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全民共识不应出现在民主社会

有推友 @fayzty 告诉我:”今天台灣《蘋果日報》社論引用了 @zuola 對民主的定義,稱它是公認最適當的,但沒有提到名字只說是中國一名網友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292337/IssueID/20100209  ” 我觉得在社论中不提我的名字是恰当的作法,否则社论会变成我的一个广告位就会干扰原来的主题,社论的评论焦点就从”两岸“转移到”佐拉“了。要是我写社论,我也会这么写。我也认同社论中的观点:“江丙坤希望的全民共识在民主社会很难出現,也 不应出现。”

蘋論:江丙坤的奢望

2010年02月09日蘋果日報

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昨天表示,兩岸協商已進入「先易後難」的後難階段;並提出他的新春願望─凝聚全民大陸政策的共識,為進入艱難階段提供民意後盾,例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智慧財產權的保護以及租稅協議等。

民主就是競逐利益

江丙坤口中所謂的「艱難」可想而知。一是台灣內 部意見分歧,江無法感受到全民的支持,因為各利益團體的利益不同,怎能有共識?民主社會除了對基本的民主體制具有全民共識外,其他就眾聲喧嘩,各說各的 了。江希望全民共識作為他談判的後盾,是良好願望,但不能奢望。畢竟對ECFA和租稅協議而言,台灣的意見是分裂的。此外,中國對手的難纏也是艱難的原 因。

江丙坤以及國民黨的高層要覺悟,台灣已非昔日的台灣,不再是戒嚴時期國民黨一聲令下,全民就「意志集中,力量集中」的台灣。現代民主社會的本質 就是不同利益團體的角逐,沒有什麼是能得到全民共識的。最近被公認為對民主最適當的定義是來自中國一名網友:「民主是獨立個體和獨立組織,在文明社會中使 用除暴力外的透明手段爭取利益最大化的過程中,逐漸完善的遊戲規則。」這個定義說明了民主體制下的多元現象。江丙坤希望的全民共識在民主社會很難出現,也 不應出現。

60歲以上的重要官員要學會習慣分歧的聲音,並利用體制優勢作為談判的支點,像是拿台灣內部的不同意見來說服對方接受我方的要求;或至少可以獲 得雙方讓步的機會。中方也常拿內部強硬派反對來當作對外國談判時的籌碼;民主國家三權分立,多黨體制,民意強而有力,都可以當作談判時的後盾。江不需要全 民共識,只要是執政黨和政府的代表,其正當性就足夠了。

反對黨杯葛是職責

兩岸談判民進黨一定杯葛,那是反對黨的職責,無可厚非。農民、工人和傳統產業者也會反對ECFA。這是全世界都有的同樣問題,並非台灣所獨有。

對 江丙坤來說,談判最大的關鍵不在是否有全民共識,而在江在前線談判時,後方的馬總統、吳院長和賴幸媛主委是否已說服了多數的人民?如果還沒有,江談判時就 會底氣不足。不過有共識固然有利於談判,缺乏共識也未必不利談判。如何善用己方的既有條件,獲得最大的利益,才是對談判者的嚴厲考驗。

BTW:昨天我和温云超在在凸凹酒吧大吵一架,非常精彩,他指着我鼻子大声说“恩断义绝”,“一刀两断”,“保留批评你的权利”,“出门就打你”之类的狠话,我微笑着,冷冷的看着他,我说“你生气就输了”,旁边有半岛电视台的人,也有很多北风的朋友,估 计应该有明白人也不喜欢他在我面前“示恩”,北风喜欢记住对别人的“恩”,而我觉得,我推荐过别人这根本不是值得换取别人感激的筹码。我唯一后悔的是,我 的iPod touch之前打了一会SKYPE电话没电了,所以没有录下精彩PK片段。以后谁跟我玩,最好提防一下我会不会录音录像,当然,我推荐你选择在任何情况下保持自己的风度,这样就省掉提防我录音录像的精力了,我倒是希望这一点能成为“全民共识”,不过很难达到,除非我有朝一日能成为楚国的希特勒。

5 thoughts on “转载:全民共识不应出现在民主社会”

  1. Pingback: wmr
  2. Pingback: lihlii

whocare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