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霍炬与花落去绝交的两篇相关文章

看完 @doriscafe 的 http://doriscafe.tumblr.com/post/14054049716/qq 和 @CaoniBird 的 http://shaneliu.org/archives/1034 脉络弄清了,原来是 @GoneWater 道歉不诚恳还率众恶搞并演绎自己的“你到底想怎么样”一句,试图娱乐化转移焦点,霍炬怒极,用地图炮抨击参与恶搞者 ,然后又指责花落去利用QQ群率众恶搞并演绎自己的“你到底想怎么样”一句,卖萌娱乐化淡化对错。
img.ly/bowK 花落去宣布与周曙光断交。周曙光亦表示:花落去不写文章陈述他观点和证据,我表示此人确实不可辩论不可交流。这世界上可交流可辩论的人可多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我可不怕得罪人。

http://doriscafe.tumblr.com/post/14054049716/qq

此文来自 doriscafe

关于我所知道的QQ群以及向霍炬道歉

也许我写这篇文章的举动,在一些人眼里也仍然是错的,也许又是一只蝴蝶再一次地拍动翅膀,影响甚广而不自知罢了。毕竟我曾经参与过的一些绝非出自恶意的事,竟然像热带雨林的蝴蝶一样扇了几下翅膀,却完全没想到过这些动作影响到全球的气候变化。而这件事竟然伤及一位朋友的感受,又让另一位朋友饱受误解。

Royxy那天说的那个神秘的QQ群的事儿,与事实相较,真的夸大了。(他本人已发推解释。)

而花落去(下称花花)跟霍炬(以下也会出现“火炬”),也都因为怒气还在,于是就着火气,说出来的话越来越伤及对方,甚而伤及无辜。

我在这个群里。我目睹并且参与了火炬文章里所指的事件,花花那句被火炬定论为“卖萌”的推,以及那个推之后的被当做的“舆论引导”的戏谑RT的过程。

——花花真有个QQ群?这群到底是干嘛的?

是的。花花有一个QQ群。这群从我进去到现在,里面的内容只有一个主题,就是交流八卦。 后来因为群里的孕妇每生必子,被姑娘们在群里打趣起哄,于是群主把名字改为保胎送子***。(根据群友意思隐去群全名。)

这个群的准入制度,并不是fo数量的多少,而是花花自己的私人朋友,姑娘们多,小伙子们少,大叔更少,这些人里fo多的有几个,而fo少的更多。此群在我进去的时候,有一个规则,群内说的事,未经所有当事人允许,不许拿到群外面去说。第二个规则,叫做排队不过五。

为什么要有这些规则呢? 有第一个规则的原因是,大家在群里,常常分享见闻八卦,推上的,不是推上的,谈论的内容甚至也包括自己的八卦,姑娘们的心事也多。要保障大家敢于说自己心事,就必须在机制上防止群内消息泄露出去——因为,只有在这种互相保卫彼此的秘密和心事的全封闭环境里,才能保证大家对任何话题都交流自如。

有第二个规则的原因是——这群姑娘实在太喜欢排队了。要是在群里遇到一个笑点,活泼的姑娘们就抓住一个点开始排队。(尤其不会放过任何花花跟群内男子基情故事的部分。在我们看来花花跟群内无论大叔还是正太,都有基情。)

什么叫排队? 譬如这样。

甲:花花又有基情了。

乙:花花又有基情了。

丙:花花又有基情了。

丁:花花又有基情了。

乙:4了哦。

戊:花花又有基情了。

(戊被踢出去了。只好第二天再求花花加回来。)

这就是排队不过五。这个机制让我们这个欢快的八卦群终于不活在刷屏之中。

——那天到底是怎么样的?

嗯,你们都知道了,花花惹毛了火炬,火炬也惹毛了花花,两个朋友居然就从观点开始,越来越激烈地从争吵变成了对骂。

群里呢,当然也在八卦这个事儿,都快炸开锅了。自从花花向火炬道歉之后,大家都在揶揄调戏花花,因为很久没有起哄过花花跟别人的基情了——然后就有了我们看了花花给火炬的道歉推之后,要花花发个大点的坡好让人家下来台。结果花花就发了那句卖萌推,群里笑成一团,拿花花消遣,我这时候也大张旗鼓要RT他的基情,也是如此。再之后等重光的大boss推一出,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这时段内,群里都在尽力找好诗歌,绞尽脑汁如同语文课。

——到底有没有策划一个人发推互相RT的事儿?

有。但绝对不是作为群规存在的。

第一个策划是你们不知道的。花花发了半是嘴硬但说清楚是道歉的道歉推之后,群里姑娘就在边笑闹边鼓动花花,让花花发基情推。某种程度上,群里欢乐的气氛,在下文笔功夫不足以形容得让人身临其境,只能请各位自行脑补。(请善意脑补,谢谢。)

有。而且我还在那天参与了很多。包括起草了关键性的几推。譬如,关于花花说完“你到底想怎样嘛”这推之后,我也疯狂地RT花花那著名的一推,包括引起 Royxy 误会的 H (因为写这个群里的人,本应征询过群里相关当事人的意思,但这位H先生,因为实际上违反了群规,后来又自己知道捅了篓子,于是自行退群。我写这篇文章,他也没有过问,因此我给他用代号。下面提到的群内成员也都起代号,大家要是看了文章愿意认领,大可以出来说,我就是A,我就是B这类的话。要是觉得也没必要,就算了吧。)在内的大家也纷纷出主意撺掇内容,愿意RT,凑成一个“强吻 RT 按墙上 RT 推倒 RT 你到底想怎么样?”一类的搞笑推,欢快地推进花花要求强吻、推倒、按墙上等三俗内容,并且想出了类似于 “按墙上 RT 强吻 RT 你到底想怎么样”的格式的推文。虽然这段时间群里只有不到10个人在场,真正动作的人也只有这么几个,我的话跟大家的话也一直在混乱情状中,于是,我们没有以最快速度发出之前我想好的八卦推。我也说了很多很腐的内容,譬如这个无聊的玩笑话花花跟火炬要是在一起,按体型算,火炬肯定是受。——想大家发这些推当然不可能是为了针对火炬或者伤害到火炬,而是希望推上气氛可以轻松一些,大家笑笑,就把剑拔弩张的事情消解掉了,化戾气为欢乐。

对,如果按现在事后冷静的看法,说我跟着煽动大家RT,或者事前先想好稿子大家RT,某种程度上不能算错,是部分真实状况。事实上呢,大家一边笑闹着讨论基情的表达,一边看推上的状况—— 这个“按墙上 RT 强吻 RT 你到底想怎么样”的格式的推文,确实出自我在群里跟大家互相玩闹的手笔,没有恶意,只为大家笑笑,消解这场口水仗。当时在群里的大家,也肯定没有要伤人的意思,类似的段子也一直在群里出现,只是当时我的这个段子看起来比较腐,我又玩得疯,大家比较接受,于是都来RT。仅此而已。

但我想漏了一点:以霍炬性格较真儿,未必像能像花花,会看的开、受得了这种RT和大玩笑。所以我在这篇文章里,也想继在推上之外,在这里向霍炬道歉。(后文有声明)

当我们的八卦推传播开来没过多久,我们就发现群外的人似乎也有这样的想法,重光的第一个诗词推,首创性地将“你到底想怎么样”放在了诗词的末句。于是获得了前所未有的RT和仿作。在这个阶段,群内其实没有在操控舆论,因为根本轮不到我们,我记得自己当时只满脑子搜刮适合描述基情的诗词妙句,就为了玩文字游戏而玩文字游戏。当然,我没有恶意,只是同样地觉得两个朋友吵架(还不知道到底在为了什么而吵),站队也不是,不站队也不是,那玩玩文字游戏总可以了吧?我相信那天有参与这推的推友,想法大略跟我相同。

——那你们干嘛还这么沉默?不知道人家 Royxy 那推骂的就是你们吗?

因为当时 Royxy 说的几点:

一,fo到一定级别才能进入:与我在的群不符合,大家对号入座发现没有这回事。

二,经常有那种我什么时候发一推你们都要RT,不RT踢出去的事儿:这与我们的群经常发生的事情有出入:首先,大家确实是经常把推上看到的好玩的推发到这个群里互相分享,也有过群员说写了个新blog,请大家RT的事情,但我就没RT过,也没见谁出来RT过。更没发现谁因为没RT而被踢出去的。这也跟群里大家一贯常识不符。同时,花花跟火炬吵架被RT对诗那天,群里其实人不多,所以除了我跟两位群员想到了可能是指我们的群之外,有许多群员看了 Royxy 的推之后仍然不明真相,在群里问, Royxy 到底说的是哪个群,到最后事情闹大了才有人问:“推上的神秘QQ群竟然说的是我们?”

三,群规本身的关系。即使意识到 Royxy 说的就是我们群的群员,受群规约束,也很难回应。因为回应就要说明白当时的过程,而公开回顾过程本身就违反了群规里,未经所有当事人允许,不许把群里的事拿出去说的条款。

我不回应的原因很简单: 因为 Royxy 没点名就是这个群,这时候事情不挑明,我站出来说话也很不正常。因为一我不知道他们吵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吵。而且 Royxy 的误解是因 H 而起,我电话问过了 H,他承认是自己造成了误会。因而我的处理方式是,向我能够解释的人解释,希望这事情能够冷处理。但没有想到推上大家非常在乎 QQ 群这个事情。二,霍炬号称离开 twitter 的文章上的那些说消遣和娱乐这一切是比围观还要可耻,无论是1984还是娱乐至死,我当时都还以为,他不至于如此在乎这些。尤其当我说的内容即使要说消遣娱乐,那也针对的是花花卖的萌,重光发的诗词。但昨天我着实感受到霍炬其实在意这些,因此我今天在推上和这里道歉。

——到底有没有“不RT就踢出去”的事儿?

1.这事儿从未发生过,没有人因为没RT就被踢出去,也没有人是为了不被踢出去才RT。

2.这话群主花花说过,可是那时候的语境是在众人笑闹中,我说H之前RT出来的故事不好笑,弱爆了,重新RT,而H则说,他有事要走,我呢则在当时请他RT完再走,然后花花就说了这么一句,花花的玩笑话,非常明显的玩笑话,当时所有在场群员均可作证。(证据是:后来当群里大家听说H同学居然以这个话作为段子在饭局上说的时候,大家都震惊了,因为这话大家都认为根本不能当真,听过就算的。H 先在饭局造成 Royxy 的误解,再在 Royxy 发推之后再发了一则内容失实的DM解释,算是这个事件中的前几个扇动翅膀的小蝴蝶;而我在群里跟大伙笑闹着发推,则某种程度上造成了推上的飓风。)

总之,依我对自己和对群里的姑娘小伙子的了解(大叔方面当天除了花落去之外的其他大叔不在),大家当时虽然笑闹和极力在言语上撮合花花跟火炬这一对(朋友或冤家),主要还是在于取笑、揶揄、调戏、讽刺花花,对火炬没有恶意。而在群里笑闹要求互相RT的事情呢,实在是腐女把这事儿娱乐化了。

——为什么这个群会浮出水面?

整个事情跟 Royxy 的推所指控的,相距确实太远,而 Royxy 的那条推在一小时内70+的RT转发量,让整个事情有了一面倒的声音。那天我晚了一些上推,看到那时,Royxy 已经删去原推。我打给一位H,问他到底什么回事,他说,他在饭局上开了个玩笑了个槽,说了一句类似“群主好坏,他说我不RT他,他就踢我出去”的话。 不怪Royxy ,要是我是他站在那里听见,推上气氛如此,我也难免会误解花落去,往阴谋论和舆论控制上想,哪怕越描越黑。

——当时花花真这么说了吗?

说了。不过其实花花那是句玩笑,群内没人当真,我想 H 也没当真,只是他饭局上讲的段子卖的萌。造成了 Royxy 对花花的误会,H 也已向花花道歉。

——一个公开的道歉与说明

我必须先插播一个声明,我本不腐,但这群里的腐女文化盛行,生生把我掰成了一个腐女。

当然无论如何,我要向 @virushuo 霍炬道歉。如果我让群里大家RT的基情推或者任何其他事情让他不快或感到被朋友拆台或情感受伤的话,我诚挚道歉。无论是何种伤害,只要霍炬认为是因为我做的任何伤到他或西乔的部分,我都在此公开道歉,我从未希望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不仅因为我在上海期间曾经受过霍炬西乔的雪中送炭的帮助和照顾,更是因为我至今仍然将他们视作朋友。我希望这篇东西能够哪怕只是稍微抚平霍炬心里的伤痕,逐渐平复心情。

所以霍炬,请让我诚恳地说句对不起,你不小心成为了我们话题里的基友男二号。我们娱乐了你在乎的部分,我代表自己道歉。

不过我其实真没有这么在乎你跟花落去在公共场合吵的这场架,你们闹翻之前都没把这当回事。因为不知道你们吵的由头是什么,更不关心你们谁最后吵得赢(因为谁吵赢了对我们这些朋友而言都不是好事),最好的情况当然是,你们不再吵下去了。因为作为双方的朋友,我本来就不希望看到你们打口水仗。

http://shaneliu.org/archives/1034

此文来自caonibird

这几天真是开了眼界。原本以为,在Twitter这种墙外平台上,糊涂蛋的比例会更少一些,毕竟大家都活跃在一个没有信息拦阻的地方,而信息的流动,观点的交换,是最好的学习方式。不曾想,一个神秘QQ群彻底暴露了某些人的智商。

是的,谈及的正是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花霍断袍。

首先得声明下立场。

小鸟并非花蜜,一向只看逻辑不认人。事实上,我身边的许多朋友也是花黑,他们批花落去“太装”时,我从不反驳。一来并不认为“装”是什么恶行,二来花落去在“证伪”上的钻牛角尖,的确有“装”的嫌疑,更重要地,“装”还是“不装”更多地是种感觉,说白了只是诛心之论,不可证伪,讨论起来也没啥意思。

至于霍炬,小鸟和他吵过很多次。从Bitcoin(《Bitcoin:Geek们的货币实验》),到新浪微博与Twitter的争论(《关于Twitter与新浪围脖比较的一些思考》),再到近期的乔布斯之死。在这些讨论中,小鸟基本把这位名推友列为“不可讨论”(《明白人,糊涂蛋,神棍与搅屎棍》,《智识之外》)的人士,基本没法和他好好交流。用吾友的话形容,“你和他气场不合”,自觉此言甚是。

言归正传,大致聊聊此事。这应算作花霍断袍的2.0版。断袍1.0版的孰是孰非争议很大,在小鸟看来,花落去嘴欠了些,霍炬心胸狭窄了些,不好好说事,双方非得互扣帽子,该得断袍。1.0版的结局是,霍炬与花落去断交,并绝Twitter而去。此事可按下不表,各人有各人的想法,但霍炬的临别绝语(《为什么我不会再更新twitter了》)却值得拿出来说道说道。若小鸟没有误读的话,该文的核心意思是,不表达/沉默就是“犬儒,懦弱,愚蠢的中庸”,原因则是多数FOer较多的推友,并未在花霍断袍1.0版中吱声。

真是神一般的逻辑!一个双方都没说出什么亮点的议题(苹果色情APP),两人无谓的争吵(多数人感觉),众人还没有先问罪于TL的污染,反而恶人先告状,给大家扣上“犬儒,懦弱,愚蠢的中庸”的帽子?这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若说在晓波被判11年一事上,大家保持可耻的沉默,这种批评可能还说的过去,但就此事而言,这顶帽子未免太大,太荒谬了。

然后便是神秘QQ群事件。事起 @Royxy的一条推(原推已删,Royxy对此事已予以澄清并道歉,见尾附),大意是,推上某著名ID组织了一个QQ群,只有一定FO数的推友才能进入。进群后,群主指定RT某推,群内的人都必须听令,否则格踢勿论,以操纵Twitter上的舆论。此推本来没啥,众人皆当笑话看,因实在过于匪夷所思,都不相信会有这种QQ群的存在。但接下来的事情就令人瞠目结舌了,@gaoming 疯了似地行为艺术表演让Twitter上的话题渐渐集中,然后突然踢爆该群群主乃花落去,接着联系到花霍断袍1.0版中的“对诗”行为,并引以为证据,三人成虎,众口铄金,惹起了一波又一波花黑高潮。

最高潮的是昨夜,霍炬虽离了Twitter,但仍在Blog上发地图炮(《地图炮、QQ群、结尾》),认定有人组织围攻,操纵舆论,以“嘿嘿”二字诛心,并称“不难弄到聊天记录”。在小鸟看来,这篇文章,基本和“共济会阴谋控制全世界”一样搞笑,没想到霍大师还是乌有的忠实读者,郎大仙的铁杆粉丝,惯常以阴谋论解释世界?

且架空事件的背景不提,只从常识判断,这种专为攻击某人而生的QQ群,这类不RT就滚的粗暴规矩,试问,花落去有多大的能耐,能让推上的“大佬们”心甘情愿为他所用?据小鸟所知,Twitter中文圈上FO数到一定程度的,除极个别女生,其余皆非善茬,彼此间有心病的多了去了,花黑也不在少数。此种背景下,若花落去真能搞定这样一件壮举,倒真让人叹服。反倒是霍炬一方,先抛出个明显违背常识的命题,然后疯了似地传播,最后再由老婆的ID发难,这一系列不同寻常的举动,更让人怀疑,到底是谁在操纵舆论呢?

当然,这也是诛心之论,小鸟并不赞同。但若从花落去的角度看,称这种行为为操纵舆论,当属同态复仇,既然是对方先挑事,先诛心,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昨夜的2.0版并没有真正吵起来,花落去并没有像小鸟所设想的这样,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只回了几句嘴,不曾像1.0版时那样两人联手刷屏。

最后,谈谈证伪和举证责任。昨夜2.0版高潮时,有许多推友都不再保持“沉默”,希望花落去发扬证伪的精神,站出来对这种指控予以证伪。这种对真相的渴求固然可贵,但在小鸟来看,这部分推友们缺乏了最基本的法律常识(《举证责任》):应当由主张者(即指控花落去操纵舆论的霍炬一方)举证。既然霍炬口口声声称有聊天记录为证,那就亮出来让大家一辨真伪呗,总比互喷口水来得更有说服力一些。而若拿不出这样的证据,污蔑之罪,小人之名,恐怕已是坐实之事。

需要注意的是,在分辨这种举证责任时,在无例外的情况下,都应该由主动主张方举证,而不是由被主张方举证。此外,“谁主张谁举证”也不可片面解读。仍以此案为例,霍炬称花落去操纵舆论,花落去否认,并言请你举证;这时若有旁观者说,花落去你说没操纵也要举证,这显然误读了“谁主张谁举证”的含义。如果这种情况推广开来,可随意指控一个人犯罪,而当其否认时,再要求其进行无罪举证,那岂非要天下大乱,咬人者遍地?

末了,希望这事到此为止,不再成为话题焦点,这对当事人,对其他推友,对Twitter中文圈都难称善事,反而鼓噪了太多暴戾气息。

附 @Royxy 的道歉:

1、royxy (原推地址:https://twitter.com/status/145677445935276032)

我前几天就说为免口水不想再对QQ群的事发表意见了,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样。看来我捅出来的烂摊子还是要我来收拾一下。我只说情况,不说观点,因为不想介入我本身并不想关心的论战当中去。如有偏差,也欢迎包括@virushuo 和@gonewater 在内的推友指正。

2、royxy (原推地址:https://twitter.com/status/145678878923436032)

几个我基本确认的错误我要先道歉。第一,当时发推说花落去的QQ群要达到一定fo数才可入群,此事不确。的确群内有不少fo数很多的推友,但fo不多的也有很多。据称均是花落去的私人朋友。第二,经常组织发推,不rt者踢出群这个说法也不确。此误解源于一些沟通上的误会,详情就不解释了。

3、royxy (原推地址:https://twitter.com/status/145680822593257473)

接上推,第三,所谓组织发推一事是针对花落去那条著名的”你到底要怎么样嘛”的卖萌推说的。这条推的确是群内讨论过以后再发的。第四,此推发出之后的反响巨大,虽有群内推友RT的影响,也有如重光之类的推友纯为了好玩才参与的对诗,此事并不全是群内操作。

4、royxy (原推地址:https://twitter.com/status/145683114046394368

最后说一丁点我的看法。如果火炬不停推,我未必会发那条推,本来前一番论战双方都很无厘头,我也不关心这话题。但是我还是很关心推上的多样性,火炬停推这事实在不令我开心。花落去卖萌,个人认为还是释放善意的成分多一些,只是错估了火炬的反应,也属于好心办坏事一类的。说完了。

5、royxy (原推地址:https://twitter.com/status/14r5685245746888704

本来我发推之后大家猜的矛头都没指向花落去,所以我并没有后续发推解释。就像@cxzj 老师说的,并没有伤害到谁。现在火炬点了名,我原推中确有不实情况,在此向受不确信息影响的众推友诚恳道歉。凡是自认受影响的都可以来找我请客吃饭,一定再次当面道歉。

来自周曙光的BLOGSPOT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