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伍岭和阮一峰讨论言论自由

我也觉得跟伍岭打交道是一件无意义的事,我把这事说清就不想再提他了,毕竟真的有许多更重要的事等我去做。我也不想把这事弄得乌烟瘴气,伍岭说什么”要糖吃的孩子”还自命为君子的胡搅蛮缠插科打诨的手法我就不跟他计较了,我顺便表达一下我对言论自由的看法吧,我也不希望读者一看到吵架就烦。

我跟伍岭之间的矛盾是从我去北京的谷歌公司上访拍下一段视频开始的。下面按发展顺序简短说一下吧,

  • 认为Google有能力分辨出恶意点击和有效点击,网友和菜头认为Google没有能力区分,并认为自己也曾被恶意点爆;
  • 我的Adsense广告帐号被和菜头恶意点击,把我的广告代码放到他的BLOG中,狂点,我向Google反馈了,他们承诺会处理;
  • 终于被点爆,Google封了我的adsense帐号,没收了三百七十美元,我认为Google忘了对我的承诺,和菜头也证明了Google没有能力区分恶意点击;
  • 我认为Google既然承诺过帮我处理恶意点击,就应该把和菜头网友恶意点击前已经产生的七十美元当成合法收入归还给我;
  • 我和几个北京的朋友抱着用一个追究Adsense答案,顺便参观谷歌公司的目的去他们的办公大楼,在见到Adsense部门员工之前和前台文员的对话被我用照相机录了下来,发布在网上;
  • 伍岭认为我的录像行为侵犯了GOOGLE中国员工的隐私权和肖像权,在他的网络日志中对我进行评论,有人身攻击部分;
  • 我在咨询了有律师执业资格的朋友后,确认我的行为没有侵犯任何人的隐私权和肖像权,于是去伍岭的网络日志留言,要求伍岭也去咨询法律界的朋友,但留言被删除,我的留言没有任何人身攻击部分,所以我认为伍岭是一个恼羞成怒的教师;
  • 七月份,我参加香港七一大游行,记录了一些民间团体游行的场面,包括法轮功,引起伍岭不适;
  • 有一次伍岭看到我的一篇与伍岭无关的BLOG中使用”共匪“一词,身为共产党员的伍岭,认为我在批评他,于是他声称与我绝交,退订我的BLOG;
  • 我不以为意,抱着与人为善的态度认为他只是一个冲动的麻辣教师,并不认为伍岭是一个坏人,只是认为他不够聪明,对事物的理解跟我不一样,求同存异,并不觉得他是一个不可救药的坏蛋。但我觉得,如果要继续把他当成一个可沟通的朋友,他必须道歉才能够正常交往;
  • 十月份,西宁拆迁户孙周武突然倒戈,认为我是在骗他,发表檄文讨伐我,伍岭于10月14号,在孙周武提供文字,我提供文字和录音视频(12号发表)等充分证据和素材的情况下,单方面完全采信孙周武的内容认定我是骗子,忽视我的证据,并进行人身攻击;
  • 第三届网志年会在北京举行,我预见他会跟我PK或是朝我竖中指,我想和他讨论我到哪里做错了,哪里不符合法律和道德的要求,他出现后只是握了一下我的手,然后问张涛在哪就消失了,PK未遂;
  • 我昨天又看到他冲动下说脏话对另一个人进行人身攻击,我转载了,希望他能认识到在网上进行人身攻击是需要负责任的,做错事了就要道歉;
  • 他在我的网站留言”小人之心怎么可能真正度得君子之腹,我如何想如何做又岂是你可以揣摩的?”,并未道歉和承认人身攻击;
  • 他写了”《真是这种人啊:D》”,我的留言又被删除,再一次证明他是一个”恼羞成怒”的心胸狭窄的心直口快的麻辣教师,我说的只是”
    你要么证明你之前所有的人身攻击完全没做错,要么证明我一无是处卑鄙无耻,要么证明我跟你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完全不同,不值一提。
    你证明你的文章还存在数据库里有用吗?隐藏文章和删除文章对读者来说没有区别。
    年纪轻轻,火气不要太大,恶语伤人六月寒。”
  • 他又写了《奈斯吐蜜油》,文中并没有就他以前的文章《真缺德》和《道你妈的歉,死骗子》中的人身攻击向我道歉,先是引用一个判决作为案例证明他为言论自由所以不必承担核实之义务的责任,可以针对未知和失实的内容进行评论,认为不必道歉;然后假装道歉,模糊道歉事由和对象,并没有承认曾进行人身攻击,其意不诚,谁都看得出那不是在向我道歉。我认为他的引用案例和当前案例没有关联,引且案例中的判决并没有对网络上的人身攻击造成的名誉影响进行免责,判决只是对事实和引用事实 展开评论前有免于核实之义务
    谈及言论自由常用的案例是”着火了”案例,说这句话之前,为言论自由,人们可以名于核实;说完这句话之后,不意味着免除制造和传播虚假消息应负的责任。言论自由是一种表达权力,愿意承担言论责任的人和不愿意承担言论责任的人 都有表达自由,但是,言论自由不是免除言论带来的法律和道德责任
    所以,我认为,伍岭必须向我道歉才能与我交往,否则,我永远不对这种不负言论责任的人有任何善意。伍岭可以继续不道歉,我暂时没有能力申请强制执行。

再,针对阮一峰,根据伍岭引用的案例:

最近北京高院判决方舟子胜诉的判决书中间就有这么一段话,我还特意写了blog把这句话提出来,那就是”通过网络检索资料已经成为当前公众获取信息之重要来源,公民据此信息发表评论,并无向相关网站及被评论人核实之义务。如认为公民在发表评论前负此义务,未履行该义务而对他人做出负面评论即构成名誉侵权,则势必将置公民于或歌功颂德,或噤若寒蝉之境地,评论自由几无可能,况要求公民在发表评论前履行此义务实无实现之可能。

你在评论前确实可以免除核实转载内容真实性的责任,但你无论是称我为英雄时,或是在认定我为骗子时,对我下结论都下得太快了,见风就是雨,这是非常不严谨的治学态度。现在,有我提供的文字和视频还有公认的独立的 香港电台的电视节目都证明我未曾欺骗孙周武,在事实不清楚和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你可以作分析并得出结论,现在,事实清楚了,你同样有道歉承认分析不够严谨证据不够充分的责任,我不认为你道歉就等同于我打压了你的言论自由。你也不必自此之后噤若寒蝉。

同理,阮一峰必须向我道歉才能与我交往,否则,我永远不对这种不负言论责任的人有任何善意。阮一峰可以继续不道歉,我暂时没有能力申请强制执行,我不承诺放弃通过法律渠道处理的权利。

我们的国家是有言论自由的,只是在某些方面还不够多,主要原因是很多人并不懂什么叫言论自由和言论责任。我今年元旦写了一篇《新年第一篇:反对共产党,反对一党专政》来主张言论自由,一年过去了,我实践了我自己的言论自由,并且在沈阳,国家安全局的人就针对此文对我进行了详细的调查,询问了我写此文章的时间、地点、动机和目的,问我写此文时身边有哪些人是否受人指使,我完全承认是我写的,我对文章内容负责。我说我愿意承认就愿意承担言论的责任。国家安全局的人也没见因此文而对我动用文字狱啊,也没有说我造谣生事蛊惑民心啊。所以说,言论自由的同时还有言论责任,言论自由是绿灯,言论责任是红灯,没有红灯的约束就没有绿灯的自由

伍岭和阮一峰,请承担你们的言论责任,你们上过大学受到高等教育,读的书比我多,更应该懂得礼义廉耻。

BTW:本文配图是我的BLOG首页的一个随机图片库中的一张拿砖头的照片,在我的BLOG首页的右侧”我是谁”下面有一张图片,https://www.zuola.com/images/ZolaZhou.jpg 是一张随机显示内容的图片,站外引用看到的图片却只是两张图片随机显示,站内引用时却是从600多图片中随机显示。我希望对别人造成的印象就是:每个人眼中的人都是不同的我,把所有的”我”加起来,才更接近真实的”我”。 网站首页的背景图也是随机显示的,那图片或CSS会缓存一个星期左右,当访问者用F5强制刷新的时候,就会换一张背景图片。我想用这种花招表达的想法是:你以为你了解我认识我?那只是你看到的一面,所以别假装对我很熟悉,你迟早会发现我会让你失望。我承认我会偶尔装逼,但我不收盲目的FANS,只交聪明的正直的朋友。

18 thoughts on “跟伍岭和阮一峰讨论言论自由”

  1. hidecloud你看见没有,我了解他吧,佩服我啵?

    你一会要我怎么怎么才能和你交往,一会要阮一峰怎么怎么才能和你交往,你脚踩两只船,我恨你,不理你了。

    我和你绝交了嘞老兄,还交往。我们两个男的,怎么交往咯?我不爱你,我明说了吧,不要站在小巷子口等我,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哼!

    哇卡卡卡

  2. 心胸狭窄的心直口快的麻辣教师..

    严重的同意。

    昨天在它博客上留言。一下就删了。

    所以说。社会上有这样的老师真是悲哀啊。

  3. 那个叫做Gd的,你也配在我那留言?听了这话兴奋吧。俗话说的好:不在悲哀中灭亡,就在悲哀中灭亡,你只能悲哀下去了。加油,悲哀到极致也是门手艺啊。

    3p我不干,我支持一夫一妻忠贞到底!

  4. 伍岭,不必守在我的网志故作轻松插科打诨,这样做没什么意义。
    我对你一直很客气,我不会删除你的留言,但你应该努力不要逼我删除你的废话。请自重。
    道歉很伤面子吗?考虑清楚吧,当机立断。

  5. 删吧删吧,没关系的,我正在努力的希望你开始删呢。

    至于“废话”?我不这么认为,按你的逻辑你在诽谤我,我要你道歉;你说我“自命为君子”,我本来就是君子不是自命的,你诽谤我,我要你道歉;还有你称我“胡搅蛮缠插科打诨”,我那哪里胡了哪里蛮了,你诽谤我,你得道歉。道歉很伤面子吗?考虑清楚吧,当机立断。

    其实,曙光,你说你年会之前预见我会跟你PK或是朝你竖中指,可我只是和你握了一下手。你难道还觉得我说你不能揣摩我的心思说错了吗?还有,你难道还觉得我是那个恼羞成怒者吗?

    我在你这留言,是因为我今天心情好。一整天只有一节课,加上试卷出完了课也上的很成功学生又听话,现在实在没事干而已而已。再加上我spam了你的留言,而你又自己给自己下套弄得不好意思删我的留言,称此机会挤兑挤兑你罢了,看你的回复好好玩的。你要是实在不爽,就删掉吧,眼不见心不烦不是。

  6. 伍岭,你就坚持认定你做得对就好了,或是,你直接了当忽略我的文章不更好?反正你不打算正面面对。
    你顾左右而言他的留言我不想像你一样胡乱删除,毕竟与主题有关。但,你插科打诨像小丑的样子都我都看得不忍了,所以提醒你自重。
    我也不打算跟你有任何善意了,跟你没话说了。自重吧。

  7. @伍岭:
    那要什么样的人才配在你网站上留言?

    我本身很少写评论留言的,但看到社会上还有像你这样无聊的老师,想给你这个”愤青“提个醒,做人要低调。

    那个叫做Gd的,你也配在我那留言?
    兴奋?
    那怎么才配在你网站上留言?拍你几下马?你就爽了?就可以留言了?
    说句老实话。我给你留言,是我看的起你。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就这点鸟本事,好好教好你的书,保你那个还算饿不死的饭碗吧。做事还是要悠着点。

  8. 博主也别继续装B了,一直就看到你标榜自己的能耐和优秀才干,也不知道你这些盲目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以为能忽悠一批算一批,当网民都是脑残是吧?

    你对于自己的错误从没有认识,也从不敢承认,这样的人基本算不上个男人;或许你觉得自己没有错,也不可能会犯错,这样的完人还能算是人吗?

    你还有脸说别人删留言如何如何,有本事你别审核后屏蔽留言,我倒要看看这条还会不会被屏蔽,呵呵

  9. 如果把你当做一个俗人来看,周曙光你做的的确没有错,
    但是如果把你当作一个圣人来看,周曙光你的做的确很差,
    所以认定你,要看观众对你的期待,不过的确负了观众的期待,虽然从一个俗人的角度你的确没有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