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四川第一日所见所闻

14号下午我从煤炭坝出发,从益阳坐火车到襄樊,15号上午上火车,预计16号上午到达成都。

在火车上,我就打电话跟成都的朋友联系,还让网友协助我搜集救灾有关的情报。

从成都的NGO组织的协调人张国远的口中,我得出样的印象,灾区戒严,严格控制进入车辆和人员,没有公安局和红十字会的通行证不能进入灾区。并且NGO的管理和人员的协调可能有些混乱。

从网友给我的邮件,我得出这样的印象,红十字会正在网上招募人,但只需要医务工作者和退伍军人,灾区的气温在8到23度之间。并且网友提醒我不要成为救灾人员的累赘。其实,我不是菜鸟。我的常识和装备还算比较充分,我也不是愣头青,我懒得回应批评我可能会成为累赘的指责。

15日凌晨四点到达襄樊

在襄樊的网吧看邮件,看到上海的NGO的邮件列表里提到需要下列的物资:

上了两个小时网,于是上街,买粉报纸了解地震进展,吃碗米粉,然后去找所需的物资

襄樊的街头很宁静,市民表示地震虽然感受到了,但没有给生活带来影响

我找到一个小商品市场,买了三十个劳动手套

还买了三十多个电筒

还买了五个帐蓬,三十个一次性雨衣,三十八个电筒,店老板听我说是捐给灾区的,表示成本价卖给我,帐蓬是60元一个,成都人民应该知道这个价格是很实惠的吧?为感谢老板,我拍了他一张照片,请大家记往每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商人,如果有可能,尽量跟他做生意吧

我扛着这一包东西去火车站

我还买了一百多块钱感冒药消炎药抗生素止痛片消毒药水绷带之类的,服务员听说我是支持灾区,推荐的都是便宜的经典好药,我还要了电话,如果有什么不懂用法可以问她们

我不是专业救援人员,我带了一个探测狗,不知道能不能用于探测被掩埋人员的手机信号,估计人被埋了几天后,手机一般没电了,这探测狗可能用不上

我带了一个太阳能充电器和一个干电池充电器

值得抱怨的是,我袋子里的三打干电池被襄樊安检妇女没收掉两打半,说是影响安全,即便我说是去灾区,她也毫不给面子

在火车上遇到两个生产家用急救包的公司的业务员,他们公司捐了钱和物品,还派出两位业务员来组织成都的货源来支持灾区,这是大的”创口贴”,急救时用的好东西

到成都的列车很少,总是给军列让路,曾看到三列载满军车的列车并排停放着,看车牌是”济”字开头的,看来是来支援四川的济南军区的救兵:

快到江油时,终于看到被地震影响的村庄了,人们住在室外的简易雨棚里,人们把锅碗瓢盆放在室外了,有些人直接把床搬到室外,架上蚊帐,看上去很凉快

终于看到受灾的场面了,有土砖的旧房子倒下

有些人的房子的瓦被震落,人们就住在田地里

来自福州的陈建桥和张国晶自发的在江油下车,去找当地政府要求作为志愿者了,我分了些手套、电筒和雨衣给他们,祝他们平安

听乘务员讲,地震发生时,有列车相撞,但没有人提起过。对了,我们坐的列车是空荡荡的,乘务员透露,从福州开出时,由于在福州有20万四川民工,所以上头压着票不卖,怕这些人回到四川添乱,所以我们坐的车上没什么人。

列车在晚点9个小时后,在16号下午两点半才到达成都北站,广场上坐满了人,我问了一个人,他告诉我是没车出去,所以在等。我想起乘务也说过,我们是当天第一班进入成都的列车。我也没有看到反方向行驶的列车。

到成都后,马上联系成都NGO组织联合会的罗丹,我坐车到九眼桥,看到成都人民生活秩序井然,有人在树荫底下打牌,

我走过九眼桥,找到”成都根与芽环境文化交流中心”

把陈风强买的两个帐蓬、20双劳保手套、22件一次性雨衣、31只LED手电筒交给形陌签收

这位接电话接个不停的大忙人就是罗丹女士

这就是成都NGO的办公场景

从成都NGO的办公室出来,接到分头去红十字会的陈风强的电话,他们中间的两个医务专业的女孩被吸收为志愿者了,但他们没有成功加入,然后他们去都江堰了。我去成亮家上网。路上看到四川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捐出了

我们走到民族学校附近,看到生活秩序井然,我偷拍了一个藏族妇女的背影:

还看到

和成亮还有Melody碰上头了,发现我们都有黑莓手机,来,我们为黑莓做一个广告,期待某一个BlackBerry进入中国后会请我们当产品代言人

我们没找到晚上睡大街的人们,只看到晚上在大吃大喝的人们

再后来,晚上见到”阴到贵”,就相互关心的问题交换了看法。他们会协助我。我还没有想好明天如何行动,明天再去约人家借车去乡下看下。

好了,这是我一天的经历,大家如果有什么意见和看法,请留言。如果你有家人在某个地方,我将奉你的命去你的家里查看一下。

希望大家尽你的能力捐助受灾的人们,更希望我们尽我们的能力监督善款的使用。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相信,我们的环境会变得越来越好。

19 thoughts on “进入四川第一日所见所闻”

  1. 四川强震震央三年大旱 证历史规律

    5月15日 中央社 台北电

    曾预测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的中国地震局研究员耿庆国表示,这次四川大地震震央地区从二零零五年到二零零七年连续大旱,完全符合大旱后一年到三年半,出现芮氏规模六以上大地震的历史规律。

    香港“文汇报”今天报导,耿庆国曾在一九八四年七月的“中国科学”期刊上发表论文“旱震关系与大地震中期预报”指出,从公元前二三一年到公元一九七一年,中国华北和渤海地区共发生六十九次规模六以上大地震,其中六十七次地震都是先大旱后大震,占地震总次数的百分之九十七点一。

    论文提到,这些地震中,二十七次是震前一年大旱、十五次是震前两年大旱、十六次是震前三年大旱、九次是震前三年半大旱。

    耿庆国说,大旱是中长期指标,距地震发生时间点达一年到三年半,但还可以用短期指标作更准确的预测,包括气压是否降到近年同期最低值,且连续数天偏低;温度是否趋于极高或极低;是否出现数十年一见的大雨等。

    他表示,另外像是大批青蛙跳出来这类动物的异常动态、地下水位反常、地光现象等,都是可以参考的地震短期指标。

    报导说,唐山大地震发生前,耿庆国在北京地震局工作,曾准确预测大地震,但因唐山接近北京,北京地震局担心引起首都不安,没有发出预警。

    二零零六年,此事在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纪念活动中曾被媒体再三提及,呼吁当局记取教训。

  2. 2008年5月16日22:30
    刚从汉旺回来

    到不了清平 那里面很多难民走出来

    山已经形成了一个厚几KM的墙(里面都积的水)

    汉旺已经是一座死城,整个城市除了废墟就是尸臭,山上的老百姓快饿死了,今天送了几车物资上去

    消防队也是今天下午才赶到汉旺的,是济南军区的军队和消防队.不过城市废墟基本上没有生还的可能,城市里很多运尸体的卡车.

    一路上没看到成都军区一兵一卒,全是济南军区和广州军区的,而且兵力明显不够,不然老百姓也不可能挨饿!

    中国政府这一次比以前做的非常不错,但希望政府不要只管渡江堰忽略了其他地方!

    请大力支援绵竹地区!

  3. 作为蚁民损失惨重。我还是捐了200元钱。(担心钱是否能到灾民手中)如果有合适的渠道我还会继续捐款的。请你注意安全!保重身体。加油。期待与你相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