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相关资料给贺卫方和刘晓原等法律专家

首先,我先请大家看一下贵阳市的新闻发布会的视频,这个视频有23分钟,但我从电视机上看到的视频却感觉画面有跳动,似乎删除某些内容了,这段视频已经保存在我的服务器上了。无论如何,先看官方如何自圆其说(来源,中新网):

然后,请看一下做新闻发言人的所说的“俯卧撑”的地点的照片:
这是西门河,很平静的一条河

不知道大堰桥是不是这个窄桥,我的判断是,水很平静,离尸体最近的桥应该就是这座,有没有瓮安的人能帮我证实或证伪一下?

桥的宽试从下图可以看到:

这是从这座很窄的桥上拍的照片

希望李树芬不是在这座桥上入水的

我的疑点:

  1. 瓮安县有多少人在西门河边或桥上做俯卧撑的习惯?做俯卧撑是否为贵州方言或黑话还是术语?
  2. 视频中6分30秒左右王兴正说瓮安县的县工作组和李树芬的家人“签订协议,了解此事“,县工作组对“自杀溺死”的李树芬的死承担了何种责任?协调意见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了结此事”的双方是分别是谁?
  3. 2008年6月28日下午的游行是否通过申请?是否安排交通线路和警力维持游行秩序?
  4. 我看了本地的电视,电视中没看到打伤的死者叔叔说出任何有价值的话,死者的舅舅说话的画面有跳跃,说的话没价值,并且都是解说员在帮助解说;
  5. 初二的15岁的女生是否有男朋友?李树芬、王娇丶陈光全 丶刘言超四人之间分别是什么关系?
  6. 死者李树芬的父亲李秀华的请求立案侦察的文件中称:“王娇用本人手机向死者之哥李树勇(瓮安二中高三应届毕业生)电话告知,称李树芬已在她家同她玩,在她家睡,已确定不回家了。次日凌晨29分,王娇用同一手 机通知李树勇称“你家妹在西门河大堰桥被水淹了”李树勇即呼在墙外屋晚休的熟人刘开龙作伴直奔西门河大堰桥,二人赶至北门仓库外岔道口巧遇公安巡警,警察 询问得知同去出事地点,时正凌晨36分左右,现场的西门河大堰桥上站着两个不明身份的男青年,李树勇等人问该二人李树芬和王娇呢,该二人答李树芬在河里, 王娇在上面……。刘开龙即跃入水中打捞未果。王娇来到现场,与先站立现场的两个青年都说李树芬跳水前一道在家里喝米酒,在出事地点喝啤酒,吃烧烤,李树芬 说其父母隔外地,她想不开了,要先走一步,接着就跳下水去了。经李树芬的施救人员刘开龙丶杨锡友丶杨道忠等要求,出现场的两个民警才将嫌疑人王娇丶陈光全 丶刘言超三人带走。”
    李秀华的陈述与新闻发布会不同,请问官方如何解释?
  7. 网友提供的以下资料是否属实?
    李树芬,女,汉族,1991年7月生,瓮安县玉华乡雷文村泥坪组人,瓮安三中初二学生。父亲李秀荣,母亲罗平碧,均为瓮安县玉华乡雷文村泥坪组村民。
    王娇,女,1992年7月出生,汉族,瓮安县三中初二年级学生。其父母均为瓮安县天文镇贾家坡村贾家坡组村民。
    陈光全,男,1987年6月出生,汉族,瓮安县草塘镇那乡村岩门组人,在瓮安县纸厂打工。其父母均为瓮安县草塘镇那乡村岩门组村民。
    刘言超,男,1990年1月出生,汉族,与陈光全为同村人,现在瓮安县纸厂打工。其父母均为瓮安县草塘镇那乡村岩门组村民。
  8. 李树芬的第一次尸检报告是瓮安县公安局刑警队开的,时间是2008年6月22日,第二次尸检在视频中称是由都匀市区公安局的法医在25开具的,第二份尸检报告在哪?与第一份有什么不同之处?为何由都匀市区公安局进行第二次尸体检验?
    第二次尸检的报告和第一是否交由死者李树芬的父亲李秀华?第二次尸检带走的包括子宫在内的内脏现在何处?
  9. 攻击 李树芬的叔叔李太和的不明身份的人是谁?因何过节被攻击?公安机关是否会查明?
  10. 曾在瓮安工作的女警察沈雪2007-2-6 23:29:00在她的BLOG中说:“这短短的十天里,初步统计一下,我 们一共处置了六次群体性事件,没完没了的处突通知,随时待命,让人的弦蹦得紧紧的。我不知道现在公安机关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工具,处置的这六起事件,有些 完全没必要出动那么多的警力。为什么相关部门要把公安机关当成拳头,当成暴力工具。而又如何让公安机关跟群众搞好警民关系?真的说不清。”,请问此女警所言是否属实?
  11. 贵州政府处理此事以稳定压倒一切为宗旨还是以对生命和法律的尊重为宗旨?
  12. 6月30日下午在西门河边和李秀华协调的工作人员为何不提供证明身份的证件?
  13. 七月一号晚上,李树芬的尸体如何处理了?是否还在何边?
  14. 最后,为何所有发言人回答现场提问时都需要看稿子?提问记者是否通过了预定和演练?发主人早就知道提问内容吗?

有人预言中国政府的处理方法已经走到第三步了:

1、一周后电视上播出一个视频,展示暴徒是如何掀翻警车、砸毁政府办公室和放火烧公安局办公楼的,肯定有特写镜头,如一个青年手拿一根铁棍什么的;

2、发布公告,要求参与打砸烧的人员于5天之内到公安部门自首,否则从严惩处;

3、再过两天,播出当地市民声讨暴徒、渴望安定的现场采访;

4、播出一些不明真相参与打砸烧的自首人员痛哭流涕悔过的画面;

5、对一些因保护国家财物和打砸烧人员博斗而受伤的警察给以奖励。

我期望刘晓原和贺卫方等法律专家能尽快提供法律意见,已经有一位叫楚望台的法律从业者表示关注并发表了《
瓮安李树芬案部分材料及我的看法》,我现在提供了尽可能多的信息,希望能得到你们的指点,我想了解此案的法律上的切入角度。谁认识贺卫方和刘晓原?能否转达?这个案子怎么办?

20 thoughts on “提供相关资料给贺卫方和刘晓原等法律专家”

  1. 主张宪政的贺卫方也懂技术性操作吧,总比我这种门外汉好,贺卫方也许不方便发表看法,无论如何,我都得把信息收集起来供任何一个律师参考,不一定要名律师。

  2. 为什么说“附卧撑”?这里的原因就是当时一定有目击证人,估计证人已经和别人说过看到“附卧撑”了,所以用来解释。但证人估计已经被他们控制了。

  3. 一通体面的废话
    长期压制下去,公务员们,你们还存在公信力吗?
    因为奥运会在即,所以要塑造表面的和谐景象?
    不知道你们这样演戏给谁看,大脑没问题的人都看得出本质,和发布会上一个个空虚的心灵。

  4. ╔═╤═╤═╤═╤═╤═╤═╤═╤═╤═╤═╤═╤═╤═╤═╤═╤═╤═╗
    ║积│ │ │之│ │,│ │数│叔│ │未│芬│责│ │予│ │慧│ ║
    ║月│ │ │,│ │夜│ │辈│嫂│ │录│兄│而│ │,│ │好│ ║
    ║累│民│群│杀│后│则│时│忽│争│明│文│等│奸│六│怒│夏│学│李║
    ║,│曰│守│伤│数│暗│县│至│讼│日│卷│辈│杀│月│,│,│,│树║
    ║遂│:│闻│数│日│取│吏│,│衙│,│而│星│之│一│由│五│性│芬║
    ║至│瓮│之│人│,│,│畏│复│门│芬│纵│夜│。│日│是│月│仁│,║
    ║其│安│,│。│诸│伤│其│抠│,│亲│之│探│十│,│有│,│孝│黔║
    ║祸│贪│急│民│学│人│奸│仆│县│友│,│视│二│晚│隙│芬│,│中║
    ║。│赂│派│暴│童│者│发│地│吏│上│并│,│时│,│。│与│师│瓮║
    ║ │横│员│怒│至│数│,│而│重│书│宣│大│,│娇│ │县│长│安║
    ║ │行│发│,│县│武│乃│去│抠│请│言│疑│娇│与│ │令│特│玉║
    ║ │,│近│围│衙│,│数│。│之│尸│曰│,│告│市│ │侄│见│华║
    ║ │官│县│而│请│然│谴│未│,│检│:│拧│芬│井│ │王│爱│乡║
    ║ │吏│兵│焚│愿│终│刑│几│并│,│彼│之│兄│之│ │娇│。│人║
    ║ │贪│卒│之│,│不│警│,│碎│县│乃│县│曰│友│ │共│ │也║
    ║ │暴│数│。│令│谐│、│叔│其│吏│自│狱│:│二│ │赴│ │,║
    ║ │不│千│ │长│。│无│殁│妻│不│杀│。│汝│唤│ │秋│ │年║
    ║ │法│霄│ │复│ │赖│。│发│听│。│次│妹│芬│ │闱│ │十║
    ║ │,│禁│ │谴│ │毁│民│。│。│ │日│跃│至│ │,│ │五║
    ║ │民│。│ │警│ │尸│悲│出│二│ │十│河│瓮│ │娇│ │,║
    ║ │不│ │ │卒│ │,│而│门│十│ │二│自│安│ │索│ │入║
    ║ │聊│ │ │持│ │昼│吊│首│三│ │时│杀│西│ │题│ │县║
    ║ │生│ │ │枪│ │则│之│,│日│ │,│身│门│ │,│ │痒║
    ║ │,│ │ │械│ │明│。│无│,│ │县│亡│河│ │芬│ │,║
    ║ │日│ │ │驱│ │夺│ │赖│芬│ │吏│。│畔│ │不│ │聪║
    ╚═╧═╧═╧═╧═╧═╧═╧═╧═╧═╧═╧═╧═╧═╧═╧═╧═╧═╝

  5. 黑暗的g-an操作方法:1,不立案;2取证不问关键问题或销毁证据#3告知犯罪嫌疑人如何回答关键问题;4辱骂侮辱被害人达到激怒对方的目的,行为过激,就以袭警为由法办!达到震慑威胁的作用;人民注意哈!

  6. 不知道这个调查结果是怎么出来的,但是如果想靠“做俯卧撑”来掩盖事实真相的话肯定是不可能的!!!强烈要求政府公开真相!

  7. 扑(1814):轰。楼下又是一声巨响,不知道是第几辆了。
    我小心地往窗外看了一眼,密密麻麻全是人,冲天的浓烟和火光,还有一阵高过一阵的怒吼。
    “消防队的人怎么还没来?”我旁边的小王擦着汗,眼角的伤口已经没有流血了。
    没人回话,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我手心里全是汗,心里突然闪过一丝恐惧,我会死在这里吗?
    堂堂一名pol.ice,被困死在pol.ice大楼里,而楼外是数千愤怒的人群。
    “没想到,这次会闹这么大。”周队是我们这群人里警龄最大的,他手里还拿着一支烟,一直都没点上。

    几天前发生了一起命案,一名少女被奸杀并被抛尸河中,经过现场勘查和家属证言,我们很快锁定犯罪嫌疑人刘某、陈某、王某等三人。不到半天,三人均被抓获。
    出乎我意料的,这几人对犯罪事实交代得非常干脆,几乎是全盘托出。
    笔录记好后,刘某突然开口:可以走了吧。
    我吃惊得看着眼前这位和我年纪相仿的男青年,不禁有些老火,严肃地批评他道:“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难道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法吗?”
    刘某瞪了我一眼:“你冒憨水啊?知道我是什么人么?”
    我正想说几句,敲门声响起,是小王,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周队找你。”
    “放人。”周队没有看我。
    “什么?!”
    “马上放人。”周队皱了皱眉毛。
    我想摔门,可是我没有,我只是目送着那三个人有说有笑得走出了楼外。

    肚子有些饿了,已经6、7个小时了吧。
    楼外的人已经少了大半。
    “出去看看。”小王说了一声,自己却没动。
    我吸了口气,拍拍警服上的尘土,往楼下走去。
    一片狼藉。
    我辛苦几个星期整理的案卷文件天女散花般落在地上,我的电脑只剩下了被砸出大窟窿的显示器,窗户全烂了,墙沿还是焦黑的。
    我来到一楼,门口还站着几名中学生,手里拿着木棒铁棍,都盯着我看,一副随时准备冲上来的样子。
    “天晚了,快回去吃饭吧。”我看着他的眼睛,平静地说道。
    这几个孩子对视几眼,转身跑了,跑开几十米后,才扔掉手中的武器。
    几辆警车翻着肚皮,在大楼门口挺着,本来想好下星期借车回老家的说辞也已经白费了。
    我站在公共安全局门口,远处几名附近的居民对我指指点点,眼色不善。
    我有种脱掉身上的警服的冲动。
    当然,我没那么做,即使脱下警服,县城的乡亲们还是认得我的。

    武警们来了,一车一车的,带着枪,是我们的救星。
    这天上午,周队找我谈话。
    两件事,第一件是认人,指认那几个冲在最前面砸得最凶的人,我一时间竟想不起来,只记得那些人都是满脸愤怒,满脸的愤怒。
    第二件事,关于那起案件的调查报告,是上面用来开新闻发布会用的,因为平时我也代写过不少报告,所以这次周队才想到我。
    “不宜太复杂,要简单明了,不要出纰漏。”周队特别叮嘱我。

    因为局里设施都被破坏,我只能回家用电脑。
    我的家附近居民也是知道,那天从局里出来我很是担心家里,虽然只有我一个人住,但那间小房子里就装着我的全部身家。
    一切如旧,唯一不同就是对门的张老头看见我后扭头就走,没以前那么热情了。

    “哦霍!”耳里尽是那天下午群众们的欢呼,我又写不下去了。
    我将先前打印好的文稿揉成一团。

    “俯卧撑?”周队看着手中的打印稿,一脸狐疑。
    “恩,因为姓刘的脱掉了衣服,而且那衣服上有……”
    “我知道,继续说。”
    “总之必须证明刘某那天晚上出了很多汗,不得以脱去了衣服,考虑到事发地点和环境,可以大量出汗的运动只有俯卧撑了。”我很肯定的说道。
    “跑步不行吗?”
    “那个女孩身体不是很好,不可能两个人一起跑步。而一个人跑又太荒唐。”
    “恩,不错,我果然没选错人。”周队满意的点点头。
    我暗笑。
    “这次事后估计会有很大的人员调动,我也许调要到邻县去……”
    “恭喜周队荣升,应该办几桌给周队践行。”我忙接过话。
    “好好干。”周队拍拍我的肩膀,拿着报告走了。

    我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发泄不满了,因为我需要这份工作,需要这份薪水。
    只是我也有个15岁的妹妹。

  8. 说两点:
    1、周曙光你太强了,你要保护好自己啊。
    2、这次有李的同学参加。你可以去调查一下她同学的态度。这样既可以了解这四个人平时的关系,是否真有感情纠葛;又可以了解一下信息。因为学生涉世不深,说慌的可能性不大。必要的时候,你可以让学生们签字证实自己的意见,他们还是未成年人,zf再牛也不会为难学生,因为法律是他们还是限制低能的人,不可能面临牢狱之灾。最多是说服教育一下,不影响学生们的前程。

  9. 说两点:
    1、周曙光你太强了,你要保护好自己啊。
    2、这次有李的同学参加。你可以去调查一下她同学的态度。这样既可以了解这四个人平时的关系,是否真有感情纠葛;又可以了解一下信息。因为学生涉世不深,说慌的可能性不大。必要的时候,你可以让学生们签字证实自己的意见,他们还是未成年人,zf再牛也不会为难学生,因为在法律上他们还是限制行为能力的人,不可能面临牢狱之灾。最多是说服教育一下,不影响学生们的前程。

  10. 非常佩服你的勇气和行动。

    即然是在寻找真相,我希望能看到一个没有预设立场的行动,这样也就不会被认为是这个功那个功了。

    跟帖的朋友,能提供信息最好,鼓励一下也好,至于哪些臆想的文学描写我想就算了吧,不要搞得网站被封,看不到真实的信息了。

  11. 贵州公安机关通报瓮安“6•28”事件有关情况
    2008年07月02日 03:04:55  来源: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08-07/02/content_8473043.htm
    王兴正说,现已查明,6月21日20许,李树芬与女友王某一起邀约出去玩,同李树芬的男朋友陈某及陈的朋友刘某等吃过晚饭后,步行到西门河边大堰桥处闲谈。李树芬在与刘某闲谈时,突然说:“跳河死了算了,如果死不成就好好活下去。”刘见状急忙拉住李树芬,制止其跳河行为。约十分钟后,陈某提出要先离开,当陈走后,刘见李树芬心情平静下来,便开始在桥上做俯卧撑。当刘做到第三个俯卧撑的时候,听到李树芬大声说“我走了”,便跳下河中。

    瓮安事件死亡少女男友:我没和她发生性关系
    2008年07月04日 13:26:38  来源:金黔在线
    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08-07/04/content_8489241.htm
    在电话中,刘言超向记者叙述了当时的经过。6月21日20时许,他与陈光权一道,在同学秦明位于瓮安一中的租住房里玩耍。其间,他骑摩托车到瓮安三小三岔路将李树芬和王娇接了过来。随后,他与李树芬、王娇、陈光权、秦明、刘思桃等人便开始喝酒。李树芬用一次性塑料杯喝了一杯糯米酒,王娇喝了半杯,而他们另外几人分别都喝了两杯。当晚10时许几人喝完酒后,原本准备各自回家,可李树芬却提出到西门河边玩。随后,刘言超与李树芬、王娇、陈光权四人便从瓮安一中步行到西门河边,当四人到达大堰桥处,李树芬便到桥中护栏上坐着。“李树芬当时面朝桥下。”刘言超说,他当时位于李树芬左面,在相隔两米远的护栏旁靠着,而陈光权则躺在桥头岸边的地上。“我在与李树芬吹牛时,李树芬说她要跳河,跳河死了算了,活着就好好活下去。”他听后急忙上前拉住李树芬说:“你跳河,你疯了?”在他的劝说下,李树芬放弃了跳河念头,并平静了下来。

    刘言超说,大约过了十多分钟,陈光权说自己困了要先走。陈光权走后大约2分钟,他突然听到一声大喊“我走了”,李树芬便已经跳下河去。

    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访“李树芬案”3位当事人
    2008年07月04日 16:15:32  来源:金黔在线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08-07/04/content_8490455.htm
    接到李树芬打来的电话时,陈光权和刘言超正与在瓮安一中读高中的同学秦明在一起,3人正在秦明的住处吃饭。在征得李树芬和王某的同意后,陈光权便让刘言超骑摩托车将她们接到秦明的住处,几个人继续吃饭喝酒,在这过程中,“李树芬喝了一点酒”。

    当晚11时许喝完酒后,4人出了秦明的住处。陈光权想打摩的回去,但李树芬说“想走走。”于是4人沿着街散步。没走多久,李树芬又提出到城边的西门河边吹吹风。4人随即从一中附近步行到西门河大堰桥处玩耍。

    因喝了比较多的酒,陈光权不愿意多说话,加之不久前,他的右腿被车撞伤,伤腿并未痊愈,行动不便,于是就躺在河岸上休息。王某则独自站在桥头,李树芬坐上大桥护栏上,与刘言超吹牛。

    王某说,那天晚上,李树芬很高兴,但不知道为什么事情而高兴。

    证词不统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