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钉事件的心路历程、感悟

应《法制日报》的记者伍洲奇的要求,写了《牛钉事件的心路历程、感悟》,后来发现不能发非记者撰写的文字,于是改为第三人称发表,发表在《法制周报》,新浪新闻网有链接:《重庆最牛钉子户夫妇正忙于汽车维权》,文中提到到”周曙光、孙朝方对此文亦有贡献”,孙朝方此人恐怕Hidecloud也见过,还记得在现场那个谈吐不俗的帅小伙子吧?估计那路人甲就是孙朝方。

吴苹的现状是,前不久上了凤凰卫视中文台的《鲁豫有约》,做了一个节目叫《钉子户与华南虎》,今天上午我看到了这节目,节目中显示,吴苹开了一家酒楼,在杨家坪租了一个房子做自己的生意,不过她八月份买了一台叫”中兴牌”的越野车,结果质量有问题,该车”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皮带粉碎性断裂,后果是导致没有刹车,无法控制方向。”,明天(元旦)凌晨1:20到2:00会重播《 钉子户与华南虎》,

全国各频道播出时间表在这,其它电视台也能看到这节目。我答应帮吴苹做一个官方网站,教她写BLOG,利用BLOG进行下一个维权活动,她表示愿意花三年时间来学习上网。吴苹答应明年十月和老公来湖南看我呢,有吴苹和老公的捧场,说不定可以在我的茶馆里弄一场散打表演赛,那就好玩极了。吴苹给我的印象就是,镇定,条理清晰,说话没有口头禅,干练,所以她能当”最牛钉子户”不是靠运气的。有几个律师打电话给她,愿意提供支持,可是吴苹说自己这几年遇到法律问题就学习法律,律师在她面前就是”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她觉得有些律师还不如她精通法律。看来,还是知识改变命运啊。吴苹也感叹自己的运气比别人要好,她也了解到前几天深圳 用高压水枪强拆钉子楼的事情,她对这些事表示遗憾。但愿其它羡慕吴苹的运气的人能像她一样用心学习法律知识和网络知识,这样才能更好的维权。

我写的内容是:

我是一个普通网民,1999年开始使用互联网。2000年缀学后打工,七年来,每天在工作之余上网,从开始的使用QQ聊天,然后到论坛灌水拍砖,看网上新闻,再到后来开始在网上建立网站写网络日志,每天从网络接受了大量信息,对世界的大部看法都是从网络形成的。从最初的网页浏览到现在的RSS阅读,获取信息的方式和效率发生了重大变化。几年下来,开始对媒体和新闻有了一些认识。我写了三年的BLOG也在网上小有名气。

今年三月,我从父母手中借了5000元,在煤炭坝镇上的菜市场用100元一月的租金租了一个位置不佳的门面,准备用来作为仓库,然后继续做卖菜的小生意。正巧,我关注到”史上最牛钉子户”的照片,照片显示,一个两层的小楼旁边被挖空,形成一个巨大的坑,坑中间就孤零零地剩下这个小楼。看来是开发商征地建高楼,拆迁没有完成就开始动工了,这么一个小楼的房主居然能够与开发商较劲到这种地步,人们都惊讶房主的能耐。开始我以为这是一张历史照片,后来才知道是重庆九龙坡区的一个真实的被拆迁户的房子的照片。我看到网上对这张照片的反响非常热烈,许多网站用”最牛钉子户”来转载这张照片。接着,我在网易新闻网站看到记者拍的其它照片,并且说屋主叫吴苹,吴苹的老公叫杨武,还有一张非常夸张的照片是杨武在房顶上挥动一面国旗,另一张照片是吴苹拿着《宪法》站在房子前。我还看到许多网志作者也在转载并讨论此事,在新浪有一个网络日志还跟踪报道重庆最牛钉子户相关的最新消息。有消息说政府要在三月十九号对这个房子进行强拆,三月二十号过去了,我没看到有房子被强拆的新闻,然后发现网易新闻的相关的新闻专题也不见了,提示”网页被删除”,新浪的相关网络日志也不见了。我知道,政府的相关部门又一次启动了新闻封锁的程序。

以我上网的经验判断,这个时候,新闻报道嘎然而止,肯定很多网民想知道房子有没有拆,想知道网上传言说吴苹有背景的消息是否属实,还有传言说吴苹故意为难开发商和政府,漫天要价。我也想知道这事的真相,于是认为我如果花几百块钱路费去重庆打探一下消息的话,可能会一夜成名,也许以后可以获得更多的社会资源,有了更多社会资源我就可以更容易创业成功。于是,我头脑一热,我就坐火车去了重庆,先坐火车到贵州,然后转火车到了重庆,坐的是硬座,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才从湖南到达重庆。三月二十八日凌晨到重庆后,我就随机的问路人对重庆钉子户的看法,有人说是吴苹在漫天要价,有人说吴苹在据理力争,我问了米粉店老板、给我带路的人和最牛钉子户大坑附近的居民的,我下午在旅店,如实的记录人们的说法后发表在我的个人网站上,标题是《我在重庆查访最牛钉子户事件》。晚上天刚刚才黑的时候,我在最牛钉子户大坑附近看看有没有新鲜的事,正巧遇到吴苹给丈夫杨武送饭,许多外地闻讯赶来声援最牛钉子户的人们正围住吴苹提问。我也挤入人群,我看到了和网上照片一模一样的吴苹,我先声明我不是记者只是一个网络日志作者后,用颤抖的声音问她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网上有传言说你家有背景,这是真的吗?”她说:”法律就是我的背景。”然后,我问她:”网上有消息说你要几千万的拆迁费,这是真的吗?”她说:”我不要货币补偿,我要的是同地段同面积的产权置换的房子。”问完这两个问题我就要求和她合影一张,她很从容的和我合了一张影,我是用站在她左边然后用左手盲拍的方式拍下我和她的合影。然后我找了一个网吧,把我问到的答案和我和她的合影发到我的个人网站上。

第二天,我的文章获得非常多的关注,网站内容被大量转载,网友建议我接受捐款。第二天下午,有南方都市报的记者从广州打来电话采访我,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接受记者采访。之后陆续有记者采访我。

但这个时候,很多网友给我留言支持,给我的网站留言有百分之八十都说要我注意安全。我明白某些部门对新闻的”管理”,但我认为我的个人行为是合法的,我也注意到最牛钉子户现场的入口变成了一个维权中心,不断的外地来的维权者们张贴材料诉说自己的遭遇,我为避免弄成为一个政治事件,于是一改严肃认真的语言风格,开始转成”政治娱乐化”的语言风格,用搞笑和不严肃的方式继续报道现场的种种细节,在本地网友的帮助下,借来一个数码相机开始拍现场录像发布到网上,用视频这种直接的方式展示现场情况,以便没能亲临现场的人能够了解现状。

这样过了几天,我一直坚持记录现场,陆续收到1700元左右的网友赞助。直到4月2日下午,杨武收拾东西离开了小楼。晚上七点,开始有挖掘机拆楼,八点多的时候,小楼轰然倒塌。我建立在美国的个人网站也在当天下午被政府使用技术手段屏蔽国内的用户的访问。

4月3日,我从法新社的记者打来的电话里了解到法院公开的和解方案,使用的是产权置换方案,换了一个沙坪坝区的房子给吴苹夫妇,吴苹补部分差价给开发商。政府承认拆迁协议未达成就断水断电断路是不对的,赔偿几年来的营业损失约90万元。

4月4日,我坐火车离开重庆回湖南。在重庆的这这一个星期共收到赞助约7000元,我真的实现一夜成名了,名利双收。

这个事件过后,有人认为我重新搅热了这件事,一定程度上帮助到了吴苹;有人认为个人媒体通过钉子户事件异军突起了;有国外学者认为我是”中国的公民记者第一人”。我自己觉得,我用我的方式反对”新闻封锁”是有效的,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言论自由。吴苹让维权者看到了曙光,我让追求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人看到了曙光。我也相信,随着法制的完善,我们的社会会越来越让人相信法律。

9 thoughts on “牛钉事件的心路历程、感悟”

Fly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