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去了艾未未家

我11月6号又去了艾未未家,许志永和艾未未聊了一会,我们就准备走,都走出门了,结果我问许志永要不要参观一下艾未未的作品,我说他仓库里有许多好玩的东西,结果我又回去他的大房间里看他那些玩具。

下图是许志永艾未未

看到艾未未房间里的一些古怪的玩具,我们都会问,艾未未说是为了表达一种“可能性”。如下图,他把一根古代的大梁弄到一张古桌里了,好像是明代的桌子。我记性不太好:)桌上放的一个如意,但是瓷器,仔细一看是人的内脏,从肺到大肠都有,把这些元素都结合到一起来了。

下图是四件”艺术器”,一个老愤青,一个不老的愤青,一个胖子,一个瘦子,两个瓷器被我们当成凳子,嗯,像我跟艾未未这样的怪胎,比我们屁股下的那些古董瓷器更“艺术”。艾未未说,要把手放膝盖上,端坐,像个武士。可是我在傻笑 :-) 随便怎么去解读好啦,反正艾未未是一个好玩的人。

艾未未的桌子,居然被他折了九十度。他说只是为了某一种可能性。老顽童啊。

下图是艾未未的另一张桌子,居然被他折了两次,切成了四块,还扔掉了一条腿。他说只是为了某一种可能性。好无聊啊。

下图的瓷器里我最喜欢那个向日葵子,大葵花子里有许多以假乱真的葵花子,并且都是瓷器烧成的。上次来艾未未家,他让我拿几颗,我就拿了两颗,今天我又要了两颗,艾未未又给了一把给我,还给了一把给许志永,我总共有十颗瓷器葵花子,许志永才六颗。艾未未说博物馆作展览都不能给别人拿,我们是例外。我拿着这些逼真的葵花子是爱不释手啊,我一想到哪天把这石头葵花子放到真葵花子里被人拿到嘴里磕的场景我就乐啊。后来回到我哥家,我拿出来炫耀,结果被要走两颗,只剩下八颗了。不过,我厚着脸皮又要回来了。

下图又是另一根大梁和古代的桌子,又被艾未未弄得混然一体,我上次来他家玩时就研究了半天,想弄明白他是怎么解构再重构的。

有想法,又有能力实现。真不错。

上次来到他这个大房间,我没有拍什么照片,都是用摄影机在拍,这次补上了。那天后来还在冬日的阳光下跟他聊天。我就问了他一个关于“恐惧”的问题。然后没问别的了。我没提到过“鸟巢”。

6 thoughts on “我又去了艾未未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