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务卿克林顿就国际互联网自由问题发表讲话》有感

国务卿克林顿就国际互联网自由问题发表讲话

2011年2月15号,美国的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就国际互联网自由问题发表演讲,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她去年1月就做了一次关于互联网自由的演讲,鼓励政府和民间充分运用网络进行表达和沟通,反对审查,反对网络封锁,呼吁全球承诺保障互联网自由。今年出现了突尼期革命和埃及革命,人们反对独裁者,并且都成功推翻了独裁政权。希拉里提到,通过脸谱(Facebook)和推特(Twitter),新闻记者传递现场报道。可见网络工具,特别是社会化网络服务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这次希拉里的演讲,有人认为没必要再演讲一回,有人认为老调重弹,不值得东八区的人半夜收听。我白天不用上班,我就在线看了直播,运气不错,直播很流畅。我觉得演讲应该在几个月前就决定了,但运气很好,有突尼斯革命和前些天刚成功的埃及革命作为铺垫,希拉里的演讲的时间和内容就很有价值了。网络自由确实改变了独裁者们的命运,改变了突尼斯人民和埃及人民的命运,给了仍然在独裁统治中的中国民众信心。可互联网仍然只是工具,并不是中国的未来,中国的未来仍然在“从事自己的工作并参与决定自己命运的讨论之时进行的无以计数的互动”中,中国的民众何时走上街头主张权利,何时有强大的民间社会能够承受民主变革带来的冲击,这仍然是未知的。不过,这一天迟早会到来,有些官员认为至少需要30年,有些学者认为需要20年,有些民主人士认为需要十年,不管是十年还是十二年,反对一党专政是迟早会到来的,区别只在于是软着陆还是硬着陆。

希拉里在《国务卿克林顿就国际互联网自由问题发表讲话(全文)》提到:

我们可以发现,“维基解密”公布的许多电文都与全世界各地的人权工作有关。我们的外交人员与维权人士、新闻记者和公民密切合作,共同抵制专制政府的恶行。这是一项危险的工作。“维基解密”公布这些外交电文,增加了人们面临的危险。

到目前为止,好像维基解密的工作人员真的认真的剔除了涉及的人名,似乎没有什么人受到伤害。还好我没从事人权工作,偶尔美国使馆工作人员邀请我参加网络自由讨论也不影响我的安全,他们也不会故意让与之交往的人陷于危险之境地。以后美国使馆什么的有什么邀请,大家尽管去捧场就好。比如,使馆工作人员就常在三味书屋做讨论交流活动,北京的朋友们关注他们的推特帐号, @americagov @MeiguoCankao @EugeNews @richardbuangan 和 @robraines @doubleaf ,其中Doubleaf是中国人,有公开活动他们会公开发出邀请的。如果你是Blogger,他们可能会把你当成媒体人进行邀请,比如,去年5月21号,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在清华大学演讲,就把我和anticnn.com饶谨当成媒体人邀请去围观了,我顺便作了所谓的网络直播,在现场把演讲内容摘要和图片分别发到twitter和flickr上。

希拉里还提到:

当国家限制互联网的自由时,它们也限制了自己的经济前途。它们的年轻人不能充分了解世界上正在进行的对话和辩论,不能充分看到激励人们推陈出新的自由追求。禁止对官员进行批评使政府更容易腐败,从而带来有长期影响的经济扭曲。法治下的思想自由和公平竞争是激发经济创新的要素。

我曾在三位书屋和上海领事馆分别是两次见到美国使馆工作人员被问到网络封锁的话题,他们就把这个敏感的政治话题转换成经济话题来阐述网络封锁如何不对,说是网络封锁影响”创新“,所以网络封锁不对。这次希拉里倒没有避开政治层面的分析,同时也用经济层面的解读来阐述网络自由。不错。以后跟国保警察辩论”一党专政“的话题时可以直接使用这些句子。

希拉里提到了最重要的一点:

近3年来,我们已通过一项公开程序发放了超过2,000万美元的竞争性赠款,该程序包括由技术和政策专家进行的跨机构评估,以支持正在利用尖端手段对抗互联网压制行为的新涌现的技术人员和活动人士群体。今年,我们还将追加提供2,500万美元赠款。我们正在采用风险资本方式,支持综合开发技术、工具和培训,并随着更多的人转而使用移动装置而不断进行适应性调整。我们倾听当地的呼声,了解数字维权人士在哪些方面需要帮助,我们的多样性做法意味着我们能够为应对他们所面临的一系列威胁进行适应性调整。我们支持多种工具,以便在压制性政府找到办法钳制其中一种工具的时候能让其他工具发挥作用。我们投资开发尖端技术,因为我们知道压制性政府不停地翻新钳制手段,而我们必须走在他们前面。

将追加提供2,500万美元赠款呢,用风险投资的方式帮助人们反审查——就是翻墙上twitter和Facebook啦. 我看到RFA.orgchina digital times在大力推广赛风这种翻墙方式,估计这些项目就是希拉里提供的帮助,还是著名的无界、自由门,不知道TOR是不是从这款项里得到支持,维基解密就是基于TOR来匿名传递资料的,如果TOR也是被希拉里说的”赠款“支持,那就不间接支持维基解密了?哈。话说回来,赠款支持TOR是一回事,维基解密如何使用TOR又是另一回事,不算美国政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500万美的赠款,很诱人呢,给我一个零头我都可以干好几年活了,可惜我在国内,没有NGO的名义就没办法申请获得赠款。等我移民了台湾再说吧。在中国大陆以外的NGO快动手写propose啊,如果找不着写Propose的方向,可以请我当顾问哦,我有很多很多想法哦。

3 thoughts on “读《国务卿克林顿就国际互联网自由问题发表讲话》有感”

  1. Pingback: 佐拉
  2. Pingback: Felix Wang | 特变别态老王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