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研究生黄浦林问

  1. 对于您”中国公民记者第一人”的称号,你怎么看?
    答:你可能没弄懂什么是公民记者。公民记者不是永久身份,只是处于某件事中才拥有这一身份。我只不过是有 BLOG,有平台,能让传统媒体了解到我的存在,于是被传统媒体把我当成了“第一人”,其实,还有许许多多的人都在记录他们身边的事。只是他们没有像我这样的技术能力和利用传统媒体放大自己声音的能力。
  2. 您怎么看现在主流媒体的职业记者?有和他们交流过吗?
    答:交流过,他们把记录当成工作,我是把记录当成爱好。他们靠这个吃饭,我拿这个来玩。他们的媒体是公器,我的BLOG是私器。
  3. 您有没有与公民记者同行交流过?
    答:我有很多BLOG朋友,他们都在记录身边的事情。
  4. 您有没有因为做现场报道,被人威胁过或引起官司?
    答:没有。
  5. 您认为公民记者和记者的不同之处主要在哪儿?
    答:动机不同。他们是外部驱动,我是内部驱动。
  6. 在您心中,一名”公民记者”应具备哪些要素?
    答:只需要会使用网络传播消息,会记录事情就行了。
  7. 您怎么看中国宪法中明确规定的”公民依法享有批评权和建议权”?
    答:我没有看到宪法有规定这批评权和建议权。
  8. 您认为公民记者的”声音”能影响到政府的决策吗?
    答:我认为能,每个人都能。
  9. 您有没有关注”舆论监督”这个领域?您理解的舆论监督,本质上是谁对谁的监督?
    答:我没有关注舆论监督这个话题,我不知道舆论监督会涉及哪些人和哪些部门,更不清楚中国社会里有多少个部门。
  10. 您有没有听过”新闻专业主义”这个概念,您怎么理解?
    答:我没听说过,也不知道什么叫新闻专业主义。
  11. 有人认为”公民记者”是公信力和承担能力有限的个体,他们频繁出现在一些有争议的重大新闻事件中,通过有情绪的报道影响人们的判断。如果报道的和最后事实不相符,你认为自己应担负什么样的责任?
    答:如果自己愿意承担责任就承担责任,如果当事人不愿意承担责任,那就让宪法和其它子法来强制当事人为自己的言论承认责任。
  12. 有人认为,博客只能充当爆料者或评论员这两种角色,”表达”并不是”报道”,博客并非”公民记者”,您怎么认为?
    答:BLOG爱评论就评论,爱报道就报道。也许还有些人反对“博客只能充当爆料者或评论员这两种角色”这种观点。BLOG可以承担任何角色,随便主人怎么玩。
  13. 13、对于个人参与报道重大新闻事件的现象,有传媒人士认为,在中国,记者必须具备资质才能从事新闻采访,所谓”公民记者”没有合法的地位。您怎么认为?
    答:公民如果享有言论自由,他有说话的权利。他有资格描述他所看到的一切,并且,这是合法的。新闻采访不是专利,也不需要行政许可,任何人都可以描述自己的所见所闻。
  14. 你如何获取新闻线索?
    答:通过网络阅读和实地考察来获得新闻线索。
  15. 您采访的经费一般是怎样获得的?
    答:我的采访不需要额外的经费,只需要衣食住行这些生活必须费用,我的费用是从银行的取款机里拿到的。没有通过抢劫和偷窃的方式来获取生活费。有些时候,别人会捐助交通费用或通信费用。目前还没有组织愿意提供资金支持,只有一些个人的小额无偿资助。
  16. 在您的博客上看到您正准备利用名气,联系”话题广告”是这样的吗?
    答:话题广告是“公盟”发出的,我只是帮他们做事的志愿者,钱不由我来支付,是由公盟来付钱。
  17. 有人在网上说您去为青海西宁拆迁户维权时要求调查维护费,请问您怎么看待这样的声音?
    答:事实描述错误。
    我是给青海西宁的人提供技术服务,从来没有收取过“调查维护费”。通过GOOGLE搜索“调查维护费”五个字,发现网上没有这一说法,也没有这一词组。详情请参考这篇文章的正文和留言内容《令人失望的周曙光 – 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18. 网上有人质疑您接受当事人的经费,认为这样您会丧失独立、客观的立场。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答:我收当事人提供的路费,这是合法的。但我没有为当事人写过报道然后发表到媒体上,而是发布在自己的BLOG这块私人地盘上,不够贪污受贿,也不构成“公器私用”,我的立场与当事人没有关系,也与批评者没有关系,我更没有声称我的立场就是客观。
  19. 在报道时,您会寻找当事双方的咨询吗?您怎样保证报道的平衡?
    答:我在记录我所看到的到一切时,我不会找当事双方咨询,因为我不是法官和裁判,我只负责按时间和事态发展顺序记录我能看到的一切,不负责记录我看不到的内容。
  20. 您在采访时有人要求您出示记者证或者其它有效证件吗?如果有,您怎么处理?
    答:没有人要求我出示记者证,因为我没有自称自己是记者,我只是路过的旅行者。
  21. 您如何保障您采访获取的信息是真实的?
    答:我只保障我获得的信息是一手的,我从来不保障我看到和获得的信息是真实的。信息的价值在于不确定性,我从来不提供“周曙光是男的”这样的真实但毫无价值的信息。我认为,信息的真实性由读者去判断。
  22. “公民记者”是90年代末在美国兴起的,代表的事件是德拉吉的”拉链门事件”,之后才开始出现在中国?您怎么看待公民记者在中国今后的发展?
    答:我坚定的认为:会有越来越多的记者善于利用网络,网络会越来越影响我们的生活,而公民新闻将朝我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

4 thoughts on “答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研究生黄浦林问”

  1. Pingback: lihlii
  2. 千万不要气馁,坚持下去呀,开心点,乐观点,悲观的乐观主义者也不错的,混日子也没什么,活着就是目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