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坝联防队成员装小流氓来骚扰我

我想尽量控制情绪,可是这帮人太讨厌了,今天换了一帮人来守我,我下午从四点开始睡觉,睡到九点多,结果有人来敲我的卷闸门,,做死的擂,很吵,我忍着,懒得理他们,结果越敲越凶,擂了好几分钟,我于是起来骂他们。还用手机录像了,结果录了一小段,何强同学打电话找我找球,录像被中断了。那个王八蛋说什么我这里是玩球的,有这样霸道无理拼命擂门的玩球的人么?

我也不明白他们这套机制是如何运作的,看了天涯的《告诉你我亲眼所见的政治小爬虫真实的生活》后,我终于明白他们这个“人治体制”是如何调遣人员来监控我的了:

你知道什么人在选举时最紧张?估计你一定猜不到。不是投票的,他紧张个鸟;不是候选人,他是笃定的;不是唱票监票的,这些技术性工作都好做。

最紧张的是负有盯捎任务的工作人员。他们的工作任务就是跟紧一些企图跳票的家伙。这些家伙本已有权,受领导器重,比如乡党委书记,而负责盯捎的工作人员,往往是小娄罗,要权没有,要职没有,责任嘛说有多大就有多大,一不留神,被盯的人离开了视线,那就糟之极矣,糕之极矣!这个被盯者一旦逃离,就可能四处活动,气候一成,组织的意图就得失败,这个责任谁都负不起。但是盯人家当官的,又不能盯得太死,不然人家火起来,轻则骂你混蛋,重则赐以老拳,妈拉个巴子的,老子不违法不犯罪,凭什么盯死我?又,盯与被盯者平素可能关系相当好,此时角色尖锐冲突,委实难于相处。有个弟兄,他盯紧的一个乡党委书记,不知施了什么诡计,消失在他视野中有一个小时,这个弟兄吓得脸色苍白,几乎就要流出猫尿,立时战战兢兢的向领导汇报,领导一顿臭骂,差点就要动粗。后来硬是出动警车,四下寻找,总算把人找到了。

他们监控我也不会接到真实原因,只有级别比较高的人知道原因,连长沙矿业集团的保卫处的刘四毛处长也不知道原因,他们只是奉命监视我,一旦我离开他们视线几个小时,他们就慌了,所以不惜让联防队成员装小流氓来骚扰我。刚才录像里骚扰我的人就是联防队成员。

期望看到我这篇文章的所有共产党员认真参考一下《告诉你我亲眼所见的政治小爬虫真实的生活》,对照一下你的生活,考虑一下你的前途是否光明,考虑一下是否继续呆在绞肉机一样的体制内,欢迎弃暗投明离开这狗日的制度的约束,换一个工作吧。

12 thoughts on “煤炭坝联防队成员装小流氓来骚扰我”

  1. 视频里的话听不太懂呀,要不要把语音OCR一下呀?
    还有害死我了:《告诉你我亲眼所见的政治小爬虫真实的生活》,这个文章那么长,而且没有回贴的地方,万一我:1、恋爱失败了;2、生意破产了;3、贪污被抓了;4、心情糟透了;5、家庭破裂了;6、身体不行了;7、事事受阻了。
    可害死我了:(

  2. 呵呵,保持冷静吧。

    转化DeepThroat也不是一朝一夕的。正如你所说的那样,那些骚扰你的家伙们只是属于这个机器的外围设备。你大可不必劳神费力。

    找找机会,下点功夫,找一些CPU,MEM级别的和它们交流交流。这些级别的不完全铁板一块,毕竟和国产山寨级别不太一样,有些东西还是普世的,它们还是懂的,只是暂时被钉在龙芯机器里而已。

  3. 那倒是,级别高一点的官员倒是很好说话,昨天晚上就和610办公室的老大深夜在街头聊到三四点钟,他没有装迷糊,说的都是大实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