twitter.com/lijiabao1998
[3] 纽约时报把8.5公吨重的“天宫一号”报道成9.4吨: https://cn.nytimes.com/science/20180105/chinese-space-station/zh-hant/
[4] 英文报道: https://www.nytimes.com/2018/01/04/science/chinese-space-station.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