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远方来

4月13号 星期天,买回一张桌球台。

4月17号 母亲生日,国安来访,其中一个男国安说让我叫他曹哥,我不跟他称兄弟,免得给他的工作添麻烦,也避免我有”策反”他的嫌疑 :-)

4月18日 意大利记者来访,也玩得很开心。

4月20号,星期天,在日本庆应大学政策媒体研究科读硕士的陈实为了写论文,专程坐飞机来湖南和我聊个人新闻台,一本正经的采访,还用上了录音笔,上午到煤炭坝,聊到中午,吃了晚饭再聊到四点,然后他又坐飞机去广州找北风聊天去了,他还要去厦门找连岳和赵玉芬和当地的一些市民聊天,真够认真的。

4月21号 煤炭坝镇派出所的副所长独自一人来找我,看了他的证件,随便聊了几句就走了。

4月22号,星期二,在新加坡读完高中课程正等待大学通知的谢至理也从无锡老家来我的老窝煤炭坝玩。这家伙只有20岁,初中毕业后,获得新加坡政府的奖学金去新加坡念书了,在新加坡打通了任督二脉学好了英文接触到了没被GFW的世界,阅读面和信息获取量非比寻常,谈吐不凡,比七年前的我强多了:)他是向往我在BLOG中贴出的农耕场景而来的,我就骑摩托车出去陪他游山玩水买特产做网筝钓鱼,估计以后他大学毕业投身国际大都市后就很难有机会享受这样的悠闲生活了。

我们在乡村路上发现一个”堪称一绝”的空广告位,没有任何广告内容,我们于是在前面玩特技,我来一个”旋转350度”,他表演” 蛤蟆神功” ,堪称一绝吧,哈哈

找到一个老式的八十年代的食堂,还找到一个因挖煤而导致地质灾害的大坑,还看到了一大卡车粮食,还看到了一大群白鹭

我们自己做了一个风筝,结果骨架太粗,人家的都飞得起来,我们的就飞不起来,狂奔都没用。

4月24号 钓鱼时看到了蜻蜓和蜜蜂,蜜蜂很难拍到,蜻蜓是落水了被我救上来才拍到的。

谢至理同学缺乏运动细胞,不敢玩滑轮,乒乓球玩得还可以,台球是现学现用的。我们还去参观了红砖窑,不是黑砖窑,红砖是用掺了煤的黑砖烧出来的,改天再介绍红砖生产工艺。还陪他去县城买了些宁乡特产带回无锡。看到特产我就有想法了,我的网上商店早就修改好界面了,苦于没有货源而没有公开访问地址,过些天弄些照片再开始我的网上销售。我的网上名气看来只有通过网上销售来换成金钱了。

4月23号 有一个便装民警在23点还来敲门找我闲聊,看了我的电脑屏蔽屏幕一眼,还好当时是打开了一个叫”茶烟”的MM的首页,不是政治或色情内容,随便聊几句就走了。

12 thoughts on “有朋自远方来”

  1. 不知道为什么zola的留言薄打不开,就留在这里了

    zola有时间能否关注一下成都乙烯项目?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760548/
    这是一个比厦门PX危害更大的项目,但是已经开始建起来了,这将彻底毁掉整个四川盆地的环境,而且将会进一步污染长江上流最大的支流——沱江。
    四川本地的媒体受到上级压力,完全失语了。

    我现在能做的,只是尽量将消息传远一些。

  2. 谁和我打赌不,我不会被抓起来,我知道我自己做了些什么,也知道底线在哪里。我知道我可以写任何邪恶的观点,只我能证明我的观点,只要我是以个人名义做所有的事情,他们就不能动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