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南方周末的被删除文章《系统》一文有感

不记得什么时候有”系统”这个词出现的,这个词也许是一个音译的单纯词,来自英文的System。我认为人们对系统的概念来自于”操作系统”,说多了,人们就简称为”系统”。当电脑出现莫名奇妙的不能解释的问题的时候,就责怪”系统出问题了”了,要”重装系统”了。我们总认为系统是神秘的上帝,它操纵着一切,允许我们用何种关联程序打开何类类型的文件,控制着何种情况出现相应的警告提示。当我们不了解”系统”如何运作时,我们就像”系统”设计者的奴隶,被奴役者;假如我们有能力使用LINUX之类的开源的操作系统时,我们就能感觉到我们可以参与设计系统,修改系统特性让它满足我们的要求。


网络游戏是中国最赚钱的行业。可是,在玩网络游戏的人们并不能意识到他们是被”系统”奴役着的人。这个星期,《南方周末》有一篇文章,标题就叫做《系统》,描写了一个征途的网络游戏的”人民币游戏玩家”的感受,”征途”的玩家认为被系统操纵了欲望,被系统挑起争端和仇杀,引诱人们不断地投入金钱(人民币)到游戏中换取得好的装备来复仇,”系统”正在施行一种充满诱惑力的统治。这个”系统”隐匿无踪,却无处不在。是一位虚拟却真实的垄断者—-他就是游戏运营公司: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史玉柱的公司。游戏玩家们开始觉醒了,认为这个游戏处处充满花钱的陷阱,玩家们开始罢战,开始不再相互征杀,开始相互之间表达《征途》游戏限制物品交换的不满,表达揭露游戏设计者的贪婪,《征途》游戏不断的修改系统规则,甚至通过屏蔽”系统”二字来防止游戏玩家们诅咒这个”系统”。

《征途》游戏就像一个网上的赌场,庄家就是史玉柱。庄家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吸引更多的赌民来这些发泄他们的情绪,满足他们征服他人的欲望。然后挑起赌民之间的仇恨,让他们相互之间拿一种虚拟石头和刀剑来砸对方—-这种虚拟的石头和刀剑需要人们用真金白银来换—-庄家不断的获得这些来自赌民的财富。网游就是这么赚钱的,跟澳门赌场一样,跟美国的拉斯维加斯一样,人们去赌场体验,赢家永远是赌场,赌民永远是蠢猪,赌场永远是杀猪场,人们玩的就是心惊肉跳。网游和拉斯维加斯的区别就在于,网上赌场建设成本更低,只需要吸引更多蠢猪即可,蠢猪们还不用办护照坐飞机去寒冷的拉斯维加斯。

Maomy在一个星期前转载了这篇南方周末的文章,我很快从我的订阅里看到无数的人提到这篇文章。人们转载的原因有三个:

  1. 人们对金钱快速聚集到以卖脑黄金脑白金这些保健品出身的史玉柱身上表示反感,认为史玉柱是一个只顾商业利益不顾社会效益的奸商;
  2. 人们对”系统”这个神秘的无形的手表示愤概,以《传奇》和《征途》为代表的网络游戏的贪婪和垄断让人们反感;
  3. 现实社会中也存在”系统”,人们对《系统》这样的对政治和商业都有批评的文章表示欢迎,对《系统》一文被删除更加愤概,人们自发的通过转载来表达对”系统”控制的不满。

游戏通过在玩家交流过程中过滤了”系统”这个词来阻止人们讨论游戏的设计,阻止人们反抗意识的觉醒;而在我们的现实中活中,我们也处于一个强大的系统中,我们中国的新闻审查系统也是无处不在的,也会过滤如” 蚁力神“”奥你妈的运“之类的词语,从而阻止人们的意识的觉醒,实现阻止人们主张权利,好继续愚弄民众,奴役民众。比如,《系统》一文被南方周末删除一事又正好体现了现实的《系统》的无处不在,这篇文章的描写和文章的被删除的遭遇,制造了一种黑色的幽默:如果说文章是在嘲笑一个系统,自己却被另一个系统嘲笑了。从南方周末的支持者在 豆瓣小组对此事的回应来看,有人认为

征途公司的广告早在《系统》发表之前就已经刊登了一段时间,而且正在进行中。正只因为南方周末秉持”新闻与广告分开”的原则,不在商业利益面前做妥协,因此才有《系统》的问世。

南方周末也算矮子中的巨人了,能让这样的文章出现都不错了,也许不能算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幽默,至少也算是”和尚说秃子没头发”的黑色幽默吧?

一党专政下的系统正在阻止人们的意识的觉醒。

“系统”的做法有:

  1. 新闻封锁;
  2. 新闻审查;
  3. 言论审查,命令网上交流软件添加关键词过滤,如在SKYPE、QQ、BBS和各大搜索引擎设置关键字过滤规则,如前不久GOOGLE搜索我的名字也出现提示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在关键词过滤制度下甚至弄出”百度贴吧没有鸡吧“的大笑话;
  4. 限制上访,阻止人们使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如前不久有部门发文阻止北京的律师受理蚁力神相关的案件;

人们也许认为《1984》《寂静之城》中描述的社会”系统”会出现,但我认为,这个系统是得不到即正直又聪明的人的支持的系统,会在建立的时候受到巨大的阻力,或者,即使建立后,一定会崩溃在”人民战争”中。因为科学发展观告诉我们,”系统”的垄断控制是不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滴,是不被广大群众拥护滴,觉醒的人们会越来越多滴。下列发生在今年的事情已经把专制的”系统”撕了一道能让我们看到光明的口子,至少给了我将信心:

  1. 吴苹和Zola在最牛钉子户事件中赢了一局;
  2. 网易和网民在纸老虎事件中赢了一局,并产生一个新的成语叫”正龙拍虎“;
  3. 连岳和厦门人民在反PX中赢了一局;
  4. 清华教授段海新和北大女生在PK湘西自治州州长杜崇烟中赢了一局。

我一直认为”权利来自意识的觉醒”,我相信互联网能让更多人更快地觉醒。不是很多人说过”我们信仰互联网”吗?让我们继续高呼信仰互联网吧,请大家写写对系统事件的评论,转载、收藏、推荐任何一篇与《系统》相关的文章也是我们对”系统”的反击,当然,在”豆瓣”或”抓虾”推荐本文也是反击。

7 thoughts on “读南方周末的被删除文章《系统》一文有感”

森林鸟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