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号在贵阳的经历

找到一家书店,叫西西弗书店,装修得像酒吧一样,卖的书全是我看不懂的文史哲类书,不过跟老板高姐聊天很有意思,我便要求与高姐合影一张。

然后还去高组家里拿东西,她家里也弄得像书店一样,墙上全是高姐的照片,她说没Zola自恋,她只是把照片贴在自己家里,而Zola会把照片贴在网站上。

和高姐玩“巨头见面仪式”——握手:)

我再和高姐合影一张,我戴上帽子很酷,导致国安都为找到我如何认出我而头痛,且看下文

晚上高姐请我们吃饭,还有财经杂志的罗昌平记者,还有南方周末的神秘记者,还有南华早报的蔡志郁记者,南周的记者是和罗昌平一起来的,不知道名字,也没问名字,我给他们名片,他俩也不回给名片,然后问我知不知道李秀华的电话,我说知道,然后罗昌平也不问我愿意不愿意给,就递给我一张纸和笔,让我告诉他电话号码,我说我现在打电话问一他本人是否愿意给你号码吧,他说,不写就不写,多的是地方问到。我靠,太傲慢了吧。我可没把记者放在眼里,南方周末的名气大又有什么用?一点礼貌都没有,我又不必巴结你。

不过,蔡和他们聊得蛮热烈,我就埋头吃。我们吃完饭,通完气,相互补充一些细节,然后就结帐走人。出去的时候,我虽然这三天来只睡了不到五个小时,但我居然注意到有人走在我们后面,门口也有两个人似乎在等候我们,我想用突然袭击的方式与他们眼睛对视,居然没效果。走出门,下雨了,我的手机响了,是13037880658打了一下我电话,接电话却没接到,回电却不接,我就知道被贴身跟踪了,回头看到两男共伞跟我们走走停停。我知道他们是用这种方式来确认我在网上公开的电话号码和真人之间的联系。我于是要吓他们,结果我拍他们,他们就用伞挡住,下图中那个红伞就是两个大男人共在一把伞下。

我还拍到他们跟踪我们所用的车,我甚至还到他们车边问他们路如何走,就是下图这个贵AD3728的桑塔那,我先后和他们三个跟踪都近距离询问,我甚至边跟华盛顿邮报的刘流聊天说这事,边跟在一个跟踪都背后边走边聊,估计那个人心里不断地在说:“囧死了,囧死了,囧死了,” :-) 呵呵,好玩,有什么事明的来搞嘛,别鬼鬼祟祟地吓唬人,我才不怕你们这些工作在隐蔽战线的共产党员。

下图是视频,我拍下了那个贵AD3728的桑塔那阴魂不散的画面:

晚上,宫同学发来信息逗死了:

11 thoughts on “7月2号在贵阳的经历”

  1. 小弟先来沙发,等着看完您的贴子才睡觉。XD

    但抓拍的照片上怎么只见到一个男人,另一个躲在哪?是视觉上看不到还是…?

    PS:说实在小弟还是担心您的安全。当然周兄身手实在不凡,在异地跟国安正面格斗也可以从容来个三五七招。

    PS2:视频暂还看不到,缓冲也没有,换了youtube也是这样,不知何故?

  2. 这巡警大队大队长的回答绝了!:

    今天早上就一些问题采访了瓮安县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黄成。

    一个小女孩溺水死亡这么小的事情为什么会引发这么大的骚乱?他说这是深层次问题,不能明确回答。

    听说黑社会作怪,为什么前起不铲除黑恶势力?
    他回答:你提出的这个问题很尖锐,对我来说,我考虑不了那么大的问题。

    就你作为一个瓮安人,到底听说过或者了解过是否存在黑恶势力?
    他回答;请你去找瓮安专门的打黑办,他们有具体的数据。

    原址还有精采图片:
    原文: http://wuhanpin.blogcn.com/diary,17387654.shtml
    如果删了就来这儿: http://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8/07/200807030318.shtml

  3. 看了很多新闻,不管真相是什么,很佩服周兄。
    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介绍的时候是”民国70年”?
    是网站要求还是周兄自己写上去的,望赐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