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1984bbs的理解

1984bbs 的LOGO

最早看到1984bbs是在豆瓣小组,2008年的时候,那是我上豆瓣小组最多的时候,那时候人人都可以建立新的豆瓣小组,人们对“南方周末”小组不满意可以拉一帮人建立“北方周末”小组,但是豆瓣的言论审查力度越来越大,开始是如果有贴被管理员删除了了若干次就停止小组发言的功能一个星期,导致整个小组不能产生新的话题,第二次出现被豆瓣网删贴人员发现“不受豆瓣欢迎”的贴子就封小组两个星期,第三次就封3个星期。当时最活跃的“南方周末”小组,约有两万成员,我印象中“南方周末”小组最长被封禁三个星期,现在这个小组已经不存在了 http://www.douban.com/group/nz  . 那时候一批关注公共话题的豆瓣用户抗议豆瓣网的管理,于是出现了1984bbs,我就是从豆瓣网上的朋友那里得到邀请码注册的,但我忘了是谁给我的邀请码了。1984bbs的目前置顶的文字也许就是建立的初衷:

发布新话题与讨论建议及审查说明
欢迎发布有讨论和阅读价值的话题;不欢迎嘲弄宗教、种族、地缘、性取向等话题。
推崇布拉格公民论坛《对话守则》: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不做人身攻击;保持主题;辩论时要用证据;要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尽量理解对方。
遵循《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不对用户已发表言论进行删除处理;用户有权限删除本人已发表言论;编辑会合并重复话题。

1984BBS最初是通过邀请码来获得用户粘性的,我把这看成他们的营销手段而不是对针对内容或用户的审查,后来发展成”小众时政新闻自由网站“,一直通过用户在豆瓣或twitter上发放邀请码,并且大多数时候发布一个链接和标题,但其他网友发现阅读内容需要帐号,没有1984BBS帐号的人便会郁闷而四处求人给邀请码。这样就获得了许多buzzing,起到了很好的营销效果。

我后来知道1984的运营者网民叫张书记,真实名字是张建男,中文名字比他的Twitter ID  @SecretaryZhang 好记。张书记在Twitter上也很活跃,但是他没有做到1984BBS置顶的要求“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不做人身攻击;保持主题;辩论时要用证据;要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尽量理解对方。”,常常看到他和花落去火炬吵架。我今年上半年经常和张书记组织的1984BBS足球队踢球,跟他沟通过,我建议他就事论事的与花落去、火炬进行辩论,建议他不要对出身、职业、动机、态度进行攻击,歧视来歧视去最终形成对立,无法形成对话。批评品格和道德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搞得最后谁都想占据道德制高点对对方进行批判。

可能我在网站突破封锁技术方面和利用网络做新闻整理方面有经验让张书记对我有了印象,张书记邀请我成为1984BBS的顾问,但是我不习惯BBS的玩法了,我02年到04年都在BBS里灌水玩,但后来写BLOG后,会用GOOGLE READER了之后,我认为BBS的信息整理能力特别差,容易被新来的不守规矩的人冲击,而且BBS的阅读效率特别低,认真泡一个BBS就会占用大量的上网时间,我上1984BBS的时间并不多,到目前为止,我也只发了70个贴子。所以后来张书记说有人不希望在1984BBS的顾问列表里看到我的名字,我表示无所谓,反正我也没有真为1984BBS做过些什么,于是张书记把我的名字从顾问列表里去掉了。

我觉得1984BBS相对于BLOG的内容组织方式有一个缺陷,那就是不够开放。我说的开放并不是批评1984BBS在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方面的努力不够,而是指技术层面的局限:

  1. 一个是我前面提到的信息整理能力差导致BBS的使用者的阅读效率差,与BLOG这种信息整理方式相比,阅读效率差很多,并且用户无法像twitter一样选择关注优质话题发起者;
  2. 另一个局限是内容无法被搜索引擎索引,一篇优质的信息量丰富的文章,在最初的几天里,会有很多人关注和回贴,标题和链接会在其他网站和聊天工具上传播,但只有拥有1984BBS的帐号的人能看到,GOOGLE这类搜索引擎却无法收录进去,导致这个文章很快被淹没和被遗忘,而BLOG的信息整理方式就更为开放,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仍然被别人搜索到。

当然,不可否认,1984BBS还是获得大量媒体从业者的支持,相对于其他BBS,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新闻集散地了。这样的信息聚全工作是很有意义的。但我觉得还可以做得更开放,增加编辑投入力度,甚至可以成为一个媒体平台。从1984BBS的豪华的顾问名单就可以看出,1984BBS应该有机会做成一个促进公民社会对话的平台的:

顾问(排名不分先后):朱大可、莫之许、黄章晋、安替、连岳、唐岩、闾丘露薇、冉云飞、北风、张发财、曹国星、周曙光、艾未未、艾晓明、崔卫平、张闳、刘荻、廖亦武、温克坚、王晓渔、郝劲松、野夫、刘霞、曾金燕、章立凡、狄马、陈绍华、石扉客、十年砍柴、和菜头、五岳散人、余杰、李笑来

今天,张书记在1984BBS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虽然我想尽我所能让1984bbs存在下去》,照例需要1984BBS帐号才能阅读到,我把全文转载到这里:

2010年10月8日下午,两名我见过两次的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再次找我约谈,谈的话题是1984bbs和刘晓波获奖。在这之前,派出所要求我之前的房东赶我搬家,我所在的公司对我进行离职处理。我一直想知道国保的底牌是什么,他们为了让我关闭1984bbs还会对我做出些什么事情来。就在这次谈话中,他们表示接下来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如果坚持做1984bbs“将有一条路等着我”,我不知道这是条什么路,但看一些异议人士的遭遇,我知道这条路会很艰辛。

在甘家口派出所进行了近两小个半小时的约谈后,我乘警车回家,楼道里一个鬼鬼祟祟的便衣在我进家门前把头伸出来,确认了我住的房间号。从这天起,我被限制出门了。我家楼梯口有三个退伍兵轮番站岗,防止我未经许可外出。我的外出要给我所在地的片警打电话请示,片警要向甘家口派出所请示,甘家口派出所要向市局国保请示。如果用一个比较恰当的词来形容我的状况,那就是:我被软禁了。我现在不能走出我所在的社区,只能申请在社区内走动。

今天下午,国保又开始调查我爱人、我爱人的父母、我爱人的祖父祖母(已年近90)的情况,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这些藏着黑暗里的卑鄙的手段我个人见识过了。

此刻,我忽然想,为了新闻自由,我做1984bbs可以让我自己受尽艰辛,我不想连累我的爱人和她的亲人。我不知道共产党是不是非要逼我到冷血的六亲不认。他们的底牌就是“不断的折磨你的亲情”?我不知道有没有比卑鄙更难听的词语来形容他们的手段。

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如果我放弃1984bbs,你们会理解吗?

我今天打电话跟张书记沟通了,了解到一些情况:张书记因为运营言论不审查的1984BBS网站,这几个月来一直不答应北京市公安局国内政治保卫警察的要求,坚持不删除1984BBS的某些贴子,也不愿意关闭网站,甚至网站受到攻击后仍然积极应对,目前已经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并且家属受到调查,张书记和他的亲属面临政治迫害的风险,张书记考虑到来自政府的针对他的亲属可能会遇到政治压力,他可能会选择关闭1984BBS.

我的看法是,如果1984BBS是张书记的私人财产,张书记可以独立决定这个网站的走向,其他人可以在1984BBS关闭(或被收购)之后建立1985BBS、1989BBS、2010BBS;   如果1984BBS不是个人财产,是几个人共同拥有的,他只需要和朋友们商量一下就可以作出决定。并且我建议张书记尽可能的邀请更多人声援1984BBS,一起声援言论自由,如果非得关闭1984BBS,那也需要北京市公安局承诺不再骚扰张书记和他的家人——不过,这样的承诺会有效吗?这样的妥协会有借鉴意义吗?无论如何,我给张书记的最后建议是:对着你的镜头,说下你的感想和遭遇,记录这个时代。

52 thoughts on “我对1984bbs的理解”

  1. Pingback: 痞子阿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