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中国社会运动的绝望派对许志永获刑4年的评论

今天,许志永一审被判四年

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1月26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许志永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许志永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依法判处许志永有期徒刑四年。

我在2013年12月9日写过一篇文章,认为若判许志永是一种成全:

许志永的使命就是入狱 http://t.co/6333dkG2rV
— 佐拉Ⓥ (@zuola) 1月 26, 2014

蓝无忧的这个看法获得许多人的认同:

志永获刑4年,完全在我意料之内,刚才在路上便猜到。最高刑是5年,当局不愿给他最大殊荣,取次高值。不由想起近三四年与他的不少接触。他求仁得仁的牺牲之志早让我知道有此结果。围绕他个人的争议,大家应放下了。民间如何继续抗争,是未入狱人的责任。
— 蓝无忧 (@WuyouLan) 1月 26, 2014

滕彪博士亦表达和蓝无忧相同的期待:

对许志永博士判刑4年,是对法治的践踏和对公民的挑衅。必须给国保公检法和背后的黑手记上一笔! 监狱从来不会压灭人民反抗的意志,而是更加点燃人们战斗的激情。
— 滕彪 (@tengbiao) 1月 26, 2014

笑蜀(真名陈敏)昨天在在微信上说

而被人们戏称为莫总统的莫之许(真名赵晖)是笑蜀的昔日好友,他对笑蜀的理念长期敌视,发展到对笑蜀进行人身攻击,他有不同意见:

叫嚣“明天(许志永判决结果)决定未来”的小丑出来走两步啊,贩卖虚假希望这么多年,都这会儿了还在继续行骗。
— 莫之许 (@mozhixu) 1月 26, 2014

我总觉得旁观者会绝望,而行动者总是给自己希望,行动者不求速成,日拱一卒,相信自己的努力有点滴成效。
我于是忍不住批评莫之许贩卖虚假绝望,

我觉得莫之许 @mozhixu 当总统是没希望的了,比拿诺贝尔奖还难,至少得排队排在许志永后头了。贩卖虚假绝望这么多年,连入狱都没入过。都这会儿了还在继续贩卖。你Y的总得做点什么啊,光贩卖绝望和恐惧有啥用啊?
— 佐拉Ⓥ (@zuola) 1月 26, 2014

温云超、佩利、王雪臻似乎是莫之许的拥拓:

怎么如此低俗?有谁愿意别人坐牢?许志永长年被软禁,对于坐牢他是有准备的。推上的人也没有谁怕坐牢。你所致力于追寻与奋斗的,与你所要承担的,你的人身安全与自由是基本代价。有一两个人嘲讽也正常,但有人居然有此意思:我们的领袖求仁得仁了吧,你们还说,你们来个求仁得仁看看?@mozhixu
— 佩利 (@paleylin) 1月 26, 2014

判四年就绝望,遇到打压就绝望,你们是来革命的还是来撒娇的呢?
— 刘荻 (@liudimouse) 1月 26, 2014

许志永入狱四年的代价,换来底层社会对体制的清醒绝望,中间路线在行动上的挫败比激进路线在言论上的主张更能促成政治反对群体的扩大.
— 王雪臻 (@Wxz0909) 1月 26, 2014

RT @wenyunchao:这会让很多朋友一时难以接受,不过事实很残酷。革命无能,改良无望,唯有消耗。 #新刁民运动 RT @Wxz0909: 许志永入狱四年的代价,换来底层社会对体制的清醒绝望,中间路线在行动上的挫败比激进路线在言论上的主张更能促成政治反对群体的扩大.
— 佩利 (@paleylin) 1月 26, 2014

刘荻和我的看法差不多:

其实我对许志永路线也有看法,不过坐牢算是成全了他
— 刘荻 (@liudimouse) 1月 26, 2014

判四年就绝望,遇到打压就绝望,你们是来革命的还是来撒娇的呢?
— 刘荻 (@liudimouse) 1月 26, 2014

已知贩卖绝望派 @mozhixu @wenyunchao @paleylin @Wxz0909,还有谁购买了绝望?我会为你们立传的。

中间路线,激进路线,革命派,改良派,种种派,你生活在哪一种派里?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激进路线和革命派是没办法排队去争诺贝尔和平奖的。许志永离诺贝尔奖很近了,下面是我上个月的BLOG中的原话

中国正缺一个懂法律、有活动成效、入过狱还享有国际声誉的符号性人物呢,要是政府重判了许志永,许志永就比刘晓波更有资格领取诺贝尔和平奖了。我就祝愿许志永身体健康吧,能像曼德拉一样撑过监狱生涯,也活个95岁,笑到最后。

来自周曙光的BLOGSPOT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