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奇之旅六 荷兰外交部和议会

今天是2013年3月26日。早上起床发现睡了7小时,近来最多的一次睡觉。起床后又是补写日志,然后老婆跟我说我那张放在台湾的dinstar VOIP盒子里的电话卡产生6800台币话费,急死我了,马上让老婆把电话给停机,想登录到Dinstar没找着IP,估计是被入侵了然后被人家拨国际长途了。

吃完早餐。10点,荷兰在线的三位记者来采访我,都是华人,录像,问了一些问题,还带我去议会的城堡一样的房子里拍外景,说是要做一个4分钟的断片,介绍我这个旅客眼中的荷兰。还跟荷兰在线市场部的肖波谈了合作,给他们写专栏,文章116欧元一篇,照片10欧元一张,比写BLOG等广告费合算多了呀。每个星期写一篇文章都不错了啊,前提是得有大量阅读,不然很快觉得没东西可写了,我试过连续写半个月专栏,那叫一个痛苦哇,真是比生孩子辛苦——人家肚子里有货,没货就没法写了。

中午12点50才回来扒拉两口饭,然后赶着去荷兰外交部跟官员介绍网络审查,荷兰外交部有关注网络自由的部分,我就介绍中国的网络审查是怎么样弹性控制的,介绍舆情监控系统,介绍新浪、腾讯、后饭否等封闭式微博,介绍新浪微博和地方政府、中央政府、用户之间的关系,也介绍像南周献词事件网站这样的“存档”对于反审查的意义。荷兰外交部的官员Jochem表示会推荐一些NGO和人跟我认识,也许可以交流一些做反审查项目的经验,也说认识GOOGLE的人,会转达希望不要关闭google reader的愿望。

到了下午5点,又跟一个俄国活动家去议会跟三个党派的官员交流,有Van Bomel,SJoerdsma,Bonis,De Ronn,Omizigt,也许有荷兰人会认识这几个人分别属于什么党派。我们分别介绍中国和俄国的事情。居然还像听证会一样,还有四个平民申请了旁听。我又介绍了一篇网络审查和我的反网络审查战略:不能只的是规避,要存档。存档就是一种反监控:政府保存平民的信息包括私人信息但民众无法自由访问这些信息,民众也可以用存档的方式来监控政府。

从议会出来后,又去吃pasita,然后想找电影看,发现要不迟到半小时了,要不就太晚,我还得11点打电话给老婆,我就回酒店房间工作去了,回了不少邮件,写这篇简单的日志,睡觉去鸟。

5 thoughts on “我的神奇之旅六 荷兰外交部和议会”

  1. 特地来留言。
    但是blog好像没有那么好看哦,如果你忍受我这小小的吐槽。
    1. 这个文章很日记,几点几分做了什么,从早饭开始到电话卡被盗用多少金额的钱,一直写到晚上没看到电影。这些信息汇报,好像并没有体现文章标题“神奇之旅”
    2.真正读者想看的可能是中间三段事件,但是你只写出了事件发生流水帐,若是你能写出你对你看到的事件的看法可能更有可读性呢。
    如果每天都很累没法写的很深刻,与其这样还不如多睡饱觉,然后等到时间空闲的时候来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